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53章 顶罪之嫌

第453章 顶罪之嫌


  穆语正暗惊自揣时容剑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嫂子你找我?”

  “容队?”穆语惊诧,“你怎么来这儿了?”

  “辛总刚刚打电话说要见我,正好我就在附近,就过来了。”

  “亦涵哥找你了?”穆语立刻猜到了辛亦涵为什么要见容剑,马上将容剑拉到僻静地方,“容队,亦涵哥一定是想求你带他去见尹筱恬,当面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他到现在都没接受尹筱恬有害他之心这件事儿呢。我现在很担心啊!”

  “你担心尹筱恬说了实话会让辛总更伤心?”

  穆语闷闷地摇了摇头:“容队,我现在特别纠结。”

  “纠结什么?”容剑不解。

  她遂把之前nn桓说的话转述给他听,末了叹声说出了自己的忧心:“尹筱恬害亦涵哥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尹筱恬既然肯承认那五起命案系她所为,肯定也不会否认害亦涵哥这件事儿,她的实话对于亦涵哥来说就是莫大的伤害,一定会让亦涵哥更伤心他之所以会从台阶上滚下去,就是因为伤心过度所致。本来我也想听阿桓的,让亦涵哥看清尹筱恬的嘴脸,对她彻底死心,所以之前才给你打电话,但我现在突然想到如果亦涵哥去见尹筱恬的话,尹筱恬肯定会把她怀孕的事儿告诉他她处心积虑在这个时候怀孕,不就是为了在自己一不小心落时能保命吗?就算亦涵哥能看清尹筱恬的迎凶恶嘴脸,能对她死心,但肯定不至于对孩子不管不顾我敢打赌,这孩子一定是亦涵哥的!她这样对亦涵哥,亦涵哥肯定会非常恨她,那么对他和她之间的孩子在爱之余肯定也难免有恨,这样一来亦涵哥这一辈子都要活在被她伤害的阴影之中了啊!”

  容剑一句话概括她的意思:“所以你既想让辛总去见尹筱恬,又不想让辛总去见尹筱恬?”

  “嗯。”穆语长叹了一口气,纠结之意赫然写在脸上。

  “有些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样。”

  穆语诧异:“什么事情不像我想的那样?你指的是哪件事儿?”

  容剑没打算把对辛亦涵的怀疑告诉她,只是顺着她的话解释:“凌晨尹筱恬再三向自豪要求要见我。”

  穆语有些奇怪:“她该招的不是都招了吗?为什么还要急着见你?难道还有我们不知道的案情?!还是想求你帮她什么?”

  “其实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急着找我,我去了以后她又说她没找我,还求我不要把她怀孕的消息告诉辛总。”

  “什么?!这不可能吧?!”穆语表示不信。

  “她还说孩子不是辛总的。”

  “那是谁的?”

  “她没说。就是一昧地叫我不要把她怀孕的事儿告诉辛总。还有,我看得出来她其实是很关心辛总的,我把辛总摔伤的消息告诉她时,虽然只有那么一两秒的功夫,但我还是看到了她眼里流露出来的关心与担忧。”

  此时容剑已隐隐感觉到了辛亦涵的嫌疑,在来博爱之前他和刘小凡正在附近调查辛亦涵,万一很快查出了辛亦涵的身份有假,那也

  很快就能确定辛亦涵真凶的身份,他担心事发太突然让穆语受不了,所以此时含蓄地说些让她有心理准备的话。

  “她肯定是内疚了,毕竟亦涵哥对她那么好,又不像其他被她伤害的人那样和她有仇怨。”

  穆语对于尹筱恬的表现不以为然,因为她真真切切看到了辛亦涵眼里表露出来的悲伤,她觉得但凡尹筱恬还有一点点良心,一点点做人的底限,也应该对辛亦涵有愧疚。

  “对了!”她突然目光凝重,“她不敢让亦涵哥知道她怀孕的事儿,不会这孩子真的不是亦涵哥的吧?!对于她来说,孩子是谁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孩子能替她保命!她,她不会为了让自己怀孕,在外面乱来吧?现在不敢告诉亦涵哥是良心发现,不想让亦涵哥再受一次伤害?!”

  “在外面乱来应该不至于吧,就目前为止,我还没听任何人说过她在作风这方面有问题。如果真如你所说她的求生欲那么强的话,她在天台时根本没必要对辛总说那么绝情的话啊!毕竟辛总在安城也有些脸面和钱势,她又是他的合法妻子,又怀着他的孩子,他对于她来说很有利用价值啊!还有,你不觉得她认罪认得太快了吗?”

  穆语这才听出了异样,不解地反问:“容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就是觉得尹筱恬的认罪有些唐突,她认罪以后的表现也有些蹊跷。”把话说太死不是容剑的作风,何况他也只是怀疑尹筱恬有替罪之嫌而没有真凭实据。

  穆语一直很认真地听着他说话,见他这样说,她眼里全是问号,看着他半晌才怔怔地问了句:“难不成你怀疑她不是真凶?!既然她不是真凶,为什么要把杀人的罪名往自己身上揽?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啊!她如果真的不要命的话,又怎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怀孕?!”

  “也许怀孕只是个意外。”

  “虽然我们没能在所有的案发现场找到任何能证明她就是凶手的直接证据,但她能把每一桩案件的杀人过程说得那么清楚,和我们推测的行凶过程几乎没有出入,说明她就在案发现场啊!”

  “也可能是别人给她讲述了杀人过程呢?”

  “你的意思是这个别人才是真正的恶性凶杀案的凶手?!这个别人让尹筱恬替他顶罪?!”聪明如穆语,已经听出了容剑想表达的意思,震惊得瞪圆了眼睛,“这个人是谁?!竟然值得尹筱恬拿自己的命去抵罪?!如果不是怀孕,她一定要被判死刑的啊!”

  “我也没说她不是真凶,只是觉得她处心积虑几年策划这起连环杀人案,在我们还没追查到她头上时她就主动跳出来认罪的行为有悖常理。还有,你不觉得她挟持你的举动也有些莫名其妙吗?”

  因为被挟持时穆语也有这种奇怪的感觉,所以此时容剑这么一提,穆语那种奇怪的感觉也跟着来了,一时愣了。

  说实话,尹筱恬挟持她时口口声声说恨她执着查案,甚至有一种恨不得立刻捅死她的感觉,但事实上尹筱恬并没有做出真的伤害她的举动,仅仅是在大家靠近想救她时,才在她腰间划了一刀,那刀真的划得很轻,仅

  仅是划破了表皮,流了一点点血,以致于她的伤口到医院连包扎不要,只用创口贴简单处理了一下。

  只是后来因为尹筱恬一再伤害辛亦涵,让她气愤不已,也彻底痛恨上了尹筱恬,彻底相信了尹筱恬的残忍与无情。

  “她是物理系的高材生,高考物理满分,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

  穆语正暗自狐疑着,容剑没来由说了这么一句话,让她不解,正想问一句,容剑又接着出了声,“在华城她对你的那一撞,在外人看来极为惊险,觉得你和她能只受一点轻伤就从鬼关门回来是幸运之极,是上辈子烧了高香,现在想想眼见的真的并不一定为实。她的力度和距离掌握得非常到位,非常完美地制造了一起惊险的车祸骗尹安然。”

  穆语微愣着反问:“你的意思是说她是理科生,不可能谋划出如此心思缜密的连环杀人案?”

  容剑摇头:“我只是觉得她并不是真的想伤害你。”

  “你认为她对我所有的伤害都是做样子的?只是为了让人相信她对参与破案的我的仇恨,相信她是杀人凶手的身份?”

  穆语不傻,此时她已联想到了什么,骤然觉得四周的温度猛降,用几乎发抖的声音说出了后面的话,“那么,如果她真的是替人顶罪,明知道顶罪是要判死刑的,她却心甘情愿,说明她把那个人看得比她的生命还重要,而她无父无母,无亲无故,目前我们知道的亦涵哥是她唯一的亲人!所以她最看重的人是亦涵哥!她想庇护的人也是亦涵哥!亦涵哥才是真凶?!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百分之一千不可能!亦涵哥和凌小夏没有半毛钱关系,根本连凌小夏都不认识,怎么可能替去报仇杀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儿!简直是天方夜谭啊!”

  “嫂子你别激动,我没说尹筱恬是抵辛总的罪,我只是就事论事。”见穆语满脸怒容,容剑后悔极了自己刚刚说的这些话,赶忙否认。

  “你的就事论事不就是这种意思吗?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儿,怎么能随随便便论呢?”穆语第一次冲容剑发怒。

  “对不起嫂子,我真的不是这种意思,你别激动,先冷静一下。”容剑连声赔礼,一边不时往辛亦涵病房方向瞅一眼。

  他担心惊扰到辛亦涵,更担心nn桓的手下会把他惹穆语生气的事告诉nn桓他并不知道nn桓就在这里。

  “怎么了怎么了?”

  在容剑担忧之时,nn桓已闻讯赶来,一阵风似地奔向了穆语,一边紧张地说着关切的话。

  即便容剑只是猜测,穆语也无法接受,脸都气白了,甚至气得连喘都不上来。见nn桓过来,眼里立刻涌出了委屈的眼泪,怒不可遏地指着容剑,却说不出一个字。

  “你对小语做什么了?!”nn桓一把揪住容剑衣领,凶神恶煞地质问。

  “没没没没没有啊!阿桓你听我说,是个误会,我只是说唔”

  还没解释完,容剑的嘴就被穆语用手紧紧捂住了。

  容剑惊呆了!

  她不会是要弄死他吧?!

  本章完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