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57章 辛亦涵的身份

第457章 辛亦涵的身份


  “我想他没必要骗我们吧。”刘小凡用不太确定的语气回应。

  容剑认真开了会儿车,又反问:“你知道萧煜然是个怎样的人吗?”

  “知名心理医生。”

  “还有呢?”

  “安城有名的纨绔公子哥,游手好闲,就喜欢游山玩水。诶!不过谁叫人家有的是资本呢?咱只有眼馋的份儿。”刘小凡一脸鲜羡慕地感慨,说完意识到这个“咱”字不恰当,立刻改口,“不对不对,应该说我只有眼馋的份儿,容队你是没必要羡慕他,你和他相比差不多哪儿去。”

  “既然是个纨绔公子哥,你还有什么好羡慕眼馋的?应该是他羡慕眼馋我们有正经事儿做的人才对。对了,你刚刚说他最喜欢游山玩水?”

  “是啊。全世界有名的景点他差不多都去过了。”

  “你认识他?这么了解他。”

  “我一普通小刑警哪有资格认识人家啊?人家和我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嘛。”

  刘小凡总妄自菲薄的话让容剑听着特别不舒服:“小刑警怎么就没资格认识他了?他又不是福尔摩斯。”

  福尔摩斯是他自小崇拜的偶像,他觉得只有认识福尔摩斯才值得用“高攀”一类的词汇,这个纨绔子弟根本不算什么。

  他对福尔摩斯的崇拜刘小凡是知道的,见他提及偶像,神色又有些不高兴,刘小凡赶忙陪笑解释:“我的意思是说人家是上流社会的人,我一小刑警和人家不是一个档次的。”

  “什么上不上流社会的,不过是不同人的生活圈而已。我们刑警的生活圈哪里不如他们精彩了?”

  见容剑较了真,刘小凡很知趣地岔开话题:“容队,我也谈不上真的了解他,都是从报纸八卦中知道的他。”

  “那你怎么知道他全世界有名的景点都去了?”

  “是这样的,他每次出游回来都会办一次私人作品展,把他拍到的好照片分享给大家。你也知道我是摄影爱好者,因为自己没时间出去摄影,所以格外喜欢欣赏人家的作品。每次他办摄影展我都会去凑热闹。”

  “然后就认识了他?”

  “不啊!只是我去参加他的摄影展而已。他自己不出席他的摄影展的。换句话说只是我认识人家,人家不认识我是哪根葱。”

  “所以说要见他一面不容易?”

  “是的。”

  “那你今天见他怎么这么容易呢?”

  没想到容剑会这样问,刘小凡先愣了一下,然后才回应:“今天是凑巧。我之前去调辛亦涵的户籍信息,发现他是七年前迁入安城的,却查不到七年前他从何处迁来的安城,觉得很奇怪,就又去查他公司的注册信息,意外发现萧煜然是永宜实业最早的合伙人。萧煜然连自家的公司都不愿管理,来投资辛亦涵的公司不太合常理,所以我怀疑他和辛亦涵有某种特别的渊源,就准备从萧煜然那边入手调查辛亦涵。我也不确定萧煜然在不在安城,又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就去他开的随便心理咨询室碰碰运气,没想到我今天的运气超好,一碰就碰到了。”

  “你直接向他打听辛亦涵?”

  “没啊!诶,容队,你也忒不放心我的办事能力了吧。”刘小凡有些忿忿,“好歹我也跟在你后面混了这么多年。我先是假装家里有亲戚得了心理方面的疾病,想找他咨询,恰好他的咨询室里有辛亦涵署名送的山水画,我就借这个和他聊起来,说辛总也是我的朋友,然后就各种扯扯扯,最后被我套出来了辛亦涵的家乡。”

  “你确定辛亦涵是七年前迁入安城的?”

  “确定啊!百分之一千确定!其实我最初也和你一样怀疑,所以查得格外仔细。”

  容剑继续表示质疑:“那为什么查不到他七年前从何处迁过来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问户籍民警他也说不知道,说可能是录入系统的时候出了问题。不过这貌似也没什么关系嘛,我不是从萧煜然那边套到了辛亦涵老家的地址吗?我们去查查不就清楚了?”

  “嘶——呼——”

  容剑深深地倒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没再出声。

  “容队,你在担心什么?”刘小凡开了一瓶水给容剑递过去。

  容剑眼睛看着前面接过水瓶喝了一口,然后递还给他,一边回应:“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诶!管他对不对劲儿,总之我们去辛亦涵老家查肯定就不会错。”刘小凡从口袋掏出一摞照片在他面前扬了扬,“你看,我把搜集到的他的照片都带来了。省得万一老爷爷老太太们眼睛花看不清手机中的图片,不方便比对认不认识他。”

  容剑瞄了眼照片,一时笑了起来。

  “没想到数天不见,你倒越发细心了。”

  “跟在容队后面这么久,再不长进一点儿也对不起容队对我的栽培啊。”

  “行了,马屁就不用拍了,踏踏实实做事儿就行了。”

  刘小凡一脸嘻笑:“马屁要拍,事儿也会踏实做的,容队你放心。”

  随后两人就尹筱恬与辛亦涵的反应又断断续续做了些分析。分析时慢慢将车开进了安城安南县辛家坊——萧煜然说的辛亦涵的老家。

  “哇,我们这是到了世外桃源吗?没想到我们安城还有风景如此好看的地方啊!依山傍水,山青水秀,绿树成荫,空气新鲜,鸟语花香,鸡犬相闻,在这样的地方生活肯定增寿十年!”

  一下车刘小凡就站在路边双手作展翅状、闭上眼睛深呼吸,然后将自己能想到的描述风景的四个字的词语一股脑儿都说了出来以示赞叹之情。

  容剑没理会他的做作,也没心思欣赏眼前美景,一将车停好就快步往村里走。

  “诶!容队,你等等我!”

  刘小凡睁开眼睛发现容剑已经走开了一大段距离,慌忙收起自己附庸风雅的闲心,跑步跟上。

  见村口第一户人家有个老汉在晒红薯,容剑立刻迎上前去打招呼。

  老汉看见有陌生人进来,也不意外,抬头笑着问道:“你们是来讨水喝的还是来买我红薯的?”

  “您卖红薯吗?”容剑问。

  “不卖。这是我给我在城里读书的孙子留的,不过如果你想吃我可以送几个给你尝尝。”老汉边说边随手捡了两个递给他们,“这就是你们城里人说的天然无公害的食品,尝尝吧,很好吃的。”

  “谢谢谢谢。”容剑赶忙接住,连声道谢。

  “你们也不用谢我了,真要说谢,我还得向你们这些城里人表示感谢呢。”

  “哦?”容剑十分奇怪,“为什么要谢我们?”

  老汉站了起来,指了指西南方向,笑呵呵地说道:“如果不是你们城里人光顾,哪里能带动我们村的旅游经济呢?”

  说完又指了指自己身后两层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房子,越发眉开眼笑,“五六年前我这还是矮砖房呢,看看现在,住得多舒坦啊。”

  “谢什么城里人啊,最要紧谢的应该是涵子才对。”一个老太太拿着簸箕从屋里走出来接话。

  “涵子?你说的涵子是辛亦涵吗?”容剑非常敏感地接话。

  “你们认识涵子?”老汉听到他提及辛亦涵的名字,态度立刻变得十分恭敬。

  “认识认识,我们是朋友呢。”刘小凡马上试着接话,“就他说这里风景好,我们才过来的。”

  “竟然是涵子的朋友!实在抱歉,我们失礼了。快进来坐进来坐!”

  老汉立刻热情地迎他们进屋,老太太早说着“我去泡茶”的话回跑进了屋。

  他们秒变的热情让容剑和刘小凡一时不适,为了了解更多辛亦涵的相关,他们跟着进了屋。

  客厅里进行了简单的装修,收拾得非常整齐,沙发电视空调也一应俱全,乍一看还真不像一般乡下人的家。

  “老婆子,快去看看冰箱里有没有菜,没菜的话就去市场上买点儿!紧最好的买!多买点儿!我要留两个小哥到家吃午饭。”

  “诶!不用不用!谢谢谢谢。”没想到他们这么热情,容剑越发不习惯,赶忙上前拉住老汉摆手。

  “涵子的朋友就是我们辛家坊的客人。你们不用这么客气。”老汉强拉他们坐下,“你们就别管了,让我老婆子去准备。我老婆子烧菜的技术还是不错的,虽然比不得城里的厨子,但也不会差太多,你们可以尝尝看呢。”

  见老汉是诚心诚意留他们吃午饭,容剑和刘小凡相互看了眼,便也没再推辞,而是反问老汉:“辛亦涵和您家是亲戚吗?”

  老汉笑着应道:“整个辛家坊都是先祖一脉传下来的,我们同姓辛,能不是亲戚吗?论辈分涵子还得喊我一声大伯呢。”

  “您说的这个涵子是辛亦涵吗?”刘小凡再一次问话确定。

  “我们村就一个亦涵,能不是他吗?”

  “涵子这一辈是亦字辈,涵是他的名字。虽然我们村子大,但因为都是用字辈取名字的,取完名字还要上族谱,一般不会重名。”老太太从冰箱拿出一块牛肉,一边插话解释。

  “是吗?那……”

  容剑本想再问一句,刘小凡突然从口袋里掏出辛亦涵的照片递至老汉面前:“老爷子,你看看这照片。”

  他没直接说是辛亦涵,怕误导老汉。

  “这照片……嘶——”老汉拿了三张端详,好一会儿没说话。

  容剑和刘小凡顿时觉得有问题,都僵直了身子盯着老汉,等他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