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59章 确定身份

第459章 确定身份


  “少奶奶,您吃点点心吧。”

  “打听到什么没有?”穆语一看见程祥就迎上前去低声急问,也顾不上接他递过来的袋子。

  “容队他们去了安南的辛家坊。”

  “辛家坊是什么地方?”穆语追问。

  “是辛总的老家。”

  “亦涵哥的老家?!”她顿时大喜。

  既然能查到辛亦涵的老家在辛家坊,那他老家肯定有相识的人,如果有人能确定他辛亦涵的身份,那不就表明他和凌小冬就毫无关系?

  “是的。”程祥显然知道她心中所想,点了点头,“辛总是安南辛家坊的人。至于他家具体的情况,还要待黄博进一步核实后才能向您汇报。”

  “那容队回来没?”

  “在回来的路上。”

  “哦。”知道程祥也说不出更多她想知道的话,穆语没再多问,默默地看着辛亦涵的病房门出神。

  如果辛亦涵就是辛亦涵,和凌小冬没有半眯瓜葛,那说明容剑之前的猜测和她的怀疑都是无稽之谈,这件事儿必须不了了之。但如果容剑能查出什么不利于辛亦涵的消息,必定会在第一时间赶来这里核实。

  此时此刻她的心理非常矛盾,既盼着容剑来与她谈谈他的调查与发现,又害怕他来了会给她带来不好的消息,毕竟现在她仍在云里雾里。

  “少奶奶,你吃点东西吧。”程祥再次将袋子往她面前呈。

  “我没胃口。”她将袋子推了回去。

  “老板说您中午没吃什么,早上也没吃多少,再不吃您的身体会受不了。他可能是知道您会说不想吃,所以特意叮嘱我盯着您吃,说如果您连点心也不好好吃,他回头就来收拾我。您看——”

  “那我吃一点儿,不过我真的不太饿。”虽然知道程祥有为了逼她吃东西说谎的嫌疑,穆语却也懒得考证,因为她知道秦晋桓那几个手下都非常关心她,她也不想让他们为难。

  “好的好的。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老板说晚上过来陪您一起吃晚饭。”程祥立刻示意早就准备好了的小弟将上面铺了餐巾的小推车推至穆语面前,然后小心地将点心盒搁小推车上一一打开。

  “不用这么麻烦。”穆语随手拿过一个蛋糕盒子,拿叉子叉着吃,一边示意他把剩下的都撤了,“给弟兄们分了吃。”

  “您先吃完。”

  “我多大的量你还不清楚吗?去分给弟兄们吃吧,味道不错,你自己也吃。”

  “好的。”程祥也很了解穆语的脾气,让弟兄把剩下的盒子拿去分了以后,又对穆语说道,“少奶奶,老板说等您吃完让您去缨缨小姐的别墅里休息一会儿,让我在这里替您的班。”

  “我还好,不累,不用过去休息。你留两个弟兄在这里就行,你自己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

  “我没事儿,我是老板特意派过来保护您的。”

  见程祥这样说,知道他一定不会离开,穆语倒也无所谓,没多说什么,自顾自地低头继续吃。

  吃完后她又悄悄走到辛亦涵房间门口瞅了瞅,见他还没醒来,又继续在外面候着。

  之前容剑对辛亦涵的质疑让她大为恼火,但回过头寻思后,她又有种崩溃的感觉,因为她也觉察到了辛亦涵身上的疑点。只是她打心底里不敢相信。

  虽然容剑没说,但她也猜到了容剑是去调查辛亦涵,她没有阻止他,只是暗暗地心急如焚地等他的调查结果。因为她知道阻止也没用,容剑是一个非常较真的人,一旦他认为有疑点,必定会彻查到底。而她深知警务人员的职责所在,要是辛亦涵真的参与了连环杀人案,她纵使再伤心难过,也一定不会感情用事,一定会将真相公诸于世。

  所以她拼命在心底祈祷,希望自己和容剑的怀疑都是错觉。

  不过自从她刚刚知道辛亦涵来自辛家坊以后,她一直悬着的心又略微缓了一口气。因为她的直觉告诉她辛亦涵与辛家坊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而这种关系完全可以确定他的身份。只要能确定他的身份,那很多事就能迎刃而解。

  希望容队带来的正是她想要的结果。

  “少奶奶!容队长来了!”

  “容队?”程祥的小声提醒让穆语忽地一下站了起来,果然就见容剑从长廊尽头走过来,她马上快步迎上前,“容队,你又看亦涵哥了?”

  她不想让容剑知道她让秦晋桓的人查他行踪的事,所以生生地将想问的话咽回了肚里,强装出一副不经意的神色。

  “我上午去了趟安南的辛家坊。”

  “哦?你去哪儿干什么?”穆语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

  “是这样的,辛总老家的人不知怎么地搞到了我的联系方式,给我打电话问辛总现在在哪儿,说知道了辛总家出事儿的事儿,村里要派代表来安抚他。乡亲们都很热情,但我怕人来得多反而影响辛总的精神状态,所以只应允他们派了一个代表过来。一会儿小凡就会带那个人去看望辛总。”

  容剑说话时,刘小凡带着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从穆语身边走过,径直往辛亦涵病房走去。

  穆语顿时有些不太好的感觉,很紧张地想喊住他们:“诶!这个人……”

  “嫂子,你别担心,”容剑拦住了她,瞟了眼那个瘦瘦高高的男人一边解释,“这个人是辛总小时候最要好的玩伴,他的到来一定会让辛总心情变好些的,没准儿辛总从此就振作起来了呢。”

  穆语不傻,何尝看不出容剑带辛家坊的人来见辛亦涵的缘由呢?不过虽然忐忑不安,她还是没有阻拦,只是快步走到病房门口一侧,悄悄凝神侧耳倾听。

  因为过于紧张,她的手双紧紧地绞在了一起。

  “大华?你怎么来了?”病房内突然传出辛亦涵嘶哑的问话声。

  “涵子,才几个月没见,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啊?”被称为大华的男人嗓门特别大,震惊之色赫然而显。

  “出了点小意外,不碍事儿。”辛亦涵轻描淡写,随即又反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我们得知你出事儿后就想办法找到了市局的容队长,容队长就带我来了这里。涵子,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快告诉兄弟,看兄弟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不。你可别唬弄我说是一点小意外,我又不傻,虽然猜不出来发生了什么,难道还看不出来你的伤严不严重吗?”

  “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真没什么大事儿。”

  “你不给我说实话,看来要等我爸妈和村里那些叔叔伯伯来看你才肯说实话。”

  “别别,好兄弟,别把我受伤的事儿告诉他们,我不想让他们替我担心。这些年他们为我操的心够多了。”

  “这些年你为村里做了那么多实事,大伙儿为你操点心也是应该的。”

  “诶!大华,这种话以后可别说,我不爱听。我也是村里的一份子,是喝着村里的水吃着村里的米感受着村里人的温暖长大的孩子,尽自己的能力为村里做点事儿那是应该的!”辛亦涵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自打我父母和妹妹去世后,村里那些长辈们都把我当成自家的孩子一样关心疼爱,我都知道,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能让他们为我担心啊!”

  “可,可是你不能连我也瞒啊!我们可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兄弟啊!”

  “我……”辛亦涵语结时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不是我要瞒你,实在是事儿说出来丢人啊!”

  随即就听得辛亦涵挑重点将尹筱恬欺骗他的事简单告诉了辛大华。

  病房外的穆语和容剑听到一半不忍心再听下去,悄悄退到了一边。

  “容队,这个大华是你特意叫来指认亦涵哥的吧?”四下没了别人,穆语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接问容剑。

  容剑倒没否认,微微颔了颔首,一边解释:“我也是本着对案情负责的态度才这么做的。”

  “你不用解释,我理解,我明白。”穆语此时的心情是非常好的,因为已亲眼见证了辛亦涵身份的真实性。

  事实证明,她的亦涵哥就是亦涵哥,不是凌小冬,也不是连环案的杀人凶手。

  再没有比这更让她开心的事儿了。

  不过此时她在心底里又涌出了一份愧疚——为她对辛亦涵的质疑而愧疚。

  穆语,你真的特别没良心,亦涵哥对你那么好,你竟然还怀疑他是杀人凶手!

  她在心里几番这样怒斥自己。

  “好了,既然辛亦涵与凌小冬无关,看来真的是我们多心了,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必定是尹筱恬无疑。我们犯不着再绞尽脑汁东究西探了,我回去找顾局结案了。”容剑亦是一脸轻松的样子。

  显然他也不愿相信连环杀人案与辛亦涵有关。

  “尹筱恬的孩子怎么办?”穆语追问。

  “她目前的认罪态度特别好,加上她杀人的动机以及那几个死者生前都不招人待见的状况,多少能让她得到一些怜悯。如果她愿意生下这个孩子,我会尽可能帮她,毕竟孩子是无辜的,而无辜的孩子也不能一生下来就缺了母爱。”

  “但是她对亦涵哥实在太残忍了!”穆语对这一点始终耿耿于怀。

  容剑沉默了一会儿,说了句这样的话:“她对辛总这么残忍其实也是有不为人知的原因的。”

  “哦?”穆语诧异,“什么原因?”

  “呃……这个我不好说,缨缨来了,你问她吧。”

  听到这话,穆语马上顺着他的目光回头,一回头就看见了穿着白大褂迎而走来的容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