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62章 心事

第462章 心事


  “我的天!”

  见那两个已快靠近,报警已来不及,穆语慌忙冲到小推车前面,一边冲远处闻泽煜派来的保镖大喊“快来保护顶顶”的话。

  蒋雯雯骇白了脸,也顾不上喊,直接将顶顶抱起来紧护在怀中,本能地后退。

  “对不起对不起!你们误会了。”

  见她们吓成这样,那两个男人在距离她们四五米的地方骤然停下,同时诚惶诚恐地连声道歉。

  “你,你们……”

  “蒋小姐您别紧张,是自己人。”闻泽煜派来的保镖显然已认出那两个人,边跑边解释。

  “对对对,是自己人,我们是姚总的手下。”那两个也赶忙接话解释,“姚总派我们来接小少爷。希望没吓着小少爷。”

  “姚总?”蒋雯雯这才反应过来,大松一口气,见他们要上前,她马上抱紧顶顶侧了侧身,一边说道,“不用你们接,晚点儿我会送顶顶回去。”

  “不行啊,姚总说现在就要见到小少爷。”姚辰华的保镖面带难色。

  “他不是出门了吗?”蒋雯雯反问。

  “是出门了,不过出门以后又临时取消了活动,又回来了。一回到家就想着要见小少爷,就让我们过来找您接小少爷。蒋小姐,姚总对小少爷有多疼爱您应该清楚,您别让我们为难行吗?”

  这话让蒋雯雯勃然大怒:“他疼爱顶顶,我就不疼爱顶顶了吗?我可是顶顶的亲妈!何况他可以天天 见着顶顶,我一个星期才见顶顶一天!他难道想连我这一天陪顶顶的权力都剥夺吗?”

  “不是不是,蒋小姐您别误会,姚总绝对没有这种意思!姚总就是疼爱孙子。要么这样,蒋小姐,您带小少爷和我们一起回去,这样您也能继续陪小少爷,姚总也可以如愿见到他的孙子,也算是一举两得吧?”

  “不到傍晚我是不会带顶顶回姚家的。”蒋雯雯一口拒绝,“这是我的权力,泽煜允诺过的!”

  她很清楚一旦把顶顶带回姚家,顶顶就属于姚辰华的,她这个当妈的想再碰一下顶顶那都要征得姚辰华的同意才行,完完全全没有自由,根本无法慰藉她这个疼儿子的心。

  见她抬出了闻泽煜,姚辰华两个保镖十分无奈地面面相觑。

  蒋雯雯不再理会他们,示意穆语和自己一起推小推车:“那边有小孩子在做游戏,我们带顶顶去那边玩。”

  “蒋小姐!”两个保镖拦住她,缩着脖子乞求,“兄弟俩上有老下有小,混口饭吃不容易,还请蒋小姐给兄弟俩行个方便行吗?”

  “这会儿我们要是带不回去小少爷,姚总一定会让我俩滚蛋的。我俩丢工作,就得全家挨饿啊!”

  “不会的,他知道顶顶今天归我。”

  “会的!蒋小姐,您是不清楚姚总的脾气,他向来是想要怎样就怎样的,没什么牌理规则可说的。他派我们俩来接小少爷,我们俩要是在他规定的时间内接不回去小少爷,绝对是滚蛋一条路啊!”

  “对对,姚总让我们办事从来只看结果,不问过程的。”他同伴附和。

  蒋雯雯很生气:“他这不是无理取闹吗?”

  “他是老板,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他可以任性,但是我们不能啊。”俩保镖苦着脸继续求她。

  “算了,你就带顶顶回姚家吧。要想以后可以经常见到顶顶,就别逞一时之气惹恼姚辰华。”穆语低声轻劝,“虽然闻泽煜现在接管了慧铭,虽然姚辰华老是病病怏怏的,但他到底是块老姜,手段、人脉和资源都在,泽煜平常也要让他几分呢。”

  “那你呢?”

  “我?”才知道好友是替自己担心,她马上故作轻松地笑起来,“我又没事儿,你不需要替我担心。”

  “我好不容易才有时间陪你出来散心,这话还没说上几句呢!”

  “你想说的我都知道,所以不用说了。放心,我又不是不知事儿的小孩子,还不懂得自我调节状态吗?好了,别管我了,快点带顶顶回去吧,慢了姚辰华肯定得等急的。”穆语说罢又靠近她耳朵耳语,“你别看泽煜对姚辰华总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其实他心里在乎着姚辰华呢,毕竟这是他除小顶顶之外唯一的亲人,打着骨头连着筋,父子情摆在这里呢。你要是能讨得姚辰华的喜欢,没准儿他还会促成你和泽煜之间的感情呢。”

  蒋雯雯听着这话苦笑着摇了摇头:“在乎和听话是两回事儿呢。泽煜在心底确实很在乎他爸爸,要不然对慧铭不会这么上心,但在乎并不代表他会听他爸爸的话——公司的事儿他倒是会听从他爸爸的一些建议,就如你所说,他爸爸到底是块老姜,有时候一个点子一句话可以让泽煜事半功倍,而泽煜又不傻,该听的都会听。不过听的也仅仅是公司的建议,但凡他的个人私事儿,他是坚决不会让他爸爸掺和半点的,就算他爸爸想掺和,也只会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因为以前那些事儿让泽煜始终耿耿于怀,那就是一个根本解不开的心结。”

  穆语想了想,觉得她说的话有一定的道理,便也没再多劝,但还是坚持让蒋雯雯带顶顶回去。

  “总之还是不要得罪他为好,要不然他哪天把顶顶藏起来、让你见不着顶顶,你也是没有办法的。”

  一句话说得蒋雯雯大为紧张,立刻点头表示回去,随即又一脸愧疚地向她道歉:“快期末考试了,学校事儿特别多,我见顶顶都是抽时间的,所以也陪不了你,等我放寒假了我一定多陪你几天发好吗?”

  “行,我等得及。”穆语笑着让好友宽心,“等你放寒假请我吃麻辣汤。”

  “这没问题,但是在我请你吃麻辣烫之前,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要每天开开心心的,别给自己太大心理压力,别……”

  “知道了知道了,别为我操心了,我会好好的。快走吧。”穆语示意她把顶顶放回小推车,然后和她一起推着小推车往广场入口处走去,直到送她娘俩上停在路边的商务车。

  “雯雯,你自己也要照顾好自己,不该爱的别爱,该放下的都放下,一定要记得让自己开开心心每一天呢。”穆语目送商务车离开时,默默地在心里念叨。

  对于蒋雯雯,她心里是充满着愧疚的。她经常后悔自己当初对蒋雯雯倒追闻泽煜时的纵容,总觉得如果当初能劝阻蒋雯雯疯狂的行为,蒋雯雯就不至于落得今天这样落魄的境地,即便她的初衷是希望蒋雯雯幸福。

  唯一让她觉得心安的是蒋雯雯身边没有落井下石的人,知道蒋雯雯的遭遇后,她的同事和朋友们没有人对她冷嘲热讽,反而更加关心她,想办法鼓励她。要不是这些善良的人,蒋雯雯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走出人生低谷,不可能这么快就重新振作起来积极努力地面对眼前的生活。反观蒋雯雯要是遇到了一群像孙美兰那样毒舌的人,穆语简直不敢想象其后果。

  世上还是好人多,善也总会有善报。

  不过说到善报她心里又情不自禁地郁闷起来。

  她自以为自己是个善良正义的人,从来没做过坏事——要说坏事,顶多只是无意的好心办坏事,她不知道为什么“善有善报”这个词到了她身上就不灵验了。

  默默地踱到站台上,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

  从她意外流掉那个孩子到现在,差不多快一年了。自从连环杀人案告破后,她一颗心也安定下来了,就算爷爷不催,她也有怀孕的心思。她想要一个孩子,想在秦晋桓闲暇时和他一起牵着孩子游戏在朝起暮落中,带着孩子一起承欢长辈膝下,尽享天伦之乐。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想怀个孕竟然这么难。

  这几个月来,她中医看了不少,药也吃了不少,从不相信迷信的她甚至还跟着父母去拜了送子观音,却依然没有好消息传来。每每看见身体每况愈下的爷爷眼里的期盼,她就越发愧疚,也越发心急和焦虑。

  她悄悄找容缨问过自己的情况,容缨和蒋雯雯说的意思差不多,也是劝她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要顺其自然。

  可是面对父母和爷爷的催促,她实在无法淡定。

  也罢,趁着今天有空,再去一趟博爱医院,让容缨找个资深的中医再替她瞅瞅,看看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吧。

  心里这么想着,她便以想看看容缨为由,让黄博将她送到了博爱医院。

  之所以不告诉黄博她来博爱的真正缘由,是怕秦晋桓知道她又在为这事焦虑后责怪她。

  进门诊大楼后,她直奔电梯,准备直接去院长办公室找容缨。

  进入电梯按了楼层后,眼瞅着电梯就要合上,她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她立刻伸手挡住电梯门,待电梯门开了一条缝时便挤出了电梯,小跑着跟上前面的人。

  待距离拉得比较近时她又放慢了脚步,不远不近地跟着那个人。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