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63章 是伤害还是幸福?

第463章 是伤害还是幸福?


  走在穆语前面的是她有一段时间没见的辛亦涵。

  数月前辛亦涵提前出了院,被大华接去了辛家坊调养身体。

  当时她特别担心辛亦涵,想随行跟去瞅瞅大华为他安排的调养住所,被秦晋桓阻止了。意识到觉得自己这样贸然过去容易招人口舌,所以就没坚持,只是有事没事就给辛亦涵打个电话问候。

  最初几次辛亦涵接她的电话倒是很积极,但没过几天他就劝她别总给他打电话,原来经常有乡邻到他的住处看望他,与他闲聊,每次听到有女人给他打电话,乡邻们总是特别好奇,问东问西,而他不想给她和秦晋桓招惹麻烦。

  知道他是为自己着想,又从话语里听出他的状态一天好似一天,她一颗心也算慢慢放下来了,开始减少与他的电话联系。而前一个来月辛亦涵打电话告诉她说要去雪乡住一段时间静静心,让她别挂念他。见他愿意出门旅游,知道他已经从尹筱恬的伤害中慢慢走出来了,她很为他高兴,还大力鼓励他在雪乡多玩一阵子。

  而自从他去雪乡后,她因为几度怀孕失败的事变得心烦起来,便慢慢减少了对他的关注,除了偶尔刷刷微博和朋友圈关注他的动态外,她也不想与他多聊天,生怕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负面情绪暴露在他面前,从而影响他才刚刚好转的心情。

  他一直都很关心她,这点她非常清楚。

  只是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从雪乡回了安城。

  从他走路的脚劲看来,他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原样,完全没有半点病态。

  所以他来医院不是为了看别的病,而是看男科?

  她还记得他被尹筱恬唾弃的那个病。

  为避免尴尬,她没喊他,只是远远地跟在他身后,打算等他进了男科后她再离开。

  他走的是楼梯,走到三楼时没再往上走,而是拐弯进了三楼大厅。

  她顿时奇怪了。

  男科在六楼,三楼是妇产科啊。

  他一个大男人去妇产科干嘛?

  难道是因为走累了,他打算从三楼坐电梯上六楼?

  不太可能吧?

  带着狐疑,她小跑着跟进了三楼大厅,见他并没往电梯口走去,而是径直走往了三楼东边的产科。

  他真的是去产科!

  他去产科干嘛?

  难道……

  不应该啊!

  她摇了摇头。

  应尹筱恬要求,他们没把尹筱恬怀孕的消息告诉辛亦涵,所以按理说辛亦涵应该不知道尹筱恬怀孕的事。

  也许只是来产科是看望朋友吧?

  见辛亦涵快步拐进了走廊尽头的一间病房,穆语马上意识到自己的猜测是对的,不想被辛亦涵发现,她没再跟进去,准备转身离开,就在这时,她突然发现有坐在那间病房斜对面长椅上的两个男人看着挺眼熟,立刻就顿住了脚步。

  这两个人不也是市局刑警队的吗?他们怎么会坐在那儿?!

  马上意识到辛亦涵进的那间病房的病人身份不简单,穆语想了想,绕到一处安静的地方给容剑打了个电话了解情况,随后得知原来住在那边病房的人是尹筱恬。

  “她怀孕快五个月了,前几天在博爱做孕检时发现有胎盘低置状况,医生提醒要多卧床休息,稍加不慎可能导致流产。当时她也没往心上去,没想到还没过几天就见了红,被送来了医院保胎。住院那在她主动告诉我们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辛亦涵的,希望我们替她联系上辛亦涵,让他来医院看看她。因为医生说尹筱恬住院有风险,考虑到辛总毕竟是孩子的亲生父亲,也是尹筱恬的合法老公,而他又已经走出了阴霾,所以我就想办法联系上了辛总,把尹筱恬的情况告诉了他。他本来还在雪乡,听说这件事后非常惊诧,表示马上赶回来。”

  “你之前怎么没和我说这件事儿啊?”

  听出穆语的埋怨之意,容剑干笑着解释 :“我以为这件事情无关紧要,所以没告诉你。”

  “你……”想想觉得自己不应该埋怨容剑,穆语立刻顿了声,转问道,“尹筱恬肚子里的孩子情况如何?”

  “缨缨说只要孕妇听医嘱好好休息,别乱走乱跑,别轻易激动,就问题不大。”

  “你能保证她看见了亦涵哥不会激动?”

  容剑苦笑:“如果我拒绝让她见辛亦涵,她的情绪才会激动。”

  “好吧。”穆语无力反驳,想了想,又面带担忧地反问,“也不知道亦涵哥知道了尹筱恬怀了他的孩子,会是什么反应。”

  “肯定是高兴啊!起码辛家有后啊。要知道他得了那种病……”大概觉得和穆语讨论这种话题不太合适,容剑立刻顿住了话题,嘿嘿笑了几声后,又适时改口,“看得出来辛亦涵对尹筱恬还是很有感情的,而尹筱恬自从入狱之后,也不知道是怀孕的缘故,还是受到了狱警们的感化,总之整个人变了很多,身上的戾气也慢慢消失了,一言一行都变得非常温和了,在里面的表现非常好,非常配合狱警工作。我进去看过她几次,她对我的态度也非常好,甚至不再怨我把她送进监狱,还就连环杀人案事件向我道歉,说因为她泄私愤的行为让我们一干人等受苦受累。唯一没变的是她不后悔杀那五个人的行为。”

  “那五个人的种种行径确实让人不齿。但她伤害亦涵哥的行为也让人不齿。”穆语始终不能原谅尹筱恬这点。

  “她那个时候应该是恨铁不成钢,所以行为有些激进吧。不过我听手下人说现在她对辛总的态度还算好。”

  穆语叹了口气:“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吧。以她这种情况,孩子一旦过了哺乳期,她就要被执行死刑吧?”

  “一般情况下是这样。”

  “想想这孩子也真是够可怜的。就算能顺利生下来,也会早早就失去母爱。失去母爱的人生是不完美的。”

  容剑倒不认同她的话:“孩子太小,如果辛总在他懂事前能给他一个完整的家,这个遗憾或许就可以弥补。”

  “但不管怎么说他也不是人家亲生的孩子,人家未必会真心对他,尤其等人家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后,肯定更会不把他当一回事儿。后妈的故事咱看得还少吗?”

  “那也未必。你看阿桓,不也是小小年纪就失去了母爱吗?在爷爷的庇护,也没见他受多少委屈啊。”

  “阿桓那是例外。如果爷爷当初手上没权,阿桓肯定过不上好日子。”

  “你不是一向都很认可辛总能力的吗?”

  “我……”

  “好了,嫂子,相信以辛总的能力,如果孩子顺利生下来,他一定不会让孩子受任何委屈的。”

  “但你不觉得这对于亦涵哥来说,是另一种伤害?”

  “是伤害还是幸福,也许只有辛总他自己才知道。”

  觉得容剑的话多少有些道理,穆语没再争辩,挂断了电话,默默地看着尹筱恬的病房。

  就在这时,辛亦涵突然匆匆从病房里走出来,她赶忙窜到一边躲起来,然后目送他离开。

  也不知道亦涵哥这么急匆匆是要去干什么?

  也不知道尹筱恬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了。

  带着满脸狐疑,她来到了容缨办公室。

  “尹筱恬肚子里的孩子?目前看来挺健康的。”容缨一边敲打着电脑一边回应她。

  “是男孩还是女孩你知道吗?”穆语追问。

  容缨看了眼穆语,又打了一行字,才应声:“可能是个男孩。不过对于辛亦涵来说,因为男孩女孩都无所谓,只要有就行吧。”

  “他后来来博爱看过男科吗?”穆语很关心这个关系到辛亦涵尊严的问题。

  “没来过。也没再去过他之前看男科的那家医院——我找人问过了。”

  穆语十分担心:“他这是打算破罐子破摔吗?”

  “应该不是,”容缨倒是一司空见惯的样子,“他最近心情这么糟,肯定也没心情记挂这个病。等过一阵子他的心境完全平复之后,估计才会想到这件事儿上。嫂子,你也别担心别人了,还是多为自己担心担心吧。”

  容缨的话让穆语想起了自己来博爱的目的,顿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十分无奈地看着容缨:“缨缨,这段时间我听你的话,药吃了不少,也做了各种准备及措施,为什么就是没有怀孕迹象呢?是不是我的身体出了问题啊?你是不是得再帮我检查检查?”

  “不用再检查了,你的身体没问题,是你的心太焦虑了。嫂子,你别给自己施加太大的压力,顺其自然吧。该来的总会来的。”

  “我能不急吗?”穆语苦笑,“你不知道爷爷在家里的每个角落都摆放了不少娃娃,只要回到家,我抬眼低头都能看见爷爷提醒我要生小孩的娃娃,我想不压抑都办不到啊。缨缨,要么你让医生再给我配点中药吃吃?”

  “不行!我可不想让你遭这份罪。你也才备孕几个月而已,就是一年没怀上都是正常的啊!嫂子,你别太紧张了,听我一句劝,顺其自然吧。”

  “可是……”

  “别可是了,要是让阿桓哥哥知道你的想法,准得心疼死。嫂子,你真的别太心急了,再过几个月看看,如果到时候还不能怀孕,我再给你想办法。诶!突然想起一件事儿,”容缨从桌子一角拿出一个病历,“这是尹筱恬的病历本,我忘了给她送过去。我……”

  “我给她送过去吧。”穆语立刻接过,“自从她那次挟持我之后,我和她就没进行过正面接触。容队说她最近变化很大,我倒想去看看她的变化到底有多大。”

  她担心辛亦池会再一次受尹筱恬的伤害,所以始终不放心。

  “行,正好我还有别的事儿要做,那就辛苦嫂子替我跑一趟了。”容缨将病历本递给她。

  穆语点点头,接过病房本,转而再次来到尹筱恬病房外。

  那两个守在外面的民警认识她,所以她向那两人打着手势表示她要进尹筱恬病房时,那两人立刻就点了头回应。

  她正想敲门而入时,虚掩的门缝里突然飘来了尹筱恬嘶哑的声音:“亦涵,有件事儿我要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