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64章 牵挂

第464章 牵挂


  “说吧。”辛亦涵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感情色彩。

  穆语的手僵在半空,竖起耳朵倾听。

  “我知道从头到尾都是我对不起你,一句对不起已经不能弥补我对你的歉意,”尹筱恬嘶哑的声音变得哽咽了,“但是孩子是无辜的,请你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好好待他行吗?”

  “你说求我就是为了这事儿?”辛亦涵显然有些意外。

  “他是我唯一的牵挂!亦涵……”

  “不用你说,我自然会做好一个父亲应尽的责任。”

  “那,那你能忘记他妈妈对你的伤害吗?”

  “这是两码事儿。但是……”辛亦涵顿了顿,才继续出声,“我并不恨你,你不用多想,好好养胎。”

  “亦涵……”

  “之前我确实非常恨你,不过如果你能为我好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那么我们之间的前帐就一笔勾销。”

  “谢谢。”病房里传来尹筱恬的低泣声。

  “我不会让你存在于他的记忆中。”

  “亦涵!”

  “你想让他知道他妈妈是一个杀人犯?”

  “不!不不不不不不!”一连串的“不”字之后,尹筱恬哇地一下哭了起来。

  一时间病房里只有她的哭声,好半晌,辛亦涵才轻轻地说了句“总之我会倾心全力让他拥有幸福人生”。

  尹筱恬改为了掩面而泣,带着哭腔连说了几声“谢谢”。

  “你,后悔吗?”

  等她的哭声小了一些后,辛亦涵突然响起有些突兀的声音。

  “不!我不后悔!”尹筱恬立刻应声,“你的做法是对的!不能让他知道他有一个杀人犯妈妈,不能让‘妈妈’成为他的人生噩梦!亦涵,请你尽快给他找一个‘亲生妈妈’,这个‘亲生妈妈’务必要温柔美丽、贤惠善良,最主要的是能像你一样真心真意爱他,能给他带来幸福!”

  这透着万般无奈与不舍的话让病房外的穆语听着莫名心酸,对尹筱恬的怨恼在瞬间就减少了很多。

  她暗暗地叹了口气,然后静静地等着辛亦涵的回应。

  似乎尹筱恬的要求让辛亦涵有些为难,他没有立刻回答,顿了好一会儿才说了句“这不劳你费 心,如果你真的爱他,就安心养胎,把他健健康康地送到我身边来”。

  “我会的。我会好好休息,格外注意的。”

  “想吃什么,需要什么,都告诉我。”

  “好。谢谢。”

  “嗯。这是萧医生送过来的胎教音乐,你没事儿的时候就放着听听,让自己静静心。”

  “好。”

  然后病房里就没了说话声,随即响起了悠扬的乐曲声。

  穆语悄悄透过观察窗往里看,就见尹筱恬已经在病床上半躺下来,正闭着眼睛,似乎在一心一意欣赏音乐,辛亦涵则坐在一边的小沙发里看着手机。

  这看似和谐、其实透着淡漠的一幕让穆语心里很不是滋味,默默地缩回了手,转身慢慢往外走去。

  如果没有小夏事件,没有那一系列的凶杀案,或许尹筱恬和辛亦涵能将爱情与幸福进行到底吧?

  在心里问罢,穆语立刻又给予了自己否定答案。

  辛亦涵爱尹筱恬她是看在眼里的,但她并不觉得尹筱恬有多爱辛亦涵,起码尹筱恬对辛亦涵的爱是建立在以她自我为中心的前提之下的。如果真的爱辛亦涵,必定能放下仇恨,也必定对他下不了狠手。

  总而言之,即便她现在有些同情尹筱恬,却始终无法原谅尹筱恬对于辛亦涵的伤害。

  走到电梯前,她突然顿住了脚步。

  如果此时她还没有认识秦晋桓,她是否有资格成为筱恬肚子里孩子的“亲生妈妈”?

  如果她成为了这个妈妈,她必定会把他当成自己的亲生孩子看待,因为那是她亦涵哥的孩子!

  “让一下让一下!”

  肩头突然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她才发现自己堵在电梯门口,慌忙往侧边跨一步让道,一边表示歉意。

  待身后的人都进电梯后,她重重地往脑门上拍了一巴掌。

  穆语,都这种时候了,你怎么还能做这种无聊的假设?你脑子有病吧?你对得起阿桓吗?

  她在心里忿恼地骂自己。

  骂完以后她又有些沮丧地回头往尹筱恬病房方向看去——她牵挂的亦涵哥在那里。

  天知道她有多疼惜这个改变了她人生的男人,想到她怀疑他是杀人凶手的那幕她更是愧疚得想掐死自己。

  穆语你简直是白眼狼啊!亦涵哥把你当成亲妹妹一样照顾,尽全力把你从黑暗的世界中拯救出来,将你重新送回你的人生轨迹中,让你重新拥有幸福的人生,说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你一点都不过分,到头来你却用他教你的本事来质疑他的人品,你做人还真是可以啊!

  她不知道用这些话在心里骂了自己多少回,总之每次看见辛亦涵后只有这样骂了自己一通,她心里才能略微平衡些。

  又有人推了她一把。

  只道自己又挡着了人的道,她赶忙往边上走,一边低着头连声说对不起。

  “你对不起谁呢?”

  “阿桓?”

  她抬头一看,果然是秦晋桓站在她面前。

  “这么入神是在想我吗?”他笑眯眯地揽住她的肩头。

  “你怎么来了?”她没推开他的手,只是诧异地问他。

  “你不接我电话,我只好亲自来找你??!

  “你给我打电话了?什么时候?”边问她边掏手机,才发现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静音,随即转问,“你不是上班去了吗?怎么有空来这儿找我?”

  “我不是和你说过去公司拿文件很快就会回家?”说完他又得意地笑了起来,“今天是周末,我不用上班。”

  “可你的员工们都在上班呢。”

  “就是因为员工们在上班,老板才可以休息。”

  “什么逻辑嘛,一点儿大老板大总裁的样子都没有。”穆语被他逗乐了,随便又叉着腰作训斥状。

  “在老婆面前不需要有老板总裁的样子,只要有老公的样子就行。”

  “诶诶!干嘛呢?这可是公共场所!注意点影响好不?”穆语眼疾手快地抵住他想凑过来的唇。

  “老婆,我太喜欢你了,看见你就忍不住想亲亲,想抱抱。”

  “那也得注意场合!要亲热回家去!”说到“回家”两个字,穆语立刻想到了盼曾孙心切的爷爷,才刚好转的心情顿时又变坏了,转而闷闷地出声,“还是先不回家了,省得听爷爷唠叨。”

  “放心,他今天不会唠叨你。”

  “为什么?”

  “他和爸爸妈妈去城南寺庙烧香了。”

  穆语越发郁闷了:“他们肯定是去烧求子香。”

  此时她暂时把对辛亦涵的愧疚放在了一边,开始忧心自己。

  “管他们烧什么香,那是他们的事儿。我们干我们的事儿。走吧。”

  “去哪儿?”

  秦晋桓轻轻戳了戳她的脑门:“忘了今天晚上的安排了?”

  穆语才想起他昨晚说的事儿,却又表示狐疑:“不是晚上的生日party吗?”

  “是晚上没错,但得准备一下。”

  她笑道:“我又不是主角,有什么好准备的?回头去家里换身礼服不就得了?”

  “我老婆天生丽质,自带主角光环,当然不用准备。”

  她乐了,捂嘴而笑:“得了吧,你老婆又不是天上仙女。”

  “不是仙女胜似仙女。我老婆在我心里是最美最美的仙女。”

  她故意睨着他质问:“今天嘴怎么像抹了蜜似的?不会是在外面做了什么亏心事儿?”

  “那是不可能的事儿,我心里只有老婆大人一个。”

  秦晋桓边开玩笑边拉着她的手将她往电梯里引,一边又说道,“今天容剑那小子交待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儿给你呢。”

  “什么事儿?!”穆语立刻顿住脚步急问,“不会是哪里又……”

  “不会不会,天下太平着呢。”他笑着快声解释,“是你冯老师的事儿。”

  “冯老师?冯老师怎么了?”她越发紧张了,“诶哟,你不能一口气把一件事儿说完吗?老是说半句留半句的,听得人都要急死。”

  “老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急躁了?你……”

  “别废话!快挑重点说!”

  见她是真的急,怕再逗她她会生气,他这才认真地回应她:“容家伯父今天生日,宴请了各方亲朋好友,容剑想借这个机会向众人挑明他和冯如冰的关系,让你替冯如冰好好收拾一下,毕竟她没出席过这样的场合。”

  “啊?”穆语意识到了责任的重大性,立刻打起了退堂鼓,“我也不太会打扮啊,这种事儿还是找缨缨比较适当。”

  “缨缨下午有两场手术,脱不开身。没事儿,有化妆师和服装师的,不用你上前,你只需要在边上陪她,给她鼓气就行。”

  “对于容队和冯老师的事儿,他父母好像到现在都没松口吧?容队这样贸然在生日宴上宣布这件事儿,会不会加剧他父母和他之间的矛盾啊?”

  “这个不是我们应该操心的事儿。我们只需把冯如冰打扮得漂漂亮亮送到他面前。”

  “好吧。”穆语没再多说什么,和秦晋桓一起离开了博爱医院。

  两人吃过午餐后,就把冯如冰和冯柒柒一起接到了OnlyOne造型中心,随后秦晋桓忙自己的事去了,留下穆语在一边等着。

  傍晚五点多,临时有事不能过来接她们的秦晋桓派卞子峻过来把他们接到了容含要举行生日party的嘉莱酒店。

  宴会现场在酒店二楼,穆语把冯如冰和冯柒柒引上了楼。正要进宴会大厅时,她们被一个人粗鲁地挡住了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