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68章 急救室外

第468章 急救室外


  “发生什么事儿了?怎么客人就走光了?”穆语惊诧地问卞子峻。

  “容总突发疾病,被老板和闻总他们送去医院急救了。他们一走客人们就都散了。”卞子峻扬着手机回应她。

  “突发疾病?!严重吗?”

  “具体情况还不清楚。黄博没说。”

  “他们去了哪家医院?”穆语边问边往外走。

  虽然她并不喜欢容含,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容剑和容缨的父亲,和秦家也是世交,基本礼仪还是不能少。

  “我问问。”卞子峻随即给黄博打了电话,“博爱医院。好像是心脏病突发。”

  “容伯父也有心脏病?!”穆语非常意外。

  “这我不清楚。”

  想到自己平时并不关注容家父母,穆语一时又不觉得意外了,像是自我安慰似的说了句:“有缨缨在应该没事儿。”

  随即又反问道,“是不是我们离开后容队做了什么过激的事儿导致容伯父心脏病突发的?”

  “黄博提了句和容队有关,但没仔细说。”卞子峻此时已挂断电话,引穆语往电梯走去。

  两人来到地下停车场,开车前往博爱医院。

  路上穆语本想给秦晋桓打电话问情况,不过掏出手机后想想又作罢了,决定直接去博爱医院找他。

  “也不知道容队知不知道容伯父突发心脏病的事儿。”

  “总会知道的。”卞子峻一边开车一边应。

  穆语没再说什么,满目忧心地看着窗外。

  从前面与冯如冰的交谈中她已能猜出冯如冰的“临阵脱逃”是因为孟思菡拿柒柒的身世作挟,而容剑能配合父母完成与孟思菡的订婚仪式必定也与这个原因有关,在订婚仪式一结束他就出来找冯如冰了,想必在离开宴会厅之前他一定背着众人和父母说了什么狠话,要不然也不至于把身体健壮的容含气得突发心脏病。

  虽然没在现场,她也能想得到容剑说的一定是“我今天暂时给你们留面子,但我一定非冯如冰不娶”之类的话。

  容含会因为此事气得犯心脏病,可见他对容剑与孟思菡的这桩婚事有多么在乎。之前他因为容剑非要和冯如冰在一起的事生了气,带利诗沂回了澳洲,前些天才回来,回来后突然说要庆生,并答应容剑娶冯如冰的事,却又特意去澳洲把孟思菡接来,想必这场订婚的阴谋他是主谋。而在澳洲极有声望的孟天祥,之前一直没有过多干涉容剑与孟思菡之间的感情纠葛,在得知容剑有喜欢的人之后还劝孟思菡就此放手,此时却跟随着女儿一起来到了安城,必定是对这个宝贝女儿的任性无可奈何。

  容家与孟家是非常亲密的生意伙伴,容家在很多方面都要倚仗孟天祥关照,如今容剑和孟思菡的婚约既已在众目睽睽之下达成,将来他想退婚只怕要面临非常大的阻力了。

  心脏病……

  “少奶奶,到了。”

  卞子峻的声音打断了穆语的思绪,定睛见已到地下停下场,她赶忙下车,跟着卞子峻快步赶往急救室找秦晋桓。

  他们赶到急救室时,秦晋桓、闻泽煜、利诗沂和孟家父女都站在外面,个中还有几个穆语不认识的男女。

  秦晋桓和闻泽煜静立在一边,默默地看着急救室的门,利诗沂则坐在长椅上靠着孟思菡低声啜泣,还有两个贵妇模样的女人正和孟思菡一起说着宽慰的话。

  “阿桓。”穆语轻喊着秦晋桓的名字跑过去,“容伯父情况怎么样?”

  问话时她向正看着她的闻泽煜点了点头,表示打招呼,闻泽煜冲她微微一笑表示回应。

  “暂时还不知道。”秦晋桓上前迎她,一边轻声回应。

  “这么久还没出来,不会是……”

  “喂!你怎么说话的呢?!”孟思菡十分愤怒地打断穆语的话。

  自知失语,穆语慌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没别的意思,我也是担心容伯……”

  突然想到孟思菡不过是一个和容家并不相干的人,她根本没必要向孟思菡道歉,便立刻顿了声,扭身拿脊背对着孟思菡。

  孟思菡看懂了她的心思,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带着不屑哼了一声。

  “缨缨在里面吗?”穆语懒得理会孟思菡,把秦晋桓拉到僻静的角落继续打听。

  “在。她带容伯父进的急救室。”

  “有缨缨在应该没事儿吧。”

  “但愿。”

  “必须没事儿啊。要不然容队和冯老师就彻底黄了啊!”穆语长叹一声气。

  如果容剑因为冯如冰的事气死了自己的父亲,那这就将成为一个死结,让他永远陷于良心的谴责之中,就算孟思菡肯退婚,他和冯如冰也不可能毫无芥蒂地在一起。

  但话说回来,就算容含安然无恙出急救室,势必也不会让容剑和冯如冰在一起,只会像之前一样只认可孟思菡为儿媳妇,容剑想和冯如冰在一起也是阻力重重。

  “也许只有……”

  “也许只有什么?”她诧异地看着说话说一半的秦晋桓。

  “没什么。容剑怎么还没来?”秦晋桓往电梯方向瞅了眼。

  “容队不会还不知道容伯父突发心脏病的事儿吧?”

  “他知道。已经给他打了电话。”

  “那他怎么还……”

  穆语话还没说完,走廊里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扭头一看,正是她刚刚提及的容剑,正匆匆跑向急救室。

  本在低声啜泣的利诗沂看见容剑立刻站起来号啕:“儿子啊,你终于来了啊!你再不来可能连你爸爸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啊!”

  “不会的不会的,”孟思菡立刻连连摇头,哽咽着宽慰,“伯母你别胡说,伯父一定不会有事儿的!”

  “容总吉人天相,肯定不会有事儿,你别担心。”边上的贵妇也跟着轻劝。

  容剑没理会母亲的话,径直奔到急救室门口向闻泽煜打听父亲的情况。

  “还在抢救,具体情况还不清楚。不过缨缨在里面,也没见下达病危通知书让家属签字,应该问题不会很严重。”

  “容缨就是家属,如果老容真的有危险,应该不会送病危通知书出来让家属签字吧?”

  闻泽煜的话本来让容剑略微松了一口气,不想孟天祥突然又来了这么一句,让他的心再次紧崩起来。虽然父亲有很多做法让他反感,但到底是他的亲生父亲啊!

  在这生死关头,所有的成见与不满都他都放到了一边,剩下的全是对父亲的担心。

  “应该不会这么严重吧?”穆语也被孟天祥的话吓着了,惊惶地看着秦晋桓。

  “应该不……”

  “哗——”

  急救室的门开了。

  急救室外的人们精神陡然一凛,都用急切又期待的目光盯着敞开的门,尤其是容剑,立刻就迈步上前,利诗沂也在孟思菡的搀扶下往门边走来。

  “容剑!快进来!爹地要见你!”从急救室里出来的人是穿着白大褂的容缨,一看见容剑就飞快将他往里拽。

  “容伯父(总)情况怎么样?”众人七嘴八舌地追问。

  不过容缨没理会这些声音,只顾着将容剑往里搡,一边说“关门”。

  “诶!别关门!容伯母还在外面呢!”

  等孟思菡推开众人将利诗沂送到急救室门口时,门早已紧闭。

  “缨缨!缨缨……”

  “伯母,您别紧张,伯父肯定没事儿,”离急救室门最近的闻泽煜上前拉住想去拍门的利诗沂,“缨缨应该是喊容剑进去帮忙。”

  “他一个刑警能帮医生什么忙?肯定是老容叫他进去交待后世。”孟天祥冷不丁地又一次用他不太标准的国语插话。

  “啊呀!”利诗沂两眼一翻,就直直地往后倒。

  “爹地!你不会说话就别说话!”孟思菡一边急急地扶住利诗沂,一边狠狠地瞪孟天祥,“伯母,您别听我爹地瞎说,如果伯父真的有哪里不好,缨缨怎么可能把您一个人晾外面?她让容剑进去肯定有她的原因,您别心急,缓缓气,耐心等好消息吧。”

  边说她边和几个贵妇将利诗沂搀扶到一边的长椅前坐下,然后吩咐人去倒热茶给利诗沂喝。

  急救室外一时又安静了。

  “你说这是什么情况?”有些茫然的穆语悄声问秦晋桓。

  “只叫容剑,而不叫她妈咪,可能……”

  见秦晋桓没再说下去,她急声追问:“可能什么?”

  “等等看吧。情况可能有些复杂。”

  “到底……”见他微微摇头,她立刻噤声,没再追问,只是闷闷地盯着急救室。

  又等了好一会儿,急救室的门终于再次打开,一个白大褂从里面走出来,深深地向众人鞠了个躬,然后摘掉口罩,却是容缨。

  她脸色凝重地向大家表示感谢:“我爹地脱离危险了。”

  “真的?!”离她最近的闻泽煜眼睛一亮,神色有些激动,“太好了!没事儿就好!”

  “真的没事儿了?”利诗沂冲过来急问。

  “妈咪,爹地真的没事儿。不过他现在还在昏迷之中,一会儿送他回病房,我带你去病房看他。”

  “诶!好,好。缨缨啊,妈咪真的吓死了啊。”利诗沂再次泪崩。

  “没事儿没事儿,有我在,爹地一定不会有事儿的。”容缨将母亲搂在怀里,耳语安慰她几句后,又冲众人道,“感谢大家的关心与担心,我爹地现在的状态不宜见你们,还请见谅,等他出院了,我会让他逐家登门表示谢意。谢谢大家了。”

  听到她这么说,其他人也没说什么,都自行散去了,只有秦晋桓、穆语、闻泽煜和孟家父女没走。

  “孟先生,孟小姐,你们也回酒店休息吧,等我爹地神智清醒后我会让他联系你们的。”

  “我不走,我要见……”

  “那我们先回去了。”孟天祥打断孟思菡的话,随即将她拉走。

  “你们也回去吧。这里有我和容剑就行。”容缨摆摆手,也不待他们回应,就扶着母亲往走廊一侧走去。

  “那我们一起走吧。”穆语看着闻泽煜说话。

  她非常想找机会让他们重归于好。

  闻泽煜看了眼秦晋桓,见他没拿正眼看自己,他也不介意,笑着对穆语说道:“嫂子,我爹地在楼上住院,我去看看他,你们先回去吧。”

  “哦。那好。再见。”等闻泽煜走远后,穆语边剜了眼秦晋桓,用眼神鄙视他的小气。

  “我们走吧。”

  秦晋桓不理会她的目光,笑着拉她的手,准备离开。就在这时,他手机响了。

  “什么?!”他接电话的音量陡然提高,“给我盯紧!”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