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80章 任性的心理专家

第480章 任性的心理专家


  亦涵?!亦涵哥?!做傻事儿?!

  穆语骤然顿住脚步。

  辛亦涵透着激动的声音紧接着响起:“我冷静不了,我……”

  “诶……”

  穆语紧张地侧耳倾听时,不小心将手中拿着的容缨送的礼盒滑落,伸手去抓时又无意识地发出了轻呼声,辛亦涵的声音随即戛然而止。

  等她定神时,楼下的说话声已被匆匆的脚步声取代。

  她飞快捡起礼盒,快步追下楼时,楼下台阶上已空无一人。

  她又心慌慌地跑到将楼梯间与病房走廊隔开的木门前,想冲去尹筱恬的病房找辛亦涵问清所谓要冲动的缘由及具体事宜。

  但才跑两步,她就被人抓住了,回头一看却是黄博。

  “少奶奶,您是要去找辛总吗?”

  她反问:“你也听到了?”

  “嗯。”黄博点头,“我也看到了辛总在景观树下伤心的一幕。我想那个男人说的辛总的冲动应该和辛总的伤心有关。既然辛总宁可一个人悄悄躲在景观树下流泪也不愿意找任何人分担痛苦,说明他不愿让他人知道他内心的苦楚,或许就也不愿意让您知道。当然,在他心里您和别人肯定不一样,您就像他的亲妹妹一样,但也就是因为这层原因,他肯定更不愿让您知道,因为他必定不愿让您担心。”

  这话让穆语听着有些不顺耳:“有难题应该先求助自己最亲的人才对啊!怎么能因为怕对方担心就隐瞒呢?如果我遇到了难题瞒他,被他知道了肯定也会生气啊!他愿意和我分担任何痛苦,我就也愿意和他分担任何痛苦,他遇到了揪心的事儿就不应该绕过我!应该让我和他一起想办法,而不是暗自伤心或甚至冲动犯错!他一定是因为尹筱恬差点小产的事儿难受的!他的冲动肯定是要去指责尹筱恬的不小心!毕竟他都已经这么细心照顾她了,她却还是不把他的孩子当一回事儿,几次差点儿把他的孩子弄没了!这样的一惊一乍任谁也受不了。不行!为了孩子,受不了也得受啊!我必须立刻去告诉他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指责尹筱恬,她本来情绪就不稳定,他的指责很容易引发她的情绪波动,一不小心就会祸及宝宝啊!此事刻不容缓!你让开。”

  穆语也是边说边猜测的,说完觉得自己的话特别有道理,一时情绪越发激动,推开黄博就要往里走。

  见她面带急切,黄博不敢硬拦,只是跟在后面急问:“少奶奶!您知道那个劝阻辛总的男人是谁吗?”

  穆语顿住脚步:“那个男人……我不知道是谁,我刚刚没看到他的样子,只听到了他的声音,而他的声音听着特别陌生。”

  “那个男人在劝阻辛总,说明他知道个中内情,辛总既然肯让他知道个中内情说明非常信任这个男人。不管这个男人是谁,从他的语气可以听得出来他非常关心辛总,也应该很了解辛总,加上他说话铿锵有力,不像泛泛之辈,有这样一个人跟着辛总,辛总一定不会有机会做出格的事儿,所以您不用这么紧张。”

  “那么那个男人到底是谁?”穆语忍不住质疑,“大华和柱子的声音我都听过的,不是他们。”

  大华和柱子都是辛亦涵儿时的好伙伴,其中大华是容剑和刘小凡上次去辛家坊落脚的那个老汉的儿子。大华和柱子是辛亦涵关系比较铁的兄弟。

  大华和柱子都在永宜实业上班,柱子是业务员,大部分时间都在全国各地跑业务,呆在安城的时间很少,大华是永宜实业下属一家工厂的货运司机,相比柱子,大华和辛亦涵见面的时间要多些。

  而辛亦涵本身是一个不喜闹的人,加上尹筱恬对他的伤害极大,所以最近工作之余,他经常一个人回辛家坊的老宅,在老宅一呆就是一整天,甚至更长的时间(他上次回家休养时他委托大华找设计师和工匠翻修了老宅,又另请了两个村民闲时替他打理宅子,他现在可以随时回家小住)。村民们都知道他好静,一般没特别的事也不会来打扰他,偶尔大华或柱子闲了会过来找他喝喝茶(自那次大病之后,医生叮嘱他不能再喝酒,所以他戒了酒)。

  这些事穆语都是知道的,她也见过大华和柱子,和他们一起吃过饭,因而她听过大华和柱子的声音。

  除了大华和柱子,她再没听辛亦涵提过他还有关系更亲密的朋友。而此时辛亦涵心情不好,大华和柱子都不在身边,竟然凭空冒出来一个看似很关心也似乎很了解辛亦涵的男人,这让她非常诧异。

  “不管他是谁,只要他能劝住辛总就好。少奶奶,我建议您还是暂时别掺和这件事儿为好,省得让辛总难堪——他一定不愿让您看到他脆弱的一面。”

  虽然知道黄博极力劝阻她去找辛亦涵是不想让她在这种情况下和辛亦涵有太多单独相处的机会,她还是听从了他的劝,关上了通往病房的门,却迟迟没迈脚步。

  “少奶奶您放心,我已经吩咐了人去打听这事儿了,辛总那边有任何情况我都会及时告知您。万一那边情况比较紧急,我手下的人也会见机行事帮辛总的。”

  有了黄博这话穆语才略微松了口气,但还是不放心地反问:“你的人在哪儿?”

  “他们已经乔装成病人家属在尹筱恬病房外转悠了,目前辛总和那个男人都在尹筱恬病房里,里面没有任何吵架声传来,安静得很,应该没有要紧的问题。”黄博边说边扬显示着微信聊天页面的手机,以证明自己话的真实性,“对了,我还叮嘱了他们瞅机会拍和辛总在一起的那个男人的照片,以便调查那个男人的身份。”

  见黄博这么了解自己的心思,穆语没再说什么,默默地转了身,顺着楼梯慢慢下楼。

  凭她对辛亦涵的了解,他确实不会愿意让他看到他脆弱的一面,一如之前他受了尹筱恬伤害而大病住院时他不愿让她近身照顾一样。

  用他的话来说,他希望他在他妹妹面前永远都是顶天立地的大哥形象,而不是矮小羸弱的病人之态。

  从住院部出来,黄博就收到了手下发来的照片,一看到照片他就认出了对方是谁,立刻指着照片让穆语放心:“少奶奶,是萧煜然啊!您大可放心了,有他在,辛总一定冲动不起来。”

  穆语定睛一看,认出照片上的男人是自己托秦晋桓替辛亦涵找的心理专家萧煜然,心里紧崩着的那根弦才松开。

  “我就说谁这么了解辛总,原来是萧煜然。”对于那个男人是萧煜然黄博显然有些意外,但对于萧煜然了解辛亦涵他却并不意外,因为他知道秦晋桓让萧煜然去开导辛亦涵的事。

  “这个萧医生倒是很称职啊,这么晚了还来医院找亦涵哥。”

  黄博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少奶奶,您可千万别拿‘称职’这个词来形容萧煜然,他可是天底下最不称职的心理医生。”

  “天底下最不称职的医生?!”穆语先是惊诧,随即有些恼火,“既然知道他这么不称职,阿桓为什么还要让他来开导亦涵哥?!这不是反而害了亦涵哥吗?”

  “不不不,少奶奶您误会了,我说萧煜然不称职并不是因为他的业务能力差,他可是安城响负盛名的心理专家,只要他出马,什么心理问题都能搞定。我说他不称职是因为他明明是个心理专家,开了心理咨询室,却每周只坐诊一天,只限十名病人,有时心情不好、身体不好、睡眠不足又或是突然想钓鱼种花打球什么的都可以成为他取消坐诊的借口。总之任性得很,能成为他的病人都是要讲求缘份的。对了,您知道他的心理咨询室叫什么名字吗?”

  “随便咨询室,这个我知道。”穆语突然笑了起来,“我之前还以为他的咨询室取名‘随便’是因为不会取名,现在看来应该是他懒得取名啊。既然一周连一天营业都保证不了,他的心理咨询室还开得下去吗?”

  “他的心理咨询室规模不小,平常是他年轻漂亮的老婆在管理,另聘了很多个心理医师。”

  穆语又有些担心:“他这么随便的一个心理医生,能认真对病人吗?”

  “这您放心,据我了解,萧煜然这个人要么不接病人,一旦接了病人就会认真负责到底。所以对于他这么晚还来找辛总这事儿我一点儿也不意外。有他在辛总身边,您也不用为辛总担心。”

  “就是不知道亦涵哥的伤心和冲动是不是真的是因为宝宝和尹筱恬。”对于萧煜然穆语并没有想了解的欲望,她只担心辛亦涵和他的孩子。

  “少奶奶,辛总离开了尹筱恬病房。”黄博指着手机告诉穆语。

  “他和萧煜然一起离开的?”

  “不是,他是一个人离开的,萧煜然还留在尹筱恬病房里。”

  “萧煜然没走?难道亦涵哥让萧煜然下来开导尹筱恬?”毕竟尹筱恬曾经也是萧煜然的病人,萧煜然肯留下来开导尹筱恬也在情理之中。

  “应该是吧。如果真如您所猜测,辛总是因为孩子之事而伤心冲动,那么尹筱恬就是他的心病,把尹筱恬搞定,他的心病就好了。少奶奶您放心,总之有萧煜然出马,一切都会OK的。”

  “你是不是把他说得太神……”

  穆语一句话还没说完手机就响了,只道是秦晋桓来电,低头一看却是辛亦涵来电,她有些惊喜,迅速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