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82章 莫名其妙的心虚

第482章 莫名其妙的心虚


  “怎么了?”秦晋桓觉察到了穆语的全身一激灵,声音越发温柔,“吓着你了吗?”

  “不是,那个……呃……”穆语没想到就到了家,更没想到秦晋桓会这么突兀地出现在面前,干笑了几声掩饰心虚,一边岔开话题,“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有一会儿了。”他伸出手牵她下车。

  触到他冰冷的手掌,她下意识地缩回了手:“你的手怎么这么冷?”

  “没想到外面这么冷。”他笑着搓搓手掌,又搓搓手背。

  “你一直在外面等我?”

  “没,就刚出来。 ”

  “您哪是刚出来啊,都在这儿站半个多小时了。”也站在门口候着的李香兰忍不住揭穿秦晋桓的谎言,“少奶奶,少爷一直站在外面等您呢。我喊他进屋等他不肯,说您就回来了。”

  “你傻啊,这么冷的天站门口等人,冻病了怎么办?”穆语边嗔骂边心疼地拉过他一只手,用自己的双手捂暖,同时有些懊悔自己耽搁了回来的时间。

  秦晋桓笑着引她进屋,一边调侃:“冻病了也好,就有理由不去上班,就可以专门在家陪老婆。”

  穆语不觉好笑:“当心叫你手下属学到了这招,大家都请病假在家陪老婆,看谁给你做事儿。”

  “他们不敢。”他边笑边搂住她,“老婆的手真暖和,不但一下就把我的手捂热了,也一下就把我的心捂热了。”

  “贫嘴。”她笑着与他步伐保持一致进屋。

  他说她的手捂热了他的心,他的话又何尝不暖化了她的心呢?

  也就在刚刚一瞬间,她找到了之前在心里质疑的问题的答案。

  这才是她的快乐所在,幸福所在。

  “兰姨,准备好了没?”进客厅时秦晋桓冲着餐厅喊了句。

  “好了好了,可以来吃了。”李香兰在餐厅应。

  “吃什么?”穆语诧异地看向秦晋桓。

  “你晚上就吃了那么一点,这会儿肯定又冷又饿,我让兰姨给你熬了点粥,还有你爱吃的面食。”

  “哇,这么懂我!”

  她松开他的手,小跑进餐厅,就看见餐桌上摆放着几碟她平常家吃的点心,还有一钵冒着热气的小米粥。

  她坐下来拿筷子时又故意嗔道,“明知道人家晚上没吃饱为什么也不准备丰盛点儿呢?只给人家吃粥。”

  李香兰一听这话顿时有些忐忑:“少奶奶,您想吃什么?我这就给您做去。”

  “不是不是,兰姨你别误会,我不是说您,我说他呢。”本想和秦晋桓开个玩笑,没想到让李香兰着了慌,穆语赶忙摆手解释,“我和他开玩笑呢,这么大冷天晚上吃一碗热腾腾的小米粥真的很暖胃呢。”

  李香兰却以为她是哄自己,不肯相信:“我这就给您炒菜去,您……”

  “不用不用!兰姨,真的不用,我真是开玩笑的!”穆语赶忙上前阻止她。

  “少奶奶,很快的,不用让您等多久的。我给您烧您最爱吃的……”

  “她饿了半天,加上这又是半夜,吃油腻的食物对她的胃不好。”

  秦晋桓这么一说,李香兰才顿住要拉冰箱的手。

  “兰姨,你去休息吧,不用管我们。”穆语嘻笑着将李香兰推出餐厅。

  “那我等你们吃完再……”

  “先去睡吧,明早再来收拾咯。”见李香兰不肯回房先休息,她凑近李香兰耳际笑道,“兰姨,我可不想当我和阿桓的电灯泡。”

  一句话逗笑了李香兰,她没再坚持,只是再三叮嘱穆语要吃多点,不能饿着。

  等穆语折身进餐厅时,秦晋桓已拿小碗盛好了一碗粥,笑眯眯地指了指他身边的座椅。

  “你这是打算喂我吗?”她轻笑着在他身边坐下。

  “是的。张嘴。”

  “才不要你喂呢,还是自己吃省事儿。”她伸手去拿边上的碗筷。

  “这不是有吗?”秦晋桓将自己盛好的递给她。

  “你自己晚上也没吃什么,这碗你自己吃。”

  她边说边推开他的碗,他却执意将碗推了回来:“你吃这碗,我另盛。”

  “不都一样吗?”她虽然嘴里这么说,手却去接了碗。

  原来接受他的照顾已成她一种习惯。

  等等!

  他以前大多数时候不是都在客厅等她的吗?

  今天为什么明知她要过这么久回来还冒着严寒到门外等她?

  难道黄博在他面前说了什么、让他多了心?

  她的心咯噔了一下,慌忙抬眸看他,见他正在盛粥,并没注意到她的异样,她赶忙低头喝粥以掩饰自己的慌乱,一边强迫自己镇定。

  喂,穆语,你能不能别这么搞笑?明明没做亏心事儿,却搞得像做了天大的亏心事儿似的,至于吗?

  以后别胡思乱想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了。

  “这小菜和点心都不错,尝尝。”

  秦晋桓的声音刚落,装小菜和点心的碟子就移到了他面前。

  “嗯嗯。”穆语慌忙收回神思,知道精明如秦晋桓,也不想让他看出什么异常,赶忙借父母和爷爷说事,“爷爷和我爸妈玩得很开心呢,我收到了他们发的照片。”

  “刚出去玩肯定很有兴致,再过几天就没这么足的劲儿了。”

  “也是,毕竟爷爷年纪大了。”说到秦孝挚,她脸上有了几分愧疚,“都怪我们,害爷爷这么大年纪还往外面跑。”

  秦晋桓不以为然:“又没谁逼他往外跑。”

  “但如果我们俩……”突然觉得这个时候说这个话题不太合时宜,她又顿了声。

  “急什么?早晚的事儿。对了,你今天去见缨缨没再提这事儿吧?”

  “没有,我就问了下尹筱恬和宝宝的情况,顺带打听了下容队的情况。”她说的是实话。

  “那件事儿顺其自然,你别再去问缨缨了。”

  “没问呢。”这个时候她不太想提及辛亦涵,所以再次岔开话题,“我总觉得容队变得这么安静不是真的被容伯父的病情吓着了,我也相信他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和冯老师的感情,他一定在酝酿别的。”

  “那是他的事儿。听说尹筱恬最近状态不好,再这样下去孩子可能保不住,你想过原因没有?”

  没想到他又把话题引回来了,她总觉得自己之前的胡思乱想被他看穿了,心里再次变得不踏实起来,迟疑了一下才回应:“以尹筱恬的处境,她会状态不好也不让人觉得意外。”

  “辛亦涵既然很想要这个孩子,就得多宽慰宽慰尹筱恬,适时的时候可以说点小谎,让她对未来多少有点希望,这样她的心情才能平静些。你抽空和辛亦涵谈谈吧。再忍也就这几个月。”

  “嗯。好。”

  “好了,快吃吧,粥凉了对胃不好。”

  “好。”穆语立刻闷头快吃,吃完两人一起回房。

  回房后秦晋桓换了睡袍就去开电脑忙碌了,穆语洗漱完之后躺床上,满脑子想的还是辛亦涵落寞的背影及悲伤的话语。

  不过此时她是单纯地为他担心,而没有任何不该有的杂念。

  迟疑许久后,她试着在微信上联系辛亦涵,向他打听萧煜然劝导尹筱恬的事。

  “她现在精神状态比之前好了不少,刚刚吃了宵夜,这会儿已经睡下了,你也别担心了。”辛亦涵很快就回了她的信息。

  “哦?变化这么大?都是萧医生的功劳吗?”

  “嗯。她睡下之前还和我谈了一会儿。”

  “和你谈什么了?”她赶忙追问。

  “她说她会尽最大的努力把宝宝生下来。希望我以后能好好抚育宝宝。还说以后她走了,每逢清明我能带宝宝去看她。”

  这话让穆语看着也很揪心,本想回一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但想到尹筱恬之前说的并不后悔的话,她又默默地删除了编辑好的字,回了个难过的表情。

  “但她要求不要把她是宝宝 亲妈的事儿告诉宝宝,让我随便找个可以带宝宝去给她扫墓的借口,还让我尽快给宝宝找一个新妈妈,唯一的要求是新妈妈能对宝宝视如已出。在征得我同意后她还给宝宝取好了名字。”

  “叫什么名字?”

  “她说男孩叫琅,女孩叫珂。从王字旁,都是玉石之意。”

  “挺好的。”

  “我希望生下来的是琅。男孩比女孩总是独立些,吃亏的机会也少些。如果是女孩的话,我会时时刻刻对她放不下心,而我又不能二十四小时守在她身边保护她。”

  想到凌小夏和冯如冰的遭遇,穆语一时间特别能体谅辛亦涵的担忧,默默地发了句祝福的话。

  “好了,小语,你也别再为我担心了,别老往医院跑了,有时间多陪陪秦总,看什么时候给琅生个弟弟或妹妹当玩伴。”

  “我会努力的。”

  “嗯。早点休息。”

  “你也是。”

  发完信息见辛亦涵没再回复,知道他应该睡去了,她退出微信,将手机放至一边,然后静静地看着正对着电脑埋头工作的秦晋桓,眼里带出满满的爱意。

  秦晋桓像有心灵感应似的,下意识地抬了抬头,看见她正在看他,立刻施以微笑。

  “你先睡,我忙完手头的活。”

  “我等你。”

  秦晋桓听言自以为她在给他传递某种信息,立刻合上笔记本,径直进卫生间洗漱。

  她被他的行为逗乐了,却也没阻止,窝在被窝里等他。

  两人的亲密自不必细说,或许因为内心的触动,事后她搂着他说了很久的话,直到在他怀中沉沉睡去。

  此后几天因为突降大雪,他替她请了假,让她在家休息。

  因为连环杀人案告破后警队也没再接到什么大案,法医室虽然冯如冰走了,却有一个干劲十足的章一铭在,也没穆语什么事,所以穆语安心接受了秦晋桓请假的安排,乖乖地听他的话在家里休息。

  期间她电话联系过容缨和辛亦涵,确定尹筱恬真的在很努力保胎后,由衷地为辛亦涵高兴。

  这场初雪断断续续下了一周多都没有放晴的迹象,因为外面太冷,穆语也没有出门的计划,直到接到容缨的电话。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