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83章 性取向有问题?!

第483章 性取向有问题?!


  蜜果咖啡屋大门口。

  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穆语一下车就径直往里奔。

  “欢迎光临!”

  “谢谢,请问……”

  “嫂子!这儿!我在这儿!”

  穆语扭头就看见容缨自里面迎出来,她赶忙快步往里走,一边急问:“到底什么事儿啊?电话里也不说,非要见面说,搞得神神秘秘的。”

  “非常要紧的事儿。我们坐下说。”容缨将她引到僻静角落。

  “和阿桓有关吗?”不明就里的穆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所以非常着急。

  “不不不,和阿桓哥哥无关。”

  “那,和亦涵哥与尹筱恬有关?”

  “也和他们没关系。”

  穆语暗松一口气,又急躁地追问:“和他们都没关系,那就是容队和容伯父他们之间的事儿了?”

  “和我爹地没关系,是容剑的事儿。”

  “容队怎么了?”穆语很关心容剑的事,“他不是又和容伯父闹了?”

  “没有,这些天他安静得很,也很细心照顾我爹地。除了在孟思菡的事儿上仍保持沉默以外,也没再提过半句冯如冰,好像已经接受了爹地妈咪逼他和冯如冰分手的事儿。”

  “可能容队已经意识到了容伯父容伯母拆散他们的决心,加是冯老师的退缩,让他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吧。”穆语很惋惜地叹息,“这就是你和我说的非常要紧的事儿吗?”

  “不是!”

  “那是什么?”她很奇怪。

  “嘶——”容缨眉头紧拧,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穆语盯着她瞅了又瞅,突然眉眼一凛:“容队和孟思菡不会发生了什么吧?!”

  容家父母是下了决心要迎孟思菡进容家门的,连装病的方法都用得出来,那搞点不光彩的手段让容剑和孟思菡在一起也是有可能的。

  “没有没有。”容缨突然叹了口气,“如果他俩发生了点什么,我这会儿也就不至于这么担忧了。”

  “那倒底是什么事儿啊?你直说啊,别卖关子了啊!”

  容缨仍是一脸难为情的神色,沉默数秒后,她转问穆语:“嫂子,容剑平常在单位和谁关系好一些啊?”

  “刘小凡,严自豪,范利锋,章一铭,吴兴,聂法医,陈队,肖队,刘警官,还有几个我说不上名字的,总之容队在单位的人缘很好,和很多人关系都很好。对了,和顾局的关系也很好。”穆语不假思索地回答,突然想到这些都是男的,马上反问,“你是指异性同事吗?”

  “那他和你刚刚说了名字的这些人,谁关系更好一些?”

  “你打听这个干嘛啊?”

  “你告诉我!”

  见容缨特别认真地盯着自己等答案,穆语迷惑极了,仔细想了想,然后认真地回答:“刘小凡,严自豪,范利锋,聂法医,顾局,这几个人和他关系应该更好一些。章一铭是新来的, 最近也经常跟在容队后面,关系应该也不错。你问这个干什么啊?”

  在穆语印象中容缨向来不关心容剑的事,这是容缨第一次向她认真打听容剑的事。

  “范利锋和容剑共事多久了?”

  “啊?这个啊?挺久的,可能有三四年吧,具体我也不清楚。”穆语满腹疑问,“你问这些干什么?”

  容缨也不急着回答她的问题,继续提问:“范利锋自从进市局,就和容剑在一个队吗?”

  “好像是。”

  “他俩关系是不是更铁一些?”

  “还好吧。我觉得容队和刘小凡的关系更好一些。”见容缨一直不回答自己的问题,穆语索性不问了,只认真回答她的问题,等她后面给自己释疑。

  “范利锋和容剑在单位是共一间宿舍的?”

  “是的。”

  “也就是说他俩在单位平常是住一起的?”

  “嗯。我们单位的职工宿舍都是两居室的,两个人一套。”

  “他俩平常在单位很亲密吗?”

  “还好吧。缨缨,你拐弯抹角地到底想说什么啊?人都要被你急死!”穆语终于失去了耐性。

  “我怀疑……”容缨迟疑半晌,才再次出声,“我怀疑容剑的性取向有问题。”

  穆语刚好端起咖啡轻啜了一口,听到这话一口将咖啡喷了出来,顾不上擦满桌咖啡渍就急声反问:“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怀疑容剑根本不喜欢女人,他喜欢的是男人!”

  穆语很是怔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缨缨,你是在逗我开心吗?”

  “不是!我是认真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穆语捂着笑疼的肚子连连摆手,“容队爱慕冯老师全警局的人都知道的,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要不是你父母再三强行阻拦,他们早领证结婚了啊!”

  容缨却没有笑,极其认真地反驳:“如果容剑是真心爱冯如冰的,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向我爹地妈咪妥协?”

  “我觉得容队现在的退让并不是妥协,应该是在采取迂回战术,想等你爹地出院以后再谈和冯老师的婚事,又或者也对你爹地的病情有所怀疑,正在暗中观察呢。”穆语意识到容缨不是在开玩笑,终于收起了笑容,却始终不相信容缨的猜测,想着她反问容缨,“你为什么突然怀疑容队的性取向啊?”

  “因为……因为我今天亲眼看见他和范利锋从酒店客房出来。”

  “这很正常啊,有时候突审些有身份的人,都是在酒店进行的。”

  “不是,我问过了,他们开房并不是因为工作需要,完全是私人原因开房。”

  “就算他们开房也不奇怪啊,容队最近心情不好,找个关系好的人倾吐倾吐心事也说得过去啊。缨缨,你想多了。”

  “如果我只是看见他们开房肯定也不至于怀疑他们的关系!”

  “那你还看见了什么?”

  “你自己看吧。”容缨掏出手机,点开一段视频给穆语看。

  视频的背景似乎是一个酒吧之类的场所角落,画面中有两个人正很亲密地凑在一起吃东西,其中一个还拿勺子喂另一个人吃。不过因为光线太暗,画面又有些模糊,完全看不清两个人的脸,甚至连男女都不能确定,只能勉强看出两个人都是短发。

  穆语疑惑地问道:“你不会告诉我这两个人是容队和范利锋吧?”

  “就是他们!喂蛋糕的是容剑,吃的人是范利锋。”

  穆语接过手机又仔细看了两遍,仍不能确定那两个人就是容剑和范利锋,遂笑着表示疑问:“你看错了吧?”

  “别人我能看错,自己亲哥哥我能看错吗?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可能在这里和你说这种话!”

  穆语再次看了一遍视频,又隐约觉得那个喂蛋糕的人有些像容剑的身形,想了想,再次为他们辩解:“就算真的是他俩,光凭他们挨在一起喂一口蛋糕就断定他俩是同志也太武断了吧?你看我们俩也挨在一起吃东西啊,你能说我们俩也百合吗?”

  “你以为我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吗?”容缨叹了口气,“我也希望是我想多了啊。所以我才找你出来。”

  穆语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你想让我替你去验证这件事儿?”

  容缨郑重地点头:“我只是认识范利锋,平常没和他打过交道,也没什么机会和他打交道,这件事儿只有嫂子你能帮我。”

  “肯定是你误会了。”穆语还是选择相信容剑对冯如冰的感情。

  “如果是误会最好。我爹地妈咪急等着抱孙子,要是容剑真的不喜欢女人,他们得伤心死。”

  穆语不以为然地笑着安慰:“如果容队真的不喜欢女人,之前又怎么会那么坚持要娶冯老师呢?还有啊,如果他真的喜欢男人,冯老师那么细心的人肯定不可能感觉不到,如果感觉到了,冯老师肯定也不会答应嫁给他。”

  “不,我怀疑他们的结合都是有目的性的。”

  “目的性?”穆语不解。

  “嗯。你不觉得冯如冰性格过于冷漠吗?我怀疑少年时的事情给她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阴影,让她对夫妻之事彻底失去了兴趣,换句话说她根本就是个性冷淡。而她不想让柒柒把她看成是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女人,就必须找个男人嫁了。随便找个男人嫁很容易,但要找个不用过夫妻生活的老公就很难,性取向有问题的容剑正好符合她的需求。而鉴于容家的声望,以及多数人对同性恋的不认同,容剑如果不想让容家丢脸,就不能把他的秘密抖露出来,但他也快三十了,再不娶老婆别人早晚会起疑,所以和冯如冰各取所需的结合再完美不过。这肯定就是他之前坚持要娶冯如冰的关键原因。”

  容缨的脑洞大开让穆语瞠目结舌,怔了好一会儿才出声坚持自己的看法:“我还是觉得是你误会了。你说冯老师性冷淡我觉得有可能,但你说容队喜欢男人,我是真的不相信。再说了,他现在不是没再提娶冯老师的事儿了吗?这也和你的推测矛盾啊。”

  “他不再提娶冯如冰的事儿,一定是因为冯如冰受了我爹地和孟思菡威胁,拒绝了和他的结合。就如你所说,如果他真的爱冯如冰,不可能这么快就接受这件事儿。就是因为他不是真心爱冯如冰,不是真心想娶她,所以没再和我爹地妈咪提这件事儿。嫂子,我希望你能替我好好验证一下这件事儿。”

  穆语被她一番话绕晕了,顺着她的思路弱弱地反问:“万一,万一事情真如你所想呢?”

  “如果真是这样,我会尽力撮合他和冯如冰,我想这应是最好的选择,既不会让我爹地妈咪伤心难过,也不会让容家成为他人笑料。”容缨边说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她当然也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好,我明天就去上班,找机会好好观察他俩。”穆语的话音刚落,秦晋桓的电话就打进来了,问她在哪里。

  “我和缨缨在蜜果喝咖啡呢。怎么了?”

  “晚上请容剑吃饭,你在那边等我,我现在去接你。”

  “请容队吃饭?”

  “嗯。他最近状态不好,叫他出来坐坐。”

  容缨一个劲儿地和她打手势,她明白容缨的意思,马上说道:“就咱几个人吃饭不热闹,把刘小凡和范利锋他们一起喊上吧。”

  “可以。我马上安排。等我。”对于穆语的要求,秦晋桓一般都不会拒绝。

  “好。”穆语挂断电话,冲容缨做了个OK手势,“等会儿我好好观察观察。”

  “好!有任何发现你都要及时告诉我!”

  “会的。”

  带着忐忑的心情,穆语离开了蜜果咖啡屋,随秦晋桓一起来到了嘉莱酒店。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