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85章 特殊关系

第485章 特殊关系


  容剑和范利锋竟然穿着颜色不一样的同款鞋!

  继续情侣衬衫之后的情侣鞋?!

  再加上刚刚刘小凡调侃中的情侣款睡衣,不是坐实了容剑和范利锋之间的“特殊”关系吗?

  原来容缨说的都是真的?!

  即便如此,穆语仍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怔怔地盯着桌下那两双鞋。

  “小语?怎么了?”

  见她弯腰捡筷子好一会儿都没动静,秦晋桓轻轻拍了拍她后背,关切地询问。

  “没事儿。”

  她赶忙起身坐正,应声时还不忘瞅一眼容剑和范利锋,正好看见容剑指着一道菜对范利锋说不错,范利锋马上伸筷子去夹那道菜品尝,容剑则笑盈盈地看着他吃,眼里的温情赫然可见。

  这一幕让穆语既震憾又郁闷,也难受。

  刘小凡和范利锋、严自豪三个都喜欢打闹嘻笑,平常对于他们几个的开玩笑她从来没放在心上,要不是容缨今天这样提醒,她是断断不会把容剑和范利锋的关系往那方面想的。

  一直以来她都为容剑对冯如冰的深情而感动,还不遗余力地帮助拼命他们,现在看来这一切都不过一种假象。

  如果一个男人真的爱一个女人,和女人被迫分手后肯定会痛不欲生,和兄弟出来喝酒也必定会借酒浇愁。

  而眼前的容剑却淡定得很,喝酒闲聊都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甚至他们聊了这么久,她都没听到他们提及冯如冰半个字。看来刘小凡和严自豪都清楚内幕,因为他们脸上没有半点担忧之色,一个个都高高兴兴地喝着酒。

  看来让容剑款款情深、心心念念的人真的不是冯如冰!

  只是,他怎么可能会喜欢男人呢?

  她并不排斥同性恋,只是因为她一直有感于容剑和冯如冰的爱情,一下子无法接受这样的容剑。

  真的不是自己的错觉吗?

  她抱着最后一丝侥幸看向秦晋桓。

  秦晋桓是容剑最信任的兄弟,如果容剑的性取向真的有问题,秦晋桓不可能不知情。

  即便心中满是疑问,她还是宁可相信容剑和范利锋只是兄弟情深。

  秦晋桓这回和她没心有灵犀,没看懂她的眼神,见她看向他,马上回以微笑。

  “还想吃什么?”

  见她好半天才动一下筷子,他只道是他们点的菜不合她胃口。

  “可以了。”

  现在不是问他话的时候,她勉强抽了抽嘴角表示微笑,随手夹了点菜搁碟子里,然后低头假装认真吃菜。

  秦晋桓似乎没看出她的异样神色,也没再说什么,为她夹了几道她平常爱吃的菜,一边不时插入容剑和刘小凡他们的对话。

  容剑和刘小凡他们正聊得欢,喝得欢。

  “容队,你和冯老师就这么分手了吗?”忍了许久,穆语终究没忍住问这个问题。

  这话迅速凝滞了酒桌上的气氛,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往她这边投来。

  容剑显然没想到她会突然这样问,端着酒杯的手在半空僵了几秒后仰头一饮而尽,才应声:“事情闹到这样的地步,分手对于如冰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

  “你是担心你父母或孟家人会伤害冯老师和柒柒吗?”穆语暂时放下心中的疑问,故意这样问。

  “嗯。”

  “所以你答案了你父母和孟思菡在一起?”

  “没有。”容剑立刻否认,“虽然我答应了我父母不和如冰在一起,却不代表我就会和孟思菡在一起。这是两码事儿。”

  “你和冯老师分手,又不和孟思菡在一起,难不成你想单身到老?”

  “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吧。想不了那么长远。现在我只想和兄弟们一起喝喝酒,扯扯淡。”

  “和兄弟一起喝酒扯淡可是人生最大的乐事儿,咱别浪费时间,来吧,喝上。”刘小凡嘻笑着举起杯子附和容剑。

  容剑立刻拿起杯子和刘小凡碰了碰杯,然后一口干了。

  “痛快!”刘小凡也一口喝干了自己的杯中酒,然后招呼大家,“来来来,都把杯子里的酒喝完,我再给你们满上。都不许耍赖啊,喝喝喝。”

  在他的号召下,在场其他三个男人都端起了酒杯干杯。

  范利锋先喝完,随手拿起他面前的酒瓶,很自然地为容剑倒满,倒酒的时候还冲容剑微微一笑。容剑则含笑冲他眨了眨眼睛。

  虽然不是很明显的抛媚眼,但在穆语看来却是非常明显的暧昧。

  她实在看不下去,收回了目光,再也不盯着他俩看。

  她其实不是看不下去,而是打心底里不愿接受。

  这顿饭他们都吃得很欢快,只她一个人始终闷闷不乐。

  其他人也没注意到她低落的情绪,只道她是因为不会喝酒才提不起兴致,所以都没放在心上。只有秦晋桓不时低声问一句她还想吃什么,他为她夹。

  见他也挺开心,穆语不想扫他的兴,很配合地多吃了几口菜,然后带着一肚子疑问听他们闲扯,一边不时劝一句大家别喝太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里藏着事,容剑的酒喝得最多,到最后他说话舌头都打结,已有七八分醉了。穆语怕喝出问题来,强行勒令今天的酒到此为止。

  刘小凡三个虽然都一脸不尽兴的神色,却也没驳穆语的面子,很配合地放下了酒杯。

  “喝了酒嗓门大K歌最爽,我们K歌去吧?”刘小凡意犹未尽地提议。

  严自豪举双手赞成:“好啊好啊。我们很久没K歌了。”

  秦晋桓看了眼穆语,见她没说反对的话,马上掏手机:“我来安排。”

  “别安排了。”容剑站起来摆手,“什么都比不上睡觉爽。”

  因为喝得太多,他有些站立不稳,起身时带动椅子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他身边的范利锋马上双手扶住他,一边关切地问他要不要紧。

  “我要不要紧你还不清楚吗?”容剑半眯着眼睛嘿嘿直笑。

  这笑声让穆语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他喝醉了,你送他上去休息。”秦晋桓冲范利锋说完,转向一边的服务员吩咐,“给他们安排个房间。”

  “好的,老板。”服务员立刻拿对讲机说明情况。

  “他们去休息,我们不去休息,我们要K歌。”

  “对,我们要K歌。”严自豪附和。

  “可以。”秦晋桓再次看向服务员。

  聪明的服务员立刻会意,再次拿起对讲机说明情况。

  “好了,你们各就各位吧。我们先回去了。”秦晋桓遂起身,示意穆语离开。

  穆语闷闷地看着范利锋搀扶容剑往外走。

  “不用担心,利锋能照顾好容剑。每次容剑喝多,都是他照顾。”秦晋桓没明白她眼中的复杂之意,笑着引她往外走。

  “小语?”

  “嗯?”穆语正目送其他人离开,听见秦晋桓喊她,诧异地扭头。

  “你怎么了?刚刚吃饭看你总心神不宁。”

  自以为掩饰得挺好,没想到被他看出来了。她也不想隐瞒,见众人均已不在视线范围内,她才低声向秦晋桓打听容剑的事,也不拐弯,直接问道:“容队和范警官什么关系?”

  “什么什么关系?”

  “你说呢?”她紧盯着他。

  “不是上下级关系?”

  “你说呢?”她不置可否地再次反问。

  “还能是什么关系?”他也反问她。

  “他们是不是那种关系?”

  “哪种关系?”

  见他一直装糊涂,她不高兴了:“别瞒我了,他们做得那么明显,又是情侣衬衫又是情侣鞋的,我都看出了不对劲儿,你还会不知道?”

  他轻笑:“什么情侣衬衫情侣鞋的,只是同款而已。容剑是利锋的偶像,利锋什么都喜欢学他,所以看见容剑穿什么他就买什么穿,力求和偶像保持一致,这没什么不正常吧?”

  穆语撇嘴:“和你在一起这么久,我要是对奢侈品还一无所知,那也太对不起你为我买的那些奢侈品了。他们穿的同款衣鞋都是国际顶尖品牌,都价值不菲啊!容队家底厚实,穿这个倒无可厚非,关键利锋是普通家庭出身,这一双限量款鞋起码要抵他三四个月工资,加上那件衬衫,他得大半年不吃不喝才行。而据我所知,他父母身体都不好,已提前退休在家养病,他还有个正在上大学的妹妹,一家人都指望着他养家糊口,他根本没资格这么任性花钱啊!而如果他是通过非法途径得到的不义之财买的,他肯定不可能这么嚣张地露富给大家看,所以这些东西一定是别人送的。刚刚范利锋说这些东西是托容队买的,我看根本就不是他托容队买的,根本就是容队买给他的。”

  “就算是容剑送给他的也很正常吧?因为他们关系好。你不也经常送东西给蒋雯雯?”

  穆语立刻反驳:“在刑警队容队和刘小凡、范利锋与严自豪的关系都非常好,为什么单送给范利锋,而不送给刘小凡和严自豪呢?这么贵重的东西还一送就是好几样,太不合情理。我怀疑他俩一定有特殊关系!”

  她故意咬重“特殊关系”四个字,见秦晋桓竟然没问什么特殊关系,脸上的表情也没太大变化,她心里一下就有了数,一颗心也随之沉到了谷底。

  曾经以为尹筱恬和辛亦涵是真爱,没想到尹筱恬会那么狠心对辛亦涵;曾经以为蒋雯雯打动了闻泽煜的心,他们俩会幸福,没想到闻泽煜只是想利用她的孩子;曾经以为容剑对冯如冰一片真心,也没想到根本就是假象。

  就这么一瞬间,她突然有些不相信爱情。

  “大家都是成年人,有自己的想法和爱好很正常。作为旁人,如果不赞成也不用说反对,因为反对也没用,也没权力干涉。我们要做的是守护好自己的爱情。”

  秦晋桓显然看出了她的心思,温柔地搂住她低声含蓄劝导。

  “为什么会这样?”虽然此时早有了心理准备,她却仍不能接受。

  “去我的房间,讲个故事给你听。”他拉着她的手来到他的专用房间。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