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二四五章 撮土焚香拜天地,从此便做亲兄妹 4

第二四五章 撮土焚香拜天地,从此便做亲兄妹 4


  许听潮再是不喜太清门,但门中毕竟有些亲近的尊长,因此也不托大,早早就仙府收入体内,将众人用摩云翅所化的五色清云载了,缓缓往山门靠近,到得近前,才降下云头。

  踏浪墨鲤曾习得太虚衍光录开头数万言,数十年来,一身真气中的妖气早已化尽,连真气形态都转为清水一般,因此也算半个玄门弟子。两人头一次来这天下第一道门,不免有些激动,甚至心中还生出些许归属感。

  敖珊却只满心忐忑,太清门不但是许听潮修道的地方,其中更有许多亲善的长辈,尤其那素未谋面的芍药,对许听潮倾心已久,如何应对,半点头绪也无。

  久游归来,许听潮面上并无多少喜色,甚至还有些阴沉。许恋碟将自家弟弟的表情看在眼里,也只能暗暗叹气。

  “来者可是许听潮师弟?”

  “正是!”

  山门内走出那道装男子面露好奇,目光在许听潮和血妖身上徘徊了几次,许听潮却仅仅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

  “恭喜师弟元神大成!”道装男子倒也不生气,翻手取出一册竹简,笑道,“师弟还需在这簿册上留个名。”

  许听潮也不啰嗦,一翻手,掌中忽然出现一枚黝黑的令牌。还不曾有下一步动作,令牌上陡然爆出一阵刺目的青光,山门内也飞来一个青蒙蒙的光团,倏忽没入令牌中!

  这般变化,两个当事人并无半点惊讶,反倒是敖珊,踏浪,墨鲤,许恋碟,褚逸夫几人,先是愕然,继而恍然大悟。这太清门的身份令牌倒也精巧,主人修为境界提升后,竟还能与护派大阵感应,生出这般变化!敖琲却似乎被吓到不轻,光芒亮起的瞬间,就紧紧抓住许恋碟的裙角。

  光芒敛去,原本黝黑的令牌已然变作青色,许听潮嘴角一翘,体内真气顿时注入令牌,只见这令牌上光芒一闪,一道青光射入道装男子手捧的竹简中。

  道人见状,正欲将竹简收起,许听潮却忽然说话了:“这位师兄请了!”

  “哦?师弟还有何事?”

  许听潮抖手将秦双巧计成夫妇和那影老魔的元神放出,淡然道:“这三人皆愿到我太清门做那地煞峰峰主,还请师兄闲暇时将他们送到执事大殿,交与滕师叔。”

  这道人一看,只见一对白袍黑裙的男女修士神色平静,那拳头大的黑色小人儿却面有怒色,尽管三人皆被封禁,但一身修为却均都深不可测,不正是元神境中人?道人面上露出一丝惊骇,不自禁地躬身道:“师弟尽管放心,师兄职司一过,定然亲自将三位前辈送到执事殿!”

  “如此多谢了!”许听潮一拱手,又道,“这几人皆是我亲友,欲入门中小住。”

  “师弟自便就是!”尽管早已看出除去许恋碟褚逸夫两人,余者皆是妖修,但这道人哪敢刁难半分,应付了许听潮,还对众人打个稽首,“见过许道友,褚道友,诸位道友!”

  许恋碟等人自是纷纷还礼。

  见得差不多了,许听潮脚下清云一起,将众人载住,再朝那道人拱拱手,就驾云遁入山门。

  道人目送清云离去,伸手摸了摸胡须,面上满是感慨,半晌之后,才回身对影老魔三人躬身行礼:“三位前辈,多有得罪,还请见谅!”言罢,打出一道真气,将三人摄住,顷刻遁入山门之中……

  不旋踵,许听潮云头就来到郁郁葱葱的碧秀峰旁。见到这熟悉的景致,他脸上不免露出一丝缅怀。

  敖珊却显得焦躁不安,两手紧紧搅在一起,把裙角揉成一团。

  许听潮身后好似长了眼睛,也不回头,就将敖珊纤手捉住,紧紧握在掌心。

  “哼!”

  一声冷哼从山腰那零星的阁楼群中传出,不正是祁尧的声音?

  敖珊不禁浑身一颤:“许大哥!”

  “别怕!”

  许听潮柔声安慰,拉了她在云头上拜了下去,血妖也与两人一起拜倒。奈何祁尧半晌不应,两人好不尴尬。

  踏浪墨鲤面面相觑,许恋碟和褚逸夫对视一眼,才面色古怪地说道:“你二人暂且回峰,姐姐和你褚师兄先去拜访祁师伯。琲儿,去找墨鲤姑姑!”

  “哦……”

  敖琲恋恋不舍,许恋碟宠溺地捏了捏他的脸蛋,再扭头狠狠瞪了许听潮一眼,才取了几个盛有灵药的玉盒,与褚逸夫祭起剑光,往山腰处那阁楼遁去。

  许听潮悻悻起身,也不去管踏浪墨鲤怪异的眼神,把云头一降,就落到自家居住那阁楼前。

  这阁楼也在一处药圃边上,圃中一个年轻道人正自施展法术采摘灵药。

  “葛骊!”

  听得许听潮呼唤,那道人直起身来,看了几人一眼,淡淡一拱手:“原来是许师兄!小弟正为师傅取药,恕不能相陪了!”

  当年入门时,葛骊和庄璐都还是祁尧门下的懵懂童子,与许听潮颇为亲善,如今却长成了这般偏偏青年,行止间自有气度。许听潮知晓葛骊如此冷淡,定是因为芍药之事,当下也不好说什么,朝他略一点头,就携了敖珊等人,踏入自家阁楼。

  数十年未归,阁楼中一应摆设依旧,木床木桌,原木凳子,皆是一尘不染,桌上陶壶瓷杯光洁如新,屋内更有一股子类似草木清新的味道。

  许听潮心中顿时生出浓浓的愧疚疼惜,曾与芍药朝夕相处,如何闻不出这芬芳正是她身上才能散发的特有馨香?香满盈屋,非得她日日在此流连方可!这窗明几净,定然是芍药时时打扫的缘故!

  女人对这等事情,往往都有莫名的敏锐直觉,尽管许听潮面上神色不曾变化,敖珊还是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地抓紧许听潮手臂,面上惊慌之色一闪而过,便即镇定下来,两只明眸沉静似水,如同在无声地质问。

  猫耳小人儿和参娃突然从许听潮体内遁出,使劲抽动小鼻子,不旋踵,便一溜烟地飞出门去,跑得没影儿了。

  许听潮和敖珊凝眸对视,半点反应也无。

  敖琲两眼发光,想要追去,却又不敢。

  “许兄弟,你就住这么个……”

  踏浪把目光从门口收回,继续左右张望一阵,确定屋中陈设皆是普通物件,不禁大大咧咧地开口,却被墨鲤一把拉住。

  墨鲤眼眸儿往许听潮和敖珊一转,踏浪看了半晌,也没有搞明白两人在干什么。

  “许大哥,珊姐姐,你们早点歇着,我与踏浪就不打扰了。”墨鲤微微一笑,拉了欲言又止的踏浪和满脸好奇的敖琲,转身轻轻离去。血妖也是古怪一笑,化作一道血光无声遁走……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大早,许恋碟和褚逸夫依旧不见踪影,晓寒轻雾中,却走来个翠裙曳地,腰挎竹篮的明媚少女。

  芍药两眼泛红,眉目间蕴满愁意,见得阁楼前相携出迎的许听潮和敖珊,眼泪不自禁地扑簌簌落下。似乎是不愿意被人见到哭泣的样子,芍药赶紧低下头去,瘦瘦弱的肩头微微抖动,脚下潮润的泥土顷刻湿了一片。

  许听潮心如潮涌,想要迈步上前,却被敖珊紧紧抓住。尽管心中也怜惜芍药的柔弱,但敖珊如何肯放手?暗中一咬牙,只当没看见!

  “木,木头,我,我有话要,要单独和你,你说!不,不许旁人跟,跟来……”

  芍药抬起头来,抽抽噎噎地说话,迷蒙的泪眼中,有无限期盼。

  一边是柔弱无助的师妹,一边是心中眷恋,许听潮左右为难,恨不能也似当年齐艳师叔那般,将此身一分为二!

  正自为难,耳边忽然传来一阵轻言蔓语:“去吧……”

  许听潮侧头,只见敖珊眉目含笑,颇有几分雍容,握住自己的手臂的两只柔荑,也早已松开。

  见敖珊并无异状,许听潮轻轻点头,便迈步向芍药走去。

  芍药面上忽然现出一丝喜色,不过旋即收敛,低着头转身便走。腰间花篮中,两个小脑袋怯怯地探出,又触电般地缩了回去。

  许听潮也无心去管这两个小人儿,只顾闷头赶路,跟上芍药的脚步。

  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小路转折处,敖珊才一改方才的大气,面上露出几丝焦急,一溜烟地顺着小路跑了过去,方才迈出几步,身形就隐逸无踪。

  踏浪正自身伸长脖子偷看,见到敖珊的举动,不禁咂咂嘴,正要说什么,就见到墨鲤似笑非笑地面孔,赶紧打个哈哈……

  芍药领了许听潮,来到个明秀的山谷中。但见群山环抱,绿水长流,百花绽放,蝶闹蜂忙。

  选了个依山傍水的好去处,芍药在一株老树下敛起三个土堆,又拾了些枯枝插在上面,才拉了许听潮,面向土堆老树而跪,闭目祷祝:“大树啊大树,今天请您做个见证,芍药要做木头师兄的好妹妹,木头师兄也要做芍药的好哥哥……”

  后面的话太过低微,许听潮神思不属,并未听清,半晌之后,老树枝叶才一阵沙沙抖动。芍药顿时大喜过望,睁开眼睛呼道:“您答应了?!”

  老树并无动静,芍药脸上喜色更盛,有些心虚地看了许听潮几眼,才恭敬地拜了三拜,然后直起身来,定定看着许听潮。

  许听潮心中叫苦,脸上不免露出几许踟躇,见芍药两眼又开始蓄水,只得有样学样,向老树俯身叩拜。芍药立时把泫然欲泣的样子一收,又高高兴兴地跟着许听潮拜了下去……

  礼毕,芍药顾不得起身,一把将许听潮右臂抱住,惊喜地叫道:“哥哥……”

  “……”

  许听潮张了张嘴,看着黏在自己身上的芍药,一时不知该如何称呼。

  “……你肚子里蹦出来的两个小娃娃是我的了,休想要回去!”

  “……”

  许听潮嘴角连连抽搐,芍药这样子,哪里有半点方才的幽怨?我肚子里蹦出来的娃娃……如此“有趣”的事情,也只有这丫头能说得出来!

  也不管许听潮如何难受,那猫耳小人儿眉开眼笑地从芍药腰间花篮中窜出,钻进他体内,捧出一根五色霞光闪闪的晶莹尖锥,一溜烟遁入芍药丹田,顷刻又跑了出来,坐在芍药肩上,一双小手紧紧抓住两缕秀发,向许听潮讨好地笑。参娃也从花篮中钻出,坐到芍药另一边肩膀上,乌溜溜的眼珠四处乱转,最后看着山谷口,面露疑惑。

  不知何时,芍药已是满脸红霞,心虚地躲开许听潮的目光,向谷口得意地喊道:“珊姐姐,不用躲了,我早知道你会跟来!”

  白光一闪,敖珊的身形在缤纷的花丛中显现,只见满脸笑容地款款走来:“潮哥哥果然好福气,又多了这么个娇俏可人的好妹妹!”

  百花烂漫,有两美相携,许听潮却只觉如坐针毡,好不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