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十七章 有姐恋碟

第十七章 有姐恋碟


  “师兄!”

  无名刚刚落到碧秀峰药圃外,芍药便迫不及待地上前,两眼直往无名腰带上瞅。

  “喵!”

  小兽嘴里发出一声猫叫,芍药突然就红了脸。

  “木木头,瓶子呢?”

  芍药别开脑袋,磕磕巴巴地问道。

  嘭!

  循着重物着地的闷响看去,芍药一眼就看见无名身前那三尺高的阔口青铜瓶,整个瓶底已深深陷入泥土中。

  “啊!”芍药大喜过望,风风火火地跑到青铜瓶前面,把一只秀目对准瓶口,抬头惊呼,“好多啊!”

  无名木然看着满脸愁苦的芍药,突然侧身朝旁边走开。

  “等一下!”

  芍药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前,伸开双臂拦住去路。

  “师兄,这摩云翅,你就帮师妹炼制吧……”

  无名没有什么反应,他怀中的小兽却偷偷翻了个白眼。

  “师兄您就行行好,帮帮可怜的师妹啦!”芍药两手合十,上下晃动拜个不停,“师傅老头天天把人家抓去修炼,之后还要学着辨药炼丹,根本就没时间……”

  无名依旧无动于衷,小兽则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好你个铁石心肠的登徒子!”

  芍药拜了半天,都没有拜动眼前这尊“大神”,顿时双手叉腰横眉冷眼。

  “不就是炼制一件摩云翅吗?这么大点小忙都不帮,还当什么师兄!那,这枚玉简里面,是我好不容易求来的跑路神通‘戊己土潜形遁法’,你要是学了,就跟长翅膀的耗子一样,不仅可以飞天,还能钻地,多好玩……咳咳,是多方便……”

  一时口误,便让芍药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气势”泄掉大半,只能讪讪地看着无名,卖力地在脸上挤出讨好的笑容。

  这一次,无名终于有了动作。他右手朝前伸出,一只淡淡的五色大手凭空凝成,将芍药手中的玉简抓过!

  稍稍查看,无名就朝芍药一点头。

  “太好了!你这呆子总算做了件好事!我来告诉你摩云翅的炼制之法!”

  ……

  冬去春来,距上次登仙门的弟子入门已有两年零四个月。

  无名日日往返于清池峰和碧秀峰,聆听陶万淳和祁尧讲道,再加上时不时接受芍药的“贿赂”,帮她完成一些“没有时间”去做的事情,无论本身修为,还是炼丹炼器,均都小有所成,更是习成十余种玄门道法,远非昔日可比。

  那娇小玲珑的小兽,也长到四五尺长,一身黑白分明的皮毛莹润光洁,双目秋水盈盈,步态优雅,如若化形,定是那倾国倾城的绝世妖姬!

  无名的修行平淡无奇,太清门却出了件了不得的大事!

  当初一同入门的那阮姓文士,在半年前修成元神,引得大夏修真界齐齐震动!

  一小小弟子化神,为何能在修真界掀起轩然大波?还得从修仙的四大境界说起。

  大夏修仙之道承袭上古,共分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四境。世间多少生灵苦苦修行,穷极毕生精力,依旧在炼气一境苦苦挣扎,便是太清门这等道门牛耳,能炼出元神的,也是万中无一!况且哪个元神高人不是经过成百上千年的煎熬打磨,才将三魂七魄与自身真气法力炼化一体,逍遥于天地之间?

  阮姓文士入门不到两年,便已元神大成,与玉虚、陶万淳、祁尧这等上一辈惊才绝艳的弟子比肩,如何不让人震惊?!如此造化资质,不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却也惊世骇俗至极!更兼这文士的师傅太虚老道,乃是天下有数几位虚境老怪之一,神通法力堪比上界天仙,谁不另眼相看!

  门中出了这样一位天纵之才,自然要好生操办,一时间,太清门宾客云集,高朋满座,仙音缭绕,瑞气千条,一派鼎盛以及之象!

  太清门虽然弟子众多,事到临头却也不够使唤,无名便被分派了好些洒扫搬运之类的杂役。

  按说,无名与那上古灵种“五彩九穗谷”休戚相关,门中唯恐对他保护不周,又怎会分派此等贱役?然而万事皆有例外,如今负责照料那“五色九穗谷”的,是七八个先天五行之气浓厚的新老弟子,无名便是想要靠近大阵护卫中的药圃都不容易,又怎会被重视?

  隐约的,无名知道此事背后有门中执事玉虚老道的影子。不过他反倒乐得如此,少了灵谷的羁绊,平日里行事要自由得多。而陶万淳,祁尧和焦姓女子三人,对他的态度也未曾有什么改变,始终都亲厚异常。

  无名性子阴沉孤僻,不晓得该如何表达感激之情,只把三位长辈所传翻来覆去地刻苦练习。如此做法,自然博得三人十二分的好感,并经常以此来训诫奸猾懒惰的芍药,一度让芍药和无名的关系非常紧张。

  这一日,无名修炼之余微微烦闷,便聚起一团巨大的云朵,从碧秀峰上飞出,随意挑了个方向,慢悠悠地遁去。

  摩云翅乃是飞行异宝,慢也慢不到哪去,片刻功夫,碧秀峰就从视线内消失。

  漫不经心地飞了一阵,无名突然停住,抬手朝头顶后方射出一道森寒的炽白剑气!

  嘭!

  一道清光凭空出现,将剑气击碎,两个道装青年也显出身形来。

  “哟!原来是无名师兄!”

  两人中那稍微年轻的青年满脸惊讶。

  “不想无名师兄如此警觉,轻易就看破我们兄弟的隐身法!一手‘金煞剑诀’更是使得出神入化,若不是二哥出手相助,只怕我又要受伤了!”

  无名抬头一看,顿时认出这两个青年。不是当初入门时在浮云山上与自己冲突的那三兄弟中“二哥”、“三弟”是谁?

  虽然认出这对“故人”,但无名不欲多事,转身便要离开。

  “有些人倒是生了好一副铁石心肠,放着父母大仇不顾,隐姓埋名投入仙门,一意修自己的仙,炼自己的道,却让自家姐姐孤苦伶仃一个人在江湖上奔波浴血……”

  无名身形一滞,缓缓转过身来,冷冷地看着半空那满脸不屑地青年。

  尽管隔着翻涌的浓稠云雾,两个青年还是清晰地感情到无名冰冷的目光,周身护体清光不由亮了几分,但两人并没有半点惧怕,那说话的青年脸上甚至隐隐有丝快意。

  “姓许的,我今天心情好,就告诉你吧!此刻你那姐姐许恋碟,正在潮州与你许家的仇人周旋。你若还有半点人性,当知如何去做!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说完,一拉身旁络腮胡须大汉,齐齐化光遁走!

  无名面无表情地凝立半空,身体周围的云雾剧烈翻涌起来。好一阵之后,才突然掉转方向,朝碧秀峰飞速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