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二十二章 脱樊笼羁鸟初振翅 4

第二十二章 脱樊笼羁鸟初振翅 4


  用一块含了些许灵气的青玉,就换来三千两白银,芍药心情大好。

  二人刚走到原先那客栈门口,芍药就迫不及待地呼喊起来:“老板娘,两间上房!”

  “好俊俏的小姑娘!快快进来,姐姐这就给你们操持!三丫头,赶紧备好热水清茶!”

  那风韵犹存的老板娘身着水蓝罗裙,满脸堆笑地迎出门来,一双美目不经意地掠过芍药背上鼓囊囊的红绸包裹,脸上异色一闪,就恢复正常。

  “姐姐也很美!”

  芍药喜滋滋地回了一句,就几步跨进客栈大门,东瞅西望看个不停。

  老板娘抿嘴一笑,也跟了进去。

  无名落在二女身后,进门霎那,却突然回头看了街角的某处黑暗一眼。

  ……

  “这两间房,妹妹可还满意?”

  老板娘提溜着一盏气死风,把芍药无名师兄妹领到客栈尽头,在一排青石精舍前停下。

  “好漂亮的房子!比这呆子胡乱搭的木屋好看多了!”

  芍药跑到精舍的墙壁前,伸手摸了摸打磨得异常平整地青石,回头挑衅似的白了无名一眼。

  老板娘抿嘴轻笑,又说道:“这些屋子,都是用上好的青石垒砌而成,入住之后,只要关好门窗,就不虞有人打扰。那院墙之外,便是本城衙门,平日里不会有甚闲杂人等,倒也清静得很。妹妹和这位小兄弟若是有什么不如意的,只管拉动床头麻绳,就会有下人来听候使唤。”

  “这么方便?”

  “妹妹有所不知,在这破山城开客栈可不容易。时时受那泼皮无赖烦扰不说,还得尽心为客人思量,以期伺候得周全。若是坏了名声,只能落个无客上门的凄惨下场。”

  “这么难啊?”

  “可不是么!”老板娘轻叹一口气,“天色也晚了,妹妹和令弟早点歇息,姐姐便不打扰了。记得关好门窗,免得晚上受了凉。”

  “嗯嗯,我们明白的,姐姐放心吧!”

  芍药乖乖地点头。

  老板娘含笑福了一福,把气死风挂在屋檐下打得铁钩上,便自走了。

  “这位姐姐倒是好心肠!”芍药微微歪着脑袋,低声说道,“你说是不是,呆子?”

  无名微不可查地一点头,突然沉声说:“等我,小心!”

  “哎,不要!把他们留给我!你就安心睡觉去吧!”

  芍药听了这没头没脑的话,立即大急,跑到无名身后,把他推到房间门口,亲手打开房门,把无名推进去,又把门关上,才满意地拍拍手,施施然走到隔壁房门前……

  无名进了屋子,也不理会虚掩的房门,朝隔壁房间看了一眼,脚下便亮起一抹黄光,整个人慢慢沉入地面!片刻之后,无名和小兽从客舍中消失无踪!借着窗口射入屋内的月光,可见一人一兽下沉的地方完好无损,似乎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

  破山城北,一处灯火辉煌的豪宅地下密室中,胖掌柜正恭敬地站在檀木桌前,眼睑微微下垂,不敢直视桌后坐着那一袭月白长衫的年轻男子。

  这男子姓扈名琮元,乃是破山当的少当家。此刻,他正目不转睛地打量面前锦盒中的青玉。柔和的青光照在脸上,更衬得他面如冠玉。身后左右,各站了一个腰板挺直的大汉。两个大汉形貌酷似,均都身材健硕,太阳穴高高隆起,双目精光闪闪,一看就知身负高深武学。

  “巩掌柜,可否与我说说,那两人有何特异之处?”

  扈琮元观看良久,突然轻声问道,他的声音很柔和,让人听了如沐春风。

  “折煞老朽了!”桌前半闭双目垂手而立的胖掌柜诚惶诚恐,“少公子垂询,老朽必定知无不言!”

  “您说。”

  “今日晚间来典当青玉的两人,女娃无甚奇特之处,以老朽之见,九成是一大富人家的千金小姐。与女娃一道的黑披风年轻人倒是有些古怪,他穿一件带帽子的宽大披风,只因上半边脸被帽子遮住,老朽没能看见全貌。当时他正抱了一只奇特的小兽,那小兽似乎是猫,又有点像狐狸,浑身皮毛呈黑白两色……”

  听着胖掌柜的描述,扈琮元脸色逐渐凝重起来,手指无意识地轻轻敲击檀木桌面。在笃笃的闷响声中,胖掌柜额头冒出细密的冷汗,脸色也白了几分。

  “巩老,您在破山当操劳,已有三十一年了吧?”

  胖掌柜一听这话,顿时心灰意冷,仿佛瞬间就苍老了二十岁。他强打精神,朝扈琮元施礼道:“谢公子记挂!老朽十五岁入铺,今年四十有六,正好三十一年。”

  话中凄楚苍凉之意,让密室中两个大汉都为之动容。

  “巩叔何须如此?您操劳半生,也该好好歇歇了。”

  扈琮元不为所动,声音一如既往地柔和动听。

  “老朽何德何能,敢让少公子以叔相称!”

  胖掌柜慌忙躬身行礼,眼中隐隐露出恐惧的神色。

  “您也是铺里的老人了,我称您一声‘老叔’,如何不可?”扈琮元柔声安慰了一句,语气一转,又说道,“巩叔可是认为,侄儿这般做法,很是绝情?”

  “少公子言重了!”胖掌柜大骇,连忙又深施一礼,“您体恤老朽年老体衰,老朽感激还来不及,怎会有此等悖逆想法?!”

  “巩叔能明白就好。”扈琮元轻叹一声,“侄儿如此做,也是迫不得已。巩叔可知,典当青玉的究竟是何许人?”

  “恕老朽愚钝,确实不知!”

  “若侄儿猜得不错,这一男一女乃是仙门弟子!”

  “什么!”

  胖掌柜一个激灵,面无血色地抬头看着扈琮元,浑身冷汗淋漓!扈琮元身后那两个大汉,也都同时脸色大变!

  “这段时日,巩叔好生在家歇息,不要随意走动。此事……就交给侄儿善后吧!”

  “老朽听少公子的!”

  胖掌柜失魂落魄地离开,只留下一地汗渍。

  “公子,那两个乳臭未干的丫头小子真是仙门中人?”

  密室中只剩下沉默不语的扈琮元和两个大汉,片刻之后,左方那大汉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为何要骗你们。”扈琮元轻轻拿起锦盒中的青玉,“光是这块仙玉,便能换取半座破山城!”

  “嘶!”

  两个大汉死死盯住扈琮元手中那婴孩巴掌大的青色玉片,满脸不敢置信!

  “怎么,不相信?”扈琮元嘴角一翘,“你们可相信,仅仅巩掌柜口中那奇特的小兽,就能将破山城屠个干净!”

  两个大汉脸色发白,四只眼睛瞪得溜圆!

  “那巩老头也真是!讹谁不好,竟讹到仙家弟子身上,当真不知死活!”

  扈琮元握住青玉不语,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