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二十七章 百花坳,太阳真火伏妖蛛 上

第二十七章 百花坳,太阳真火伏妖蛛 上


  四人上了船,小七自然又到船尾撑起篙来,芍药却毫无觉悟地跟着无名和紫衣女子姐弟进入船篷。刚刚坐定,就捉住无名的衣襟摸索起来。

  “妹妹这是作甚?”

  紫衣女子被芍药大胆的举动吓了一跳,轻纱下的两颊微红,满眼古怪,又带点戏谑欣慰地看着纠缠的两人。

  “姐姐你不知道,这呆子有个狐仙姑姑,最喜欢狐狸了!这次出来,还把那小狐狸猫带在身上!这会儿也不晓得藏到哪里去了,若不是他方才说起,我还想不起来嘞!”

  芍药丝毫没有察觉到紫衣女子的异状,头也不回地答道,一只手还在无名怀里掏摸不停。

  “嘿嘿……”

  小船船篷前后相通,小七虽在船尾,却也将这情形看了个清清楚楚,一时忍耐不住,笑出声来。

  无名面无表情地伸手推开芍药,紫衣女子也狠狠瞪了小七一眼。

  小七立即识趣地闭嘴,不过芍药显然不打算放过这让自己出丑的讨厌家伙。只见她双颊绯红,两手叉腰,怒目而视——

  “那个什么小七,你在笑什么?!”

  小七一愣,却不怎么畏惧,反而觉得这小妞发怒的样子甚是耐看,忍不住想逗她一逗。

  “莫非仙女妹妹还不知道么?”

  小七眼中戏谑的神色,让芍药大恼,脸颊上的绯红,一下子蔓延到耳根!

  “谁是你妹妹!再敢乱叫,本姑娘便要你好看!”

  “呵呵,妹……”

  “小七!”

  “是,大姐!”

  小七本来还想调笑两句,被紫衣女子一喝,赶紧垂首低眉,一副乖顺的样子。

  “哼哼!”

  虽然对这结果不大满意,却不好落了漂亮姐姐的面子,芍药哼哼两声,强行忍住了。

  “小七年少不懂事,还望妹妹不要与他计较。”

  紫衣女子这般说法,让小七神色大苦,芍药却怨气全消,两只眼睛笑成美丽的月牙。

  “我才不会那么小心眼儿!”

  挑衅似的瞥了小七一眼,芍药就拉着紫衣女子问道:“这么半天,我都还不晓得姐姐叫什么名字呢!”

  “姐姐姓许,名字唤作‘恋碟’。”

  芍药天真烂漫的性子讨人喜爱,尽管紫衣女子此刻很想与自家弟弟说话,却还是耐心地笑着回答。

  “恋蝶?莫非姐姐很喜欢蝴蝶?”

  这粗线条少女突然对紫衣女子的名字兴趣大增,转眼就把小兽的下落抛到脑后。

  “并非如此。”紫衣女子宠溺地看了无名一眼,才对芍药说,“姐姐这个‘碟’字,并非蝴蝶的‘蝶’,而是玉碟的‘碟’。”

  “玉蝶?”芍药疑惑地挠挠头,“那还不是蝴蝶吗?师傅老头说,那是一种很漂亮的妖虫!”

  紫衣女子许恋碟哑然,怔了一怔,才好笑地看着芍药:“这么说吧,姐姐这名字,便是那盛放蔬果常用的盘碟之‘碟’!”

  “啊?!”芍药愕然,“怎会这么,这么奇怪?”

  “姐姐的名字乃是先父所取,只因先母的名讳为‘百里青碟’……”

  许恋碟说着,目光就移到自家弟弟身上,只见他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丝毫没有接过话头的意思,顿时心里一叹,也许他还不知晓父母大仇吧!

  “原来姐姐的爹爹妈妈这般恩爱!”

  芍药听到许恋碟说出先父先母四字,便明白自己无意间惹起漂亮姐姐的伤心事,不由有些后悔,呐呐地说了一句,就趴在船中小桌上发起呆来——原来许家姐姐也和自己一样,都是没爹没娘的可怜孩子……突然间,心里泛起一股酸酸的感觉,整个人都没了精神头。

  镜湖上晚风习习,吹乱了无名一头披散的长发。

  “听潮,过来点。”

  许恋碟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把玉梳,柔柔地朝无名招手。

  未见这陌生的姐姐前,无名满心急迫,待远远见了,又踟蹰不前不敢相认,一路上更是被自家姐姐看得不大自在,此时听到这蜜也似的呼唤,心里没来由一阵悸动,原来,自己真的已经是许听潮了。

  许恋碟嘴角噙着满足的笑意,耐心地一下一下给弟弟梳理着头发,那满脸母性的光辉,更衬得她艳丽不可方物。

  小七看了几眼,心里好生难过,赶紧别开脑袋,不想让人看到眼里的泪水。这么多年了,何时见大姐这般开心过?

  芍药却愣愣地张着小嘴,等许恋碟用一根红绳将木头师兄的头发扎起,才突然扑到她身上撒娇:“姐姐也帮我梳一个嘛!”

  “妹妹不嫌姐姐手艺粗陋,姐姐就给你梳!”许恋碟宠溺地捏了捏芍药的鼻子,“不过,妹妹要先告诉姐姐,你的名字是什么?”

  “哈?!”芍药眉间皱起一个可爱的“川”字:“木头竟然没告诉姐姐我叫什么?算了算了,本来就不该指望他!姐姐叫芍药就是,爷爷说他在一株芍药下捡到我,就给取了这名儿!”

  “可怜的妹妹!”许恋碟爱怜地抚了抚芍药的头发,“姐姐这就给你梳头吧……”

  芍药立即高兴地点头,小猫一样蜷缩到许恋碟怀里……

  ……

  “姐姐姐姐,那里就是百花岛了吧!”芍药兴奋地指着前方一片空荡荡的湖面,献宝似的对许恋碟嚷嚷道。

  “妹妹不愧是仙家弟子,这都被你看出来了!”许恋碟吃了一惊,原以为隐秘至极的落脚之处,竟轻易被识破!不过想想芍药的身份,也就释然了,更何况芍药还是自家弟弟的师妹,似乎关系也非同寻常,心下更是隐隐欢喜。

  “这算什么?”芍药得意地扬起下巴,“玄门望气之术不过是最基本的道法,可前面这禁制也不算多高明。只怕这呆子早就看出来了,就是不和我们说!”

  见姐姐看过来,无名,应该是许听潮轻轻一点头。

  许恋碟满脸嗔怪,这“呆子”的诨号,芍药妹妹还真没喊错!不过对于自家弟弟能以一副“呆”样赢得芍药“芳心”,她却是无比满意的。

  这一路上,小七总觉得大姐头看芍药的眼神总是怪怪的,心里早就酸溜溜的不是滋味,此时临近百花岛,也提不起多少精神,有气无力地将小船划进那一片水波。

  芍药两眼眨也不眨,小船方才穿过一层无名的屏障,就见眼前景色大变!原本空荡荡的湖面,蓦地出现一座万紫千红的小岛来!

  此时早已入秋,这岛上却依旧如同群芳烂漫的阳春二三月。

  “好漂亮!”芍药坐不住了,直接钻出船篷站到船头,“那个小七,划快点!”

  “哼!”

  小七不乐意地哼了声,却还是把手中竹篙使劲一拨,小船的速度顿时快了一大截!

  芍药却不满意,焦急地跺了跺脚,背后两道云气喷涌,瞬间便化作一朵白云,朝小岛飞射而去!

  这一番变故,直把许恋碟和小七二人看得目瞪口呆!许恋碟早就知道自家弟弟和芍药曾躲在云团中,暗暗跟踪了自己和小七很久,却哪里亲眼见过这般仙家法术?

  二人还没有回神,便觉得小船往下一沉,定睛看时,只见一团翻腾的浓稠云雾把小船整个托起!船身整个淹没在云雾中,悠悠然朝岸边飘去,速度竟比先前飞走的芍药还快上倍许,眨眼就把她抛到身后!

  “听潮,这便是仙家法术么?”

  许恋碟转头看着自家弟弟,满面欣喜与骄傲。

  “不是。”许听潮尽量把声音放柔和,听起来却依旧生硬,“这是摩云翅。”

  “少公子,摩云翅是什么?”

  不等许恋碟说话,小七就羡慕地发问。此刻的他,虽说双手提着竹篙,却半点作用也没起。

  “一件飞行异宝。”

  “飞行……”

  摩云翅的速度何堪比元神高人御剑飞行,虽说带了两人一船,但几句话说完,小船就已稳稳地停在小岛那粗陋的码头边!船下云雾,正化作两道白龙,呼呼地钻进许听潮两袖!

  “少公子,能让我看看摩云翅么?”

  小七一边麻利地抛出缆绳,一边满含期待地对许听潮说道。

  许恋碟虽没有说话,却也好奇地看着自家弟弟。

  许听潮见了,把头一点,轻轻抬起右手。

  掌心正中,一对小巧的羽翼静静悬浮,两片翅膀上云雾翻涌,神奇异常!

  “好你个呆子……我的!”

  芍药这时才驾云飞到,见到许听潮手心的摩云翅,气急败坏的喊声突然变成惊喜,伸手就来抓!

  啪!

  许恋碟和小七面露遗憾,芍药却气嘟嘟地揪住无名的手掌,两眼开始蓄积水汽。

  “听潮……”

  “不能给!”

  “哼,小气鬼!”芍药狠狠甩掉许听潮的手,“带我飞总可以吧!”

  许听潮倒是干脆,芍药话才说完,背后就喷出两道浓雾,瞬息化作一团方圆几十丈的白云,把三人一裹,就朝小岛中心飞去!

  “原来驾云是这般感受!”小七踩了踩脚下云气,只觉得软绵绵的不着力,“可惜看不到外面……”

  “哼!”

  芍药犯了个白眼,见小七看过来,也不解释,直接别开脑袋。

  “听潮,你和芍药妹妹修炼仙法,能看到这云雾之外么?”

  “姐姐真笨,要是看不到,怎么认路呀!”

  芍药出口毫无遮掩,让许恋碟微微尴尬,刚刚想要开口说什么,却突然脸色大变!

  许听潮早已觉出不妥,把摩云翅一振,斜刺里窜出几十丈!

  嗤!

  尖锐的破空声这才传入四人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