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四十章 玄寒骊珠引真火,前辈遗法显神威

第四十章 玄寒骊珠引真火,前辈遗法显神威


  这珠子迎风就涨,变得跟拳头一样大,被许听潮双手捧住。

  “好宝贝,本座要了!”

  那高洪一直都在注意许听潮的动静,见着这珠子,立时便觉出不凡,欢喜不尽地大声呼喝!黑红云团也随着剧烈翻腾起来!

  “哼!”

  许听潮沉沉冷哼,把珠子往上一举!

  “竖子敢尔!”

  高洪惊怒交集,许恋碟五人只见头顶黑红云层急速散去,一束刺目的阳光直射而下,落在周围的火焰屏障上,空气瞬间变得炽热难当!

  许听潮把珠子轻轻一晃,灼人的热气似乎受了什么牵引,百川归海般地涌入珠子中!太阳真火布下的空心火球,得了这束阳光的补充,瞬间就腾起丈多高,颜色也由浅金变作纯金,再化为一团炽白!

  原本与太阳真火争锋相对互相挤压的铁血煞气,此刻却如同骄阳下的积雪,被炽白色真火一燎,便化作缕缕黑烟消散掉!

  如此机会,许听潮哪里肯放过?把摩云翅一振,带着五人冲天飞起,脱出黑红云团的包裹!方一脱困,许听潮就赶紧将珠子吞下,本就苍白的脸色又白了几分!身周炽白火焰也急速缩小,颜色重新化作浅金!

  “听潮,可伤到哪里了?”

  听得姐姐焦急的询问,许听潮只是微微摇头,便往下看去。

  “哪里走!”

  高洪本来被许听潮祭出那珠子的威能吓了一大跳,此时看得真切,自然不肯放过,架起黑红云团追了上来!云团上影影绰绰,不知站了多少甲士!后方更丝丝缕缕拖了几百道黑红烟气,每道烟气末端,都束着个淡淡的人形虚影!

  “这人好生歹毒,竟真的拘人魂魄!天啦,有好几百个!”

  芍药把看在眼里,不禁惊慌失措地喊道。

  许恋碟四人同时心中发寒,好几百魂魄,只怕高府已被屠了个干净!这高洪是高壶的侄子,却能下此毒手,其心肠之狠,可见一斑!

  黑红云团翻涌着追上来,许听潮不敢再多逗留,振动摩云翅,朝西北方遁走!

  高洪自是紧追不舍,时间一长,却心下嘀咕:那小子真气浅薄得很,哪里坚持得了如此长时间?除非身上有什么了不得的法器!联想到之前那珠子,高洪心中更是火热!

  如此一来,高洪更不愿再跟许听潮继续追逐下去,只恨不得立刻就杀人夺宝!这厮是个狠辣果决之人,当下便抬起左手往胸前一捶,一口鲜血随着铠甲轰响喷出!

  “去!”

  虽说口吐鲜血,高洪却似乎毫不在意,把右手长枪往前一指!

  那鲜血飞入黑红云团,轰然爆成漫天血雾,与黑云互相交融,幻化出百余匹两眼血红的战马来!

  这些战马放开四蹄奔驰,瞬间便赶到云团前方,毫不停留地一冲而出!早有持枪甲士跨上马背,排成一个细长的矢锋阵,轰隆隆朝许听潮六人追去!

  “呆子,那些怪物追上来了,怎么办?!”

  除了许听潮,也只有芍药能透过云雾看到后方的情形。这丫头见到黑红骑兵来势汹汹,不禁慌了手脚。

  许听潮不答话,只把摩云翅一振,陡然朝上空飞去!

  轰隆隆——

  许恋碟四人看不到外面情景,但察觉到脚下恍若万马奔腾的架势,还是个个脸色大变!

  “啊!又来了!”

  芍药突然指着前方惊呼!

  却是从六人脚下冲过头的百余骑兵又折返而回!

  许听潮十指连弹,上百道剑气连成一线,嗤嗤嗤地激射而出!

  那些骑兵甲胄覆面,看不清楚表情,个个悍不畏死,对迎面射来的剑气视而不见,径直策马冲来!

  嘭嘭嘭——

  剑气射中骑兵,轻易就透胸而过,发出密集的闷响,只是不见半点鲜血飞溅!原来这些骑兵,竟都是些没有知觉的傀儡,身躯结实异常!许听潮的剑气轻易就能炸碎青石,却只在它们胸膛上穿出几个窟窿!最难缠的是,这些骑兵胸膛被贯穿,除了中剑时身躯抖动几下,就若无其事地继续挺枪刺来!

  许听潮再次弹出百余道剑气,云头一转,往左侧窜出!

  错身而过的霎那,许听潮又是百余道剑气攒射,把中间几个骑兵射成漫天碎屑!

  “小贼,竟敢毁我甲兵!不要被本座捉到,否则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高洪见到毁了几个甲士,顿时大怒,在胸口连捶五拳,五口鲜血喷出,又是五队骑兵驰来,将许听潮驾驭的云团围住,你来我往冲杀不停!

  六队骑兵排成阵势,不断压缩许听潮的活动空间,芍药和许恋碟四人也纷纷加入,虽说毁了数十个傀儡甲士,却还是渐渐抵挡不住,被高洪的黑红云团追近!

  情势危急,许恋碟几人却并不如何惊慌,只要芍药唤出掌中那翠色蛟龙,少说也能轻易脱困。他们不明白的是,许听潮为何坚持不让芍药出手。

  “哈哈哈……看你还往哪里跑!若是乖乖交出宝物束手就缚,本座还能让你们少受些苦楚!”

  正思索间,高洪已然追至,黑红云团滚滚,将摩云翅所化白云裹住,无数手持刀枪的甲士铺天盖地涌来,速度及不上骑兵,却让人望之生畏无处可逃!

  那六队骑兵不便在密集的甲士中驰骋,高洪索性挥手收了回去。

  许听潮也不再弹射剑气,而是再次吐出那寒气濛濛的珠子!

  高洪见了,冷笑连连,也不说话,只是用心驱动甲士,朝许听缓缓压去!

  许听潮把珠子捧到胸前,也不见有何多余的动作,珠子突然豪光大作,无数金红符文喷涌而出,幻化成一轮煌煌大日!

  高洪大骇,惊叫一声,慌不迭地收束甲士,想要退走!

  只是许听潮的动作比他想象的快得多,掌中红日如同西山暮日,沛沛然缓缓压下!

  高洪只觉得无穷大力加诸身上,每个动作都要拼尽全力,才能挪动一点点!这厮晓得厉害,赶紧服软求饶:“这位道友,有话好说……”

  轰——

  许听潮哪肯给他废话的时间,红日触地,无数刺目的金红光芒上下左右四下扫射!

  那些结实异常的甲士,轻易就被这光芒射成碎渣!

  “好狠毒的小贼,竟敢毁伤本座法宝!今日之仇,本座记下了!”

  高洪怒吼连连,架起一团黯淡的黑红云团,朝北方狼狈逃窜!

  许听潮抹掉嘴角血迹,看着逃离的高洪,两眼目光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