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五十章 西陵城中连遇旧,极乐真人阻敌途 2

第五十章 西陵城中连遇旧,极乐真人阻敌途 2


  “哈哈哈……当真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小贼,今日看你还能往何处逃!”

  惊喜得意的大笑滚滚滚传来,把许听潮的遁光震得连顿了几顿!

  许听潮飞遁不畅,却不敢停留片刻,他也不曾料到,自家竟会如此倒霉,才在这西陵城耽搁顿饭功夫,就撞到这老仇人黄骖!

  “车兄,侯兄,卫兄,这小贼甚是溜滑,还请助小弟一臂之力!”

  这话才落,许听潮就感觉到前后左右各有一道强大的气息挡住去路!饶是他性子阴沉,喜怒不常形诸于外,此刻也不由面色一变!能当得黄骖称呼一声“某兄”的,自然只有元神高人!

  脸上作色,许听潮反应却丝毫不慢,当下便把遁光一折,朝大地扎去!

  “小贼,当真欺本座奈何不得你那破落钻地术吗?!”

  黄骖羞恼地大喝一声,地面猛地窜起一杆百余丈的血色长枪,对准许听潮遁光狠狠刺来!

  百忙中,许听潮只来得及将遁光朝边上一偏,便被长枪擦中!顿时一股血煞之气如同附骨之蛆,见缝插针直往经脉中钻来!

  许听潮吃了暗亏,闷哼一声,强压下心中沸腾的情绪,认准西北方遁去,只是被黄骖真气入体,遁速早不复之前迅捷,足足慢了大半!

  “小友且慢,不知能否卖车某个薄面,让老朽为你和黄老弟说和说和?”

  这姓车的老儿口中说得委婉,手下却没有半点容情,漫天铁血煞气聚成一面参天巨盾,将许听潮逃遁的路线全部堵死!

  遁光中,许听潮面沉似水,背后赤红摩云翅中突然飞出一道碧翠光华,迎风长到十余丈!这光华龙吟阵阵,径直朝那巨盾狠狠一斩!只听“呲啦”一声有如裂帛,巨盾上裂开一道百余丈的缺口!许听潮赶紧架了遁光,从缺口中一冲而过!

  “碧青龙!”这姓车的老儿惊怒不已,“黄骖,你把老夫坑得好苦!”

  另外两个元神高人本已赶到附近,见了这翠色剑光,也赶紧齐齐按下法术,任由许听潮远去!

  “车兄勿恼!小弟早已打听得清楚,碧青龙是祁老道赐给他那女徒弟芍药作为防身之用,并非许家小贼所有!那小贼在太清门,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执役弟子,却不知怎的与祁老道的爱徒纠缠在一起,还得了几件了不得的宝物,借以害了小弟那不成器的徒弟!那小贼身后的红色羽翅便是其中之一,飞遁起来甚为迅捷,我等不擅长遁术,根本无从追赶!好在小弟已把一道真气打入那小贼体内,此时寻去,大有可为!”

  黄骖见车姓老儿发怒,赶紧急急解释了几句,就抽身朝许听潮追去。

  “车兄,如何?”

  “黄骖老儿的话,岂能尽信?不过他既如此着紧那小子,定是有利可图,我等暂且跟在后方,见机行事!”

  三个元神商定,各自架起遁光,也循着许听潮和黄骖遁走的方向去了。

  只是如此一番惊心动魄的斗法,把西陵城吓得好一阵鸡飞狗跳!

  ……

  体内血煞之气被黄骖频频催动,在筋脉中四处乱窜,许听潮双目尽赤,额头青筋暴跳,屡屡欲停下遁光,与身后紧追不放的黄骖老儿拼个你死我活,但心中总是时不时地浮起清明的念头,这才坚持到现在!

  然而许听潮却是有苦难言,随着真气消耗,体内那血煞之气愈发猖獗,心底嗜血疯狂之意也愈发明显,遁速逐渐变慢不说,如此下去,总有神志全失的一刻!

  到得那时,芍药或可无事,但以黄骖所修功法的歹毒,自己和姐姐必定落个凄惨下场!

  身后黄骖又追近了点,许听潮心中焦躁更甚,阵阵疯狂意念猛烈地冲击头脑,直让他两眼红得直欲滴血!

  “小友无须惊慌,且待我为你阻一阻黄骖老儿!”

  就在焦躁不已的时候,一个温和的男声忽然传来,许听潮只觉得一阵凉风吹过心头,各种负面情绪瞬间消褪大半!往四下匆匆一看,却并未发现半个人影,当下也不矫情,遁速大增,往西北激射而去,只把这番好意暗暗记在心中!

  待许听潮遁光远去,附近虚空一阵涌动,蓦地走出个锦衣公子来,却是当年登仙门观礼宾客中,坐左方首位的极乐真人。

  极乐若有所思地朝许听潮遁走的方向看了一眼,才转过头来,淡淡说道:“不知黄将军因何事动怒,竟对一小辈穷追不舍?”

  这番话声音不大,却远远传开。未几,一道黑红遁光出现在天际,瞬间便来到极乐身前停住。

  黄骖现出身来,脸色不大好看,但还是强忍怒气,朝极乐一拱手:“原来是极乐真人!小老儿追那许家小贼,只为报杀徒之仇!”

  “哦!”极乐脸露恍然,“如此,倒是在下冒昧了!”

  “无妨!”

  黄骖又拱了拱手,便化作一道十余丈的黑红光芒,继续朝前追去!

  极乐目送黄骖离去,目光闪了几闪,又回头看向来路。

  又是三道黑红遁光驰来,主动听到极乐面前,露出三个身穿铠甲的老将。

  “极乐真人,老朽兄弟这厢有礼了!”

  “三位将军当真客气!”极乐笑着朝三人拱拱手,“不知三位可是为了追那太清门弟子?”

  “这……”车姓老儿三人互相看了一眼,才说道,“实不相瞒,我等也是受黄骖诓骗,才对那位姓许的太清门小友动手,好在及时醒悟,才未有酿成大错!”

  “原来如此!”极乐意味深长地笑笑,忽然说道,“极乐有一言相告,不知当讲不当讲?”

  “真人请说!”

  “三位可知太清门新晋元神阮清阮子厚?”

  “如何不知!想我等兄弟三人,哪个不是苦苦修行数百年,才得了天大机缘,成就元神!那阮清年纪轻轻,却有此等造化,当真羡煞人也!”

  “阮清拜得太虚真人为师,自身资质品性更是上上之选,有此成就,也不算奇怪。”极乐真人说到这里,语气忽然一转,“而三位将军方才追逐之人,资质不在那阮清之下……”

  车姓老儿三人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变了!

  “真人莫非诓骗我等?若此子当真有如许资质,怎会仅是一介执役弟子?这话出自黄骖之口,想来他也不会在这等一查便知的事情上作假!”

  “许家小友确是执役弟子,不过三位可知他在何处供职?”

  “愿闻其详!”

  “这位小友虽说名为执役弟子,却始终跟在清池、碧秀二峰峰主身边学道,就算亲传弟子,也不过如此。三位莫要以为极乐言过其实,许家小友背上那对赤红羽翼,其实就是清池峰陶老道早年的成名异宝摩云翅!”

  车姓老儿三人面面相觑,半晌才惊疑不定地问道:“那小子如此受重视,又怎会顶了个执役弟子的名头?”

  “两年前太清门收徒大典,极乐有幸到场观礼,倒是知晓其中一二缘由。许家小友入门时,就修炼过灵狐心经中的些许粗浅法门……”

  “怪不得……”

  “即便如此,三位将军也不可存了侥幸。据极乐所知,许家小友方才入门,就意外令百余株九穗谷返本归元,重又化作上古灵种!”

  “此话当真?!”

  车姓老儿三人又大吃一惊,脸色都不大好看!

  “千真万确!”

  三人反问,也只是震惊之余下意识地行为,其实心中早就相信了七八分。这三个老将脸色变幻一阵,才向极乐辞行,说是要前去阻止黄骖,省得他做出什么错事。

  极乐自然好言想送,等三人离开,才呵呵一笑,架起遁光,不知去了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