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六十三章 风起云涌乾坤动,同门携手赴戎机 3

第六十三章 风起云涌乾坤动,同门携手赴戎机 3


  阮清正自凝神飞遁,忽然感觉到身边多了一道不弱的气息,扭头一看,正是背生赤红羽翼的许听潮,于是友善地朝他笑笑。

  许听潮淡淡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就埋头飞遁起来。

  阮清先是脸露诧异,接着好笑地摇摇头,也不去管许听潮,继续思索起自己的事情来。

  师兄弟二人并排飞遁,看起来很是和睦,但落在后方月半瑶琴等人眼中,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飞遁半晌,姓铁的大汉终于忍不住嘟囔出声来:“较个屁的劲,如此搞下去,迟早被西方魔崽子一锅脍了!”

  ……

  一行人穿过戎州东北角,入了凉州地界,只见四下景致大不相同。青山绿水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望无垠的碧绿草地,裸露着岩石的戈壁沙海,或者起伏的斑驳丘陵。

  地上不时能见到列队行进的甲士,赶着大车的民夫。这些凡人见得空中众人的遁光,均都高举手中兵刃皮鞭,发出震天价的欢呼!

  “征人自诩得巨观,奇气奔逸无牢笼!”

  阮清似乎也被这沙场情怀感染,忽然念出这么两句来。

  许听潮不懂这两句七言的意思,只是觉得似乎有些豪壮,又有些傻气。

  “许师弟,你看这些大好儿郎,舍生忘死赴国难,拼尽了一腔热血,到头来,几人能有好下场?”

  许听潮扭头看着阮清,不明白这位师兄为何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阮清见得许听潮的模样,忽然失笑道:“却是我倏忽了,许师弟经历特别,自然不明这世道人心的险恶……赶紧走吧,定胡城正和西戎大军交战,定然需要我等支援!”

  许听潮低头,看了眼依旧在仰头欢呼的凡人军队,便把摩云翅一振,追上遁出老远的阮清。

  虽说一行人是在凉州境内飞遁,但其实左方不过百里就是武州地界。偶尔可以见到一两支武州军队在行进,军容更盛不说,其中竟然还有炼气士压阵。玉虚说,极乐宫把凉翰墨三州修士祸害得惨了,看来倒是不假。

  从和许听潮说话之后,阮清似乎就兴致不高,只顾闷头飞遁,这时忽然轻咦一声,停下遁光,扭头朝凉州境内看去。

  许听潮不解,但还是停在阮清身边,顺着阮清的目光,却什么也没看到。

  未几,月半瑶琴等人也赶到,纷纷停在二人身边。

  “阮师兄……”

  瑶琴才轻声问出口,众人注视的方向,天际处忽然出现一道黄蒙蒙的遁光。

  那遁光朝这边飞了一小半,突然折向西方,似乎害怕与众人相见。

  “月师兄,如何?”

  阮清扭头问道。

  “这事只怕得管上一管!”月半笑嘻嘻地答了,运起真气朝那遁光大喊,“道友且慢,在下太清门月半,若信得过,请过来一叙!”

  话音才落,那遁光就立即转了方向,眨眼飞到众人身边,现出个衣衫破烂,神色惶急的白发老者来。

  “老朽极乐宫凉州外门执事蒋三通,还请诸位道友看在道门一脉的情面上,救一救老朽!”

  这老道士颤颤巍巍地站在半空,对月半不停地打躬作揖,看起来甚是可怜。

  “蒋道友勿急,我等既然叫住道友,就没有撒手不管的道理。”

  月半一句话,便让这老道彻底安了心,赶紧又谢道:“月道友大恩大德,老朽粉身难报!”

  “前方何人,还不快快将那极乐宫余孽拿下!”

  这般嚣张的话语,先就让众人心中生恶,自然没人对天边冒头的几道淡紫遁光露出好脸色!

  “蒋老儿,受死!”

  为首的那道遁光还在两三里之外,就打出一支金灿灿的笔状法器,直取蒋三通颈项!

  “滚!”

  郭姓大汉早已不耐,一声大吼犹如闷雷!只见他右手上黄光蒙蒙,蓦地涨大数十倍,一拳将那金笔打得倒飞而回!

  “大胆!”

  那金笔的主人惊怒交集,吼声都变了调,又尖又细的,刺得人耳膜生疼!

  “哈哈哈……原来是个阉货!”

  郭姓大汉哈哈大笑,把右拳放到嘴前使劲吹了吹,又掏出个皮囊,倒水细细清洗。

  “给我杀了他!”

  为首那淡紫遁光,被金笔一冲,倒飞数十丈,露出个细皮嫩肉的奶油小生。这俊美少年却满脸阴毒狂怒,指着郭姓大汉尖声呵斥!

  后面几道遁光赶至,现出个年轻儒生,见得月半一行人均都气质不凡,不免有些犹豫。

  那少年却红了双眼,对这些儒生跳脚骂道:“作死么!还不快点动手,小心小爷先宰了你们!”

  几个儒生人人羞愤欲绝,脸色变了数遍,却还是遵了那少年的吩咐,对郭姓大汉道一声得罪,便使出法器打来。

  郭姓大汉丝毫不惧,收了水囊,扭头对月半等人喊道:“都不许出手,俺老郭今日就给这些酸丁点厉害瞧瞧!喝呀——”

  一声大喝,这汉子身形迎风就长,瞬间变作三四十丈高下的巨人!伸开巨手,径直朝那些儒生抓去!

  几个儒生大惊失色,纷纷躲避不迭,百忙中不忘了催动打出的法器!

  笔砚尺规书册,四五件法器打在郭姓大汉身上轰轰作响,爆出一阵眩目的黄紫光芒!

  这般声势也不算小,郭姓大汉却恍若不觉,左手一甩,便将这些法器拍苍蝇般地拍飞,然后哈哈狂笑着迈开大步,朝四下躲避的儒生追去!

  那俊美少年脸色发白,满眼都是郭姓大汉顶天立地般的庞大身躯!

  蒋三通目瞪口呆之余,心中大喜过望!这些太清门的道友,委实厉害得过分,自己的性命当无忧矣!

  “阮师兄,郭师兄使的是什么道法?”

  瑶琴玉箫二女也被惊到,第一时间就想起找“阮师兄”解惑。

  “郭师弟施展的,乃通明峰安期师叔的独门秘术,法天相地巨灵神!”

  “巨灵神?”

  瑶琴玉箫深以为然,这么骇人的个头,不是巨灵神是什么?郭师兄入门不到二十年,就如此厉害,不知那安期师叔亲自使来,会是个什么场景?这两个女子,一想到头顶苍天,脚踩大地的千万丈巨人,就是一阵微微眩晕!

  其实何止瑶琴玉箫二女,韩元遂,褚家兄弟,两个面熟的青年,还有那抠门的货郎,哪个不是脸现惊色?许听潮更是双目五色闪烁不已,直直盯着正自大展神威的郭姓大汉!

  太清门安期扬的独门道法天下驰名,那俊美少年似乎颇有些来历,听得几人对话,已经猜出这十余人的来历,脸色数变之后,忽然一咬牙,用袖袍遮住右手,偷偷放出一枚头发粗细的寸许长飞针,直取瞪大双眼观战的蒋三通!

  眼见飞针就要扎到眉心,蒋三通却半点反应也无,俊美少年不禁脸露喜色!

  就在这时,阮清不经意地挥了挥衣袖。

  那飞针蓦地激射而回,速度快了十倍不止!

  俊美少年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觉得右肩一麻,整条右臂失去了知觉!

  这少年骇然抬头,正好迎上阮清淡淡的目光,不禁心中一寒,想也不想,驾起遁光飞速而逃!

  “唉!阮师兄忒也不厚道,把那小子生生瞪跑!俺老铁不怕伪娘,正打算好生揍他一顿,泄泄心中的火气!”

  姓铁的大汉满脸遗憾地看着那俊美少年的遁光倏忽消失在天际,瓮声抱怨起来。

  正主儿都跑了,几个儒生自然不愿再继续纠缠,纷纷收了法器,朝众人一拱手,架起遁光往西北去了。

  “几个小子走好,等到了定胡城,再来陪你家爷爷玩耍!”

  郭姓大汉嗓门本就不小,这一声大喊,轰隆隆如同闷雷,传出数十里远!估计在附近行军的凡人,全都把这话听了去!几个儒生气得直欲喷血三升,差点跌下云头!

  在铁姓大汉羡慕的目光下,郭姓大汉收了神通,得意洋洋地回了队伍,忽然朝韩元遂抛个眼色。

  “韩师兄,你觉得小弟这番表演如何?”

  “哼!老夫虽看不惯你的行径,但几个犬儒,打了也就打了!若有下次,老夫定然拍手称快!”

  “犬儒?”郭姓大汉愣愣地挠了挠头,“果然好词儿!不想你这老酸菜,竟也有如此可爱的时候!”

  “哼!”

  “韩师兄,郭师弟,勿要在此吵闹。时辰已不早了,我们也赶紧走吧!”阮清说完,忽然看着蒋三通,“不知蒋道友有何打算?”

  “诸位可是要去定胡城?”

  “正是!”

  “果然如此!”蒋三通倒也不觉得意外,“老朽有一言相告,若到得战场,千万不要理会儒门的安排……”

  这老道脸上闪过惊惧的神色,接着说道:“儒门那帮贼子不把咱们道门修士当人看,尽派了当做炮灰!老朽好些同门,都是这般被魔门斩杀,拘了魂魄去炼成阴毒法器,连转世投胎的路也断了!老朽就是不甘落得如此下场,才冒死逃出来!诸位道友相救之恩,老朽铭记五内,无论今生来世,定当结草衔环以报!告辞了!”

  “阮师兄,蒋道友说的话,可当得真吗?”

  待蒋三通远去,瑶琴才不无担忧地问道。

  “一半一半吧!”阮清沉吟了一阵,才解释道:“儒道纷争,由来已久。不过因为佛魔两门虎视眈眈,才暂且搁置,互相守望相助。儒门从来都有削弱道门壮大自身的心思,只不过大势之下,不会做得那般明显。极乐宫早已犯了众怒,此次不过墙倒众人推,落得如此下场,也算报应不爽!我等到了定胡城,只须小心行事,谅儒门不敢使出什么阴毒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