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七十八章 丹鼎大道合残经,结得五蕴金丹奇 3

第七十八章 丹鼎大道合残经,结得五蕴金丹奇 3


  这人影甫一出现,白黑青红黄五道光柱便像受了某种召唤,纷纷向内弯折,汩汩注入人影之中!

  得了五道精纯灵气滋润,人影迅速凝实起来,尤其是一双眼睛,五色迷离变幻,似有无尽玄妙演化,看得久了,忍不住便要沉陷其中不得自拔!而这人影浑身上下,也逐渐泛起淡淡的金光!

  人影周围数百里的虚空,也裂开道道细小的裂缝,无尽罡风呼啸吹出,向人影汇聚而去!更有奇形怪状的狰狞魔头和恶鬼生成,在罡风中载浮载沉,凄厉尖啸不已!人影头顶高空五个喷出光柱的窟窿处,更是风云激荡,黑沉沉的积云逐渐形成个数百丈大小的漩涡,偶尔可见电弧在云层中一窜而过!

  如此异象,众修士哪里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分明就是有人欲要凝结元神,摆脱天地轮回束缚,才引得诸般劫数加身!如此难得的机会,众修士无论羡慕还是嫉妒,均都不肯错过,纷纷落到地上,眼睛一眨不眨地观看,生怕遗漏了什么细节!

  许恋碟更是欢欣鼓舞,自家弟弟机缘巧合,就要凝结元神,做姐姐的怎能不高兴?只是看得漫空惊心动魄的异象,又不免担忧不已。旁人都在观摩元神凝结时的诸般异状,许恋碟却满心欢喜和担忧来回激荡,白白错过了这等罕见的机缘。钟离晚秋说许听潮是自家的姐姐的魔障,当真半点不错!

  褚家兄弟自然也是人人羡慕,但方才身处五色光柱中,平白得了莫大好处,此时却不好把心中那股子酸意表现出来,何况还要继续观摩人家如何凝结元神,好为将来做些准备。

  数个时辰过去,那百余丈高大的人影已经介乎虚实之间,四周异象也更加骇人,漫空都是罡风怒号,鬼嘶魔啸,人影头顶的黑云漩涡也长至数千丈,云层中银蛇乱窜,好不吓人!

  而人影却浑身金光闪闪,蜂拥而来的恶鬼魔头被金光照中,便惨叫着消散,呼啸的罡风也被这金光牢牢挡在数丈之外!若有若无的梵唱混杂在风雷鬼啸声中,不仔细分辨,根本听不出来。

  “尚老鬼,这娃娃当真是太清门弟子?怎的还会佛……竖子尔敢!”

  老家叫花一声大喊,却还是晚了。

  只见一个魔头被金光罩中,忽然张嘴露出一口黑白小钟来。魔头惨叫消散,这小钟在老叫花的吼声中急速变大,避开一旁射来的金光,就往人影上一撞!

  许恋碟脸色煞白,眼睁睁地看着人影溃散成耀目的五色灵气!自家弟弟元神在即,却被人横加阻挠,最终功亏一篑!这女子只觉得脑中一阵阵眩晕,浑身力气似乎被尽数抽走,软绵绵地倒在金色光罩中,想到难过处,不禁泪如雨下!

  褚家兄弟也是惊怒交集!褚逸夫见许恋碟软倒,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奈何有金色光罩在,半点都不能接近!

  人影不存,漫空异象也瞬间消散无踪,天清气朗阳光普照,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倪婆子,阻人成道,当心将来遭天谴!”

  老叫花一声冷喝,让许恋碟重新坐直身躯,心中升起无边的恨意来!

  “我便是阻了这娃娃,你又能如何?”

  清脆的女声远远传来,却美人觉得动听。

  “嘿嘿,我老叫花是不能把你如何,也不屑欺凌一介女流!你坏了太清门弟子的道行,自会有人找你算账!”

  “倪黛眉,老夫生平最恨旁人阻人成道,若非事涉太清门,老夫不好僭越,此番必定让你好看!”

  “哼!”

  那倪黛眉听得此话,却只是冷哼一声,便没了言语,显然对尚老道很是忌惮。

  几人说话间,空中五色灵气往许听潮身上急速汇聚,片刻之后,许听潮的身影再次显现,浑身白黑青红黄金六色光芒闪动不已!

  眼中透出无尽恨意,许听潮浑身光芒大作,化作一团数百丈大小五色云霞,朝西方激射而去!一道五色烟索从云霞中探出,往许恋碟刷来,却被金色光罩挡住,没能把许恋碟摄走!

  眼见弟弟含恨远去,许恋碟心中大急,只得向尚老道哀求道:“求前辈慈悲,放开束缚,晚辈感激不尽!”

  “也罢!”

  尚老道稍一沉吟,便叹息挥手,许恋碟和褚家兄弟身边的金色光罩一阵凹陷变形,贴在四人身体三尺之外。

  许恋碟一跃而起,朝尚老道躬身一礼:“两位前辈大恩,晚辈没齿难忘!”

  话音才落,这女子便架了青华仙剑,化作一道十余丈的白色剑光,顺着许听潮离开的方向追去。

  褚家三兄弟自然不会落后,朝尚老道匆匆一礼,也跟着去了。

  “尚老鬼,你这般做法,岂不是害了那女娃娃?”

  “叫花兄怎知她会遇险?”尚老道朝东南方看了一眼,“在虚境高人面前,天涯也不过咫尺,方才阮清在附近现身,此间事情,只怕太虚真人已然尽知。若还有人打那女娃娃的主意,不啻自寻死路。”

  尚老道的声音远远传开,让周围修士心中纷纷一凛,众修士不管有没有生出龌龊心思,均都起身朝尚老道躬身行礼。

  “此间事了,我欲往东海一游,何不同去?”

  “也好,这天下将要不太平了!”

  “然也,东海虽险,好在清静!去休,去休……”

  ……

  许听潮凝练元神失败,但毕竟引动了天象,那般丰沛精纯的灵气入体,一身真气早已浑厚至极,丝毫不比修炼了数百年的老怪物差!先前一怒之下催动摩云翅,只瞬间便把这件异宝祭炼到三十二层!遁速猛增百倍不止!

  当初祭炼到十三层,摩云翅的遁速便超过普通元神,此时追赶倪黛眉,自然轻松至极!起身飞遁了片刻,许听潮便看到倪黛眉架了遁光,朝西方急速飞遁!

  这小子早将她恨到了骨子里,此时追至,半句话不说,便自痛下杀手!只见他将仙剑青玄化作一道百余丈的剑光,朝倪黛眉绞杀过去!体表金红光芒闪动,眨眼化作一轮金红大日当空悬挂,无匹的天地巨力压下,倪黛眉的遁光不由猛地往下一折!

  “小辈,休要不识好歹!我能阻你凝练元神,便能取你小命!”

  倪黛眉不虞许听潮来得这么快,猝不及防之下,若不是及时放出那黑白小钟防护,就要被青玄伤了身躯!见面就在一小辈手中吃了这等大亏,心中那些许愧疚也消散无踪,倪黛眉神色冰冷,手托小钟站在半空,抬头寒声说道。

  许听潮满腔怨恨,哪里能轻易打消?见倪黛眉还要摆出一副长辈的嘴脸,只觉心中无比厌恶,毫不犹豫地催动了法诀!金红大日上所有光芒合成一束,朝倪黛眉当头射下,青玄也嗡鸣一声,从旁迂回绞杀!

  “你既如此急着找死,老婆子就成全你!”

  倪黛眉见许听潮两番攻势都凶狠至极,立时大怒,把黑白小钟朝当投射来的光束一抛,抬手打出一道黑白光芒,将青玄抵住!

  嗡——

  金红光束射在小钟上,便自四下溃散,小钟也嗡嗡颤抖不已,表面黑白光华流动不休,似是抵挡起来颇为困难!

  倪黛眉神色微变,一道法诀打出,黑白小钟才止住颤抖,继续朝许听潮所化金红大日撞去!

  许听潮连连催动真气,金红光束一道接一道连绵不断地射出,直把那黑白小钟打得嗡鸣不止!钟声过处,五行灵气纷纷化为阴阳二气!

  倪黛眉不料许听潮竟如此难缠,现在还是炼气境界就棘手至斯,等将来重新修成元神还得了?心中如此忖度,这魔门元神却是动了杀意!

  “老贼,纳命来!”

  一道十余丈长的白色剑光忽然从东方射来,直取倪黛眉头颈要害!

  倪黛眉不怒反喜,手中法诀变幻,漫天阴阳二气快速朝钟上汇聚,小钟顿时黑白光华闪耀!倪黛眉黛眉一点,一个繁复的黑白符文从指尖飞出,正正击在钟体上!

  嗡——

  一声钟响,震得人心摇神驰!钟声过处,便是虚空也微微动荡!

  白色剑光方一碰到钟声,便光华尽敛,青华现出原形跌下高空!

  许听潮所化金红大日也一阵凹凸,似乎马上就要崩溃,但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抵住这阵钟声,许听潮不在坚持,化光朝东方急速飞遁!

  倪黛眉看着许听潮的遁光冷笑连连,此时才想着救援,不嫌晚了么?

  “许师妹快躲!”

  许恋碟仙剑受损,心神相连之下,也被震伤了脏腑,张口就喷出一口鲜血,哪里还来得及躲避?

  褚逸夫飞驰而来,堪堪赶到许听潮之前,把许恋碟拦腰抱住!

  许听潮大怒,继而神色一怔,只见褚逸夫抱住许恋碟之后,径直转了方向,用自己的背对准声波,而把许恋碟护在胸前!

  钟声并未再伤到任何一人。

  一幅青光蒙蒙的太极图凭空生成,轻易就把钟声挡住!

  “太虚?!”

  耳边传来倪黛眉恐惧至极地喊声,许听潮和褚逸夫回头,正好看到一只清光巨手从天而降,把这魔门元神压得形神俱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