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八十六章 冥河奇功惊现世,天尸一门会群雄 6

第八十六章 冥河奇功惊现世,天尸一门会群雄 6


  “这些个老鬼有眼无珠,却苦了门下弟子。”

  “宿道友此言谬矣!我等修士,谁个没有三灾六劫?他们拜错了师傅,遇到此事,也是命中注定,倘若过得去,说不定于修行大有裨益!”

  “景长空啊景长空,你当初拜师之时,可知晓这修真界的许多猫腻?”

  “嘿嘿,谁让我拜了个好师傅……”

  宿璇玑与这景长空“臭味相投”,钟离晚秋却对其不甚感冒。这苍山长老看了眼大阵,便对褚老二和褚老三说:“逸清,逸楠,你们的师叔师伯正在阵中做一件大事。你二人赶紧入阵,定能得到天大好处!”

  “多谢师伯(叔)!”这兄弟两人大喜过望,道过谢后,却没有立时就走,而是迟疑地看着褚逸夫和许恋碟。

  “此事涉及你太清门机密,逸夫和碟儿不便参与。”

  这话一出,不止褚老二和褚老三失望,许恋碟更是满面期盼变成了浓浓的失望。

  “傻丫头,这才几天不见,就想你那宝贝弟弟了?”钟离晚秋嗔怪地看着许恋碟,“你就在为师身边耐心等待,说不定大阵破开之日,就是你弟弟成就元神之时!”

  “师傅,此话当真?!”

  许恋碟惊喜交加,不敢相信自家弟弟明明才错失了一次机会,这么快就又遇到一次!

  “碟儿却是不知,太清门二十余位道友,正以元神演法,似乎在推断什么。以你弟弟的资质悟性,凝结元神便在这一两天!”

  宿璇玑呵呵笑着解释了一番,连自己脸上都露出羡慕的神色。

  褚老二和褚老三见了,哪里还不知晓好歹?匆匆朝三个长辈施了一礼,也不顾褚逸夫这个大哥,驾着遁光就朝大阵冲去!

  ……

  在许恋碟焦急的等待中,又来了几个元神高人,钟离晚秋给她介绍,她也没怎么留意。这般情形,让钟离晚秋直摇头。本来,这苍山长老打算和许恋碟好生说道一番,但一想以徒儿此时的情形,只怕说了也未必听得进去,索性留待来日再做计较。

  当天下午,一青袍道人忽然赶来,还在老远就大声喊道:“诸位道友何迟乎!小弟正有一事相求!”

  “原来是封门主,幸会幸会!”

  钟离晚秋等人不咸不淡地拱拱手,那道人也不生气,笑呵呵地说:“此番小弟遇到一桩难事,却是来求救了!还望诸位道友助我一回!”

  “封门主有何碍难,不妨说来听听?”

  景长空忽然面露好奇,那道人见了,心里暗喜,脸上却做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景道友有所不知,此次天尸门出世,我道门魁首太清门不欲出手,小弟无奈,只得勉强联合天下英豪,与天尸门妖孽纠缠。奈何那天尸门功法奇特,实力雄厚,一个个妖人身躯坚硬似铁,力大无穷,特别那八具元神道行的通灵尸,几乎就是不死之身,委实难以对付,几次交手,都是我等吃了些小亏。小弟愚钝,无有良策应对,只能前来厚颜相求了!我等同属道门一脉,却不好让旁门左道小觑了,诸位道友若是方便,还请不吝赐教!”

  “原来如此,封门主请回,若真的方便,我等自然会出手。”

  景长空“恍然大悟”,扔下这么句话,就不再理会。

  那道人神色一僵,又满脸堆笑,向其余几人问道:“不知几位道友意下如何?”

  “哼!”

  钟离晚秋半点好脸色没给,冷哼一声别开脑袋。

  其余人也是神色淡然,仿佛根本就不曾听到那番诉苦。

  “封道友,听小妹一句劝,此事并不简单,还是早点收手吧。”

  “轩辕妹子有心了,封某也知其中难处,然此事不得不为,否则我道门危矣!几位保重,小弟告辞!”

  这道人满脸失望,接着又做出一副慷慨之色,朝几人拱拱手,转身而去!

  没人发现,转身的瞬间,这道人的脸色忽然变得阴霾已极!

  “嘿嘿,封不破以为他是谁?大夏朝的第二个陆飞仙么?”

  “司道友此言差矣,便是给陆飞仙提鞋,姓封的的不配!”

  第二天,陶万淳布下的大阵旁,又来了个元神道人。这道人有些唠叨,见面寒暄过后,就绘声绘色地说起当下情形来。

  原来昨天那长风门门主封不破求援不成,不知怎的,竟舍了儒门,与魔门搅和在一起,两方联手,立时就把天尸门压在下风,及至天尸门五矮亲自加入战场,才把局面扳回。那天尸门五矮修习功法甚是奇特,不但冰寒无比,还擅长合击之术,五人联手,对阵十余个元神也不落下风!

  众人正当无聊,倒也听得津津有味。

  第三日正午,太清门布下的阵法中,忽然升起一个高近两百丈的巨人,浑身上下金光闪闪,把周围黑雾迫开数里远!这巨人头顶极高处的空中,喀喇喇裂开五个漆黑的窟窿,白黑青红黄五道合抱粗的光柱醍醐灌顶般地射下,尽数被那巨人吸纳!云翻雾涌,雷电共作,五个窟窿周围,瞬息间就生出个轰隆隆转动不休的黑云漩涡来!

  巨人周围数百里高空,几乎同时裂开无数漆黑的缝隙,烈烈罡风从缝隙中呼啸吹出,直往巨人卷来!黑雾中也生出成千上万的狰狞恶鬼魔头,张牙舞爪地嘶吼着撞进巨人护身金光中,纷纷被湮灭一空!

  尽管在漫天异象中,那巨人的面目模糊不清,许恋碟还是一眼就认出,这是自家弟弟正在凝聚元神!这女子激动之余,在心中暗暗祝祷,希望老天保佑弟弟顺顺当当地把元神结成。

  这一番异象,算得上惊天动地,无论佛道儒,还是天尸门门人,均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纷纷落到地面,观看许听潮凝结元神。

  “阿弥陀佛!”

  西方远远传来一声洪亮的佛号。

  “嘻嘻,不想才到此间,就见得有人在凝练元神。中土道门当真好生鼎盛,年轻俊彦层出不穷!我们那穷乡僻壤,却是远远不及了!”

  南方也忽然响起个银铃般的女声,但凡听到的元神高人,无不神色大凛,西极教怎的也掺和进来了?

  相比之下,第三道若有若无的声音就没有多少人关注,好像是某个少女惊喜地喊了声“哥哥”……

  这般异象一直持续到当天午夜,巨人已经凝实已极,眼看就要元神大成,不想忽然间,巨人体内腾起一道黑气,桀桀咯咯的怪笑声中,巨人两眼忽然射出百余丈长的血红光芒!

  许恋碟瞬间面若死灰!

  “听潮——”

  一声凄厉的哀号,许恋碟发疯一般御剑而起,就要朝巨人冲去!

  钟离晚秋神色难看异常,挥手将自家徒儿制住,两眼冰冷地注视着陶万淳布下的大阵!

  其余元神脸色也不大好看,一个个面目阴沉地注视金、黑、五彩交替变幻的巨人!

  轰——

  大阵破碎,玉虚惊怒交集地冲天而起,背后一道十余丈长的青蒙蒙剑光衔尾追杀,剑剑直指要害!

  “焦师妹,我以本门执事的身份,命你赶紧停下!”

  “闭嘴,你这个伪君子!见不得许师侄成就元神,便指使弟子用封魔珠暗算偷袭,你还有脸做本门执事!”

  “我何时做过这等龌龊事?还不快快住手!”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今天不让你见血,我就不会停下!”

  焦璐尖利的吼声中,竟带上了几许癫狂!剑光转折间,处处夺命!

  玉虚神色异常难看,忽然回身画出个太极图,挡住焦璐的剑光!

  焦璐剑光突然一盛,把那太极搅碎,继续朝玉虚杀去!

  “焦师妹,事情究竟如何,还是等救下许师侄再说吧!”

  “救什么救,无相天魔入体,还有得救吗?我今天拼了性命,也要把玉虚斩于剑下!”

  “碟儿!”

  钟离晚秋神色大痛,原来许恋碟听说自己弟弟已然无幸,不息精血地动用秘法,瞬间就冲破她设下的禁制,架起一道十余丈长的血色剑光,直往玉虚斩去!

  玉虚正自恼怒不已,那容得一个小辈放肆?挥手打出一道十余丈长的清光,直往许恋碟的血色剑光撞去!

  “不可!”

  祁尧的喊声明显晚了!

  许恋碟才修炼多少年?若被这清光打中,只有陨落一个下场!

  “玉虚老贼,我给你没完!”

  钟离晚秋勃然大怒,化作一道百余丈的白色剑光,就朝那清光绞去!

  一只金黑五彩交替闪烁的大手忽然从天而降,在钟离晚秋的剑光前面,把那清光一把捏碎!接着又反手把许恋碟的剑光握住!却是那巨人出手!

  钟离晚秋根本来不及救援,就眼看着自家徒弟落入这怪物手中,不禁吓得面无血色!

  “许听潮,那是你亲姐,你要是敢伤她一根毫毛,便是猪狗不如的畜生!”

  那巨人动作一滞,忽然急速缩小,整个从许听潮头顶百汇没入,许恋碟却不见了踪影!同时消失的,还有漫空的惊人异象!

  时光仿佛静止,焦璐也停了剑光,惊疑不定地看着许听潮。

  许听潮紧闭的双目陡然睁开,一只漆黑如墨,一只鲜红似血!脸上神色冷漠至极!

  “你,你到底是许师侄,还是那外界天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