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九十三章 情深意重何所报,拟将此身化两人

第九十三章 情深意重何所报,拟将此身化两人


  “躲开!”

  先前那洪亮的声音又响起,可惜这番提醒却已经太迟了!

  元神高人一身精气何等充盈?此番裴郑二人自己爆开法体,将全身精气尽数灌入神通法宝,不单威能大得可怕,速度更是奇快无比!

  那出声提醒的黑袍老僧话才出口,就被裴姓长老的长枪贯胸而过!若不是关键时刻,他将身体往旁边一侧,只怕已然身躯尽毁!便是如此,这老僧也不好过,整条左臂连带小半左胸不翼而飞,旁人甚至能看到一涨一缩搏动的心脏!

  老僧身后,更有两个元神断手折足,好不凄惨!

  郑姓长老打出的那太极,则只盯住先前与他交手的黑袍僧人,那老僧遁光才起,就被带着血光的黑白太极裹住,连带元神一起炸作齑粉!

  这番变故极其突然,围观众人根本就不曾料到,这片刻时间,就有七八个元神或死或伤!

  “二哥!”

  那先前与陶万淳对话的黑袍人骇然扶住失了左臂的老僧,黑中带红的真气不要命地渡入老僧体内,阻住巨大创口上喷涌的鲜血!

  “杀!”

  另一个面目酷似黑袍人寒声下令,自己则一分为三,化作三道黑蒙蒙的光芒,分别向空中飘飘荡荡裴郑二人元神,和齐艳所化血光卷去!

  陶万淳,祁尧和焦璐同时出手,陶祁二人各自缠住卷向裴郑元神的黑光,焦璐驾御一道雷霆环绕的百丈剑光,将那转折而回的血光护住!

  天魔宗和枯寂寺其余元神,此刻也纷纷含愤出手,法宝神通尽数往太清门元神身上招呼!

  太清门一干长老自然不会束手待毙,一个个沉了脸色,也是法宝神通齐出,与两派元神斗在一起!

  交手片刻,便有数个太清门炼气弟子被波及,陨落身亡!

  太清门众元神更是大怒,纷纷鼓起真气将身边的晚辈抛开,神通法宝尽展,死死缠住枯寂寺和天魔宗元神!

  阮清并未参战,而是护住一干同门,倘若有人下暗手,便出手阻拦!

  三派修士一交上手,就斗出了真火,无论神通法宝,威力都大得不可思议!旁的门派,早早就护住各自门人远远退开,却并不离去,而是遥遥站定了冷眼旁观!

  只因许恋碟说什么也不离开许听潮,苍山剑派也只好与太清门炼气弟子站在一起,宿璇玑和钟离晚秋与阮清一般,不时出手挡住斗法余波,或者枯寂寺天魔宗的黑手!

  与苍山剑派一样的,还有灵狐宫胡姬三人和飞雷洞雷闯。许沂不走,他们自然也不会离开。不过这二人只护住周围聊聊几人,其余太清门弟子的死活,他们并不关心。

  “好个太清门,嘿嘿……纳命来吧!”

  那黑袍人稳住断臂老僧的伤势,蓦地化作一团黑色云雾,朝太清门众元神当头罩下!

  太清门元神虽多,却并未尽数到此,人数本就不占优势,此刻敌方又多了一个元神,自然雪上加霜!

  安期扬见此,忽然舍了对手,伸开数丈方圆的大手,往那黑袍人所化云雾一抓,黄蒙蒙的光芒从手掌射出,将那黑云尽数罩住!

  “卢寒笙,来跟你家安期爷爷好生亲近亲近!”

  “吼——”

  黑云中传出一声非人的兽吼,猛地挣脱黄光束缚,几次翻腾,就将百丈高下的安期扬罩住!

  “哈哈哈……痛快!痛快!!”

  安期扬的狂笑声不绝传出,黑云也剧烈地凹凸起来!

  这番变故,说来话长,其实也不过十几个呼吸!

  裴郑二人的元神失了身躯真气支撑,十成修为使不出一成,也不去掺和空中大战,纷纷小心地朝齐艳所化红光靠去。

  那红光在枯青的身躯附近盘旋几周,忽然光芒尽敛,露出个飘飘荡荡、手持小刀的俏丽身影来,只是这人影比起裴郑二人,还要轻上几分。

  “师姐,你的元神怎如此虚弱?”

  “莫非是那玄元斩魂刀……”

  “并非如此,我先前动用血焰熔魂咒,伤了几分本源,因此有些虚弱。”

  裴郑二人听得“血焰熔魂咒”五字,尽管只是元神之身,脸上神色变化并不明显,但还是足以表明二人的骇然!

  齐艳却不去管他们,自顾自的一道法诀打在枯青的躯壳上!

  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枯青躯壳瞬间就被淹没在滚滚血色火焰中,隐约可见一个人影在火焰中挣扎翻腾!

  “姬痕,几百年了,你还是如当年那般胆小如鼠!你以为有明王寂灭塔护身,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

  齐艳满脸讥讽,待血焰将枯青的躯壳和真气烧掉**成,才忽然挥动手中小刀,数十道光刃接连斩下,轻易就突破明王寂灭塔垂下的黑光,将血焰中挣扎的那人影斩做数十段!

  “贱婢,竟敢修炼血焰熔魂咒这等歹毒的道法,今日却是容你不得!”

  厉喝声中,那断臂老僧忽然出手,一道黑索直往齐艳元神卷来!

  “枯寂,你好不要脸!”

  裴郑两人元神纷纷怒吼,明知凑上去也是送死,两人还是齐齐挡在齐艳跟前!

  原来这枯寂和尚出手的时机十分微妙,此刻阮清,宿璇玑,钟离晚秋都刚刚出手,抵挡二十来个元神斗法的余波,根本就来不及救援!雷闯和胡姬倒是有空闲,但这两人均都稍微犹豫了一下,时机一纵即逝,再想补救,却是来不及了。

  眼看就要将三个元神仇人灭杀,枯寂不禁哈哈狂笑!

  裴郑两人神色坚毅,齐艳却满脸凄迷,看向身前两个虚幻的半透明背影,眼中顿时流露出无限柔情。

  黑索已到眼前,冰冷死寂的气息侵入心扉!裴郑齐三人自忖必死,虽各有遗憾与不甘,却均都不报任何希望,只觉耳中一众同门的怒吼与呵斥越来越远……

  便在这最后关头,三人眼前一阵五色闪过,等视线再次清晰,却发现已然改换了天地,三人正身处一处五色氤氲的小世界!

  “许师侄的摩云翅!”

  裴郑二人齐声惊呼!

  “不想救下我们的,竟是这孩子……”

  齐艳则幽幽一叹。

  却说许听潮用摩云翅摄走裴郑齐三位师叔的元神,也不顾枯寂恼怒欲狂,将那黑索朝自己身上打来,右手一伸,一只五色大手就朝半空光芒黯淡的明王寂灭塔抓去!

  “小贼尔敢!”

  枯寂大喝一声,黑索顿时改了方向,瞬间卷住明王寂灭塔!

  并非这老和尚不恨许听潮,而是阮清,宿璇玑,钟离晚秋,胡姬,雷闯齐齐出手,他自忖最多能将许听潮击伤,却要失了这件枯寂寺至宝!两相权衡,这老和尚只能强忍怒气,先将明王寂灭塔收了,再做打算!

  枯寂暂时没有机会出手,枯寂寺和天魔宗其余元神却能腾出手来!一个炼气弟子在众人眼皮底下救走三个大敌,叫他们如何忍耐?当下便有两个女子,一个灰袍老僧舍了对手,直往许听潮扑来!

  许听潮怎敢在三个元神面前放肆?二话不说就化作一团数百丈大小的五色彩云,往东北方飞遁!

  奈何这三个元神早早算定他逃跑的方向,先就放出法宝阻截!

  许听潮无奈,只得折向东方遁逃!

  三个元神刚想追踪,就见东北方又飞来七八道遁光!

  “诸位师兄弟休慌,滕伯望来也!”

  却是太清门其余元神赶至,瞬间就将劣势扳回!

  这三个元神只得返身加入战团,唯有枯寂一人架了遁光,朝东方追去!

  许听潮向东方逃遁的时候,许恋碟就一言不发地架起剑光,往东方飞遁,但许听潮有摩云翅这等飞行异宝,她的剑光才起,许听潮就没了踪影!这女子却不肯放弃,只顾御剑遁行,想到担心处,两眼扑簌簌地流下泪来!

  “唉,你这孩子好生痴傻。你那弟弟此刻已算得半个元神,又有摩云翅这等异宝,慢说那枯寂身负重伤,便是全手全脚,也休想追上!”

  钟离晚秋怜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许恋碟只觉得身躯一轻,已被师傅摄进剑光。

  “师傅,听潮他……徒儿,徒儿怕听潮又出事……”

  “哭什么哭?”钟离晚秋伸手拭去许恋碟的泪水,“师傅这便带你打发了枯寂老鬼,再去找你那弟弟!只怕师傅遁光不快,追丢了踪迹。”

  “徒儿封印了听潮一丝本命真元,便是远隔千万里,也能感应得到!”

  ……

  许听潮向东飞遁了半天,又折向东南,一天之后又径直向南方飞遁,如此三天后,已然来到一处苍茫的大山中,继续飞遁了小半天,才小心地落在一座山头。

  “许师侄,这些天幸苦你了,快将师叔三人放出来透透气!你有摩云翅傍身,遁速之快,师叔三人望尘莫及,那枯寂和尚早被不知甩到了何方,无须如此小心!”

  许听潮依言将三人放出,只见三个飘飘荡荡的半透明人影站在半空,面向自己含笑不语,许听潮顿觉不大自在。

  “许师侄怎的这般容易害羞?”齐艳捂嘴轻笑,让许听潮窘迫不已,裴郑两人,早已痴痴呆呆看傻了眼。

  齐艳轻啐一口,若是身躯还在,脸上定然已浮起两抹红晕,不知会艳丽到何种妖孽的程度。

  “咦?许师侄在此处停住,莫非是上天注定?”齐艳此话,许听潮听得莫名其妙,裴郑二人却神色复杂,想要说什么,又都忍住,先后别开了脑袋。

  齐艳似乎心情很好,悠闲地抚了抚手中小刀,忽然对许听潮说道:“许师侄,我三人一番斗法,浑身家当都毁了个干净,也没有什么好东西答谢你。等事情了结,这柄玄元斩魂刀就送与你吧!此刀的祭炼法诀,师叔早已打入你神魂,你须得用心祭炼,以期早日斩除体内天魔!”

  齐艳说完,也不等许听潮回答,倒转手中小刀,朝自己当头斩下!

  许听潮大骇,想要出手阻拦,却已然来不及!只见灰色光刃下,齐艳元神蓦地一分为二,互相对视轻笑一声,便双双化作白蒙蒙的光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