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一一三章 天下苍生几刍狗,东海鱼妖伏波涛 2

第一一三章 天下苍生几刍狗,东海鱼妖伏波涛 2


  待得那女子关好房门离去,许听潮才将目光从桌面那玉盒上移开。修行之人对周围气息极其敏锐,那女子流泪,他怎会不知?只不过不同于自家姐姐和芍药,这样一个女子对自己生出儿女情愫,颇让他觉得有些不知所措,他对这女子最深的印象,还是十七年前姐弟二人扑在亡母身上哀哀哭泣的那一幕。

  一个苦命的小妹妹,就是这女子在他心中的定位。甚至这女子的名字,他都有些记不大清楚,秦楚?还是秦烟?

  尽管有些不忍,许听潮还是没有叫住离去的人儿,而是轻轻摇头,将心中烦恼抛却,仔细思索起王诚的用意来。

  王成此举,很大可能是为了当年之事致歉,但许听潮并不完全相信,始终都抱有一丝戒心。这般戒心,并非针对王诚一人,自从十七年前凝结元神反被天魔入体后,许听潮和姐姐许恋碟,就对旁人不是那么相信。除了姐姐和芍药,许听潮还从未遇到能心无芥蒂交往的人。

  实在想不通王诚会在送来的礼物上做什么手脚,许听潮索性祭出玄龟盾,抬手弹出一道剑气,将桌上玉盒的盒盖射飞!

  盒盖落到地上叮当做响,盒中物事也被许听潮看了个清楚——

  一具浑身银色的半尺傀儡!

  许听潮神色一凝,又弹出几道真气,换了好几种方法检测,并未发现什么不妥,这才将那银傀儡摄到掌心,同时也明白了王诚的意思。

  当年我差点害了你一命,今日我便还你九条命!

  这银色傀儡,太虚真人就曾送给天尸门栾姓女子的小女栾明珠一具,名为“仙命”,只须祭炼入体,就能抵挡九次殒身之厄!

  这等宝物,连虚境老怪都会眼红,王诚竟肯拿来当做赔礼之物,足见其诚意了。

  许听潮目光闪烁几次,重新用个玉盒将这傀儡装了,凌空画出几张符箓贴上,才好生收进腰间玉佩中。这仙命傀儡的祭炼,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再说,许听潮也并未对王诚完全放心。

  做完这事,许听潮就躺回床上,打算安睡,片刻后忽然又直起身来,将腰带中的东西尽数倒出,堆成一小堆。

  看着这琳琅满目物事,许听潮略一沉吟,就将腰间粉色的灵犀佩取下,把佩中东西尽数转入腰带,才在屋中熠熠生辉的宝物堆上挑拣起来……

  第二天天刚亮,许听潮就已悄悄离去,昨晚那女子来敲门,只见桌上一枚粉色玉佩,在晨曦中闪烁着柔和的光芒。

  ……

  许听潮的云头已经消失在南方天际,许恋碟不舍地收回目光,正好看到褚逸夫洋洋得意的神情,不禁恼怒地揪住这这厮的耳朵——

  “你个没良心的,我家弟弟好心把青玄借你运使十七年,你却好意思一声不吭地直接昧下,还做出这般下作的表情!”

  “哎哟——师妹手下留情,耳朵要被扯掉了!”褚逸夫连连哀求,却发现耳朵上的两根纤纤玉指传来力道又大了些,赶紧改了口风:“小舅哥半只脚踏入元神的人物,怎还看得上青玄这等俗物,他走的时候,不也半句没……哎呀!”

  许恋碟听褚逸夫“小舅哥”,“俗物”的乱说,心中羞恼,两根玉指一转,就把褚老大的耳朵扭了个翻转!候在门派大阵入口的苍山弟子,无不嘻嘻而笑……

  且不说这两人如何打闹,许听潮辞别了姐姐,便一路往南。他也不急着赶回门内,因此故意将云头缓缓驱使,观看一路上的景色。此处已是朔州境内,虽说依旧算是苦寒之地,但比起焰州那一望无际的暗红,不啻仙家胜境!

  只因宿璇玑和钟离晚秋突然有事外出,急招许恋碟和褚逸夫回门。四天前,许听潮和姐姐,还有褚逸夫离了定胡城,一路往东飞遁,急急赶回苍山剑派,根本顾不得游玩。因为见不得姐姐和褚逸夫亲密的样子,方一到达,许听潮就不顾姐姐挽留,执意离开。此时这般做派,倒是大半为了疏解胸中闷气。

  许听潮虽然极不愿意,但也不能不接受褚老大将会成为自己姐夫的事实,他不会去怪姐姐“择偶不当”,反倒把暗中促成此事的两位苍山元神暗暗恨上!只是也仅此而已,他又能如何,虽然看那褚逸夫不甚对眼,但不得不承认,此人倒勉强算个“忠厚君子”。

  这般晃晃悠悠地入了翰州,许听潮又到极乐宫旧址闲逛了一番,才架了云头继续南下,不想刚刚行出四百余里,便突然心生警兆!

  许听潮想也不想,立即身化金红遁光,打算冲入高空!

  一道白蒙蒙的怪风忽然从上而下,对准许听潮劈头盖脸地刮来!

  许听潮身处遁光,却看得异常分明,头顶这白色怪风非同小可,竟似乎是西方庚金之气,刮动间带起刺耳的尖啸,更有淡淡的翎羽状利刃夹杂其间,甚是猛恶!

  自忖贸然置身其间,不死也要脱层皮!许听潮便不欲硬碰,遁光蓦地化作五彩,望斜刺里冲出!

  堪堪避过这蚀魂销骨的金风,许听潮骇然发现,东南西三方忽然各自出现一座巍峨大营,其上黑云滚滚煞气腾腾,营中影影绰绰不知有多少甲兵埋伏!

  许听潮正待掉头往北方遁走,头顶却传来一声得意至极地怪笑,一座黑红大营从天而降,将北方门户堵了个严严实实!

  “许家小儿,可曾想到会有今日?!”

  只凭先前那声怪笑,许听潮就已认出,在此设伏的乃是昔日大敌,兵家元神黄骖!以他如今的修为,又怎会看得上这元神中垫底的货色?当下也不答话,左手连扬,打出一道金色雷霆,却是将太阳真火以掌心雷的法门祭出!右手则将那玄元斩魂刀握住,稍一挥动,就有十余道灰色光刃接连斩出,直取北方大营!

  “秃毛鹰,三个老鬼,还不快快出手?!”

  黄骖不愿硬接许听潮的攻势,将大营往北方拉走,嘴里却有些焦急地呼喝起来!

  “黄老弟,此子乃是太清门不世出的天才,你如此做法,就不怕落得与阴阳窟倪婆子一般下场?”

  “车老儿,你给我闭嘴!再不出手,老夫便叫你们尝尝煞火炼魂的滋味!”

  黄骖的掌中营被金色雷霆和灰色光刃先后击中,顿时损失了数百傀儡甲士,心中肉疼无以复加,再听得那姓车的老头劝说,哪里还听得进去,直接恶狠狠地出言威胁起来!

  “许师侄,老夫与侯卫两个兄弟被这老贼施了手脚,此番布阵伏击于你,实属无奈!切记莫要硬拼,赶紧找个机会溜走,老夫兄弟三人定当暗中相助!”

  耳中才传来这么个声音,许听潮就发现,东西南北四座大营猛地涌出无尽傀儡甲士,天空更有数不清的大小鹰隼翱翔扑击!这些傀儡和鹰隼,单个实力并不如何,但数量实在太多,根本杀不胜杀!

  知晓了当前情势,许听潮便不肯徒自浪费真气,把云头收缩成一对五彩羽翼,认准东方扑去!

  方才传音的老者,许听潮已然记起,正是当年西陵城出手阻拦自己的一位兵家元神,只不知为何会落得受黄骖挟制的下场!

  这车老儿有意放水,许听潮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思,往他所主持的东方遁来!

  密密麻麻的黑甲红眼傀儡,见得许听潮的遁光,却丝毫没有避开的意思,反而各自结阵,一副打算拼力阻拦的样子!

  许听潮神色一沉,正要打出手中凝聚的道术,却忽然又生生忍住!

  只见天空鹰隼雨点般落下,攻击许听潮的没有几个,反将车老头布下的军阵冲得七零八落!

  许听潮大喜,遁光陡然大盛,就从混乱中冲了出去,顺手灭掉数十只尖爪铁喙的扁毛畜生!

  “鹰老儿,你干的好事?!”

  车姓老者惊怒交集地大吼!原来他的傀儡甲士,被这群鹰隼一番扑击,立时损毁了七七八八!

  “哼!”

  一声冷哼,滚滚黑红云团中忽然飞出个秃顶鹰鼻的白发老者,本该是双臂的地方,却长了对数丈大的羽翅,呼啦啦一扇动,就往许听潮追来!

  许听潮看得分明,这老者竟是一个元神道行的妖修,本体不用猜测,当属鹰隼一类!

  此番来追,这妖修将双臂化作翅膀,速度甚是迅捷,比起许听潮也只慢了一线,双翅挥动间,更有两簇羽毛状的刀刃交替攒射,让许听潮疲于应对!

  不旋踵,黄骖也追了上来,这老儿不知从何处得来一对乌黑的铁翅,每扇动一次,就能飙出十余里,速度快得吓人!只是他似乎并不曾将这羽翅祭炼完全,运使之际颇多破绽,只能十多里十多里地直线前进,根本不能向许听潮那般灵转圜!

  正是寻了这个空档,许听潮才堪堪能在两个元神的夹攻下遁逃。便只这一点优势,也足够许听潮从容应对,似这般被数个元神追杀的情形,在定胡城时,许听潮早已见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