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一一四章 天下苍生几刍狗,东海鱼妖伏波涛 3

第一一四章 天下苍生几刍狗,东海鱼妖伏波涛 3


  这般飞遁了一阵,许听潮倒是看出些端倪,黄骖背上那对铮铮铁翅,似乎和那秃顶鹰鼻的妖修老者大有关系。只要黄骖从眼前掠过,这老鸟妖两眼就几乎要喷出火来,只是不晓得为什么,始终不肯对黄骖出手。

  此节想不明白,暂且掠过不提。许听潮略略估算,知晓车姓老者三人想要追上来,还要不短的时间,心下稍稍计较,就打算给身后两个老儿一点苦头吃吃!只见他忽然遁入高空,身化金红大日,有金乌法衣辅助,落日熔金剑的威能今非昔比,无匹巨力压下,两个老儿的身形都不由一滞!

  黄骖和那老鸟妖毕竟是元神道行的高人,只一振,就将身边巨力震散!

  黄骖见得许听潮停下施展神通,不惊反喜,大喝一声,就架起遁光冲了上去,背后铁翅笨拙地挥动,白蒙蒙的金风呼啸刺耳,毫不客气地向许听潮所化大日刮去!

  秃顶鹰鼻的妖修老者,神色间却并无多大变化,两翅呼呼扇动,数以千计的羽刃对准半空的金红大日射来!

  刺目的金红剑光当空斜照,眨眼就将黄骖刮出的怪风,妖修老者射出的羽刃淹没!两个老儿齐齐惊呼,慌不迭地躲闪,却还是被剑光擦到,一个的衣服破了几个大洞,另一个则翅膀上掉下几根灰黑羽毛!

  许听潮现了身形,嘴角挂起一丝不屑的冷笑,掌托一柄三寸金红小剑,淡淡向黄骖看来!

  黄骖没来由心中一寒,刚刚飞身躲避,就见一道金红流光破空而至,左肩紧跟着一麻,鲜血飞溅七尺!

  “小贼,安敢伤我?!”

  这老儿大怒,嘴上呼喝,右手却抓出一把白花花的木屑,脸孔扭曲几下,却又恨恨将收回袖中!

  秃顶老妖的动作却比黄骖快上太多,见许听潮现了身形,就将双翅一挥,面色凶狠地扑上!

  许听潮不欲与这老鸟妖纠缠,随手打出一道斩妖剑芒,飞身往南方遁走!

  此刻,黄骖才回过神来!这老儿怪叫一声,背后铁翅白光闪烁,刷地一扇,将附近虚空搅得一阵紊乱,人却倏忽不见了踪影!再次出现时,已在十里开外,距离许听潮也就数里距离!

  许听潮的五色云头飞遁不止,黄骖却顿了一下,就是如此耽搁,双方距离又拉开数里!但黄骖再次扇动翅膀,就赶至许听潮前方数里处!

  眼看又要被截住,许听潮神色一冷,抬手画出一道镇邪符,望正自转过身来的黄骖打去!

  黄骖袖袍一挥,一个傀儡甲士迎上迎面飞来的符箓,轰隆一声爆成漫空碎屑!

  许听潮面色微变,又举手打出两道赤红掌心雷!

  黄骖直把背后铁翅一闪,白蒙蒙的怪风刮来,只瞬间就将两道雷电吞噬!

  二人交手两次,足够那秃顶老妖追上!

  这老妖双翅已然化作人手,并不曾像往常一样合身扑上,而是站在数里外,两手一搓,打出五道白色羽刃来!

  这五道羽刃方一成型,就蓦地消失不见,顷刻又在许听潮附近破空而出,列阵直射要害!

  许听潮不曾料到这老妖还有如此玄妙的妖术,仓促间只来得及微微侧身,避开要害!

  噗噗噗连响,五道羽刃一道射空,三道被金乌法衣挡住,最后一道却在许听潮脸上划出个深可见骨的伤口!

  顾不得脸上剧痛,许听潮赶紧一催云头,往西北方遁走!

  黄骖怪笑连连,背后铁翅扇动,总能将许听潮截下,那秃顶老妖就站在远处,搓出羽刃攒射!这般交手几合,车姓老者三人的黑红遁光,也在西方遥遥冒头!

  许听潮无奈,只得返身往东方遁走!

  黄骖和那秃顶老妖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也不上前堵截,只紧紧跟住许听潮,远远用怪风和羽刃攻击。

  又被这般追了小半天,许听潮忽然动用落日熔金剑,把两个老儿打得顿了一顿,之后立即现了身形,掌托金红小剑,不怀好意地看着黄骖!

  黄骖先前就被这小剑射穿了左肩,哪里还敢怠慢?!想也不想就将背后双翅折叠道身前,将自身牢牢护住!

  秃顶老妖见此,不禁脸上肌肉扭曲,刚想做什么,就觉得一抹金红光芒迎面射来!这老妖骇然变色,赶紧把头颅一偏,却依旧被这小剑射穿了半边面颊!

  没能出其不意地秒掉秃顶老妖,许听潮有些失望,却也不敢多作停留,架起五色云头就跑!

  秃顶老妖吃了如此大亏,怎肯善罢甘休?!只见这老妖发出一声非人的怒吼,眨眼变作一头身量百丈的巨大秃鹫!这秃鹫右颊鲜血淋漓,水缸般大小的眼睛中凶光闪闪,双翅一挥,就冲入高空,也不知施展了什么妖法,周身忽然生出成千上万的羽刃,雨点般攒射而下,噗噗噗地射入许听潮的五色云头!

  且不说许听潮如何应对,就是跟在附近的黄骖见了这等声势,也只觉头皮发麻!

  好在这老秃鹫似乎认准了许听潮,根本不理会这老儿,两只巨爪交替虚抓,两道白色光爪接连降下,瞬间就将许听潮的五色云头撕裂开来!

  许听潮发髻散乱,身着一件金色长袍,周身金色火焰燃起丈许高,火焰外围是一道金色屏障,隐约有梵唱传出!这小子脸上血迹斑斑,抬头注视天空,神色冰冷,抬手射出四道雷霆环绕的百丈青色剑气!

  那秃鹫不防许听潮竟然能释放如此威能的剑气,只来得及把双翅垂下,护住胸腹要害,就被四道剑气结结实实地射中!

  轰隆隆的暴鸣声过后,无数焦黑的鸟羽飘落,许听潮和秃鹫却都不见了踪影!

  黄骖目瞪口呆一阵,忽然咬牙一扇翅膀,打算往东方遁去,不想一直白色光爪从天而降,直取他顶门要害!

  铁翅扇动,黄骖轻易避过这记爪击,只不过神色变得阴沉至极!这老儿冷哼一声,翻手取出一具黑红傀儡,两手连连比划,嘴里喃喃念咒,竟是凌空做起法来!

  顷刻,天空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鹰啼,双翅羽毛破破烂烂的百丈秃鹫从天而降,轰隆一声砸进地面,口鼻溢血不说,还在满地乱滚,似乎正在遭受什么**蚀骨的痛楚!

  足足小半个时辰之后,黄骖才收了咒法,那秃鹫正仰面躺在一个山谷中,双爪不时抽搐,尖喙张开,带血的涎水顺着嘴角汩汩淌下!

  “哼,老秃毛儿!此番可是你自找的!若非留你还有大用,老夫早就径直将你咒死,取了你一身皮毛骨骼炼制法宝!”

  ……

  许听潮不知身后的变故,与那秃鹫老妖硬拼了一记,他便拖着重伤之躯一路往东飞速遁走,丝毫不敢停留!黄骖和那秃鹫不曾追来,他也只当是这两个老儿认定自己还有一拼之力,不肯逼迫太紧。

  这小子一面飞遁一面运转真气,等飞出万里之遥,才忽然发现真气恢复的速度足足是平常的数倍,施展内视之法一看,只见丹田五色水潭中,猫耳小人儿正抱住昏迷的参娃瑟瑟发抖!参娃虽然昏迷,却也停了吸收灵气,想来多少还是有些知觉。

  没了这两个小人儿争抢,聚集来的天地灵气尽数被许听潮炼化为真气,速度怎能不快?如此情形,自然持续的时间越长越好,正是打着如此算盘,许听潮并没有提醒猫耳小人儿危险已过……

  两天后,许听潮修为尽复,只是身上的暗伤还需慢慢调养。丹田中两个小人儿也逐渐恢复了平日里的行径,不过却成了惊弓之鸟,稍有什么风吹草动,那猫耳小草就会化为人形,警惕地竖起耳朵。

  因为担心后方两个老儿追上,许听潮也没有心思理会这两株胆小如鼠的化形灵药,而是一刻不停地架了五色云头,往东方飞遁。半月之后,迎面吹来的风中竟带着一丝腥咸,许听潮才猛然发现,自己已然穿越了大夏朝大半国土,就要到达东方的大海上!

  回头往西方一看,并不曾见到黄骖和秃顶老妖追来,但许听潮终究是不放心,加之从未到过海边,心里有些好奇,便继续往东方遁去。

  须臾,视线极处天地交汇的地方,一道湛蓝的亮线蓦地出现,接着迅速化作无尽的深碧,更隐隐有潮声传入耳朵。

  许听潮心中微微激动,全身真气不要钱似的注入摩云翅中!本就迅捷无比的五色云头,立时又快了三分!只是眨眼,就掠过海边一座高峰!

  那峰上有不少修士聚会,吵吵嚷嚷甚是喧闹,许听潮只听得“……白龙伏波……”、“……身死道消,为天下笑!”、“……媚的墨鲤儿……”等聊聊只言片语。这小子本就不喜热闹,更何况此刻顾忌身后大敌,更没心思去搀和,而是毫不停留地遁入大海。

  “前方可是太清门许师侄?”

  洪亮的男声自峰上发出,前一刻还在老远,下一刻却已回响在耳边!

  许听潮匆忙一回头,只见一个不认识的道人大修飘飘踏云而来!这道人黑须黑发,一脸和善,道行却不低,赫然是个元神境的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