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一一五章 天下苍生几刍狗,东海鱼妖伏波涛 4

第一一五章 天下苍生几刍狗,东海鱼妖伏波涛 4


  仅仅是淡淡看了一眼,许听潮就回过头来,继续架了云头飞遁,丝毫与其搭讪的兴趣都没有。

  那道人见许听潮疏忽远去,原本和善的脸色陡然阴厉下来,冷“哼”一声,便驾云回了那临海山峰。有几个炼气士出来迎接,反被他大袖一挥,凭空卷起罡风吹得东倒西歪!

  许听潮入了大海,驾云飞遁一阵,只见四下尽是墨蓝一片,颇有些不知该前往何处的踟躇。虽然仍自担心身后追兵,却还是逐渐放缓了遁速,心中思忖不断,若在这大海上与黄骖和那老秃鹫相遇,该如何应对。

  想来想去,也只得出一条,这大海上水行灵气充沛已极,若然动手,定要多多动用水行道法。

  正思忖间,前方半空忽然传来一阵哗哗水声,许听潮举目看去,只见一墨衫男子脚下生浪,凌空踏步而来!

  这男子面目甚是平庸,举手投足间却说不出地恣意洒脱,更兼一身妖气浩浩荡荡,比之修成元神数百年的高人亦不遑多让,分外惹人注目!

  知晓遇到了个了不得的妖修,许听潮神色微凛,就打算绕道避开。

  “许道友孑然一身游览东海,何不随我去白龙岛坐上一坐?”

  “你是何人?”

  听得此言,许听潮哪里还有避让的心思,两眼直视这飘飘然踏浪而来的墨衫妖修,神色冰冷!

  “嘿嘿,这些年许道友声名传于天下,我认得道友并不奇怪。”那妖修见了许听潮的神色,却浑不介意,“听说道友单凭一人之力,便足可力敌数名元神!在下不才,倒要讨教一二!”

  这妖修说完,也不待许听潮答应,抬手就打出一道百丈长的碧蓝水流,轰隆隆当头浇下!

  许听潮脸色微变,也是抬手打出一道水流!

  这水流色作清冽,并无碧蓝水流那般有百兽奔腾的气势,方一接触,就被碧蓝水流冲得散逸开来!

  许听潮也不气馁,默默使出叠浪之术,原本溃不成军的水流中忽然生出无穷潜力,一波一波地向前涌去,竟将那碧蓝水流堪堪抵住!

  那妖修见许听潮的道术如此不堪,脸上本已微微露出失望之色,此刻却忽然惊呼出声:“盛名之下果无虚士!许道友可愿随我一行?我愿将这踏浪之术相传!”

  这妖修说话间,挥手收了水流,脸上神色已然变为喜不自禁!

  许听潮也是随手一挥,近百丈长的清冽水流重新散作天地灵气,淡淡地看了那妖修一眼,架起云头就走。

  “哎……道友且慢!”

  墨衫妖修大急,脚踏激浪追来,却如何赶得上许听潮的摩云翅?这妖修情急之下,竟然凌空化作一头形似麒麟的十丈怪兽,四蹄奔腾间,带起滚滚浪涛,轰隆隆地追在许听潮身后!

  “事成之后,不仅我愿将踏浪之术传授,墨鲤妹子也会以独门法术‘癸水元刀’相赠!”

  许听潮本不想理会这莫名其妙的妖修,忽然听得“墨鲤妹子”四字,心下一动,就停了云头。

  那妖修见状大喜,轰隆隆赶至近前,恢复了人形不说,还一步踏进许听潮的云头,与许听潮并肩而立,间隔仅仅三尺!

  许听潮见状,脸上肌肉抽搐几下,差点没忍住将这妖修强行扔出去!

  “道友且行,认路的差事便交给我吧!啊,先转向东南!”

  许听潮并没有立即催动云头,而是淡淡说道:“有五个元神在追我。”

  那妖修神色一滞,很是古怪地打量了许听潮几眼,才作轻松状笑道:“无妨!道友可敢与我同去?”

  许听潮二话不说,按照妖修的指点,五色云头直往东南遁去。

  那妖修心里嘀咕几句,便热络地与许听潮攀谈起来,半顿饭的功夫,许听潮倒是有些明白怎么回事了。

  原来那白龙岛上,住了一头鲤鱼妖,立誓要化鱼成龙,奈何蹉跎数千载,也未能遂了心愿,眼看寿元将近,就趁海上起风暴的时候,拼尽全身妖力,与这天地异象对抗,试图在生死存亡之际能有所悟,脱去鱼身,化作真龙!

  人说生死之间有大悟,此话诚然不假,在定胡城十七年,许听潮就亲眼见到两三位门中师叔与生死之际悟得大道,成就了元神,但是因此而丢掉性命的,反而占了九成九!

  这鲤鱼妖的运道不算好,它本已悟了,却于半龙半鱼之际妖力耗竭,落了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老鱼妖虽然死了,但他的身躯乃是不可多得的宝贝!世人均都听说过真龙,但真正见得真龙的又有几位?老鱼妖身化半龙力竭而死,遗蜕引得无数修士争夺!

  这老鱼妖有个弟子,名唤墨鲤,乃是一头深海墨鲤成精,拼死保住自家恩师的遗蜕,逃回了白龙岛。众修忌惮白龙岛上的鱼龙漫衍大阵,便聚在海边望月峰上广邀同道商议对策,好一举攻破白龙岛大阵!

  这墨衫妖修,自称乃一头天地异种踏浪兽化形,是墨鲤妹子的心上人,听闻白龙岛出事,不远万里从麒麟州上赶来相助,本待先去望月峰闹个天翻地覆,却意外遇见了许听潮,便忽然改了主意。

  这踏浪兽听闻了许听潮的许多事迹,尤其欣赏许听潮斩却天魔补足转世师叔残魂的情谊,以及从小被狐妖收养的身世,还有认了一头狐妖当妹妹的举动……等等诸如此类。反正一句话,这踏浪兽看许听潮顺眼,就邀请他到白龙岛,好帮助自家墨鲤妹子做成一桩大事!

  许听潮也不知是该骂这踏浪兽愚蠢,还是夸赞他能“慧眼识人”,反正自己麻烦在身,这踏浪兽虽不是元神,却也可堪与元神一战,若黄骖和那老秃鹫追来,正好是个不错的帮手。就是不知他嘴里那位墨鲤妹子实力如何,自己这般贸贸然前去,会不会被人家拒之门外……

  “踏浪,这位是谁?”

  看着眼前大阵中模糊的倩影,许听潮就知自家的担心已然成真,这头墨鲤妖可不似踏浪兽那般单纯。

  “这是太清门的许听潮许道友,对我等妖修甚是亲厚!妹子快快打开大阵,放我们进去吧!”

  踏浪兽见得自家墨鲤妹子的举动,显然有些焦急,生怕许听潮一个不高兴拂袖而去,一边好言央求,一边向许听潮赔笑不已。

  “原来是许道友!”阵中墨鲤妖的语气忽然轻松了很多,掐动法诀打开阵门,“道友请进!如今白龙岛危机四伏,小女子行事不得不小心一二,道友请见谅!”

  许听潮正自疑惑,为何自家的名头竟这般好用,就觉手上一阵大力涌来,被那踏浪兽拉着闯进阵中!

  “鲤儿妹妹……”

  踏浪兽一见到这鱼鳞纹墨色衣裙的素颜女子,就做出一副失魂落魄的花痴状,连许听潮把手腕从他手中挣脱也不知晓。

  墨鲤被这般注视,两片脸颊早就嫣红似血,也不知该如何唤醒这呆瓜,只好强作镇定地对许听潮道:“十多年前,尚箜篌前辈和老叫花前辈来岛上盘桓,提及道友,多有赞誉!今日一见,实乃小女子之幸!道友驾临蔽岛,墨鲤本该克尽地主之谊,怎奈正值先师丧期,简慢之处,还望道友多多担待!”

  “道友自便即是!”

  听得许听潮这般说话,墨鲤才算稍稍放心,向许听潮歉意一笑,强忍羞意,弹出一个水球浇在踏浪兽头上!

  “你这呆子,我师往日待你不薄,且先随我去给他老人家磕头上香!”

  “好!好啊!”

  被这般对待,踏浪兽丝毫不以为意,反倒有些乐在其中的意味,也不顾佳人置气,腆着脸拉住人家小手,不由分说地直往岛上闯。

  墨鲤脸上的红晕瞬间蔓延到脖颈耳根,挣扎几下,却挣不开这莽汉的大手,只得仍由他拖着往里走。

  许听潮无声轻笑,脚下用力,也跟着去了。一路上只见禁制重重,其中大半的气息,都颇为熟悉,正是出自于自己有恩的尚箜篌和老叫花两位元神前辈。这般看来,这两位前辈与这白龙岛还真的大有渊源。

  “这墨鲤妖倒是不曾说谎!此番打算借助踏浪和白龙岛对付大敌,须得重新计议……”

  如此想着,许听潮跟着踏浪和墨鲤二人来到一处白绫高挂的灵堂。

  先入眼的,是一头盘成小山般的蛇样白鳞怪兽!定睛看时,这怪兽的样貌依稀在鱼龙之间摆荡,进一步是龙,退一步就是鱼,身上气势更随着这变化忽强忽弱,看来诡异无比!

  这应该就是墨鲤的师尊,那“白龙伏波,身死道消,为天下笑”的东海老鱼妖!

  这老鱼妖生机全无,浑身上下却没有半点伤口,想来是墨鲤不忍它死后身躯残缺,施展法术修补过了。

  许听潮就这般看了半晌,忽然走上前,从灵桌上拿起三柱香,在长明灯上点了,恭敬地施礼后,才插到灵桌香炉上!

  踏浪陪着双目通红的墨鲤回礼。

  许听潮伸手虚扶:“道友节哀!”

  不说还好,这话才出口,那墨鲤忽然就扑簌簌地流出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