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一一六章 天下苍生几刍狗,东海鱼妖伏波涛 5

第一一六章 天下苍生几刍狗,东海鱼妖伏波涛 5


  墨鲤妖哭了一阵,才在踏浪笨拙的劝说下收了眼泪,红着一双眸子给许听潮安排住处,并亲自引路带到地头。

  许听潮不料竟惹得这鲤妖哭泣,正自尴尬不已,得了安排,刚好可以避开,匆匆道了声谢,就钻进面前这还算精致的阁楼里,察觉二妖远去,才挥手布下几道禁制以作警戒,然后就盘膝而坐,运炼起真气来。

  “鲤妹,不管发生何事,我都会与你在一起!”岛屿某处小径,踏浪忽然深情地拉起墨鲤的纤手,“你方才哭泣,我这里好不难受!”

  踏浪说着,将墨鲤的小手按在自家心口处。

  没了旁人,墨鲤尽管双颊晕红,却还算放得开,小手在踏浪大手覆盖下展开,抚着那块跳动的肌肉,轻声呢喃道:“浪哥哥的心意,鲤儿怎会不知?只是哥哥此番贸贸然带了个外人来,却是大为不妥。”

  踏浪有些尴尬,兀自小声分辨:“许道友可不似旁的人类修士……”

  “我的傻哥哥!人类有句话,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即便那许听潮声名传于天下,但不曾亲身相处过,又怎知他的真正性情?好在以鲤儿粗略观来,这人倒也如传闻的那般,虽然性格有些沉闷,却还算个君子!”

  “这是自然,我就说许道友并非一般人!”踏浪得意一阵,忽然小心地看了墨鲤几眼,讷讷说道:“鲤妹,许道友行事,与我妖类近似,与之相处,还是直来直去较好……”

  “你这呆子!”墨鲤一听,佯装生气,将被踏浪握住的手抽回,“莫非你以为方才鲤儿流泪,就是为了赚取许道友的同情么?”

  踏浪唯唯诺诺,虽然没有出声反对,墨鲤怎不知他的真实想法?连心上人都这般误会自己,这墨鲤妖没来由心里一酸,两个眼圈忽然又红了。

  “自打恩师仙逝,原先与我白龙岛交好的修士,真心前来祭拜的没有几个,反倒大部分都跑去那望月峰,打起恩师遗蜕的主意!这世间的凉薄,鲤儿算是看得透了!许道友与你我素不相识,却能真心诚意地给恩师上一炷香!有此情义,定是个值得信任的人!鲤儿心绪激荡,那番泪水倒有大半发自肺腑……”

  “鲤妹勿要再说!都是我混蛋,不知鲤妹的苦楚,还在此处胡乱猜测!”

  踏浪见墨鲤又要流泪,心疼得什么似的,听墨鲤一番解释,才知自己竟然误会了佳人,一时情急,抡起手掌就要往自家脸上掴去!

  墨鲤哪里舍得?赶紧双手揽住,贝齿轻咬几回,才忽然狠声问道:“你邀许道友至此,都许下了什么好处?”

  “也没什么,就是‘踏浪之术’和‘癸水元刀’……”

  “你!”墨鲤脸上现出肉痛的神色,想到事已至此,已然不能改变,只得叹息道,“唉,你呀……我等妖修哪里似道门那般,神通秘术数不胜数!哪样法术不是幸幸苦苦砥砺数百载,还不容易才修炼有成的?你这般说送人就送人,当真是败家子!”

  踏浪正垂首听从教诲,忽然耳边又响起墨鲤疑惑的声音:“再者,我等自行领悟的法门,也不知人家看不看得上!许道友肯与你来此,只怕另有原因吧……”

  “是有点麻烦……”踏浪脖子一缩,目光躲闪,“那小子也不知是否霉星高照,竟然同时招惹了五个元神高人!”

  片刻沉寂之后,就是撕裂苍穹的尖声咆哮——

  “你这榆木呆瓜,怎的不赶紧去死!!”

  ……

  踏浪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认真地旁听墨鲤与许听潮讨价还价。

  “许道友,此番你惹来的仇家太过棘手,踏浪与你的约定,便不能算数!”

  墨鲤说完,小心打量许听潮的脸色,只见这小子神色淡然,心里如何想法,竟是半点不露。这墨鲤妖暗暗咬牙,只好又说道:“倘若道友仇敌来袭,小女子会用岛上鱼龙漫衍大阵相助,只须道友答应助小女子收取白龙岛下的真龙脉,便算两厢抵过!”

  许听潮微微动容,这墨鲤妖赶紧增加了筹码:“鱼龙漫衍大阵是先师花费不菲财货,请尚箜篌和老叫花两位前辈布置,若是在为道友抵挡仇敌时损毁,道友须得支付赔偿!别的物事我们也不需要,就请道友传授两门拿手的道法!”

  踏浪看似老神自在,实则心里一直在打鼓,他害怕自家鲤儿妹妹如此毁约,惹得许听潮不快,直接拍拍屁股走人!其实许听潮走了无所谓,问题是又该从何处再找一个玄门弟子来?鲤儿妹妹要做的事情,非得借助道门玄功不可……

  不管踏浪如何想法,听了墨鲤妖的说法,许听潮觉得自己不算吃亏,就沉声答应了。

  墨鲤大喜,当即就要求许听潮和她二人一起深入岛内,收取那真龙脉!

  许听潮自是无可无不可,到得地头,才发现事情并不是他想象的那般简单。

  白龙岛下的灵脉,已然结成一条丈许长的五爪金龙,在灵气最充裕处摇头摆尾,见墨鲤进来,顿时生出几分欢喜,自动游上前挨挨擦擦,好不亲密!踏浪和许听潮就站在墨鲤身边不远处,奈何那金龙对两人甚是不待见,踏浪还好些,许听潮却连稍稍靠近都很难!

  许听潮很快就知晓了原委,自己丹田中木丹上那猫耳小草,不知何时已然化作人形,双目灼灼地注视着金龙,两只毛茸茸的耳朵微微抖动!许听潮只觉心中猛地升起一股食欲,仿佛那金龙是什么难得的珍馐美味,恨不得立时将它捉来吞了!

  “许道友,你究竟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为何我家小金会这般惧怕于你?”墨鲤神色间颇为焦急,“尚箜篌和老叫花前辈都说,真龙升腾隐现近乎道,只有使用道门真气迁移,才不致太过损伤本源!如今……该如何是好?”

  许听潮亦是头痛万分,心中那食欲越来越强烈,此刻金龙已对他怒目而视,身躯弓起,随时都会反击或者逃走!那踏浪已然看出不对,闪身挡在墨鲤跟前,神色间满是戒备和惊疑不定!

  脑中念头急转,许听潮忽然眉头一皱,尝试调动木丹,将自家一缕真气渡入猫耳小人儿体内!

  出乎意料,那猫耳小人儿只是身躯一僵,就仍由真气入体,然后疑惑地抬头四下张望。

  许听潮却是心中暗喜,原来真气渡入小人儿体内的瞬间,他就感觉自己与小人之间多了一份莫名的亲近,这情形,与当年祭炼青玄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莫非这两个小人儿,竟是什么通灵法宝不成?!

  顾不得思虑太多,许听潮赶紧调集浑身真气,汩汩注入猫耳小人儿体内,这小人儿舒服得呻吟一声,眼皮沉重地开阖几次,就颓然闭上,瞬间化作纤弱的猫耳小草!

  便在此时,许听潮心中的食欲陡然消散,墨鲤身边的金龙也放松了戒备,疑惑地看了许听潮几眼,就自顾自的与墨鲤玩耍起来。

  “许道友,这,这是怎么回事?”

  踏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惑的目光在金龙和许听潮之间来回扫荡。墨鲤也瞪大眼睛,等着许听潮的答案。

  “我体内某件灵物出了些问题,此番只怕不能出手相助!”

  许听潮的回答,让墨鲤和踏浪均都神色一变!他二人找许听潮来,不就是为了让其出手收取这真龙脉么?

  “此乃步虚玉璧,内有本门太虚真人讲道胜景!借你三天,能领悟多少,便看你的造化了!”

  许听潮抛出一枚巴掌大的晶莹青玉,也不等回答,径直盘膝坐下,闭目运转起真气来!方才之事,让他隐隐有个猜测,若能够做成,便是正面对上黄骖和那老秃鹫,他也半点不惧!比起这等事关自家修为和安危的大事,许听潮哪里还有闲心去管这两个妖修的闲事?

  奈何刚刚入定没多久,许听潮就被叫醒,睁眼就看到踏浪那张讪讪的脸。许听潮强忍怒气,沉声道:“何事?”

  “没有你玄门真气,教我们两个怎么看啊?”

  踏浪也看出许听潮的不快,却还是不无怨气地说道。

  许听潮一怔,暗想此事倒是怪不得人家,顺手弹出一道纤细的真气,源源不绝的注入踏浪手中的玉璧,便再次闭目,专注于自家的事情。

  那步虚玉璧得了许听潮真气,忽然自踏浪手中飞起,悬浮在半空,清光陡然大盛!

  待得光芒消散,玉璧已然不见了踪影,只余一须发皆白的老道端坐。这老道头顶百汇冲出一道清光,化作数十丈大小,隐隐有三朵莲花浮沉其中!

  墨鲤和踏浪均都面露狂喜之色,并排盘膝而坐,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半空老者的头顶,皱眉苦思,手舞足蹈,凝目沉吟,癫狂恍悟……种种情态不一而足。便是那与墨鲤亲近的金龙,也目不转睛地盯着太虚头顶的清光莲花,身形忽大忽小忽隐忽现!

  记录太虚真人讲道的步虚玉璧何等珍贵?许听潮倒是看过几次,之后就扔在灵犀佩中不再过问,但他那时神魂受损严重,不似此时的墨鲤踏浪神完气足,又能有多少领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