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一一七章 天下苍生几刍狗,东海鱼妖伏波涛 6

第一一七章 天下苍生几刍狗,东海鱼妖伏波涛 6


  墨鲤和踏浪沉浸不可自拔,忽然发现那盘膝而坐的老道似乎看了自己一眼,心中最隐秘的角落似乎也被看透!

  二妖陡然惊醒过来,忽然若有所悟,齐齐起身朝那老道躬身行礼,就连墨鲤身边的金龙,也是两爪交叉,连连行礼不迭!

  直起身来,二妖忽然觉得,眼前老道的虚像似乎鲜活不少,头顶的清光莲花也有了明暗变化,不似方才那般死板。

  墨鲤和踏浪怎还不知道,太虚这是等于接受了两人的大礼,如此算来,二人也勉强可算作小半个太清门人了。陡然抱上这般粗大的大腿,这对妖怪恋人怎不欣喜若狂?又朝老道虚像行了弟子礼,才双双坐下,肆无忌惮地观看起来!

  ……

  许听潮要做的事情,就是将丹田内两个小人儿,连同那五色水潭,统统用自家真气祭炼一番。两个小人儿自不必多说,虽是生灵,却有如同法宝一般的特性,“祭炼”过后,能增加亲密度,不再担心他们忽然作乱。而那五色水潭,本由天地灵气汇聚而成,若将其中灵气尽数替换成自家真气……真气暴增十余倍,直入探囊取物!

  虽说即便做成了,许听潮能自如驾驭的真气,总量依旧没有变化,但有了这水潭,就等于多出十多枚瞬间补满真气的丹药!如此一来,许多大耗真气的神通秘术,便可肆无忌惮地使用,即便一些超过自身真气的大神通,也能勉强施展!

  这般好事摆在面前,许听潮哪里还用得着害怕黄骖和老秃鹫?直接返身杀回去,与两个老儿大战一场,也不见得没有胜算!

  正是因此,许听潮才抛下墨鲤和踏浪二妖,自顾自的运起真气,将丹田内那水潭中的灵气抽出炼化,再送回真气替补灵气损耗。五行灵火真经是上古顶尖炼气法门,虽说许听潮修炼的是残篇,但炼化灵气为己用的部分尚还完整,效率自是不用多说。但那黄骖和老秃鹫不知何时会打上门来,许听潮便有些急迫,嫌这炼化速度太慢。

  正有些焦急,许听潮忽然暗骂自己愚蠢,放着丹田中好好的五粒金丹不用,反倒去搬运起大周天来,当真缘木求鱼南辕北辙!只不过,这五粒金丹颇有些奇特,许听潮平日里运炼,都是喷出体外缓缓打磨,还未曾有过在丹田中锤炼的经历。

  不过这小子素来大胆,略一思索,就将顾虑抛到脑后,心念动处,五粒金丹倏忽沉入丹田中那五色水潭!

  木丹上的猫耳小草被这一激,立时便醒了过来,化作人形跃出水面,小脑袋戒备地四处打量!

  一道五色真气袭来,这小人儿也不反抗,轻易便让这真气注入自家身体,然后晃了两晃,又闭上眼睛化作一株纤细的猫耳小草!双目紧闭的参娃,也被一道真气缚了,送到猫耳小草旁边。

  这边才处置完毕,水潭中的五粒金丹齐齐向右转动,将许听潮的一丝真气和些微潭水吸纳,然后再反向旋转,喷出一缕壮大了近倍的真气!

  见得金丹竟有如此神效,许听潮大喜过望,赶紧平复了激荡的心情,专心运使起金丹来!

  这般不知过了多久,五粒金丹早已分不清是在右转还是左传,亦或同时在往左右旋转,许听潮只觉得金丹中时时都有真气进进出出,体外灵气方才顺着经脉浸入,就被炼化成了真气!

  此刻的五色水潭,已然壮大了倍许,水潭中心处,一圈黯淡的金光中,白黑青红黄五粒金丹迷蒙不清,围绕那五色晶柱晃晃旋转,各自炼化真气的同时,相互之间似乎也多了些交流和联系!

  直到此时,许听潮的金丹才算真正和全身真气溶为一体,不再是可有可无,还需单独运炼的“异物”!如此变化,许听潮根本不曾料到,而所得的好处,也绝对不是一加一那般简单!

  眼见大功告成,许听潮心中畅快,运起真气一振,丹田五色水潭中心那黯淡的金光就被排斥而出,在水潭下方凝成一座模糊至极的佛像!另有一道麻线粗细的白色真气,在水潭上方穿梭来往,其凝实之处,几乎要化作液体!

  这两道真气,便是许听潮修炼的五蕴譬喻经和家传金煞剑诀!五蕴譬喻经从此彻底沦为客流,连占据金丹周围的力量也无。金煞剑诀本为凡间武学,即便这些年来,许听潮没有刻意修炼,也不知不觉到了极致,再进一步,便是先天!

  许听潮有些好奇自家家传武学到了先天究竟是何等模样,当下从白色金行金丹上调出一道真气,投入到金煞剑诀当中。只见那麻线粗的真气几乎瞬间液化,夭矫翻腾一阵,竟化作一柄寸许长的小剑!

  几乎是同时,红色火丹上喷出一道纤细的金色火焰,缠绕到这白色小剑上,顿时生成一柄金红小剑!

  见得如此变化,许听潮哪里还不知,自家这家传的金煞剑诀,竟然跟落日熔金剑大有渊源!这金红小剑,与施展落日熔金剑后,拼力凝出的那金红小剑,无论从外形还是威能,都没有半点差别!

  想来也是,四十年前,自家姐姐就说过,家传的金煞剑诀,是先父从百花岛一座破烂洞府中得来,而落日熔金剑也是得自百花岛神符洞,若说这两者没有关系,那才是奇怪了!可叹许听潮得了两部法门四十年,才因一时好奇,窥得其中的一二奥妙!明珠蒙尘至斯,叫人好不扼腕!

  那黄骖和老秃鹫,均被这金红小剑伤过,此刻悟透了这到法门,许听潮哪里还能忍耐?真气一动,将事先移开的两个小人儿重新拉回五色水潭,许听潮猛地睁开眼睛!

  只见原本灵气充裕之地,此刻几乎化作死狱!墨鲤踏浪二人正襟危坐,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半空那练法的老道,而金色小龙却不见了踪影!

  许听潮指头一动,断了步虚玉璧的真气供应。

  空中老道蓦然溃散,化作一巴掌大的青色玉璧,落回许听潮手中。

  墨鲤和踏浪如梦初醒,不等脸上遗憾褪去,便齐齐惊呼——

  “怎会这样?!”

  “小金何时跑到我的丹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