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一一八章 天下苍生几刍狗,东海鱼妖伏波涛 7

第一一八章 天下苍生几刍狗,东海鱼妖伏波涛 7


  两个妖修还在惊呼,许听潮却动用戊己土潜形遁法,直直往地面升去!

  “鲤妹快走,恐怕事情有变!”

  踏浪见得许听潮的动作,拉住墨鲤,不由分说地顺着洞穴往上窜出!

  刚刚探出脑袋,许听潮就见黄骖正架了黑红云头,和老秃鹫一起,联手围攻一个黑须黑发的道人。这道人许听潮见过,不是初到海边时,主动前来搭讪的那中年道士是谁?

  “许家小贼!今日老夫布下十面埋伏,教你尸骨无存!”

  许听潮冒头,并未刻意掩饰,黄骖自然瞬间就发现了他的踪迹!虽然惊异于许听潮的变化,黄骖还是志得意满地大喝一声,当头洒下一把白花花的木屑!

  几乎是不假思索,许听潮也抬手打出一道金红流光!

  “哎呀!”

  黑红云团中,黄骖一声惨叫,似乎吃亏不小!许听潮也被木屑的变化下了一大跳!

  这些木屑当空洒落,一块块灵光闪烁间,忽然就变成百多银盔银甲,手持长戈的军士,无声无息向许听潮杀来!

  这是什么道法?撒豆成兵么?!黄骖老贼何时学成如此玄妙的神通了?

  脑中念头急转,许听潮赶紧召回方才射出的金红小剑,在这百多来势汹汹的军卒间一阵绞杀!

  只听嘭嘭嘭连响,数十军卒瞬间爆成刺目光芒,余波将剩余军卒冲得七零八落!

  许听潮总算放心了些,黄骖老贼招出的这些军卒,看起来威风八面,其实也不足为惧!

  方才这么想,许听潮忽然就神色僵硬!不知从何时起,天空忽然洋洋洒洒的飘下无数细碎木屑,闪烁的灵光刺得人眼花缭乱!这强烈的光线中,影影绰绰有无数银甲军卒生成,犯了蝗灾一般直涌过来!

  面对如此可怖的景象,这小子哪里还敢怠慢?召回那金红小剑,全身真气不要钱一般注入!金红小剑得了真气补充,瞬间就变成一柄十余丈长的巨剑!

  许听潮合身扑进剑中,架起这巨剑,直直冲入高空千余丈,才停住了剑光!几乎是同时,巨剑上金红光芒一盛,瞬间分出数百寸许长的金红小剑,对准下方追来的银甲军卒攒射!

  “老贼,还我师尊遗蜕来!”

  墨鲤的声音才响起,远处就飞来千多鱼鳞状的漆黑刀刃,以及一道百丈长的奔腾碧蓝水流,直取黄骖的黑红云头!

  “好个标致的小娘,正合给老夫做个暖穿叠被,倒茶端水的婢女!”

  黑红云头中传出一声骄横的大喝,水流和刀刃前方忽然刮起一道白蒙蒙的怪风,阵阵利啸声中,千余刀刃尽数碎裂,碧蓝水流也被吹得支离破碎!

  “老贼受死!”

  一头形似麒麟的十丈巨兽踏浪而来,张嘴喷出道长近三百丈的大水,流动翻腾间隐呈蛟龙之形,几个来回,就将白色怪风冲散,然后张牙舞爪地直扑半空那黑红怪云!水龙后方,是两千多枚漆黑的鱼鳞刃,嗤嗤嗤的破空声让人汗毛直竖!

  水龙和刀刃来势汹汹,黄骖却好似半点不在乎,哈哈大笑声中,一道十余丈长的白色羽刃激射而出!

  “好畜生,老夫正却代步的脚力,你倒是乖乖送上门来!”

  踏浪听得此话,顿时羞怒欲狂,大吼一声,又张嘴吐出道丈许粗的水柱,要将那白色羽刃拦下!

  只听噗地一声脆响,羽刃轻易就将水柱劈作两半,直往踏浪硕大的脑袋斩去!

  踏浪大骇,四脚用力往侧里躲开,却还是被那羽刃削去了左肩一大片皮肉,痛得嗷嗷怪叫!

  “浪哥哥!”

  墨鲤关切地呼唤一声,顾不得发射鱼鳞刃,飞身就要来救!

  “鲤妹休急,我与这老贼拼了!”

  踏浪灯笼般的双眼布满血丝,四脚下水浪哗哗做响,眨眼就扑进黄骖的黑红云头!速度之快,竟后发先至,与二人先前发出的水流和刀刃同时到达!

  黄骖只是嘿嘿冷笑,忽然不见了踪影,连带那数百丈大小的黑红云头,也瞬息消散!

  踏浪扑了个空,眼看就要被自家水流和刀刃误伤,只见他大吼一声,那水流就乖觉地环绕到他身边,两千多鱼鳞刃,也齐齐盘旋在水流周围。一道简简单单的水流,眨眼成了件狰狞的兵刃!

  一道黑光遁来,从环绕的水流间隙轻巧穿过,落在踏浪背上,露出个鱼鳞黑裙的素颜女子来,正是那墨鲤妖!此刻,这女子俏脸生寒,双目喷火,脑袋四下扭动,要找出黄骖的身影来!

  这两妖修算计黄骖不成,却苦了许听潮!黄骖再次现身时,已然出现金红巨剑左近,只见这老儿嘿嘿怪笑,背上那铮铮铁翅猛一扇动,就有白蒙蒙的怪风利啸刮出!再一扇,两簇近百枚羽刃从翅上射出,直取金红巨剑中段!

  金红巨剑嗡鸣一声,顾不得再分出小剑,剑身一颤,忽然掉转方向,轻易避开两簇羽刃,穿透怪风,对准黄骖胸腹斩去!

  黄骖脸色一白,背后铁翅一扇,在剑光堪堪及胸时隐没了身形!

  金红巨剑射到墨鲤踏浪二妖附近,许听潮现了身形,神色阴沉至极!黄骖不知得了什么妙法,竟将背后那对怪异铁翅祭炼成这般模样!

  “许师侄,且来助师叔一臂之力,等灭了这老秃鹫,师叔再助你斩杀黄骖老贼!”

  道士的声音传入耳朵,许听潮只是眉头一皱,就不去理会。这道士不通名姓,就要旁人帮忙,定是包藏祸心!许听潮也不认为自己需要他来帮助。

  墨鲤和踏浪见了许听潮的反应,同时松了口气,一人手发鱼鳞刃,一人口喷水流,将追过来那些蚂蚁般的银甲军卒挡住!

  二妖的法术不似许听潮那般有效,打在银甲军卒身上,往往要三四下才能将其灭杀,但声在后劲绵长,倒也挡得住这些傀儡军卒。

  黄骖遁走已有一阵,却依旧不曾现身,墨鲤便有些不安,开口说道:“许道友,可有办法找出那老贼?”

  墨鲤的担心,许听潮心中有数,但他不认为黄骖会放过自己,因此还是那般气定神闲地四下扫视,双目中五色光芒闪动不已!

  忽然,许听潮抬手往后打出一道赤红掌心雷,身上金红光芒一起,又化作一柄金红巨剑,直射雷霆落点!

  “小贼受死!”

  一枚十余丈大的白色羽刃凭空现形,对准金红巨剑斩来!

  许听潮待要躲避,已然来不及,只好提起全身真气,和那羽刃狠狠对撞了一记!

  轰隆隆巨响中,金红白三色光芒交替闪烁!

  黄骖忽然现了身形,背后铁翅连连扇动,十余簇羽刃对准半空的金红白光团交替攒射!

  一道赤红雷霆同从天而降,黄骖躲避不及,被劈得须发卷曲,衣衫破烂!

  这老儿脸色大变,顾不得形象狼狈,背后双翅一扇,就要再次遁走!

  金红流光划破虚空,从黄骖背心透入,前胸透出!扇翅动作瞬间被打断!

  “啊——”

  凄厉的惨叫声中,黄骖前胸后背鲜血狂涌!这老儿也算悍勇,随手将伤口止血,就又要扇动翅膀!

  许听潮一身金袍,脸色煞白嘴角带血,正从黄骖背后飞速接近,见这老儿又要跑路,想也不想抬手一招,天际一道金红流光由远及近,直指黄骖喉咙!

  许听潮原本不看好这次攻击,不料关键时刻,黄骖的动作忽然一滞,竟被金红小剑穿喉而过!

  “车……”

  黄骖满脸惊怒交集,一句话只说来得及说出个“车”字,就因喉咙穿孔,尽数回肚中,然后周身黑红光芒急速闪动,满脸青筋跳动!

  许听潮不知这老儿为何在此关键时刻出了岔子,但这等机会,怎好错过?这小子抬手就弹出一道剑气!

  黄骖如同泥雕木塑,站在半空一动不动,轻易就被这剑气斩下了头颅!

  一个黑红小人从跌落的头颅天灵窜出,似乎是要遁走,却忽然在半空跌跌撞撞地摔倒,浑身颤抖不已!

  许听潮伸手一捞,一只五色大手凭空生成,瞬间就将黄骖的尸身和跌落的元神捉住!

  随手摘下尸身上的铁翅,许听潮将黄骖元神捉到近前,冷声道:“自己遁出真灵转世,还是我帮你抽出来?”

  话音才落,一道黑光就从小人额头遁出,慌不择路就要逃走!

  许听潮嘴唇微动,发出个模糊不清的音节,一道佛咒凭空生成,正正印到那黑光上!

  一声惨叫,黑光中冒出缕缕黑烟,颜色逐渐转白,最后随风飘散无形!

  黄骖一死,那蝗灾般的银甲傀儡军卒尽数化作木屑飘落,木屑上紧跟着燃起赤红火焰,顷刻被烧了个干干净净!

  如此突兀的变化,让正自施展法术抵挡的墨鲤和踏浪齐齐一愣!

  “啊——”

  又是一声惨叫,许听潮回头看时,只见那中年道士的身躯四分五裂,老秃鹫浑身染血,凶神恶煞地朝自己杀来!

  许听潮冷笑,心念一动,黄骖元神中就飞出个傀儡小人,被他轻轻握在手心!

  老秃鹫蓦然神色大变,陡然化作一百丈秃鹫破空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