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一二零章 动乾坤太虚欲合道,游四海二友诚相邀

第一二零章 动乾坤太虚欲合道,游四海二友诚相邀


  杯具,标题太长,只能将后面的序号放到正文开篇了。这是“一”)

  把这军营拿在手中把玩一阵,许听潮又默默放下。这件法宝明显不是依照将军演兵大(蟹)法炼制得来,应该与车姓老者所说的木王御武要诀大有关系。奈何除了名字,许听潮根本就不知这门法诀中都讲了些什么,祭炼法门更是无从说起。

  空有法宝不能用,许听潮倒是不觉得遗憾,他知自身在道法上的天赋极其惊人,因此早早就决定专攻神通法术,才会有将青玄借给褚逸夫十七年,临走时却不要回的举动。也正是这个原因,黄骖身陨后,他也没有向车姓老者追问这老贼惯用法宝掌中营的下落。

  那鹰王铁翼也是件不可多得宝物,只是牵涉到落鹰崖,颇有些棘手,祭炼法门也不完全,加之本身就有摩云翅,许听潮便没有对这东西起多少心思。

  要说珍贵,自然是手中这失了真灵的元神为诸般物事之最。许听潮曾经见过天尸门将空慧和一元子两个元神高人的元神捉住,抹去灵识,再注入旁的神魂,快速成就伪劣元神的事情。只是这般妙法,许听潮并不知晓,但将这元神时时取出参悟,对自己凝结元神大有帮助。再不济,也能将其作为一件大容量的储物法器,元神能容纳的物事,比起送人的灵犀配,腰间的腰带和乾坤袋,要多出不知多少倍……

  除此之外,许听潮最看重的还是黄骖元神中数量惊人的灵木,方才得了一手“撒豆成兵”法术,正需灵木来练习施展!

  盘点完此次的收获,许听潮将手中黑红小人儿纳入自家泥丸宫,又从腰带中取出一套崭新的衣衫换上,见二妖还在收敛墨鲤师傅的遗蜕,也不去打扰,而是皱眉思索起今后的行止来。

  按理说,黄骖已死,许听潮可以安安稳稳的返回门中,但不知怎的,这小子心里始终有些抗拒。

  王诚的算计让他十分恼火,好几次,许听潮都想立时赶回定胡城,找王诚算算总账,却被强行按捺住了。且不说此时赶回,王诚还在不在定胡城,就算侥幸找到,也不好直接动手,驻扎在定胡城那太清门元神长老,断然不会容许他胡来。

  再则,许听潮如今修为大进,真气之雄浑,堪比修行数百年的元神,想要再进一步,委实太过艰难,回门中静修,也修炼不出什么名堂。且金丹中还潜伏着太虚的真气,或许太虚是一片善意,但许听潮还是下意识地想要离太虚远些……

  “许道友,此番援手之恩,小女子感激不尽!可惜白龙岛已毁,我二人打算离岛远行,浪迹四海,却是不好招呼贵客了。”

  墨鲤已经将恩师的遗蜕收拾妥当,抹干眼泪,说出感谢和辞行之言,柔柔弱弱的说不出可怜,把踏浪晃得目眩神迷!

  “就此别过吧!”

  许听潮屈指弹出两团黑光,就别开脑袋。

  “这如何使得?”

  墨鲤知晓这两个光团中,各自有一门道法,但她并不曾按照之前的约定,以岛上大阵协助许听潮抵挡大敌,因此运起真气,想要把光团推回。

  黑色光团碰到黑色真气,立即就融了进去,与此同时,墨鲤神色一滞,陡然面露狂喜!

  “鲤妹,许道友送的是何种道法?”

  踏浪是个急性子,见了墨鲤的表情,赶紧收起色授魂与的形象,心痒难耐地问道。

  “这,这,竟然是水府的叠浪之术!还有癸水神雷!”

  墨鲤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踏浪听了,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两个妖修的表现,让许听潮很是疑惑,这两门道法确实珍贵,但也不至于高兴成这样吧?

  “许道友,许兄弟!你当真舍得把这两门道法传给我和鲤妹?”踏浪咧开大嘴呵呵傻笑,“不如再幸苦些,重新传给我一遍!”

  许听潮看着踏浪的血盆大口,立时就没了出手的兴致,让踏浪好一阵失望。

  “许道友有所不知,我等散修所习极其有限,似这般玄妙的传法之术,等闲难得一见。踏浪想要学会叠浪之术和癸水神雷,只能靠小妹口述,其中不知会生出多少谬误……”

  墨鲤的解释多少让许听潮有些吃惊,他从来不曾想过,散修的处境竟然如此窘迫。似这等传法小术,他掌握的就不下十种,且根本就不曾刻意练习,都是平日里见长辈同门用得多了,自然而然就会!身为大派弟子,究竟会比山野散修多出多少便利,许听潮估计不出,但想来定然少不了。

  想通此节,许听潮便不再计较踏浪的容貌,抬手又弹出两枚黑色光团。

  踏浪嘎嘎怪笑一声,张嘴将两枚光团吞下,闭眼摇头晃脑一番,才惊喜地睁眼,在原地连翻十几个跟头!

  “果然好道法!这叠浪之术正和我用!”

  墨鲤嗔怪地瞪了踏浪一眼,这巨兽才欢天喜地地安静下来,二妖交换一番眼色,踏浪忽然张嘴,也吐出两个拳头大的水球。

  “许兄弟,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是我之前答应的踏浪之术和癸水元刀两门法术!”许听潮正自微微诧异,踏浪却不好意思地抬起前爪挠挠脑门儿,“鲤妹的癸水元刀好学,踏浪之术却有些麻烦……这门法术是我踏浪兽一族的天赋神通,也不知兄弟你能不能学会……嘿嘿!”

  许听潮嘴角微微抽搐,原来这看起来憨厚老实的踏浪兽也会骗人!心里这么想,这小子手上动作却不慢,袖袍一挥,就将两个水球摄到手中。片刻,两个水球齐齐溃散,许听潮却似有意似无意地看了墨鲤一眼。

  墨鲤脸色微红,赶紧解释道:“小妹所说句句属实,踏浪是天地异种,自有其传承,算不得散修。”

  许听潮这才了然地点点头,右手抬起,掌心凝出一枚滴溜溜转动不休的鱼鳞状漆黑刀刃!这就是所谓的癸水元刀了,只是威力甚小,比不得墨鲤出手那般气势惊人。

  “咳咳,许兄弟不必惊诧,这门道法,鲤妹修炼了数百年,才有如今的成就。你一次就能凝出如此大的鱼鳞刃,已经很了不起了!”

  许听潮只得摇摇头,挥手散掉手中的水刃,花费数百年来修炼这门道法,委实太过吃亏!这小子所会的道法中,堪比墨鲤癸水元刀的,少说也有数十,他还嫌威能不够,平日里都不怎么动用。在他眼里,除非是落日熔金剑这等顶尖神通,才值得花费大量精力修习。

  见许听潮的动作,二妖都有些不好意思,正惭愧间,却忽然齐齐瞪大眼睛!

  只见许听潮脚底,两道拳头粗的水浪哗哗作响,竟然将踏浪之术施展了出来!

  尝试凌空走了几步,许听潮对这踏浪之术有了了解,散去法术,重新把摩云翅化作一团彩云,把自家托住,然后向二妖拱拱手,打算就此离去。

  “许兄弟且慢!”踏浪颇有些焦急地叫住许听潮,“不知兄弟打算前往何方?”

  许听潮摇头,脸上有些茫然。

  踏浪和墨鲤见了,纷纷脸现喜色,齐齐邀请道:“道友/兄弟若是没甚去处,不妨与我们一起畅游四海?”

  初初领略了大海的雄浑浩荡,许听潮正觉意犹未尽,被二妖提醒,立时明了接下来该如何行事。在海上漂泊几年,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至于要不要与这两个妖修一起……

  “兄弟你若要在海域闯荡,跟着我绝对没有错!什么七大绝境,九大险地,三十三仙岛,四百八十七灵境,五千……”

  “许道友不需听他胡说!”踏浪滔滔不绝地吹嘘,墨鲤都不禁有些脸红,“海域之广大,更胜陆地百倍,珍禽异兽,险地灵境数不胜数,踏浪虽好胡说,却也着实见过不少奇景。”

  一番话换得踏浪讪讪,许听潮却只是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咳,许兄弟,你可是答应了?”

  身长十丈,形似墨麒麟的巨兽卖萌,委实让人不敢恭维,不过许听潮还是僵硬地笑着点头。非是为了其它,大海不比内陆,有个熟悉环境的向导,会免去不少麻烦。

  见许听潮应允,墨鲤和踏浪对视几眼,齐齐笑得合不拢嘴。

  许听潮正自纳闷,踏浪忽然变回人形,靠上前来揽住许听潮的肩膀:“果然好兄弟!那步虚玉璧再借我几天,上回没看够,就被你强行收回了……”

  踏浪一脸委屈,许听潮却忽然很想在他脸上来一记重拳!

  ……

  一人二妖最终还是出发了,踏浪建议先往北方绕过麒麟州。为何不走南方?只因往南数万里,就是碎玉州范围。这碎玉州乃是一片方圆数十万里的密集岛屿群,其间盘踞了无数反贼海匪,正与大夏朝打得火热,不是游历的好去处。

  临走时还有一桩难处,墨鲤师傅的遗蜕太大,二妖都没有足够大的储物法器,在墨鲤柔弱的目光攻势下,许听潮只好捏着鼻子,将那用来盛放炼器灵材的土黄色乾坤袋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