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一二八章 淡扫蛾眉雪玉蛟,东海龙宫天骄女 1

第一二八章 淡扫蛾眉雪玉蛟,东海龙宫天骄女 1


  长空如洗,碧海弄波。

  通体莹白的小舟上,两男一女围桌而坐。桌上盘碟杯盏四平八稳,丝毫没有颠簸摇晃的迹象。仔细看时,只见数尺高的海浪涌到小舟十丈之内,就诡异地消弭无踪!小舟好似停在一面硕大的澄碧圆镜正中!

  “许大哥,请尽饮此杯!”

  墨鲤一身鱼鳞纹墨色衣裙,素颜上浮起丝丝红晕,已然微醺。

  “这五年来,若非大哥照顾教导,小妹与踏浪,只怕早已魂归幽冥,更遑论取得这般成就!”

  原来就在昨日,三人遭遇一头深海老蚌妖,踏浪和墨鲤见猎心喜,让许听潮观战,两人联手,神通法器尽出,花费大半天功夫,将那老蚌斩杀!

  那老蚌虽不曾开得灵智,但一身真气浑厚至极,等闲人类元神,也比之不过,更兼精通五行法术,甚是难缠。亲手斩得这般妖兽,魔力和踏浪如何不喜?兴致勃勃地剖开两片蚌壳,只见鲜嫩的蚌肉中,白黑青红黄五枚鹅蛋大小的珠子渐次排列,踏浪和墨鲤顿时呆立当场!

  原来这老蚌,竟是罕见的上古异种,五珠神蚌!此蚌天生就精通五行法术,更会在体内孕育金木水火土五枚定灵珠,可定天下五行!但就是如此可怖的妖兽,依旧死在自己两人手中,踏浪和墨鲤如何不惊?二妖何时奢望过,自己能有如此强横的实力?

  震惊过后,就是狂喜。二妖草草休息一夜,就摆下酒席,与许听潮把酒言欢。五行定灵珠中的定水珠被镶在小舟上,于皱海中辟出一方清静。半日畅饮,踏浪酩酊大醉,伏在案上酣睡,墨鲤虽然矜持,却也是醉眼迷离。

  许听潮举杯示意,将杯中琼浆一饮而尽。

  这五年来,他一身修为又增厚了两三成,真气已然变作清水一般,只泛着淡淡的五彩。真气在经脉中流动,时不时会凝聚出丝般纤细的液态!化液凝元,此为元神高人锤炼真气到极致时,才会生出的异象!

  许听潮不知自己为何能够做到,但这无疑是好事。近半年来,他心中感觉越明显,只需一个合适的契机,便能凝结元神,从此逍遥天地间!

  得自凝翠园妖牛的妖火,以及那青色手套,也早被他炼化,成了两道厉害手段,五年来,不知多少实力强横的大妖巨擘命丧其下!

  这半年来,许听潮已经很少出手,尽量让自身心绪处于平和,并时时将黄骖元神取出钻研。

  正是因此,踏浪和墨鲤醉酒,他却能保持平淡。仰头饮尽,便放下玉杯,凝目直视海天极处。

  一朵白云徘徊生出,顷刻长至千丈!

  白云下方,海天相接处,蓦地腾起十丈巨浪,雪样玉色一闪即没,巨浪却更加大了!

  踏浪抬头,墨鲤停杯,二妖浑身酒香,却神完气足,两眼清明,哪有半分醉意?

  便在这顷刻,天边浓云和海面巨浪已然达至小舟十余里处。只见那十丈巨浪中忽然腾起一头雪玉凤纹鳞的纤瘦蛟龙,辗转腾挪间,化作一峨眉淡扫,额生晶角,素色渲紫长裙的美丽女子!

  这女子俏脸含嗔,微噘着嘴唇,纤手一挥,汹涌的巨浪归于平静。

  这只手平波的本事,让踏浪和墨鲤面色微变,那女子却毫不在意,只仰头对着天空积云轻声道:“小瑚儿,你当真要阻我?”

  “不是啊!”

  云头探出一颗硕大的脑袋,驼头鹿角,牛耳凤眼,狮鬃蛇颈,赫然是一头乌鳞真龙!

  “父王让我跟着姐姐,免得姐姐遭了歹人暗算!”

  这真龙瑟瑟缩缩地说话,却不怀好意地朝小舟上的三人看了几眼!

  踏浪和墨鲤气结,但面对一头如假包换的真龙,还是有些不敢作,正憋得难受,那女子忽然气呼呼地和呵斥起来!

  “笑话!小瑚儿你什么本事,莫非我还不知道?就你那三脚猫功夫,还想护着我?你回去告诉父王,我才不嫁给那什么左寒云,要嫁让他自己去嫁!”

  那女子说完,扭头就往北方遁走,匆匆往小舟上一瞥,忽然身形一顿,面露不可思议的神色,两眼星光闪闪,稍一犹豫,就往小舟遁来。

  “姐!”

  那云中真龙大惊,也不见他如何作势,便驾云遁至小舟上空,一条水缸粗的龙尾从云中探出,带起刮骨罡风,望小舟抽来!

  “住手!”

  那女子俏脸失色,历喝的同时,遁光一盛,加朝小舟遁来!

  踏浪和墨鲤脸色铁青,刚想动手,就见许听潮轻轻抬起右手,一只淡淡五彩氤氲的清光大手凭空生成,将龙尾捞在手中!

  “小瑚儿!”

  女子花容剧变!

  “姐姐休慌!”

  那真龙被许听潮捉住尾巴,只觉是奇耻大辱,身躯一扭,便从云中探出,四只利爪寒光闪闪,直往许听潮抓来!

  许听潮神色不变,只运起玄门一气大擒拿,往旁边一甩,那真龙就怪叫一声飞跌而出,噗通一声落入海水中!

  女子一呆,旋即把焦急的神色隐去,踏步走到许听潮面前,掩嘴轻笑:“多谢道友手下留情!小瑚儿不懂事,还望道友不要与他计较。”

  许听潮微微点头,两眼直直盯着这女子俏丽的面容,内中异彩连连!

  踏浪和墨鲤面面相觑,五年来,许听潮何时露出过这般情态?再看那蛟龙所化的女子,肌肤白皙无瑕,瓜子脸,下巴尖削,唇角带笑,额前一对圆润的晶莹小角,半隐在乌黑柔顺的青丝中,美目眨动,稳重中带了三分俏皮。

  好一个绝色蛟美人!

  墨鲤心中不由升起一丝嫉妒,接着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顿时露出几分古怪,一回头,只见踏浪把目光在许听潮和蛟美人身上徘徊,满脸都是坏笑!

  这女子被许听潮和踏浪墨鲤如此注视,却不觉得不好意思,落落大方地坐到小桌空余的一方,伸手捋了捋被海风吹得微微凌乱的额,忽然看着许听潮说道:“这位道友生得当真好看,不知该如何称呼?”

  “姐!”

  一个乌衣公子忽然从船边海水中冲出,落到小舟上,颇有些畏惧地看了许听潮一眼,才满面焦急地阻止道!

  “你休要多管!”

  女子眉头微皱,轻声呵斥了一句,便将一双美目黏到许听潮身上。

  “许听潮!”

  “莫非就是那炼气可敌三元神,斩却天魔补师叔残魂的太清门许听潮?”

  女子双目蓦地异彩大放!

  “是!”

  “如此便好办了!”女子大喜,或许是因为激动,白皙的脸颊上忽然浮起一层淡淡的红晕,“小女子敖珊,乃是东海龙王之女。近日琼华州左寒云上门求亲,小女子不堪其扰,这才找机会偷跑出来,却被其一路尾随。还请许兄助小妹一臂之力,打了那讨厌的家伙!”

  “好!”

  见得许听潮答应,敖珊笑逐颜开,提起桌上玉壶,为许听潮满满斟了一杯。

  “小妹借花献佛,敬许大哥一杯!”

  许听潮接过玉杯,仰头饮尽,一双眼睛却片刻不离敖珊脸庞。

  那青年见姐姐和许听潮达成协议,尽管神色阴晴不定,倒是并未出声阻止。只是许听潮如此肆无忌惮地观看自家姐姐,这小子心中老大不爽,忽然伸手往踏浪肩膀一推:“让开!”

  心上人当前,踏浪怎肯弱了气势?身上清光一闪,便将青年的手弹开。

  “小子,不要以为自个儿是东海龙太子,就能到处嚣张!”

  “你!”乌衣公子大怒,脸上作色,戟指指向踏浪,“可敢与我一战?”

  “有何不敢!”

  和一头真龙放对,踏浪其实很是心虚,但见得墨鲤鼓励的眼神,一身胆气陡然雄壮百倍!当即便拍案而起,架起一道清光,遁至十余里外,飘飘然在半空站定!

  这般做派,逗得那乌衣公子怒火中烧,只见他腾身半空,化作一头五十丈长的乌龙,对准踏浪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

  嗷——

  “此小道耳!”

  踏浪浑身清光闪烁,挡住龙威声浪,随手拿捏,空中就出现一道数百丈长的泼天大水,轰隆隆犹如怒海狂潮万兽奔腾,往蜿蜒驰来的乌龙撞去!

  乌龙不甘示弱,也张嘴吐出一道大水,夭矫纵横间,往迎面而来的大水缠去!

  甫一接触,乌龙喷出的水流就喀喇喇冻结成扭曲的冰柱,顷刻便被另一道大水冲得四分五裂,跌落海中!

  乌龙仰头怒号,一爪抬起,爪间黑色雷霆环绕,恶狠狠朝冲至眼前的水流抓去!

  踏浪嘿嘿一笑,两手掐诀,那水流顷刻化作一头乌龙,也是举起一只爪子,爪间黑色雷霆滋滋做响,迎着小乌龙的龙爪拍来!

  被如此羞辱,乌龙勃然大怒,张嘴吐出一枚乌光闪闪的龙珠,往踏浪当胸砸去!

  只听轰隆隆爆裂声不断,二龙龙爪相触,玄黑雷霆互相激荡!

  踏浪见龙珠打来,翻手取出一枚拳头大的晶珠,望龙珠轻轻一晃,一道冰晶光柱激射而出,顷刻将龙珠冻住!

  “冰魄寒光!”

  一直饶有兴致看自家弟弟斗法的敖珊,忽然脸色一变,不自禁地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