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一二九章 淡扫蛾眉雪玉蛟,东海龙宫天骄女 2

第一二九章 淡扫蛾眉雪玉蛟,东海龙宫天骄女 2


  踏浪祭出的珠子,正是在忘情宫冰魄苑中猎得那北极元龟的妖丹。这妖丹他与墨鲤二人以太虚衍光录中的法门共同祭炼,成了一件不可多得的异宝!

  听得敖珊惊呼,许听潮心中一动,翻手取出一大二小三枚珠子,递到敖珊面前。

  “这,这是鼍龙龙珠!”

  敖珊看着那直径近尺,色呈玄黑,表面有黑气凝成隐约龙形的珠子,惊喜地呼喊出声!她虽贵为东海龙王之女,却因为母亲身具冰凤血脉,只继承了父亲一半的真龙血脉的母亲的冰凤血脉,成为一头雪玉凤纹蛟,不能生出龙珠,如此一来,很多龙宫秘术便不能施展。老龙王爱女心切,给她寻了一枚千年龙珠,但又怎比得上许听潮拿出这枚?

  本来,敖珊见舟上这男子生得俊俏,一身修为也是不弱,打算暂时“借来”应付那琼华左寒云,不想此人竟然是太清门许听潮,如今又送出如此贵重的礼物……

  “我喜欢你!”

  墨鲤正自观战,听得此言,目瞪口呆地回头!

  饶是敖珊落落大方,也被许听潮如此直接的表白弄得面红耳赤,赶紧垂下螓,两手不自在地玩弄衣角。

  许听潮嘴角一翘,托住三枚珠子,再次往前送了送。

  “很,很贵重的……”

  蚊蚋般的声音响起,却怎么也不像推拒。

  “我喜欢你!”

  还是同一句话,却透着无比的坚定!

  半晌,敖珊才羞羞答答地将三枚珠子收了,飞快地抬头瞟了许听潮一眼,就低头捧住那鼍龙龙珠,心慌意乱地打量起来。

  “你喜欢我,我又何尝不是呢?”

  龙宫乃东海一大势力,修真界生的大事,自然有专门的渠道知晓。许听潮的事迹,敖珊不知听过多少回,这等生世凄苦,又实力强大,有情有义的男子,正是无数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

  或许,未曾见过许听潮之前,敖珊只是心中有些幻想和期待,但见过之后,还是这样么?

  捧着鼍龙龙珠,敖珊心乱如麻……

  敖珊魂不守舍,她的弟弟“小瑚儿”却陷入苦战。

  被冰魄寒光冻住龙珠,这真龙只觉一阵彻骨的奇寒自经脉中生出,浑身骨肉几欲冻僵,真气流转减慢大半!

  龙珠和真龙息息相关,有此结果,也属正常。乌龙懊悔不已,早知这妖修有如此手段,自己怎会直接喷吐龙珠撞击?然而事已至此,还需尽快找出方法应对。

  二龙正指爪相击,乌龙吃了大亏,真气一时不济,被那水流所化乌龙一爪击飞!

  占得便宜,踏浪也不为己甚,散了冰魄寒光,水流也去了龙形,只在半空奔腾不已。

  乌龙知晓对方已然手下留情,但毕竟心高气傲,收回龙珠,驱除体内寒气,便重新振作,也不与踏浪硬拼,只将龙宫诸般法术使出,连绵不绝地遥遥轰击!

  踏浪却不似乌龙那般驳杂,来来回回就是大水,鱼鳞刃,掌心雷,癸水神雷,冰刀水箭等聊聊七八种法术,却俱都使得娴熟无比,轻轻松松就接下乌龙的法术。

  斗得许久,踏浪心中怯意尽去,法术施展之际越得心应手。

  这乌龙精通水木二行诸多法术,久战踏浪不下,心中便逐渐焦躁,使劲浑身解数,却依旧不能扳回场面,正要祭出法器,耳边却忽然传来一个清越的男声。

  “敖瑚太子今日身体欠佳,便由童某会你一会!”

  敖瑚认得此人乃是左寒云的师弟,名唤童钰,但此刻突然罢手,一来自家面皮不好看,二怕姐姐责怪,哪肯让他帮忙,当即就大喝一声:“我与这位道友公平比试,任何人不得插手!”

  吼声才毕,这真龙就张嘴吐出一杆蟠龙紫金枪,望踏浪刺去!

  踏浪呵呵一笑,也祭出一柄寒光闪闪的飞剑,半路截住紫金枪……

  “就是此人!”

  敖珊把螓凑到许听潮耳边,咬牙切齿地轻声说道。

  一白衣男子赤了双足,正从远处华丽的巨舟上凌空踏步而来,见得敖珊和许听潮神态亲昵,不禁面色一变!

  不等他做出反应,许听潮便一揽敖珊纤腰,从小舟上飞身而起,左手漫不经心地遥遥拍击!

  一只五色氤氲的清光大手在那白衣男子头顶生成,轰隆隆当空拍下!

  白衣男子脸沉似水,抬手往空中一指,一道白光激射而出,将清光大手射得溃散开来!

  “在下琼华左寒云,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许听潮!”

  左寒云眉头一皱,这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但一时怎么也想不起来。

  这琼华弟子在沉思,许听潮却不会客气,方才使出三分力,已然试出左寒云的深浅,这时只把真气一震,消散的大手重又凝聚,向左寒云拦腰抓去!

  左寒云大怒,手中剑诀变幻,那白色剑光蓦地飞回,想要将清光大手斩碎,却被大手轻轻躲过!

  清光大手横向扫来,气势万钧,左寒云不得不强压怒气,打起精神应对!

  白色剑光又飞射而回,还在数十丈外,就突然消失,顷刻再次出现,已然斩到清光大手上!

  左寒云却神色一沉,只见清光大手一个翻转,竟将剑光握在手心!连连催动飞剑无果,左寒云心中暗自惊骇,这许听潮年纪不大,如何能将玄门一起大擒拿练至如此可怖的程度?

  心中这般想,左寒云却并不慌乱,翻手祭出一口金色小钟,手指连弹,三道法诀打在金钟上!

  只听铛铛连响,肉眼可见的扭曲波纹在金钟周围生成,合成一束往许听潮射来!

  许听潮心念一动,浑身五色氤氲的清光大盛,一面乌黑小盾从袖中飞出,眨眼变作门板大,挡在他和敖珊面前!这小盾乃是一件法宝,本为月半的师傅虞奁贺赠送,许听潮平日里动用不多,此刻却正好派上用场!

  扭曲波纹撞在黑色盾面上,只激起一层黑光蒙蒙的光幕,便自消散无踪!

  “哼!”

  左寒云袖袍一拂,数千细如牛毛的青色飞针蜂拥而出,密密麻麻地攒射而来!

  许听潮却取出个黄皮歪嘴的小葫芦,运起真气一催,小葫芦歪嘴中蓦地喷出一道刺目的清光,瞬间将漫天青芒罩住,顷刻便吸回了葫芦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