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一三二章 琼华群仙登门问罪,老龙王孤身寻爱女

第一三二章 琼华群仙登门问罪,老龙王孤身寻爱女


  一

  前面一章写得好纠结,我是感情白痴==、泪奔……)

  “父王!”

  瞬间,敖珊快乐得像那林间嬉戏的小鸟,飞身朝那紫袍老人扑去!

  许听潮并未出手阻止,只是看着敖珊远去的背影,眼中流露出几分不舍与黯然,然而很快,这丝情绪就被他深深掩藏。

  “哎哟,我的宝贝女儿!可想死爹爹了!”

  紫袍老人的脸色,顷刻变得阳光灿烂,伸手将扑来的敖珊抱在怀里!

  “瘦了瘦了!可是那小子欺负于你?看爹爹给你出气!”

  “父王,不关他的事……”

  这番劝说明显不抵用,紫袍老龙伸手虚抓,一只巨大的龙爪在许听潮头顶破空而出,狠狠按捺下来!

  许听潮不敢怠慢,提起全身真气,使出玄门一起大擒拿,往头顶龙爪拍出!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许听潮连同周围十丈的土地,尽数陷入地下不知多深,只留下个黑漆漆的大洞,海水汩汩灌入其中!

  敖珊见此,不由面露紧张。

  “乖女儿,担心你那小情人啦?放心放心,那小子皮糙肉厚,抗打得很!”

  休看许听潮被这老龙一爪子拍进地面,其实并不曾受伤,玄门一起大擒拿硬生生挡住了老龙的龙爪,只是地面不结实,承受不住老龙的巨力,才会猛然塌陷!

  交手一合,老龙就在心里暗暗赞叹,这小子果然有两手,便是龙族小辈第一人敖金盟,也要差上三分!

  正当敖珊满面羞红,粉拳轻捶老龙胸脯的时候,岛边那深洞中窜起一道五彩氤氲的清光!清光冲上半空,现出许听潮的身形来,只见他浑身衣衫整洁,没有半点狼狈。这小子在半空站定,两眼淡淡地注视紫袍老者,身后有两道清光疾驰而来,却是踏浪和墨鲤听到动静,双双飞遁赶来!

  “嘿,小子不服气?来来来,老夫正好手痒,就陪你过上几招!”

  “不要!”

  敖珊紧紧扯住老者的衣袖,看着许听潮连连摇头,一双美眸尽是哀求。

  许听潮神色一软,忽然双手抱拳,朝老龙躬身行礼。

  踏浪和墨鲤赶至,见得这般场景,已然隐隐猜到老者的身份,一时间不禁面面相觑!这老龙是如何找到此处的?

  老龙见许听潮服软,嘿嘿一笑,正要说些什么,却忽然神色一凝,把视线挪到墨鲤身上。

  “你这女娃娃究竟是何来路?怎的身上会有我龙族血脉?”

  “回禀龙王前辈,小女子本是麒麟州西方白龙岛上一头鲤鱼妖,先师化龙未果,只成就了半龙之躯,临终前赐下半滴真龙精血,小女子又得许大哥之助,收了岛上真龙脉,这五年来日日祭炼,如今已将真龙精血和真龙脉草草炼化,是以身上多了真龙血脉!”

  “倒是有心了!”老龙微微动容,沉吟一阵,忽然开口说道,“丫头,你可愿入我龙宫?”

  “这……”

  凭心来说,墨鲤千般愿意,化鱼成龙,是他们师徒承袭了数百上千年的夙愿、执念,若能入得龙宫,自然大有助益,但此时此刻,却有些不大合适。墨鲤微微侧头,目光落到许听潮身上。

  “哼,不用去看那小子!他给我东海龙宫惹下偌大麻烦,说不得也要随老夫走上一趟!若能将那帮琼华伪君子赶走,老夫便将爱女嫁给他,又有何妨?”

  “父王,你说什么呢!”

  敖珊俏脸通红,恶狠狠地揪住老龙的胡须!

  许听潮两眼,却蓦地放射出莫名的光彩!

  “小丫头,你答应是不答应?”

  老龙笑呵呵地安抚了女儿,才颇有些郑重地询问道。

  “承蒙龙王前辈看重,小女子受宠若惊!只是小女子有一事不解,还请龙王前辈解惑!”

  这老龙第二次相邀,墨鲤强压下心中激动,恭敬地行了一礼,才不卑不亢地说道。

  “哦?你且问来!”

  “小女子得罪了!”墨鲤又施了一礼,“数月前,那琼华弟子左寒云说,琼华、龙宫两派与太清门颇为不睦。小女子深受许大哥大恩,若此言当真,只能,只能辜负前辈美意了!”

  “我当是何事?那左寒云胡言乱语,岂能尽信?数万年前,他琼华先人也是神霄紫府中人,却不自量力挑拨天地玄门内乱,最终引火烧身,好好一座紫府州,生生被打得四分五裂,神霄紫府也风流云散,那些个琼华遗脉焉能不恨?当年,我水府龙门虽说也受了波及,但也并非什么深仇大恨。此番那左寒云前来求取小女,却是因为太虚老怪只差一步便可踏入合道之境,赵天涯老鬼心生惧意,想要联合我东海龙宫,共抗太清门!”

  老龙这番话,让墨鲤等人面面相觑!不想这一问,居然问出此等隐秘!敖珊却暗自欢喜,原来龙宫与太清门并不是左寒云说的那样,那么,那么……这女子偷偷瞟了许听潮一眼,只见那小子正目光灼灼地注视自己,赶紧慌不迭地垂下螓。

  “原来如此,多谢前辈解惑!”

  墨鲤很快反应过来,向老龙躬身施礼。

  “何必如此多礼!只要你应一声,从今日起,便是我龙族中人!”

  老龙袖袍一挥,墨鲤就不由自主地直起身来,仅仅犹豫了片刻,就重重地点了点头。

  “晚辈墨鲤,请前辈多多教诲!”

  “大善!”老龙见得墨鲤的举动,抚须赞叹了一声,便传音道,“先前你非龙族中人,有些隐秘不好与你明说,如今老夫便尽数告知!”

  墨鲤心中一紧,连忙用心倾听起来。

  “我龙族今时不比往日,族人血脉日渐稀薄,人口也逐年减少,你入了龙族,当勤加修持,早日鱼跃龙门,成就真龙之躯!我观你与那踏浪兽情投意合,但龙族之女等闲不得外嫁,你若不想与他分离,可让他来我龙族做个客卿。有此身份,加之他本身血脉不凡,日后之事,当会少去许多麻烦!”

  听得老龙这番叮嘱,墨鲤顿生悔意,早知如此,又何必莽莽撞撞地答应了这老龙?这女子本就生了颗剔透玲珑心,稍稍思索,便知自己与踏浪之事,定然要经历诸多波折,甚至说是千难万难也不为过!既然龙族已经衰落至此,倘若自己真的修成真龙之躯,龙族能放任自己与踏浪鸳鸯好合么?

  一时间,墨鲤轻咬嘴唇,也不知是该恨这东海龙王,还是该心生感激。

  老龙却视而不见,而是笑呵呵地对踏浪说:“听瑚儿说,你一身修为法术,还在他之上!如今墨鲤也入了我龙族,你可愿来我族中做个客卿?”

  “愿!晚辈愿意!”

  墨鲤去哪儿,踏浪就会跟到哪儿,这妖修还有什么不愿的?他却不知,自家的心上人在一旁内心翻腾,想要阻止,却终究怕绝了两人的缘分。

  老龙笑呵呵地颔应了,才对许听潮喝道:“许家小子,若想再见敖珊,便随老夫来!”

  说完,老龙卷起一团浓云,往东南方滚滚而去!

  许听潮也架起一朵五彩氤氲的数百丈清云,裹了踏浪和墨鲤紧追而去!

  ……

  一路上,墨鲤闷闷不乐,踏浪忙前忙后地嘘寒问暖,也提不起精神。思索良久,她终于决定,将老龙的话告诉许听潮,这般念头才动,却猛然醒悟,事情并非想象的那样!

  本来听了那些话,墨鲤以为老龙仅仅是想要利用许听潮!试问龙族众人都不得轻易外嫁,敖珊身为龙王之女,又怎能嫁给许听潮?之前,墨鲤心忧自己和踏浪的将来,并未仔细思索,此时醒悟过来,便知龙王若真是那般打算,又怎会对自己说那些话,自曝其谋?

  难道这老龙当真是好心?亦或是算定许听潮必定会答应与他去龙宫,根本不担心自己将这般思虑告知许听潮?

  无论如何,墨鲤还是决定将自己所想说出来,只换得踏浪眉头大皱,许听潮神色微沉!

  后方三人忧心忡忡,老龙却正自乐呵呵地与自家宝贝女儿说话。

  这父女两人端坐云中,中间是一张精美的碧玉长案。案上有一大二小三枚珠子,以及一束纤细的晶莹丝线。

  老龙看着四件东西啧啧称奇。

  “姓许的小子肯送出如此珍贵的礼物,怕是对我家珊儿动了真情!”老龙伸手将那直径尺许的鼍龙龙珠摄入手中,也不顾敖珊粉面羞红,继续说道,“如此巨大的龙珠,非四五千岁的老龙不得孕育,其中气息甚为鲜活,这鼍龙定是殒身不久!珠中寒气太重,龙气凝形如此模糊,定然出身极寒之地,且不曾开得灵智!”

  “这枚夜明珠,气息与龙珠一致,当出自鼍龙肋间!嘿,寒魄珠……北极元龟年岁不浅,殒身时间与鼍龙相近!如此说来,许家小子见年前去过忘情宫冰魄苑了!”

  “父王……”

  “一头被圈养的畜生,实为我龙族之耻,死了也就死了!它的龙珠正合我家珊儿使用!哼,此珠乃是旁人赠送,看那些个老不死还有何话可说!”

  老龙爱怜地拍拍敖珊头,敖珊眼圈一红,黯然地低下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