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一三八章 东海有岛遗巫脉,巫门术法惊天地 3

第一三八章 东海有岛遗巫脉,巫门术法惊天地 3


  九只被金色火焰束缚的青玉剑蝶悬浮在两人面前,敖珊站起身来,靠近了细细打量。可惜有金色太阳真火阻挡视线,等闲灵目神通也看之不透,敖珊虽身为蛟龙,也只能勉强看到个大概。

  许听潮自然不会让佳人为难,心念微动,封禁青玉剑蝶的金色火焰,就转为赤红,再化作橙黄,最后缩进妖蝶体内,只留下些淡淡的黄色符文。

  敖珊嘻嘻一笑,就将一只尺许大的青蝶摄入手中。这青玉剑蝶浑身剔透,恍若青色美玉雕刻而成,双翅上的鳞粉,粒粒皆呈剑形,乃金行灵气所化,一旦遇敌,便将这鳞粉抖落,激成青色剑气射出,威能颇为惊人!

  与百花岛上那乾金蛛一样,这青玉剑蝶五行属金,不过乾金蛛数阳,为庚金,青玉剑蝶却性质偏向阴柔,射出的剑气,与修行辛金剑诀的炼气士相近。

  敖珊思索如何调教到手蝴蝶,许听潮也不曾闲着。这青玉剑蝶本为群居妖虫,见同伴被捉,竟然不顾实力差距,往两人云头追来。许听潮不欲和它们纠缠,暗自一催摩云翅,瞬间就遁出千万里!

  两人找了座荒岛,敖珊兴致勃勃,嚷着要用龙族秘法收服九只蝴蝶,再传以剑术,找来开启灵智的丹药喂食,数十上百年之后,每一只青玉剑蝶都能成为一道不小的助力!

  许听潮闻言,将自己理解的剑术凝成一团豆粒大的黑光,敖珊欣喜地抢过,又回赠了几部龙族基础剑术,就带着九只青玉剑蝶闭关去了。许听潮微微一笑,也不去管她,手掌一翻,就取出那被游刃千缠丝损坏的玄龟盾。

  这玄龟盾乃是一件法宝,除非在炼器术上有高深的造诣,否则只有元神高人才能炼制,不过好在仅仅是修复,虽然许听潮炼器术不算多高明,但还是有些信心。这盾牌在与左寒云争斗时损坏,早该修理一番,却因敖珊终日郁郁,许听潮也没心思去理会,加之他并不经常动用,就一直耽搁至今。

  这几天,许听潮心情大好。敖珊心结解除,能与自己真心相处,体内太虚真人留下那真气,似乎也并非全是坏事。几天前与左暝父子相斗,正是有这道真气,太虚真人才能在关键时刻出手,破了左暝的太阴两仪元磁。太阴两仪元磁专破护体罡气,伤人法身,是一等一的凶悍神通,连老龙都颇为忌惮,许听潮更无把握接下。若非太虚真人相救,许听潮此刻至少是个重伤的下场!

  总之,这小子此刻很有心情做这件事。

  细细将玄龟盾检查了一番,许听潮又将那北极元龟的龟壳取出……

  转眼,四月时光匆匆而过。

  这天,许听潮正拿了一面黑色小旗,粗暴地用各种方法测试,敖珊闭关之处的阵法,忽然自行消散。只见一白色渲紫衣衫的俏丽佳人款款行来,嘴角含笑,身旁九只青色玉蝶蹁跹环绕!

  “许大哥,这只蝴蝶收好!”

  敖珊纤手一招,一只尺许大的青蝶落在她掌心。

  许听潮抖手收了小旗,站起身来走到敖珊面前,伸手接过青蝶的时候,不免指掌相触,这小子满脸柔和的笑意,丝毫不以为有何不妥。敖珊轻轻白了他一眼,也没有刻意躲避,而是纤手连招,又招来四只蝴蝶。

  “这些是给姐姐,姐夫,还有踏浪大哥和墨鲤妹妹的!”

  许听潮脸色一黑,有些不悦地说道:“哪来什么姐夫?姐姐还没有嫁人!”

  敖珊眼珠转了转,也不说话,只是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古怪。

  许听潮讪讪,将四只青玉剑蝶封禁了,扔到黄骖元神中,又翻手取出一面精光流转的黑色盾牌。

  “珊妹,这是玄龟盾,你留着护身吧!”

  “好呀!”敖珊欢喜地接过,又撒娇似地说道,“你夺了那黄骖的元神,盛放东西倒是方便,可是我怎么办?”

  敖珊苦恼地看了看身边飞舞四只蝴蝶:“总不能一直让它们这么飞吧?”

  “你看!”

  许听潮伸开右手,掌心上方一寸处,一枚温润的小环散出柔和的清光,仔细看时,这小环上隐隐有竹节般的阴影,正好将其分作九份。

  “御灵环!”敖珊欣喜地将那小环抓在手心,“许大哥竟会炼制这等巧物!还是九个格子!哼,真当人家那么贪心,非要把九只蝴蝶尽数霸占不可?这蝴蝶可不好养,一只就足够忙活了,谁还敢养九只?”

  敖珊嘴里如此抱怨,手上却不曾闲着,将身边剩下的四只蝴蝶收进御灵环,然后又放出,再收走,再放出……玩得不亦乐乎。好半天,才将御灵环放到许听潮手心,脸上微微泛起红晕。

  “帮我戴上!”

  许听潮自是百般乐意,一手拿了御灵环,一手捉住敖珊纤白滑腻的右手,轻轻将御灵环套到她手腕上。

  敖珊想要抽手试试好不好用,许听潮却抓紧了不放。

  “快放开!”

  敖珊贝齿紧要嘴唇,没好气地嗔道。

  “等一阵就好!”

  许听潮故作神秘,敖珊好奇心才起,就觉得自家真气被缓缓抽出,这女子却不惊慌,也不抵抗,而是瞪大眼睛,瞪着看许听潮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导出敖珊真气的同时,许听潮也将自家真气输出,两道真气互相盘绕,逐渐合二为一,在两人紧握的手上形成一个白蒙蒙光团。

  待光团长至拳头大,许听潮才轻声沉喝:“叱!”

  “叱”字出口,光团陡然分作两半,各自撞在两人身上消失不见。敖珊只觉心中蓦地多了些东西,稍一查探,竟然现是与许听潮相关的讯息,且极其清晰准确!

  “这是什么道法?”

  “连心锁。”

  “除了你我,你还在谁身上施了这法门?”

  “姐姐!”

  “哼……”

  小小的别扭很快烟消云散,敖珊嫌御灵环中空格太多,就让许听潮到东苑的最东边,捕捉一种唤作“辛蒙神电鳐”的妖兽。一路上,许听潮倒是明白敖珊说的“蝴蝶只能养一只”是怎么回事,原来这青玉剑蝶灵智太低,需要时时训导,才能逐渐学会听从复杂命令、修炼剑诀。

  许听潮耐心调教了十多天,那青玉剑蝶还是丝毫进展也无,想要放弃,敖珊却说什么也不肯,因为她和许听潮的两只,是特意挑出培育的雌雄双剑!

  拗不过脾性作的敖珊,许听潮只好每天抽出两个时辰,与这龙族公主一道,细心调教两只蝴蝶。

  摩云翅毕竟是飞行异宝,又被许听潮祭炼到三十八层,尽管不曾刻意赶路,两人还是到了东苑最东方边缘处。辛蒙神电鳐不曾见到,倒是遇上十余头慈悲鲨围攻裂云怒戟鲸!

  敖珊不喜欢慈悲鲨。

  慈悲鲨的面孔,酷似憨态可掬的弥勒佛,不过一旦它张嘴,那满嘴狰狞的獠牙,足以让任何人不寒而栗!长獠牙的海兽多了去,却很少有像慈悲鲨这般,獠牙呈猩红的血色!且每一根獠牙周围,都有无数淡黑的阴魂环绕,那些都是死在慈悲鲨獠牙下的人兽魂魄,被禁锢了,连轮回都不得入!

  慈悲鲨体型很大,每一头都有五六丈长!

  裂云怒戟鲸更大,身长四十余丈,有一条形似双刃戟的巨尾,叫声雄浑,善喷水箭!

  敖珊说这头裂云怒戟鲸尚未成年,尽管如此,还是让十余头慈悲鲨异常忌惮!

  这十多头海中巨兽,一边互相纠缠,一边朝东方游去。

  那裂云怒戟鲸浑身黑光闪闪,却是将体内水行妖气部在体表,形成一层罡气防御,巨尾拍击,口喷水箭,打得十余头慈悲鲨躲避不跌!一旦被围住,这巨鲸就屈体弹尾,跃出水面数十丈,滑翔里许,再落入海中!

  四十余丈大的鲸鱼在数十丈高空飞翔,尽管许听潮见过百丈巨人凌空飞奔,百丈秃鹫搏击长空,还是觉得赏心悦目。敖珊也盼着裂云怒戟鲸能大神威,将十余头慈悲鲨击败斩杀,于是两人架了云头,不紧不慢地跟着十余头巨兽,往东方而去。

  数个时辰后,一群上颚尖锐,口生锯齿,浑身细长的金箭鱼出现在视野中,敖珊和许听潮才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

  金箭鱼素以残暴著称,见了慈悲鲨和裂云怒戟鲸争斗,却没有靠近的意思,而是与这十多头巨兽并排而行!

  “再往东,应该就是铜石诸岛!那里是东海巫族的地盘……”

  敖珊眉头紧皱,此刻海面上的妖兽,数量已经颇多,虾蟹龟蚌,鲸鲨鳐豚,齐齐往东方涌去!慈悲鲨和裂云怒戟鲸早已停了争斗,旁的妖兽也是这般,即便是天敌见面,也只是互相吼叫几声,就自顾自的埋头赶路!海面以上,还有数头妖禽振翅疾飞,方向依旧是东边!

  “巫族?”

  许听潮疑惑地反问,巫族不应该是在陆地上才能挥百分百实力,且绝迹万年了么,怎么东海上居然还有?

  “东海巫族已存在了数万年,除了偶尔有些摩擦,与龙族可说是相安无事。这些巫族排外得很,自身实力也颇为强大,倒是没多少人愿意招惹他们。”

  敖珊说完,就静静看着许听潮,她的意思很明显,不想掺和到巫族的事情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