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一五三章 血海老妖行无忌,琼华龙宫起纷争 2

第一五三章 血海老妖行无忌,琼华龙宫起纷争 2


  两个副将只知,当初左暝,吴琮,沈玉钩问罪不成,带了左寒云等三个后辈回归琼华途中,被一自称血海老妖的邪修偷袭,吴琮和沈玉钩拼死护卫重伤的左暝脱身,不幸双双陨落。***据血海老妖自己说,他是给自家徒弟出气,才下此辣手!

  “你们……许大哥,我们先走!”

  两个副将述说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落在许听潮身上,敖珊气急,拉了许听潮,就要先行遁走!

  “殿下不可!”两个副将齐齐阻拦,“琼华与我龙宫开战这年余,常常派出元神高人四处徘徊,劫杀我龙宫重要人物,敖昂将军就是这般被袭杀身亡!”

  敖珊听罢,不由大感戒惧,虽然知晓许听潮的实力远超一般元神,但也不愿意轻易犯险,只得板起面孔说道:“许大哥乃是太清门弟,两位将军不可听信旁人传言!”

  言罢,憎恶地瞪了昏迷的敖烈一眼。

  两个副将十分惊讶,若这小当真是太清门弟,平日里听来的传言,多半就是假的。略略思索,两人还是信了这威名不显的公主。

  数万军卒踏海而行,若比起凡间军队,不啻御马飞奔,然而又怎及得上修为高深之士的遁光?敖珊归心似箭,却也只好按捺住性,让一众军卒护卫住,缓缓往龙宫行去。

  许听潮忽然反手握了握敖珊纤滑的小手,脚下云头猛然扩散,顷刻就将军阵托起,升入云间破空而飞遁!

  敖珊自然大喜过望,两个副将却目瞪口呆,数万军卒也目光发直,不可思议地看着脚下五色氤氲的云头!

  一路无事,许听潮按照敖珊的指点,先将火赤军送回军营,弄醒了敖烈,将金龙令交还给他,才急急往龙宫赶去。

  侍卫仆从纷纷见礼,敖珊顾不得理会,带了许听潮冲进一处宫殿,刚进大门,就焦急地呼喊起来!

  “母后,母后!娘亲……”

  深入宫中,仆从渐少,敖珊的呼喊就不那么正式。

  “珊儿!”

  惊喜的声音传来,许听潮见过一次的美妇急急奔来。这美妇名唤敖初蔓,虽贵为龙族王后,手上权柄还不及几个妃重,但甚得龙王欢心。

  “我的儿,你这一去就是两年,可让为娘好生牵挂!”

  敖初蔓满脸慈爱,目蕴泪光,一伸手,就将敖珊紧紧揽入怀中!

  “女儿没事!倒是娘亲,可一向安好?”

  “为娘就是个操心的命,哪里能好得了?你去东苑游玩,两年都不传回半点消息!为娘日夜忧心,这年余来,何曾睡过一个安稳觉?还有你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弟弟,硬是不听为娘劝说,和你父王去了乱云礁,与琼华派的恶人生死争斗!他那点修为济得甚事?没见敖昂和敖沖两个小,都折在琼华派手中了么?”

  “敖沖大哥也……娘亲,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可不就是前几天么?听说那琼华派在斗法时使了诡计,很让我龙族损失了些人手!”

  ……

  母女两人絮絮叨叨,许听潮却颇为尴尬,这龙王王后,似乎对自己颇不待见,行事说话,与初见时大相径庭!此时她只是个护犊的母亲,并非东海龙族的王后。而这个母亲,隐隐将琼华与龙宫的冲突,怪罪到自己身上!

  尽管心中明了,许听潮也不知该如何应对,只默默站立一旁。殊不知这等行径,更让敖初蔓心生不喜!

  “娘亲,您看女儿身上,都有些什么变化?”

  察觉到母亲说话越发不客气,敖珊不好直接为许听潮开脱,只将浑身真气鼓荡,隐藏的血脉气息尽数释放!

  “珊儿,你可是修成真龙之躯了?”

  敖初蔓再也顾不得挖苦许听潮,捉住敖珊的双手,激动得声音颤抖!

  “女儿未曾化龙,不过也只差那临门一脚!娘亲,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

  敖珊轻轻晃了晃右手,手腕上一枚九彩晶环熠熠生辉!

  “跟为娘来!”

  俗话说知莫若父,最了解女儿的,或许就是母亲了,敖初蔓一见敖珊的动作,便知此事非小!

  被母亲拉走,敖珊不忘回头,给许听潮打了眼色。

  许听潮恍然,赶紧迈步跟上!

  “珊儿,快跟为娘说说,你这一身本事,到底如何得来?”

  “娘亲莫急,且先让许大哥布下禁制!”

  四只妙目注视下,许听潮手中法诀连连弹动,顷刻就布下十余层颇为玄妙的光幕!

  敖初蔓稍稍查探,立即变色道:“你所使的,可是先天真气?”

  “禀王后,是的!”

  这中规中矩的回答,让敖珊恨恨咬牙!

  许听潮赶紧取出数个玉盒,双手托起,轻轻送到敖初蔓面前:“些许薄礼,望前辈勿要嫌弃!”

  “有心了!”

  一道黑霞卷过,将几个玉盒收入袖中,敖初蔓淡淡地点了点头。

  “娘亲,你看这是何物!”

  虽然深恨许听潮不通世故,敖珊还是赶紧打圆场,右手腕上光芒一闪,一头巨螺出现在地面,周身粉雾缭绕!

  才吸得一口,敖初蔓就欣喜若狂:“这,这,这是九曲熏风螺!”

  “是啊,娘亲!这东西是许大哥在铜石诸岛附近捕获……”

  “好,好,好!”双目中精光闪闪,敖初蔓难得地称赞了许听潮一回,“有这等本事,也不枉我家珊儿倾心一场!”

  “娘亲……”

  敖珊满面羞红,许听潮也是面露喜色,见敖初蔓看向自己,赶紧手忙脚乱地躬身一礼!

  敖初蔓微笑着受了,就把目光移到九曲熏风螺上,目中异彩连连。身为龙族王后,她自然知晓对龙族来说,这头巨螺意味着什么!有如此大功在身,自家夫君定然会答应爱女和这太清门弟的婚事,虽说看不惯他木讷阴沉的样,但此事已不能阻止,索性顺水推舟地认了。

  “珊儿,待为娘给你父王传一道讯息,你就和为娘说说,这两年来,你们经历了何种奇遇!”

  敖珊自是答应,等母亲将一枚符贝祭出,才柔声说起二人的遭遇。虽说她大多数时间都在潜心纯化自身血脉,但大多数事情,早已从许听潮口中得知。

  小半个时辰,敖珊才将事情说了个大概,敖初蔓却接连神色数变!尤其是听说许听潮卷入大巫和彻地蚓的争斗,差点被那大巫精气中潜藏的残破意识夺舍,让这龙族王后心惊肉跳!那太清门的小被夺舍了没多大关系,问题是自家女儿还在旁边,若被那大巫意识得逞,自家女儿还有活路么?更让敖初蔓心有余悸的,就是明知祖巫殿中那冰龙精气显化的真龙实力深不可测,是比大巫或者彻地蚓更加强横的怪物,二人还敢前去招惹!

  敖初蔓后怕不已,把敖珊和许听潮好一顿埋怨!

  两人正低眉垂首地接受教诲,老龙王却龙行虎步地闯了进来,也不理会殿中三人,只双目灼灼地盯住地板上那螺壳长达十丈的九曲熏风螺,半晌才开怀大笑:“当真天助我也!听潮吾胥,快与老夫说说,你要什么回报?”

  “父王!”

  敖珊脸红如血,跺脚娇嗔。许听潮福临心至,拜倒在老龙王跟前:“请岳父大人答允!”

  “起来起来!”老龙王一把抓住许听潮肩头,“贤婿与珊儿之事,老夫早已应下,怎好再做为此事的答谢!你送给老夫龙族兴盛的契机,老夫也不能吝啬!这样,听墨鲤和踏浪说,你曾四处搜集各类神通秘术,老夫便允你在龙族密库中修行一年,能学到多少,就看你的本事!”

  龙族乃天地真灵,自太古洪荒就已存在,虽说东海龙宫不可能有那么久远的传承,但其历史定然比太清门长久得多,族中密库所藏,岂同儿戏?能在龙族密库潜修一年,许听潮怎能不喜?

  “贤婿,你那两个好友,已随老夫归来,且先带了珊儿去与他们叙旧,何时准备妥帖,再持此令牌,让珊儿带你前去!”

  老龙取出一枚纹刻了四爪紫龙的漆黑令牌,笑呵呵地放到许听潮手心。

  许听潮接过令牌,与敖珊一同施礼谢过,才双双出了宫殿。

  “夫君,珊儿方才回宫,你怎的这般狠心,也不让我们母女多聚一聚……”

  “珊儿时时可以见到,反倒贤婿带回的九曲熏风螺,关系到我龙族兴衰,须得好生处置!夫人素来智计过人,赶紧替为夫参详参详……”

  ……

  “许大哥!”

  “许兄弟!”

  敖珊和许听潮方才赶到,墨鲤和踏浪就齐齐迎出门来!

  “墨鲤妹妹,怎的就记得你家许大哥,反倒对我这做姐姐的视而不见,也不怕你家踏浪生气吃醋?”

  许听潮只是笑着朝两人点点头,敖珊却促狭地开起玩笑来。

  墨鲤脸上一红,赶紧走上前拉住敖珊:“敖珊姐姐好没道理,方一见面,就这般打趣妹妹——咦,姐姐身上……”

  “此事说来话长……”

  两个女凑在一起说话,踏浪自然找上许听潮,略略寒暄过后,就开始吹嘘这将近两年来,他和墨鲤在乱云礁上的战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