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一五五章 血海老妖行无忌,琼华龙宫起纷争 4

第一五五章 血海老妖行无忌,琼华龙宫起纷争 4


  龙族密库中的收藏有多丰富?许听潮并不知晓,但他与敖珊所在的这间大厅,储存的仅仅只是各类法术。每一枚贝壳中,至少都有一枚珍珠,珍珠内记载的法术,加上诸多讲解,以及龙族前辈留下的心得体会,说是浩如烟海,也差不到哪里去。

  即便许听潮自诩在法术神通上天赋过人,修习起来也颇为缓慢,要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将大厅中收藏的法术学完,无异于痴人说梦!这般情形,唯有择其优者而习之,有敖珊这龙族“内贼”陪伴,此事倒也不难。

  敖珊为许听潮选好了几枚珍珠,就径直往大厅深处走去,片刻之后,就满面欣喜地捧着一枚拳头大的明珠,急急走回许听潮身边。

  这明珠卖相不俗,捧住它的一双纤纤玉手也是冰肌玉骨,许听潮不由多看了几眼。

  敖珊脸颊微红,款款走到盘膝而坐的许听潮跟前蹲下。

  “许大哥,这里面记载的是龙族祭炼龙珠的秘法,很是不凡,小妹多有不解之处,还请大哥多多指点。”这蛟女说完,眼珠微微一转,又微微得意道,“我一直想到密库中寻一门高深的法门,可惜总是没有机会,不料这回竟能跟大哥混进来!守卫密库的长老莫不是得了什么风声,故意向我们示好?”

  “那,这是我之前祭炼的龙珠,就送给大哥了!龙族法术,很多都要用龙珠辅助,才能发挥十成威能。”

  敖珊张开檀口,喷出一枚皎洁如月的鹅蛋大浑圆明珠!

  这便是她祭炼了数百年的龙珠了!

  之前许听潮也见过几回,不过那时候,这龙珠还是晶莹剔透寒雾缭绕,好似万载坚冰,如今呈现这般样貌,定是被敖珊以先天真气重新祭炼过,已达至阴极阳生,寒气内敛的程度!

  许听潮本身没有龙族血脉,就算通晓最高深的祭炼法门,也不能自己动手祭炼龙珠。敖珊这般做法,自然大有深意。许听潮心中温馨,忽然邪邪一笑,张嘴就把那龙珠从敖珊口边吸了过来,故意衔在嘴中,用舌头来回拨弄,看他满脸陶醉的样,似乎正自吞饮琼浆,品味仙果!

  这小哪里知道,口中龙珠被眼前可人儿祭炼数百年,早已心神相同,几乎成了身躯的一部分!

  如此挑逗,敖珊只觉一阵火热从心底升起,顷刻遍及全身,两颊好似火烧,又羞又恨地白了面前这登徒一眼,赶紧扭开不看!却不知就这一瞬间流露的风情,足足让某个无良之徒呆滞了半晌!

  察觉龙珠上传来的酥麻忽然没了,敖珊偷偷抬头,就看见许听潮傻乎乎的呆愣样,不由抿嘴一笑!

  许听潮更是如遭雷亟,伸手就将敖珊揽入怀中……

  ……

  一道紫光从西方激射而来,顷刻闯入龙宫,直奔密库,却被一团漆黑的雾气困住!

  年前检查许听潮所持四爪紫龙令的枯槁老者,忽然就现出身来,盯着这紫光看了一眼,才挥手打出一道法诀!

  紫光轻颤,瞬间就从黑雾中消失,直直射入密库中去了!

  许听潮正演练法术,察觉有道真气直奔自己而来,就信手抓到掌心。漫不经心地放到眼前一看,许听潮忽然神色凝重,身边凝结的水火风雷缓缓消散与无形。

  “许大哥,父王在传音符里说了些什么?”

  敖珊从水晶架中匆匆赶来,颇为焦急地问道。

  “琼华派大举来攻”

  许听潮将手中紫光递到敖珊面前。

  敖珊顾不得矜持,一把夺了过去……

  等这蛟女读完,许听潮早已神完气足地等待了多时。

  “我也要去!”

  敖珊神情坚定,许听潮微微点头,拉住她的纤手,化光往出口遁去!

  “慢着!”

  中气十足的喝声传来,那枯槁老者在二人面前现了身形,将手中两个玉瓶抛出。

  “还真丹!”

  许听潮和敖珊一人接住一瓶,老者却化作一团黑光溃散,融入周围禁制。

  “多谢前辈!”

  敖珊拉着许听潮躬身行礼,那老者却只道:“速去!速去!”

  二人不敢怠慢,遁出密库,径直架起云头,穿破龙宫禁制往西而去,惹得龙宫侍卫好一阵手忙脚乱!

  ……

  乱云礁在龙宫正西方数万里,以摩云翅的遁速,眨眼即到!

  翻卷的云雾上空数千丈,数十元神境的真龙正与数十琼华元神斗法,各色光辉闪耀,搅得方圆千里的天地灵气一阵紊乱!

  其下是踏浪墨鲤这等修为深厚的妖修和龙族弟联手,与琼华派炼气精英彼此穿插交错,各施神通手段,单打独斗,聚众围攻,追杀溃敌,场面一片混乱!

  云雾下方,龙宫大军和数万琼华低阶弟各据礁石,结成军阵阵法,掀起滔天巨浪、烈焰狂风、冰霜雷霆,互相笨拙地攻伐不休!一俟阵破,无论炼气士还是妖兵,都成百上千地在威能巨大的法术下陨落!

  这般结阵斗法,琼华胜在个体修为较高,龙宫却是军卒众多,阵法军阵也各具玄妙,双方倒是旗鼓相当!

  许听潮携了敖珊赶至,站在远处稍稍观望,就遁入一处千余琼华弟布成的阵中,挥手洒下两千余儿臂粗的尺许长灵木!这些灵木迎风便长,眨眼变作两千多浑身青甲的持戈军士,向那千余琼华弟涌去!

  几个主阵的琼华弟,被许听潮“撒木成兵”的手段骇得脸色惨白,见得数十师兄弟顷刻死于青甲傀儡军士的围攻,才猛地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调动阵法,绞杀阵内傀儡!

  与这千余琼华弟斗法的,是个蛟龙化形的将军,见琼华大阵根脚大乱,连忙将数万军卒的真气抽取,凝出一柄数十丈长的黝黑巨斧,对准琼华大阵狠狠劈下!

  只听轰隆隆巨响,琼华弟布下的阵法,被巨斧劈砍了四五次,就嘭地一声溃散掉!大阵被破,琼华弟顿时成了惊弓之鸟,纷纷架起遁光四散奔逃!

  青甲傀儡四下劫杀,那蛟龙将军也凝出漫天漆黑水箭,一阵攒射,就打下百余道遁光!

  千余琼华弟,最终逃出的不过半数!

  便是交战这半柱香功夫,许听潮又闯入琼华派十余处最大的阵法,将往日积攒的灵木挥霍一空!

  得了这两三万悍不畏死的傀儡甲士相助,龙族大军一路势如破竹,小半个时辰就攻陷琼华二十余座阵法!

  许听潮并未出手击杀一人,却让琼华派低阶炼气弟大败亏输,陨落无算!如此变故,自然让高空一众琼华元神惊怒交集,可惜均被各自对手缠住,腾不出手来,偶尔一两次偷袭,也被许听潮轻松躲过!

  唤出两三万傀儡甲士,许听潮就遁至一旁,静静观看高空元神和真龙之战。敖珊却忽然架起遁光,往中层战场奔去!许听潮一看,原来敖瑚正被数个琼华弟围攻!这龙族太早已现了真龙之躯,却仍旧被打得丝毫还手之力也无,空自嗷嗷大叫不休!

  敖珊一身真气早已入了先天,就是围攻敖瑚的琼华弟再多一倍,也不够她打发。许听潮索性收回目光,淡淡地看着上空某处。

  一阵天旋地转,等四周景物稳定,许听潮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一方白蒙蒙的天地,四周灵气,尽是金行!

  “许听潮,你已入我彀中,若是乖乖献上玄元癸水旗和玄元斩魂刀,说不定还能留你全尸!”

  左寒云满面愤恨,周身密密麻麻的白色剑光环绕,缓缓从远处走来!身后,是两个同样服饰的琼华弟,修为半点不逊,气度更隐胜一筹,同样是周身剑光环绕!三人齐步迫近,凛冽杀伐之意逐渐充斥整个天地!

  轻轻瞟了左寒云身后二人一眼,许听潮忽然抬手,弹出一道丈许长的白色剑气,直取左寒云眉心!

  这般情形下,许听潮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左寒云不禁心头火起,随手一挥,身边一道剑光激射而出,与迎面射来的剑气轰然相撞!

  铿地一声闷响,左寒云的剑光轻易就被击碎,白色剑气长驱直入,左寒云脸色一变,化作一道白光遁走!

  十余道剑光激射数丈,与许听潮的剑气同时消弭!

  一击不中,许听潮身形变得模糊,顷刻出现在左寒云面前,抬手又是一道剑气!

  左寒云惊惧不已,环绕身边的剑光尽数射出,同时再次身化白光遁逃!

  许听潮也是身形模糊,眨眼就在身形尚未站稳的左寒云跟前数十丈处现身,随手弹出三道剑气……

  另两个琼华弟见得左寒云狼狈躲闪的样,均都面露鄙夷,但还是化光遁来相助!

  三人再次站成一前二后的阵型,把剑光组成三才,堪堪挡住许听潮连绵不绝的剑气!

  见这三人颇为难缠,许听潮不禁眉头微皱。虽说敖珊今非昔比,一身先前真气,元神之下几无敌手,但他还是甚为挂念。顷刻,心中计议已定,许听潮取出那黄皮歪嘴的小葫芦,轻轻向三人抛出!

  刺目的剑光四下迸射,将左寒云三个琼华弟淹没,余势不衰,把这方天地轻易摧毁……

  我了个去,貌似是360体检的时候,把内存转储文件当垃圾查出,让偶给删了……这玩意儿应该跟咱普通用户关系不大啊,删除后怎么会造成蓝屏重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