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一五九章 数十韶华尽蒙尘,破尽桴槎归本真 1

第一五九章 数十韶华尽蒙尘,破尽桴槎归本真 1


  “果然!果然!好!好!好!哈哈哈……”

  血海老妖偌大凶名,相貌却半点不见暴戾,乃是一青衫髭须的中年人,除去眼中莫名闪动的血光,与塾中教书先生倒有七八分相似。***

  这老妖正自打量血云中盘膝而坐的许听潮,面上神采奕奕,继而仰天大笑,状甚豪迈,俨然那抨击时弊、指点江山的疏狂儒生!

  这老怪物长得并不惹人厌烦,许听潮却始终目光冰冷,身上真气鼓荡,缓缓消磨捆缚在周身的血色丝线!

  “嘿嘿,乖徒儿,你若是早些晋阶元神,或许还有几分可能,此刻么……哼哼!”

  血海老妖脸上神色,陡然由欣喜赞赏变为蔑视讥讽,许听潮索性将双目闭上,只不过外放的真气陡然狂躁了三分!

  目光中闪过一丝古怪的笑意,血海老妖忽然心平气和地开口了。

  “乖徒儿,你可知此界开辟已有多少年?”

  许听潮不答,血海老妖却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自太古混沌神魔陨落,演化洪荒大地,至今已有数万万载矣!如此悠悠岁月,诞生过多少英杰?然今日又有几人存留?”

  “大道之艰辛,非是你想的那般容易!”

  “我且问你,你是否自觉资质过人,若要长生久视,不过反掌之间?”

  许听潮不言不动,只管运起真气,狠狠与周身血丝绞杀!血海老妖也不生气,不过声音却逐渐转厉!

  “你眼中的长生大道,可就是晋入元神,堪可保住自家小命,不使肉躯腐朽,神魂衰竭,进而缓缓打磨,以期有一二可能,窥得那炼神返虚的门径?”

  许听潮脸上神色微动,血海老妖冷哼一声,袖袍一抖,十余个面目呆滞的僧俗道人出现在血云上,每人头顶,皆有个形貌酷似颜色各异的拳头大小人儿静静悬浮。

  “这十五个琼华长老,或是资质过人,或是道心坚毅,或是大机缘加身,方有元神大成,与天地同寿的造化!现如今却如何,还不是被为师随手灭杀,成了神魂散尽的行尸走肉?”

  许听潮蓦然睁开眼睛,视线在这十余人身上掠过,面色微微改变!

  非是怕了,他陡然想起初出山门时,百花岛神符洞中那无名元神前辈无奈留下传承,归元寂灭,终化作一抔尘土!陶师伯怅然若失,喃喃念叨“元神,元神”,顷刻黯然离去!

  极乐真人一代枭雄,却最终也落了个身死道消的下场!那为妻女复仇的东海散仙,修为更早早晋入虚境,其寿数万年,还不是燃尽一身精气神,俄而修为尽丧,只余一丝元灵转世?

  阴阳窟倪黛眉阻挠自己成道,被太虚挥手抹杀!巫老魔为势所迫,委身太清门,做那前途未卜的地煞峰主!

  大漠深峡,沉阴古洞中,五方真灵困仙阵,封印冥河虚境强者千年,两位布阵元神空慧和一元,更是魂飞魄散,元神法体为他人驱策!

  再有齐艳师叔复仇,道魔数位元神陨落,或神魂俱灭,或转世重修!

  天魔炽奴被禁封魔珠,夺舍自己不成,只得苦苦哀求,以期一线生机!

  还有定胡城大战,被自己偷袭,肉身尽毁,元神受缚的魔门元神,以及今后十七年争斗中或陨落或肉身被毁的十余道魔长老!更有那寿元枯竭的叔伯辈,纷纷赶赴沙场,为师门尽责之余,期冀生死之间大彻大悟,踏入元神大道、长生之门!

  再者就是一朝被制,处处受人驱使的兵家三元神和落鹰崖之主;死于己手的大夏朝柱国大将军黄骖,无主元神犹自在泥丸宫中静静浮沉!

  更休提祖巫殿内那高不可攀的大巫,彻地蚓,以及极北处三道强横气息的主人!这等强横的生灵亦落了个精气被禁的结局!

  最后便是乱云礁大战,被自己生擒夺宝的琼华元神娄椿!

  凡此种种,无不应证血海老妖所言,成就元神,也不过苟全于天地,时时都有灾劫临身,一个不慎,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尽管许听潮依旧相信,元神大道,自己确实唾手可得,也不禁暗自凛然!这世间的强者何其多也,挥手之间能要了自己性命的虚境高人,除去已经现世的,还不知有多少蛰伏于天地!能威胁到自身安危的元神高人,其数目不就更多?

  原本五年游历东海,元神大成不过一线之间,然自从遇得敖珊,此事便渐成镜花水月!是敖珊为自己命中注定的劫难?非也,只因自己的心思已然不再,虽修为境界犹存,亦如同明珠蒙尘,华光尽敛!

  血海老妖强行将自己带走,未使不是一件好事。若要与敖珊瀚海再聚,长相厮守,摆脱这老怪物挟制便成为必须!如何为之?不过提升修为罢了!

  一念及此,许听潮便重新沉下心思,默默感应那忘却了许久的屏障。

  就如同这大海,宁静过后,必定有惊涛骇浪,或许是感于许听潮心中的决绝,那似有若无、如岳耸峙的屏障,此刻竟无比清晰,也不再似之前那般高不可攀,反倒像风化已久的山石,随时都会崩碎倾覆!经脉丹田中流动的真气,愈发躁动了!

  毕竟是自身修为和碍难,交感之际,不外如是!

  血海老妖哈哈大笑:“乖徒儿,莫急莫急!区区元神,眨眼便可凝就!为师带你去个妙处,必定让你事半功倍!这门血妖通天大(蟹)法,你且记下了!”

  一道血光脱手飞出,顷刻没入许听潮眉心!

  这血芒冲入泥丸宫,便化作数千万言血色篆文,许听潮却不去理会,念头一动,无数五色氤氲的清光文字浮现而出,与那血色篆文争锋相对!

  “痴儿!痴儿!”血海老妖的声音忽然传入神魂深处,“你修炼这三道法门,确为此界顶尖,鲜有出其右者!可惜一道残缺,两道晦涩,无有名师指点,这般乱七八糟地汇成一堆,要修炼到何年何月才能有所成就!为师传下的大(蟹)法,直入混元大道,你怎的还不知该如何取舍?”

  这老妖说得好听,许听潮却依旧不为所动,只一门心思地参悟泥丸宫中那混杂而成的无名法诀。

  “罢罢罢!”血海老妖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你既不愿舍去,为师便助你一臂之力!”

  言毕,屈指弹出一道血芒!

  这血芒直入许听潮泥丸宫,只一绞,就将那洋洋洒洒的五色清光古文打碎!稍一盘旋,不知怎的,又自云雾伸出拉出数万言粉色妖文!血芒将二者混杂,自身也忽然化作不知多少白色文字,纵横纷飞,顷刻搭成框架,五色清文和粉色妖文纷纷来附,不到一个时辰,就化作一篇崭新的灵文宝字!

  许听潮从头到尾目睹了这般变化,心中骇然有如怒海狂涛!这老妖何等手段,竟能洞悉自己藏于神魂深处的灵狐心经?!若有心,还有何事能够瞒过他的探查?

  “乖徒儿莫惊,为师如今落魄不堪,比不得当年万一,但这上观九霄、下通幽冥的本事,却还残留了几分。你心中所想,为师不过能稍稍感应几分,方才只是不忍那灵狐心经蒙尘自晦,索性一并提出,融入这新成的法门中!你且看看,可还满意?”

  这老妖一番解释,许听潮虽不尽信,却也稍稍安心了些。老妖将法诀打碎,他倒是不怎么吃惊,只因他早将原先内容牢牢记住,若要重现,不过一念之间。而这老妖口气甚大,其修订而成法诀是个什么样,许听潮真有些好奇,稍一犹豫,便将念头沉入!

  只读了数千言,许听潮就又是骇然又是惊喜!这法诀深奥玄妙处,不知比单独的太虚秘录,太虚衍光录,五行灵火真经,灵狐心经四部法诀强出多少,但偏偏轻易就能参悟!原来每到晦涩处,就有白色文字详细注解,如此一来,就好比名师耳提面命,参悟起来如何能不快?

  如饥似渴地将这亿万文字囫囵记下,许听潮不禁眉头微皱,这法门固然渊深难测,但只涉及功法根本,没有半点附带神通。尽管心有遗憾,许听潮也只好默默按下,稍稍回想一阵,才开口问道:“何为太乙,大罗,混元?”

  见许听潮终于说话,血海老妖不禁捻须大笑!

  “太古以降,仙人之下共分四境,由低而高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合道之后,即是天仙,其上又有太乙,大罗,混元三境。你且记好了,天地有寿而混元不灭,只有证得那混元大道,可在鸿蒙混沌中畅游修行,才算是真正的长生久视,不死不灭!而如此境界,亦非万事无忧,需知鸿蒙之中,有无数混沌神魔横行,其修炼不知多少元会,却也有殒身大劫!这方天地,便是数百混沌神魔争斗陨落后,遗蜕堆叠演化而成!此当为前车之鉴!”

  许听潮垂首沉思,这老妖所言,大半闻所未闻,也不知是真是假!但观其言行,似乎真想把自己收作传人,诓骗的可能不大。只是真如他所说,未免也太过骇人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