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一六、四章 琼华仙岛品丹会,南海称尊神碑门 2

第一六、四章 琼华仙岛品丹会,南海称尊神碑门 2


  大夏朝疆域图上标注颇多,这孤悬海外的鬼州,空白处多有,因此旁边注释更足有千余字,说明此州的风俗地理,以及何时被收入大夏版图。()

  许听潮略略撇嘴,将手中地图扔回小葫芦肚中,继续驾云飞遁起来。

  在定胡城十七年,许听潮和阮清的好友徐漺徐静多有接触,对大夏朝廷的疆域,倒是了解颇多。这处名为鬼州的陆地,根本就不在夏朝朝廷的控制之下,其上仅有数座充当门面的小城,内中仅遣了聊聊几个炼气境的儒修驻守!

  与此相似的,还有最北方的广寒,不夜和坠仙三州,许听潮去过的冰州,冰州以南的麒麟州,琼华派所在的琼华州,神碑门小紫府,南海之南的翊州,以及西南西极州和西方大漠中的汨州。

  坠仙、麒麟二州妖族盘踞;广寒、不夜和冰州,是北极忘情宫的后院禁脔;琼华派和神碑门从来不理会大夏朝廷;翊州更是直接举起反旗,年年与大夏朝在南海之上征战;西极州乃是莽荒丛林,其内蛮族和妖兽横行;至于大漠中的汨州,则是魔门和佛门争斗的战场!

  且不说这些有名无实的地盘,就是西北新辟的嫣、陇二州,也因嫣族反抗,处处战火连天!更何况东海还有个碎玉州不服王化,处处与朝廷作对!

  即便如此,大夏朝开疆拓土的雄心依旧半点不减,这人间朝廷倒是颇值得佩服。可惜儒门在定胡城所为,委实不大厚道,而大夏朝就是儒门扶植起来的庞然大物,许听潮身为道门弟,更亲身参与了定胡城新城的建造,自然对其大为不满!

  这小心中本就不大痛快,一面飞遁,一面肆无忌惮地放出神念四处窥视,搅得鬼州各地鸡飞狗跳!贸然用神念窥视旁人,本就是极不礼貌的行为,许听潮如此做法,更是**裸的挑衅,鬼州众修如何不怒?可惜他元神大成,一身修为颇有些惊世骇俗,更有摩云翅这等飞行异宝傍身,飞遁之神速,直让人目瞪口呆!鬼州修士,无论修为高低,都只见一道五彩氤氲的清光才从东方现身,眨眼就已消失在西方天际!

  其实就算血海老妖行事癫狂,让他与敖珊分离,敖珊更因此落入琼华派手中,这小也不至于如此恼怒,毕竟也正是因为血海老妖,他才得了这般大好处。但坏就坏在他清理腰带中物品时,发现盛装大巫精气和彻地蚓精气的玉瓶不见了踪影。

  在祖巫殿中亲眼目睹此二者的恐怖,许听潮怎不对这两道精气珍而重之?如今在血海老妖手中过了一遍,就双双不翼而飞,怎不让人心生疑窦,满腔愤懑?

  细细想来,以血海老妖的修为和做派,应该不会做出这等下作的事情,但两道精气又去了哪里?难道还能在这老妖的眼皮底下自己溜掉?

  愤愤穿过鬼州,许听潮便折向西南,往龙宫方向遁去。

  遁出数万里,情绪稍稍平复,才取出一团环抱的阴阳二气。

  此物乃是那对并蒂莲花兄妹,被血海老妖斩杀后残留下来,相比大巫和彻地蚓精气,许听潮认为这东西更有用处。姐姐手中有一口阴阳二气钟,正好可以此物重新祭炼滋补一番!

  月余时间,许听潮就飞遁了数百万里,出现在龙宫之外。那守门的小校,恰好在乱云礁大战时见过许听潮施展神通,生擒琼华元神长老,也知许听潮与敖珊的关系,不敢怠慢,赶紧将他引了进去!

  入得宫中,许听潮稍稍辨识方向,就径直往老龙王敖舜所在赶去!

  方才接近龙族议事大殿,许听潮脸色就是一变,冷哼一声,化光直闯而入!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擅闯重地?”

  清光亮起,涌上前来的数头炼气境真龙惨呼跌飞数十丈,撞到两侧墙上,骨碌碌滚了一地!

  “许大哥兄弟!”

  “贤婿!”

  “许听潮,此地并非你太清门,由不得你如此放肆!”

  最后厉喝之人,许听潮倒也认识,正是老龙王的弟弟敖钦!这头真龙呼喝的同时,就屈指呈爪,往许听潮当头抓来!

  许听潮随意抬手拍出,一只五色氤氲的清光大手瞬息凝成,与当头抓来的青色龙爪轰然相撞!只听一声裂帛般的闷响,青色龙爪被大手一掌拍碎!气机牵引之下,敖钦跌倒在地,脸色大变!

  清光大手却去势不减,直往他头上抓落!

  “贤婿不可!”

  “小辈大胆!”

  “放肆!”

  老龙王和数头真龙齐齐出手!老龙王是击向清光大手,其余真龙却均向许听潮要害袭来!

  许听潮冷笑,脚下半点不动,身上突然射出耀目的清光剑气,往击向自身的法术法宝迎头激射!

  爆裂连连,华光闪耀!

  出手的真龙纷纷躲避,敖钦却被一只清光大手捉在掌心,脸色难看至极!

  老龙王满面惊骇,继而哈哈大笑:“好!好!好!贤婿可是元神大成了?”

  其余真龙震惊之余,也均都面露了然,若非如此,这小怎能仅凭一人之力,就接下数位元神的攻势?

  “若是你不能庇护踏浪和墨鲤,我愿带他们走!敖珊我也会设法营救,不敢劳烦龙王陛下大驾!”

  “许大哥,龙王前辈……”

  老龙王挥手打断满面焦急的墨鲤,笑呵呵地看着许听潮:“敖珊本是你未婚妻,如今身陷敌手,自然是你亲自去救!至于敖珊墨鲤,哼,老夫身为龙族之主,莫非还不能庇护两个炼气小辈!”

  殿中十余头真龙却齐齐作色,余者无不面露戏谑,个个正襟危坐,摆出一副看戏的做派!

  许听潮面色淡然,半晌后才缓缓道:“如此,多谢前辈了!”

  “什么前辈不前辈?叫声‘岳父’与老夫听听?”

  嘴角抽搐一下,许听潮才不情不愿地躬身施礼:“见过岳父大人!”

  老龙王抚须大笑!

  许听潮却扭头看向清光大手中禁锢的敖钦,目光陡然一冷:“真龙乃天地灵种,却也有大能之辈怒而屠之!”

  言罢,挥手将其摔落殿角,也不顾这真龙如何羞愤怨毒,抬手打出两道血芒,各自没入踏浪和墨鲤眉心。

  “此为两头元神境血煞妖,当可挡得诸般劫难!”

  老龙王脸上的赞赏和笑意忽然凝固……

  标题违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