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一八一章 琼华仙岛品丹会,南海称尊神碑门 19

第一八一章 琼华仙岛品丹会,南海称尊神碑门 19


  许听潮面目有些阴翳,阮清却似笑非笑地看着巧笑嫣然的无荼,惹得许沂一声冷哼!

  阮清神色一滞,两眼陡然变得深邃,无荼只觉这位大师兄的双目似有无穷诱惑,不知不觉就沦陷了进去……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忽然传来一声轻笑:“许师弟,你怎的尽与魔女扯上关系?二十多年前有个什么炽奴,现在又是无荼,当真艳福不浅!”

  这句话不是对她说的,但无荼还是立即从迷糊中醒来,霎时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直骇得魂飞魄散,伏在半空瑟瑟发抖!满脸畏惧恐慌,哪里还有半点娇媚可言?

  许听潮也不去看那天魔,只淡淡道:“正好用得到,顺手捉来驱使……”话才说了一半,就满脸古怪地将目光在阮清和许沂之间徘徊。

  许沂大羞,蒙脸叫道:“哎呀!”

  阮清也是老脸一红,讪讪道:“许师弟不可胡猜,沂儿与为兄一位故人有七八分相似,连性情也一般无二……年前沂儿跑到门中找你,险些遭了灾厄,为兄正被诸事烦扰,打算出来躲两天,正好将这丫头带上。”

  “什么叫险些遭了灾厄?”许沂也顾不得害羞,气呼呼地抬起头来,“你们太清门那些个什么长老骂我是狐狸精,我一时气不过,就还了几句,那个老家伙就说我不敬尊长,祭出飞剑来斩!若不是人家修得几手保命的神通,只怕,只怕……”

  只怕什么,许沂抽抽噎噎地说不出来。许听潮却神色陡然一沉,轻拍许沂纤瘦的背:“沂儿可知,那老头有什么名号?”

  “人家,人家只顾着逃命了,哪里知道嘛……”

  许沂哭得委屈,许听潮抬头看向阮清。

  阮清叹气道:“师弟,沂儿也不曾受到损伤,就此作罢如何?”

  许听潮冷哼一声,许沂却狠狠瞪了阮清一眼,才呜咽着将那长老的外貌说了一番。

  白须白发,青袍,使一柄赤色飞剑。

  许听潮暗自摇头,这算什么,如此形象的元神长老,太清门少说也有十几个!但也不算完全无用,大可逐一排查,总能找到那意欲下手加害沂儿的老家伙!

  无荼跪伏旁边,心中悔恨交加,明知这姓阮的还是主人的大师兄,自己还不知死活地前去招惹,结果无声无息着了道,兀自没有半点察觉!想到方才那般沉迷不自知的经历,心中就不禁阵阵发寒!若是这位大师兄生了歹意,只须一个念头,自个儿就烟消云散一个下场!这太清门中,莫非都是一样的可怖人物,也不知这位主人还有多少师兄弟?见三人自顾自的说话,正眼也不曾瞅自己一回,无荼不禁心中气苦,想我堂堂天魔,何时落到这般境地?有此念头,无荼却半点心思不敢生出,生怕许听潮察觉,一狠心动念要了自己性命!

  气氛有些尴尬。好在许沂小孩心性,哭泣一阵,被两颗拳头大的明珠一哄,就渐渐收了声息,转而问起许听潮的经历。许听潮在三人周围布下禁制,把这些年的事情大致说了,连谋划九心玲珑的事情,也不曾隐瞒,直把这丫头唬得大呼小叫!

  阮清知晓许听潮性情,虽说方才对自己有些不满,但此刻未曾避讳,说明他并未往心里去,因此也老神自在地听着。对比自己在师尊门下安逸地修炼,阮清忽然觉得,似这位沉默寡言的师弟那般,纵情山水,逍遥天下,才是修行之人当有的生活!

  但他也知于己而言,此事不过奢望!门中长辈的心思,他又如何不清楚?分明就是把自己当做门派执掌人来培养,一派之尊,怎能如同许听潮一般,四处乱窜,惹下许多是非?

  许沂却并无这些心思,直嚷嚷着要看另一个哥哥,还有哥哥给自己找的蛟龙嫂。许听潮和阮清好说歹说,才让这丫头把时限押后,暂且先与阮清去参加那品丹大会。

  临行时,阮清看了看猊骏和陈宝玦二人,正色道:“许师弟,此番谋划琼华宝物者,只是神碑门碑使云醉霞,而非太清门许听潮!”

  许听潮点头,阮清此话,分明是告诫自己不要暴露了身份,他自然也不会出手相助。

  见许听潮应允,阮清哈哈一笑:“若是当真得了那九心玲珑,不妨匀给为兄一粒!”

  话没说完,就架起遁光往西方去了,只远远传来许沂清脆的声音:“还有我的……”

  淡淡回头,许听潮目光落在陈倪二人身上。

  陈宝玦赶紧一抱拳:“许道友但请放心,我与倪师兄定然不会泄露道友行藏!”

  “如此甚好!你二人已得了离火归元剑诀,云醉霞却并不知情,大好前程就在眼前,拼力一搏,未使没有机缘!”

  陈宝玦劝住又要发火的倪俊,苦笑行礼道:“还请道友相助!”

  许听潮沉吟一阵,挑出两种玄妙的隐匿法门传了:“你二人这一身真气,与天地灵气几无差别,稍稍掩藏,等闲修士不能察觉!若神碑门另有秘法搜寻追踪,还请两位道友自谋出路!”

  得了法术,两人也不敢过分强求,只得拱手谢了。当然是陈宝玦代替两人一同道谢。

  许听潮也不理会,只吩咐两人继续布阵,就静立不动,看着阮清和许沂离去的方向,怔怔沉思起来。天魔无荼赶紧起身,身化黑光遁入云醉霞眉心,顷刻,云醉霞的面目陡然鲜活起来……

  当日深夜,大阵才堪堪布置完毕。许听潮早已藏匿到云醉霞泥丸宫中,对如何行事不闻不问,无荼战战兢兢,操控云醉霞将阵法细细检查了数遍,才一道法诀打到阵法上。

  只听一声沉闷的嗡鸣,阵中升起十八道数尺粗细的赤红光柱,直插云霄!惊人的火行灵气汇聚而来,把荒岛映得一片血红!

  这般情形,布阵之前早就知道,陈倪二人面现惊惧,云醉霞却不慌不忙,御动离火归元剑碑,遁入其中一道光柱……

  锁妖洞,赵天涯和浑身血红的血煞妖相对而饮,那少女莹儿却抱着赵天涯的手臂撒娇。

  “老祖宗,你看吴师兄都被关了两个月了,您就放了他嘛……”

  “胡闹!”赵天涯双目紧闭,面孔死板,一声呵斥,少女顿时撅嘴别开脑袋,也不摇晃了,这老儿脸上那隐隐的享受顿时变成浓浓的失落,赶紧呵呵笑道,“莹儿啊,你那师兄不听吩咐,让你跑到锁妖洞来,被这老妖捉了,拿来威胁老祖宗,不稍事惩戒,怎生了得?”

  少女白眼一翻,嘟囔道:“他看得住本姑娘才怪!没有老祖宗你这般难为人的!一句话,放还是不放?”

  赵天涯好不尴尬,血煞妖却笑嘻嘻道:“小丫头,为何不来求老妖?你这老祖宗下的禁制,老妖挥手即能破去,定让你顷刻见得你那小情人!”

  “呸呸呸!”少女红着脸跳将起来,“你才是他的小情人!”

  “……”

  赵天涯含笑捋须,老眼眯成两道细缝。

  血煞妖干笑一声:“老妖一大把年纪,不会去做那老牛吃嫩草的勾当,更没有断袖之癖!你这丫头好没良心,老妖空自指点你这许多时日,不心生感激也就罢了,还这般口出恶言,当真好没道理!”

  “你自个儿想说的,又不是我求你!”

  “忘恩负义的小丫头,当心将来嫁不……咦?”

  “怎么了怎么了?”

  血煞妖说了一半,就突然止住,赵天涯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少女不敢去招惹面黑如锅底的老祖宗,只好凑到血煞妖身边,瞪大一双眼睛眨呀眨,满脸都是无辜的表情。

  血煞妖怪眼一翻:“不告诉你!”

  “哼!小气鬼!”

  “莹儿!”

  “啊?”

  “拿这令牌去放你师兄出来!”赵天涯塞给少女一枚青光闪闪的令牌,目视血煞妖道,“道友可有兴趣走上一遭?”

  “嘿嘿,好说,好说!老妖不走,你这老小也不会安心!”

  白光血芒闪过,两人已不见了踪影,只余那少女跺脚道:“什么嘛!都不带人家去玩儿!”

  ……

  荒岛,十八道通天赤色光柱齐齐收敛,露出十八座两丈高数尺宽的灰白石碑!宽大的碑座上,均都一前二后各自站了三人!

  云醉霞见状,赶紧上前,来到一座石碑前,向碑座上站立的老道躬身施礼:“见过宋师兄!琼华岛上戒备森严,小弟只能将阵法布置在此!”

  那老道淡淡道:“无妨!”挥手打出一道赤光,没入云醉霞眉心:“这门法术,师弟暂且参悟一番,无需立时掌握,只望对阵赵老怪时,师弟能配合一二!”

  云醉霞满脸狂喜,躬身应是,十余万里外的许听潮,却惊得站了起来!原来那宋姓老道传下的无名法术,修成之后竟能削减旁人修为!陡然得此妙法,许听潮心痒难耐,立时便静心参悟起来,连敖珊频频询问,也顾不得了!

  荒岛之上,十八碑使已然布成离火归元剑阵,静静等待赵天涯到来。

  片刻之后,一白一红两道惊天遁光破空而至,现出赵天涯和血煞妖的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