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一八四章 神霄紫府镇魔碑,和光同尘戮仙神 2

第一八四章 神霄紫府镇魔碑,和光同尘戮仙神 2


  老龙王哈哈大笑着走出:“贤婿,乖女,你们总算是回来了!且与为父入宫,为父已命人摆下宴席,大庆三日!”

  王后敖初蔓紧跟在老龙王身边,美目中蓄满泪水,慈爱,宠溺,痛惜,诸般情绪尽数随目光落到敖珊身上。***敖珊怎还忍耐得住,扑到敖初蔓怀中,哽咽连连,直呼娘亲!

  这母女两人旁若无人地亲昵,许听潮鼻有些发酸,向老龙王和王后默默施礼后,就在老龙王身后人群中找寻起来。

  “贤婿,可是在找墨鲤丫头和踏浪小?且看那里!”老龙王一把拉住许听潮手臂,往人群中某处一指。

  许听潮早已看到两人正向自己挥手,僵硬的脸上也有了些许柔和。

  “走,走,与为父喝酒去!”

  老龙王兴致高昂,拉着许听潮就往龙宫走去。

  许听潮回头,只见敖珊从敖初蔓怀中探出头来,柔弱的目光中,带着淡淡的期许。踏浪和墨鲤已然见过,二人也不像受了打压的样,许听潮就轻轻一点头。敖珊脸上顿时绽放出璀璨的笑容,似羞怯又似傲然地瞥了目瞪口呆的许听潮一眼,就拉着自家母亲跟了过来。

  老龙王只觉手中一顿,回头看到许听潮呆愣的样,不禁得意至极地哈哈大笑!

  且不说敖珊如何埋怨这老不正经的父王,一路入宫,尽是满面堆笑的蛟龙真龙鱼虾龟蟹各类妖修,有真诚,有虚伪,有谄媚,有高傲,有愁苦,有惊惧,有戏谑……许听潮心中没来由生出几分厌烦,先前见到敖珊惊艳美态而来的好心情,不觉黯淡大半!

  宴席之上,踏浪和墨鲤被安排了坐到许听潮下首,对面则是敖珊的同胞弟弟敖瑚,敖珊本人,自然是和许听潮同坐一处。珍馐美味,玉液琼浆陈列案上,觥筹交错,欢声笑语充斥席间,珊瑚美玉,玳瑁珍珠,皆都熠熠生辉,更有蚌女,鲛人等绝色水族款款献舞,好一场宫廷夜宴!

  席间众人,说些奇闻趣事,偶尔调侃两人几句,其乐融融,一派和谐。许听潮却不似旁人那般,尽情沉溺于享受,若非敖珊频频夹菜劝酒,只怕早已受不得这般喧嚣,起身拂袖而去。

  正当皱眉苦思脱身之策,许听潮蓦然神色大变,顾不得敖珊送到嘴边的酒杯,一个鱼跃,就站起身来!

  如此突兀的行径,让席中主人顿时一滞,大殿中翩翩起舞的绝色女,无不面现惶恐,战战兢兢地拜倒在地!

  “贤婿,何事惊慌?”

  老龙王停下酒杯,惊疑不定地看着许听潮。

  数百人目光集于己身,许听潮如何肯说,只躬身行礼道:“岳父大人恕罪,此事不便明说!诸位尽兴,晚辈暂且回避!”

  说罢,也不待老龙王同意,转身走向大殿门口,脸上神色阴翳得可怕!敖珊寸步不离地跟上,踏浪和墨鲤也停杯不饮,急急跟了上去……

  “许大哥,究竟出了何事?”

  敖珊焦急不已,拽住许听潮急急询问,顺手布下隔音禁制!

  许听潮面色数变,恻然道:“我那血气元神……”

  “什么?”

  “……已被神碑老人擒住!”

  “怎么会这样?神碑老人等闲不能擅离,怎的就忽然对大哥下手?”

  敖珊急得直跺脚,就凭两人做下的事情,也不知那神碑老人会怎生炮制血气元神!

  “那离火归元剑碑伏有禁制,突然发动,血气元神来不及逃离,就被摄去了神碑门!珊妹……”

  “许大哥,你不要去!”敖珊如何不知许听潮的想法,两手死死拽住他的手臂,含泪哀求道,“我们去求老祖宗,请他老人家出手!大哥也可回门中请石门长辈相助,实在不行,就把那九心玲珑还给他们……”

  敖珊所说,未尝不是最好的办法,但许听潮不愿求诸于人,何况他对门内长辈存了芥蒂,自然更不会如此行事。再者,血气元神虽然成擒,却暂时没有危险。

  “珊妹,此物收好!”许听潮取出一个贴满符箓的明黄玉盒,递到敖珊手中。

  “我不!”敖珊气急,一把将玉盒扫落地上,眼中泪水扑簌簌落下,“好端端的,你偏生要去行险,若是,若是……你叫我怎么办?”

  许听潮抓住敖珊双臂,不理会她的挣扎,认真道:“此行并无多少凶险,我再下一道连心锁,你可以此监视我的行踪。”

  敖珊挣扎弱了些,许听潮吐出一道剑气,在两人指尖掠过,法诀动处,嫣红,五彩两滴的精血从伤口飞出,在半空融为一体。许听潮手上闪过一道青光,往两人手指上一刷,就将细小的伤口治愈。那融合而成血珠,陡然变换成无数针尖大小的符文,明灭一阵,就分散开来,没入两人心口。

  法术才成,许听潮的身躯就陡然模糊了一下。敖珊流着泪责备:“你这妖灵之躯方才凝成不久,本就不稳固,怎能胡乱浪费精血?我,我也只是说说,又不是不准你去!”

  许听潮微微一笑,放开了敖珊,敖珊却忽然抓住他的手臂:“我也跟你去!你说过的!”

  “好!”

  清光闪动,敖珊蓦然不见了踪影,许听潮挥手将地上的玉盒摄起,小心收入体内黄皮小葫芦中,才向面色紧张的踏浪和墨鲤二人点点头。

  清光黄芒闪过,两人面前多了一尊四方纹兽青铜鼎,许听潮却已鸿飞冥冥。

  老龙王和敖初蔓带了敖瑚急急追出,只见踏浪墨鲤站在青铜鼎前啧啧称奇,连忙问道:“墨鲤丫头,我那贤婿哪里去了?”

  墨鲤和踏浪急忙施礼,道:“许大哥和敖珊姐姐已经走了,至于去向何方,我们也不知!不过,他们方才似乎在争论什么……”

  “这个混小,珊儿回来,板凳都未曾坐热,就又被他带了出去,当真可恨!”

  “墨鲤姐姐,我姐都和那姓许的争吵些什么?”

  “丫头,这尊大鼎是我那贤婿留下的吧?”

  敖初蔓抱怨,墨鲤不好接口,许听潮和敖珊争论的内容,墨鲤也没听到,所以歉意地向敖瑚笑笑,墨鲤就对龙王说道:“此鼎正是许大哥离去时所留。”

  “哦!”老龙王抚须点头,忽然语气一变,“此鼎五行属土,与丫头你,还有这楞头小相冲,不如拿来与老夫做一笔交易,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