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一八五章 神霄紫府镇魔碑,和光同尘戮仙神 3

第一八五章 神霄紫府镇魔碑,和光同尘戮仙神 3


  许听潮顺手夺来这尊青铜大鼎,算来也是非凡的法宝。(_老龙王以龙族密库任意挑选两件宝物的代价,将其从踏浪和墨鲤手中换了过来。

  “夫人,你看此鼎如何?”

  踏浪和墨鲤告辞而去,老龙王伸指将青铜鼎弹得嗡嗡作响,状甚得意!

  “你个老不死的,女儿被那姓许的小拐了去,你半点不曾担心,反倒还有心思与两个小辈做交易!堂堂东海龙王,竟做出这等出格的事情,羞也不羞!”敖初蔓却半点不给面,见左右无人,立时哭天抢地斥责起来,“我可怜的珊儿,你怎么就这么命苦……”

  老龙王的脸立时黑了,却并未发火,而是讪讪道:“你个糟老婆,哭个什么劲!咱们那宝贝女儿,指不定在怎样和她的小情人亲热,哪里有功夫想得起你来!”

  眼见父王母后口没遮拦,敖瑚脖一缩,悄悄地溜走了。

  敖初蔓对自家儿的行径视而不见,只柳眉倒竖,几步上前,指着老龙王的鼻大骂:“老不正经的,有这么编排自家女儿的么?今天不给老娘说清楚,老娘跟你没完!”

  “慢来!慢来!”老龙王只得连连告饶,“夫人啊,珊儿和那许家小在一起,这世间有几人愿意去招惹?你这心里怎生就只装了珊儿一人?再过半月,敖坤那大胖小,就该满六十岁了!为夫见这方铜鼎颇为不凡,凑巧五行属土,索性盘算下来,也好当做成龙礼赐下!”

  “哎呀!”敖初蔓双手一拍,眼泪也不流了,懊恼道,“瞧我,怎生把这事儿给忘了?”

  老龙王翻个白眼,没好气道:“这两年来,你哪天想的不是你那宝贝珊儿,怎还会记起孙儿的甲生辰?”

  敖初蔓不悦道:“这些个崽闺女,就只珊儿一人苦命,平素里不知受了多少委屈,我这当娘的不心疼,还有谁肯稍稍关心?”

  老龙王暗暗腹诽,怎的就没人了,老夫不就是一个?心中如此想,脸上却堆起笑容:“老婆,你就甭操心了,现在不有个傻小把珊儿捧在手心里当宝贝?”

  “也不知那孩靠不靠得住?”

  “怎的靠不住?若是老婆你也被琼华派捉了去,老龙可没那勇气单枪匹马硬闯龙潭虎穴,拼死救得美人归……”

  “作死么!”

  ……

  神碑门占据了整座小紫府。

  小紫府乃是一座方圆十余万里的大岛,面积不到琼华一半,更不用说远比琼华广大数倍的翊州!此三者,皆是数万年前的紫府州被大能之辈击碎,分裂而成,小紫府能承袭紫府之名,是因其上神碑门,所得神霄紫府一脉传承最多,有一部神霄紫府立派之本紫府琅书不说,更留有诸多当年遗迹。

  小紫府西南,有座不起眼的丈许高斑驳石碑,其上银钩铁画般地刻了五个篆字——“紫府镇魔碑”!

  休看此物鄙陋,实际却为神碑一门的立派根本!乃是上古之时,神霄紫府的大能先辈所立,身具不可思议的大神通!

  许听潮的血气元神,已然化作人形,就坐在此碑左近,无论如何也看不出它有何神异。

  一位须发皆黑,双目精光闪闪的五十许老人盘坐在镇魔碑旁边的茅草亭中,正自聚精会神,不时往面前昏迷不醒的云醉霞打出一道法诀。

  足足三日夜后,老人才把手指一勾,从云醉霞眉心拉出一道漆黑的雾气!

  许听潮不禁眉头一跳!

  老人也不理会他,右手五指弹动,顷刻将黑气化作一条漆黑的三寸丝线,随手抛进面前简陋石桌上的铜灯中!灯油顺着丝线蔓延,眨眼就将其浸了个通透!老人屈指弹出一朵豆粒大的靛青色火焰,落到丝线顶端,丝线顿时安静燃烧起来!

  许听潮瞳孔收缩,嘴角抽搐!铜灯点燃的霎那,他似乎听到了天魔无荼声嘶力竭地凄厉惨嚎!被捻做灯芯,日日受那靛青火焰灼烧,其痛楚之甚,远超抽魂炼魄百倍!眼前这老人,看起来并不如何凶恶,手段却如此毒辣!

  “不肖弟,见过师叔!”

  云醉霞猛然醒来,眼中迷茫尚未褪去,就见到面前盘坐的老人,赶紧拜倒在地,声音惶恐!

  “起来吧。”老人淡淡开口,其声听来悲天悯人,“此事非你之过,魅惑你那天魔,已被老夫炼成一盏魔焰青灯!”

  云醉霞面色大变,缓缓抬起头来,看到石桌上安静燃烧的青铜灯,目光中有惶恐忐忑,也有愤恨不舍!

  “此等魔物,不过徒自乱人心智,云师侄切不可被其迷惑。”

  老人声音平淡慈和,云醉霞却如遭雷击,浑身僵硬地躬身应是!

  “你且下去吧,选两个副使,再来领取剑碑!”

  “弟遵命!”

  ……

  云醉霞面若死灰地踉跄退走,未曾抬头看许听潮一眼。许听潮也半点未将其放在心上,只怔怔看着那一豆青灯!

  就在方才,他向天魔无荼传过一道意念,想要引发种在她体内的禁制。不想无荼惊惧不已,尽管在声嘶力竭地惨嚎颤抖,依旧连连求饶,让许听潮饶过她一命!许听潮回应,是不忍心见她受此非人的折磨,才生出了杀意,无荼立即表示她能坚持住,只求留得性命,或可有脱离苦海的一日!

  一头天魔,求生意念竟然这般强烈,远非普通修士眼中,凶狠歹毒悍不畏死的形象!许听潮心中震撼,怔怔良久,才传了她剩余的天魔解体大(蟹)法,又传了些驱火弄焰之术,虽然明知效用不大,却也聊胜于无。

  无荼被魔焰灼身,浑身痛楚撕心裂肺,得了法诀,依旧艰难地笑出声来!尽管很快就淹没在非人的惨嚎中,许听潮依旧心中一热,非为其它,只敬佩这天魔道心之坚韧!

  “许小友。”

  耳边响起悲天悯人的苍老声音,许听潮从沉思中醒来,冷冷看着眼前面含浅笑的老人。

  “依辈分算来,小友应当称老夫一声师叔祖。”

  许听潮冷脸不答,老人也不生气,而是叹息问道:“小友是否觉得老夫过于狠辣?”

  “小友如此想来,却也不错。我神碑门,本为神霄紫府掌刑长老所创,门中条规未免太过残酷。但也正是因此,我门才能秩序井然,门中弟不敢分毫违拗谕令。此间优劣对错,不说也罢。老夫此言,只为与小友说明,先前所为,并非刻意示威。”

  许听潮冷哼一声,并非示威,却在自己面前使出玄妙毒辣的手段,又有何异?这老儿当是神碑门太上长老神碑老人,他顾忌颇多,不敢对自己下手,只好将天魔无荼当做泄愤的对象!尽管那天魔不过自己随手寻来的一枚棋,但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如此炮制,却也让人怒火中烧!更何况经历此事,许听潮对无荼生出敬佩之心,易地而处,他也不知自己究竟能否如无荼那般,有勇气承受无边灼魂之苦,只求那渺茫的一线生机!

  神碑老人好似未卜先知,袖袍一拂,桌上铜灯就往许听潮飞来。

  “此魔魅惑老夫门中弟,如今惩戒已施,就交与小友自行处置。”

  许听潮接住铜灯,张嘴喷出一道血色火焰,直往灯上青焰卷去!青灯魔焰性属阴寒,可被阳烈的火行神通克制,许听潮喷出的,却是以血妖通天大(蟹)法修出的火焰,同样偏向阴寒之属!

  血焰灼烧到青焰,只听噗噗几声闷响,就被青焰吞噬一空!仿佛吞了大补之物,青焰陡然蹿高三分,无荼的惨嚎声更见凄厉!

  许听潮面色一变,神碑老人面上笑容更甚。

  “小友无须徒耗心力,若是招来另一道元神,以玄门大(蟹)法和佛门降魔秘术配合,或许有一二希望。”

  闻得此言,许听潮猛然抬头!

  神碑老人捻须笑道:“小友何必惊诧,我神碑门传自神霄紫府刑堂,最不缺这等搜魂问讯之法。”言下之意,就是说许听潮所做的诸般事情,只要天魔无荼参与的,他都已尽数知晓。

  心中没来由升起一丝挫败感,许听潮低下头去。被搜魂之后,天魔无荼依旧神智清晰,可见眼前这老儿已是手下留情了。只不过如此一来,先前那些算计,尽都成了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妖灵之躯的存在,已被神碑老人知晓,还能翻出什么风浪?

  “小友可知,老夫图谋琼华派九心玲珑,所为何事?”

  许听潮瞥了一眼身旁石碑,神碑老人淡淡颔首:“十八座离火归元剑碑,乃是老夫以一头上古之时被神霄紫府先辈镇压的朱雀炼制而成,其尸骸魂魄,被分作一十八份,剑碑威能不俗,却总有缺憾,若能将两粒九心玲珑炼入其中,便可让此碑九归为一,两相配合,威能还可再增数倍!”

  “然九心玲珑落入小友之手,老夫亦不心存侥幸,可讨回些许。炼制十八剑碑,不过是意欲借此增大门派声势,如今谋划成空,却得了小友这般英才,不异种豆得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