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一九七章 碧水长天风浪起,南海有兽凶且顽 5

第一九七章 碧水长天风浪起,南海有兽凶且顽 5


  眼见水火元龙龟不敌,众老怪却并无上前相助的心思,只静静站立在数十里之外,看那老龟被夔牛电得浑身焦黑。

  这老龟,赫然是与众老怪一般的虚境,浑身血肉骨骼,内丹龟甲,哪样不是罕见的天材地宝?如今更与夔牛舍命相搏,众老怪坐山观虎斗即可,岂非两全齐美?

  血海老妖带了许听潮随后赶至,见得这般情形,也不说话,只嘿嘿一笑,化作一团数千丈的血云,远远挂在了天边。

  夔牛老龟交相嘶吼,一个焦躁不安,一个暴怒嗜血。方圆数十里的大海,被两头巨兽搅得好似沸水一般!狂风暴雨,雷霆巨浪,尽数被分散开来的虚境老怪拦下,没有丝毫传出百里之外,众老怪还联手布下禁制,将二兽战场封住,不让此间气息泄露!

  这两头巨兽,都不是灵智未开的浑噩妖兽,众老怪的意图,他们又怎不知道?此刻陷入二十多老怪的围困,正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想要逃出生天,只怕没有半分希望!二兽的嘶吼声中,多少带了些悲凉,心中死志渐生,搏杀之际更见狠辣拼命!

  不愧是巨兽,如此斗了两三日,巨龟虽然被牢牢压在下风,但仗着龟甲坚固,伤势却不重,依旧生龙活虎!那夔牛似乎也稳住了钦原之毒,一身修为正自缓缓恢复。眼见谋算似乎要落空,众老怪逐渐面现忧色,但依旧打定主意,二兽分出生死前,绝不掺和进去。

  算盘打得噼啪响,但世事总不尽如人意。

  这天正午,南方忽然施施然走来一个粉衣女。海风习习,碧浪轻摆,裙裾飘飞间,有无数粉色桃花飘摇而下,好似暮春时节,百花零落,黯然成泥。没来由,众老怪心中升起一丝悲意。

  正是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雷政,你可是要和这些人族一道,屠戮我南海妖族?”

  声如杜鹃轻啼,一股浓重的悲意弥散开来,直让人心中生痛!

  “桃花……”

  从未说过半句话的雷政,一改先前孤傲之态,神色微微激动,看向粉衣女的目光,早已溢满怜惜和柔情!

  众虚境老怪面现诧异,唯有刀彩鸾眉头微皱,似在苦苦思索什么。

  雷政陡然架了遁光,往那女飞去,路过赵天涯身旁时,突然全力出手!

  赵天涯惊怒至极,只来得唤出剑光护身,就被无尽紫色雷霆吞没!

  片刻之后,刺目的剑光从肆虐的雷霆中迸射而出,将漫天紫雷荡涤一空!赵天涯踉跄现出身形,衣衫破烂,须发焦枯,面色苍白已极!尽管双目中直欲喷火,却怎么也掩饰不住那黯淡了大半的光彩!

  一击之下,同为虚境的老怪竟然身受重伤!这老妖当真好威风,好煞气!

  粉衣女面露笑容,好似牡丹初绽,百合始生,雷政蓦地畅快大笑,遁光一敛,在她旁边现了身形!

  为博红颜一笑,这老妖竟毫不犹豫地对旁人下手!上溯洪荒妖神,下至当今大妖,行事都似这般,随心所欲,肆无忌惮,旁人喜怒,与我何干!若有不服,打过便是!

  然而赵天涯却非妖族,此老身为琼华太上长老,自有重重顾虑,虽说恨雷政入骨,却生生忍耐了下来!

  “你,你是桃花圣母!”

  刀彩鸾忽然指着那粉衣女,颤声惊呼!

  其余人族老怪,只是神色微动,五个巫族,却齐齐面现惧色!

  这桃花圣母,究竟是何方巨擘,竟让巫族这等上古遗族都心生恐惧?

  众老怪面色逐渐阴沉,非是全为这般。

  只这顷刻间,南方又来了一青一蓝两只数百丈大的妖禽,化作两个妙龄女,站到桃花圣母身后!休看二女以下属自居,一身修为,却是货真价实的虚境!

  东南方巨浪滔天,待得近前,猛然站起一头千丈高的黑毛巨猿,浑身漆黑雷珠翻翻滚滚,一双房屋般大小的眼睛凶光四射!

  西方则是五色彩霞徐徐而至,霞光中,一个身着绸衣的矮胖中年人满面市侩的笑容,手中不停抛掷一枚黄灿灿的铜钱。

  东方海面蓦然冰封万里,一股寒煞之气呼啸而来,煞气顶端,站了个俊秀的白袍人。一眼看去,此人无论眼神气质,尽皆冷如万年冰山!

  南方水天相接处,蓦地燃起冲天大火,一个赤衣青年凌空踏步,看似悠闲缓慢,却几个眨眼就到得近前,所过之处,无不凭空窜起百丈赤红火焰!这青年却只把两道视线黏在桃花圣母身上,仿佛天上地下,只这浑身粉霞环绕、容色凄迷的女一人。

  众老怪一颗心早已沉到谷底。

  除了先来那桃花圣母,其余六个妖修,都能隐隐看出根脚。那两只妖禽倒还好,一为青雀,一为雨燕,不似有大神通傍身。黑毛巨猿却是上古异种,善御水,只因天赋异禀,一手壬癸水神雷,天下无出其右者!西方五色彩霞中那人,本体当是一头五行孔雀,看其声势,早将孔雀一族的天赋神通五色神光修炼到极致!东方寒煞之上的冷峻青年,本体是一头异种寒犀,所驱使的寒煞,似乎是天下有数几种至寒之物中的午寒潮!最后到来那赤衣青年,赫然是一头真正的火凤!不说他一身火行神通如何恐怖,单只涅磐重生,就让众老怪心生忌惮!

  如此罕见的场面,怎好错过?许听潮一挥手,五色氤氲的清光中,敖珊就现了身形。此女见得场中情形,惊呼一声,紧紧抱住许听潮手臂!

  众老怪私下交流一阵,便由殷老道出声道:“血妖道友……”

  “慢来!你等要如何搏杀,干老妖何事?”血海老妖阴阳怪气地打断殷老道说话,“老妖此来,不过是想救乖徒儿逃出生天,如今既已成事,早想离去,奈何好戏当面,反倒有些舍不得走了!”

  一干老怪闻言,除了徒自无奈,半点办法也没有。那东南来的沧水猿忽然开口了——

  “兀那老龟,可要本座出手?”

  沧水猿身有千丈,这番大吼又是刻意而为,只震得虚空动荡,二十余老怪布下的禁制,竟砰然溃散!

  “速速渡来真气,不将这牛头腐尸撕碎,老龟难消心头之恨!”

  水火元龙龟的声音浑厚沉闷,压抑了一股滔天怒气,直震得方圆数百里虚空嗡嗡做响!

  “早让你时常起身活动活动,若然肯听,怎会有这般奇祸!”

  沧水猿埋怨一声,便举手打出一道黝黑的真气!与此同时,那火凤也打出一道赤红的炎流,直往老龟射去!

  猿猴喜动,龟性沉静,沧水猿这番劝慰,老龟只当没有听见,仰头一声大吼,两道真气便落到背甲上,须臾被吸收殆尽!得此助力,老龟浑身气势猛增数倍,张嘴喷出黑红两道龙形罡气,只一卷,就将跃空而起的夔牛扫落大海!

  吼——

  一声巨吼,仿佛倾尽浑身怒火!老龟猛地自海中跃起,粗短前爪抓向夔牛头颅,钝圆的指爪上,陡然弹出十余丈长的黑红利刃!

  夔牛自是不甘受戮,浑身雷霆轰击不止,张嘴吐出一面漆黑的阴森小幡!此番迎风便长,呼吸间就有数千丈高下,无尽凶魂厉魄从幡中汹涌而出,霎那间遮蔽了天空!夔牛趁机身形一晃,重新化作牛头人身的丈二大汉,合身扑进利啸连连的阴魂中,不见了踪影!

  水火元龙龟大怒!两只前爪急速挥动,不知多少冤魂被刃爪一刀两断!这老龟口中还连连喷吐黑红两色的龙形罡气,往来纵横间,灭杀冤魂无数!

  老龟驰骋肆虐,没有一合之敌,几个妖修却齐齐皱眉。桃花圣母轻声道:“龟道友勿慌,妾身助你一臂之力!”

  话音未落,方圆数百里的天空,已然飘落亿万粉色花瓣,风泣浪咽,悲戚之意油然而起!这一击,赫然将二十多虚境老怪和血海老妖等人尽数囊括!

  血海老妖只是嘿嘿直笑,仿佛半点不曾觉出异样,那怪异的笑声,正好将敖珊从自怜自伤中惊醒,只见许听潮双目五色清光闪动,已然沉浸在一个奇妙的境界中!

  五个巫人和刀彩鸾却骇然失色,浑身巫力真气蓬勃动荡,或化身百丈巨人,或凝成浑厚的罡气护住自身,刀彩鸾周身更是魔影幢幢,利啸阵阵!

  其余老怪见六人这般郑重,虽有些不以为然,还是有样学样,使出诸般手段,将自身护了个严严实实!太虚的身躯陡然变得朦胧,远远看去,好似隔了一层轻纱薄雾,飘落的粉色桃花,半点不能闯入!殷老道和罗老道浑身遁光一起,先后扎进这处若有若无的虚空!

  见老祖宗凝出一团漆黑的玄罡护住自身,敖珊才移开目光,看到太虚三人的情形,不禁面现诧异。这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的感觉,怎的与许大哥说的祖巫殿开启时一模一样?

  “丫头,莫要分心!机会难得,好生看着!”

  听到血海老妖的提醒,敖珊赶紧收摄心神,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远处的桃花圣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