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二一零章 九幽血海藏无地,老妖原来是大罗 7

第二一零章 九幽血海藏无地,老妖原来是大罗 7


  这小剑五色氤氲,清光闪闪,所在之处好似喷涌的泉眼,一圈圈清晰可见的涟漪四下散开!

  血海老妖和老道身旁,浮起血光五彩,敖珊则伸手挡在面前,非是受不得小剑的光芒,而是被它的剑意刺得肌肤生疼,下意识为之!

  许听潮见状,赶紧将符剑散了,几步赶到敖珊身旁,捉住她的纤手,满面都是关切!

  敖珊双颊飞红,却没有挣扎,任由许听潮握住,微微兴奋地道:“许大哥,你这是什么剑术,怎的这般厉害?”

  休说敖珊好奇,那血海老妖更是竖起耳朵,老道伸手捋须,含笑不语。这两个老儿,摆明了想要知晓其中缘由。

  许听潮也没有避讳的意思,嘴角一翘:“就是那落日熔金剑演化而来的符剑术。”

  “当真?”敖珊瞪大眼睛,“以前都没这般一成厉害!”

  “此前我不知此法的玄妙,舍本逐末,却是落了下乘。”许听潮微微激动,“这门法术,精神奥妙,有不可思议的威能,我也不过粗通而已!珊妹也可习之!”

  敖珊只觉许听潮手上传来一道清气,顺着自己经脉而上,顷刻流入泥丸宫中,化作数百个清光闪闪的符箓,有五色霞光缭绕,说不出的玄妙。这龙族公主,听了许听潮的赞叹,早就心热,神魂一扑,就细细参悟起来,半晌不得其门而入,不由有些丧气。

  许听潮只见敖珊仙师一呆,继而眉头皱起,双眼方才恢复灵动,就扔来一个大大的白眼!

  “嘿,小丫头贪心不足!我这乖徒儿天赋异禀,修炼了数十年,才将这符剑术炼到这般境界,你却想一学就会!若当真有那么容易,这世间岂不是高手遍地走了?”

  血海老妖怪笑一声,就是一阵数落。敖珊也明白此话不假,却狠狠瞪了他几眼。说起来,敖珊与这老妖相处的时间,比许听潮还多些,尤其是被困琼华锁妖洞时,没少让这老妖留下的血煞妖吃瘪!正是因此,她对这脾性怪异的老妖,根本就没有多少惧怕。

  被敖珊瞪眼,血海老妖也不生气,讪讪一笑,对许听潮说道:“乖徒儿,你那符剑术如此玄妙……”

  “没脸没皮!”

  “……何不尝试一二,看看能否将这药园门口的禁制打开一道缺口?”

  敖珊大感窘迫,血海老妖说话时故意停顿了一下,她还以为这老儿贪图自家心上人法术,意欲腆着脸讨要。照这老妖的性格,这等事情说不得还真能做出来,奈何老妖似乎根本就没这意思,把敖珊摆弄了一道!

  许听潮轻轻握了握敖珊的绵软的小手以示安慰,才沉声道:“一试便知!”

  “好!”血海老妖大喜,掏出个玉瓶抛来,“此乃小混元丹,就算一击耗费全身真气,也可让你立即复原!”

  许听潮将玉瓶接住,放出神念一探,发现瓶中龙眼大的灰蒙蒙丹药,足有三十粒,赫然正是那琼华小混元丹!当年与左寒云二次斗法时,他见过那琼华高足服用,因此一眼就认了出来。这等灵丹,专为补充真气之用,老妖倒也不曾说谎,服下一粒,便是元神高人,也能顷刻补满浑身真气!只是此丹乃琼华秘传,这便宜师傅从何处得来?

  “为师宰了十余琼华元神,得些丹药也不奇怪。”血海老妖见许听潮面露疑惑,颇不耐烦地解释一句,就催促道,“赶紧动手,将这药园大门的禁制破开!”

  许听潮将小混元丹分出十粒给敖珊,才把玉瓶收起,迈步走向药园大门。

  说是大门,其实不过两排九丈高的合抱粗白石巨柱,中间隔了三丈来宽的一条青石大路,石柱和铺路的青石,都纹刻了精美的各式浮雕。青石路连通药园内外,似乎并无阻隔,但许听潮走到门口,却被一股柔和的力道阻住。伸手往前,越是深入,阻力越大,堪堪前伸了数尺,原本空无一物的大门,陡然亮起淡淡的五彩,沛不可挡的巨力袭来,许听潮被震得连退十余步!

  “许大哥!”

  敖珊面色一变,就要上前,却被血海老妖拦住:“慌什么?这禁制不会伤人!”

  许听潮也回头,留下个放心的眼神,凝出一柄清光闪闪的小剑,挥手朝门口禁制射去!

  这小剑把虚空曳出密集的波纹,向门内激射!尚未到达,门口禁制就闪起明亮的五彩!即便如此,这禁制也被射入足足丈许,才将小剑反弹而出!

  挥手收起倒飞而回的小剑,许听潮心中有了计较。门口那禁制,足有七八十丈厚,且越是深入,所受阻力越是惊人,想到破开,只怕当真要使出全身真气!

  取出一粒混元丹含在口中,许听潮右手一伸,五指微曲,掌心向上,一柄清光小剑瞬间凝成!

  许听潮并未像之前那般,抖手将其射出,而是持续注入真气。小剑上清光越发耀眼,就连原本只隐约可见的五彩,都变得清晰异常!清光掩映中,小剑周围的虚空更是裂开细密的裂纹!

  许听潮早不敢让它呆在手心,抽身退出数丈,两手法诀连成一串,将浑身真气汩汩注入!小剑得了这般滋补,体型不受控制地长大,其上明灭的符文分裂组合,又衍生出数倍崭新的符文!

  最后一道法诀打出,许听潮浑身真气涓滴不剩,那小剑却已长至十余丈长短,周身包裹在一团太阳般刺目的清光中,杳杳冥冥,飘渺不定,好似已从这方天地消失,却又真实存在!

  原来是逸散的威能把虚空压得塌陷收缩,让人生出错觉!

  阵阵虚弱袭来,许听潮头晕目眩,赶紧将口中的小混元丹吞下激发,浑身干涸的真气,瞬息就恢复了八成!体内还散逸了不少灰蒙蒙的气流,被夭矫腾挪的真气缓缓吸收!许听潮并未多关注这等异象,而是赶紧催动那可怖的巨剑!

  只听虚空中传来怪异的轰鸣,清光包裹的巨剑顷刻不见了踪影,只余一个硕大的漩涡激烈转动,内中景象光怪陆离,不知通向何方!

  血海老妖和老道神色紧张,根本不曾注意这可怖的虚空漩涡,而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药园大门处的禁制!

  那禁制已然光芒大作,五色霞光之强烈,丝毫不在先前巨剑之下!许听潮和敖珊努力将真气注入双目,才勉强看清其中景象!

  只见禁制中心处,陡然裂开一道狭长的缝隙,太阳般刺目的清光散逸而出,转眼在禁制中撑出一道二十余丈的狭长空间,那消失的巨剑,不知何时已出现在正中!

  许听潮一催,巨剑陡然膨胀,体型瞬间暴涨数倍,将禁制撑得嘎吱嘎吱作响,五色霞光剧烈闪烁!

  这禁制也是玄妙无比,竟硬生生将急剧膨胀的巨剑压下!巨剑长至六十来丈,就被压得不能动弹,许听潮灌注其中的真气,瞬间就消耗了一成!

  “撑住了!”

  血海老妖大喝一声,就与老道化作两团血雾,互相绞缠,螺旋般往那禁制撞去!

  许听潮身躯一阵扭曲模糊,却无论如何也止不住巨剑被压缩!敖珊面色大变,遁至许听潮身边,祭出玄元癸水旗,将两人牢牢护住!

  耳边陡然传来嘎吱嘎吱的闷响,却是血海老妖和老道所化的血芒撞在了禁制上!赤红五彩两道血芒互相盘绕,好似一根钻头,顷刻就破入禁制二十余丈,堪堪接触到巨剑剑柄!

  许听潮只觉压力瞬间减轻小半,双手法诀连动,往巨剑注入真气,同时驱使巨剑向前,要把那禁制刺穿!

  两个老头也是拼尽全力,将浑身力道抵在巨剑剑柄,一齐往前推进!

  即便三人合力,也只是堪堪压过禁制反弹,巨剑恍若蜗牛一般,只缓缓往前刺入!且体型正飞速缩小,眼看就只有先前的七成大小!

  许听潮遁光一起,裹挟了敖珊遁至巨剑处,双手按在剑柄上,浑身真气好似洪水开闸,汩汩注入巨剑中!

  得此臂助,巨剑气势猛增!血海老妖和老道也是猛然用力,巨剑一尺一尺地往内前进!

  许听潮浑身真气消耗甚巨,几次呼吸的时间,就去了小半!敖珊翻手取出一粒小混元丹,塞到他嘴里!

  顾不得多想,许听潮一口吞下,运起真气将此丹震碎,蓬勃灵气汹涌而出,瞬间将他染成灰色!许听潮强忍痛楚,双手真气洪流陡然增大三分!

  两道抵住剑柄的血芒气势再增,巨剑刺入的速度顿时快了数倍不止!

  堪堪将第二粒小混元丹的药力耗尽,巨剑一声清鸣,剑尖已然刺破了禁制!此时阻力陡然剧减,四人一剑轰然冲入药园!许听潮收势不住,四十余丈长的清光巨剑兀自往前激射!幸好正对药园的道路甚是宽广,长度也足够,一直深入了数十里,许听潮才将巨剑重新掌控!

  “哈哈哈……”身后传来猖狂的大笑,许听潮扭头,只见血海老妖神色疯癫,浑身血气翻腾,振臂大呼,“老又进来了!”

  老道却脸色煞白,双目光芒黯淡,一声不吭地盘膝而坐,静心调息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