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二一五章 九幽血海藏无地,老妖原来是大罗 12

第二一五章 九幽血海藏无地,老妖原来是大罗 12


  敖珊也不理会血海老妖的说道,自顾自地运使法术,将丑陋男那化作鲛人形象的尸身远远扔开,又聚起清水,洗净礁石上的血迹,才把血蛟数十丈长的尸身盘在其上,便回头看着许听潮,也不说话。

  许听潮知晓她是在怄气,怪自己先前未曾出手帮她,但事实证明,不出手才是对的。不过跟她辩解一番……还是算了吧!因此,许听潮一言不发,抬手打出一朵金灿灿的火焰,飘落到那血蛟尸身上,只顷刻,就将其化成灰烬。

  太阳真火至阳至刚,与血海的阴森格格不入,这般剧烈燃烧,早把其余数百妖兽妖禽惊醒!这些妖修也颇有眼力,见得正在血海中浮沉的鲛人尸身,立时一哄而散!

  敖珊也不理会这些逃散的小妖,一挥衣袖,就有劲风凭空生出,将礁石上残余的灰烬吹入血色海水。

  血海老妖哈哈一笑,浑身血雾腾起,裹了许听潮和敖珊,往天边激射而去!

  大半个时辰后,又寻到一个白袍红莲的元神修士,这修士正面脸狰狞,御使一柄血色飞剑,屠杀几座岛屿上的凡人。

  血海老妖尚未出手,敖珊就寒声道:“我来!”

  也不待老妖答应,祭起玄元癸水旗,架了遁光遁出血云,抖手抛出八幅侍剑图,将那修士团团围住!许听潮怕她有失,赶紧跟了出去。

  两件仙府奇珍一级的宝物傍身,那血海元神纵然凶狠,又怎是敖珊的对手?仅仅几个眨眼,就在剑阵中碎成一堆烂肉!且和之前的鲛人女一般,连元神都不曾逃出,能否重入轮回,还是两说。

  血海老妖似乎很愿意见到敖珊这般杀气腾腾地样,畅快至极地哈哈大笑,使出血河真焰从碎肉中摄出一朵红莲业火,血雾翻涌,裹挟了两人破空而去,只余几岛凡人跪地叩拜不止……

  数月之后,红莲教总坛三万里之外,一片五色霞光缭绕的血云静静漂浮。忽然,一道血芒自天边激射而来!

  “老仙儿,你倒是清闲,可苦了老妖四处奔波,好不容易才把红莲老儿的徒徒孙宰个干净!”

  “这堵门的事儿也不好做,为了接应几个小辈,那红莲还冲出来与我斗过几回……咦?”

  “认不出来了吧?”血海老妖得意洋洋,“这丫头发起疯来,比老妖还生猛三分!红莲老儿的徒徒孙,大半都折在她的手里!啧啧,当真美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老妖一直以为这丫头是个心地仁善的主儿,却是看走眼了也!”

  “诛恶即是行善,珊丫头所为,却也是顺应了本心。”

  听得老道这般说,血海老妖顿觉好生无趣,只颇不耐烦地嚷嚷道:“那红莲老儿可曾起了疑心?”

  “先前红莲与我相斗,处处占得上风,定然以为我等这般行事,只为引他出来,想要强冲他那老巢,却力有不逮。”

  “甚好!且去锁了他红莲教,来个瓮中捉鳖!”

  老道呵呵一笑,张嘴喷出一枚拇指大的五色珠,挥手往红莲教总坛打去。这珠飞出十余丈,就没入虚空,倏忽不见了踪影。

  血海老妖二话不说,身化血芒往红莲教总坛所在的巨岛遁去,老道的五彩血雾,也顷刻暗淡无踪。

  红莲教总坛,其实是一座方圆千余里的巨城,城墙高耸,阁楼巍峨,多有血色莲花纹饰。整座巨城,都燃烧其起赤红色的阴冷火焰,却是一座玄妙的大阵正自全力运转!

  火焰上方,五色穹隆扣下,恰好将巨城罩住,最高处,一枚数丈大的五色珠缓缓旋转,五色瑞彩四散而出,源源不绝地补充到周围光壁中。这珠的正上方,一朵五色血云静静漂浮,却是老道先一步赶至,御使那五色珠,正与巨城大阵抗衡!五色穹窿厚达数丈,尽是五色神光构成,有封禁乾坤,摄夺宝物法术的妙用!这五色光罩,更深入巨城下方泥土不知几何,有老道坐镇,血海老妖从旁辅助,那红莲老祖想要从虚空遁走,却是半点不能!

  见得这般情形,敖珊数月来一直冰冷的面容,也露出抑制不住的惊骇。许听潮紧紧握住她颤抖的纤手,面上表情淡然,心中却早已翻江倒海!非是惊骇老道手段,而是这红莲教教众的实力!

  这数月时光,血海老妖横行无忌,在血海之上四处闯荡,诛杀红莲教元神,统共不下两百!眼前巨城上,赤红火焰中却影影绰绰,不知站了多少人主持阵法,其中万一之数都为元神,如此实力,当真可畏可怖!

  需知便是太清门这等大夏朝道门翘楚,明面上的元神也不过百余,算上隐修不出的前辈,也不会超过三百之数,却还及不上这红莲教的零头!如何能让人不惊?

  这处血海,顶多有四五个中州那般大,且物产贫瘠,生发阴气血气的阴灵脉,也算不得多好,怎的能诞生如此多的元神修士?

  事出反常必有妖,许听潮强压心中惊骇,却并未失了方寸,静静站在血云中观瞧。

  血海老妖到来,也不过三五次呼吸,巨城中的红莲老祖却坐不住了,陡然出声叱喝:“血妖,休要欺人太甚!”

  只见巨城中心,一座高达数百丈的莲花形建筑巍然耸峙,红莲老祖就盘坐在莲台正中,神色阴冷至极!四周有数十元神环坐,个个噤若寒蝉!

  即便隔了五百多里,还有大阵火焰遮挡,那莲台上的景象也无比清晰,好似就在眼前,瞧来甚是奇特。

  “嘿嘿嘿……”血海老妖一阵怪笑,“红莲老儿,明人不说暗话,老妖此来,就是要取你性命,用你本体祭炼一件宝物,识相的赶紧自行遁出真灵,坠入轮回,来生也好有个期盼!”

  “本尊性命在此,有本事自来取去!”

  冷冷扔下这么一句话,那莲台影像顿时模糊淡去,巨城上的火焰,却陡然猛烈了十余倍!

  血海老妖桀桀一笑,身旁数千丈血云一阵翻涌,瞬息来到五色光罩旁边。

  “乖徒儿,快快施展那和光同尘之术,把这些业火分一半来!”

  许听潮嘴角一抽,在敖珊古怪的目光中,屈指弹出一条灰蒙蒙的光带!五色穹窿似是认得这灰光,任由它穿透而过,黏向内中熊熊燃烧的赤色火焰。

  早已知晓许听潮这法术的根脚,红莲老祖怎肯轻易让灰光摄夺自家火焰?只见灰光方才穿出凝厚的五色光罩,就一头扎进个黑漆漆的窟窿!却是红莲老祖施展手段,撕裂虚空,将灰光引向了别处天地!

  “此小道耳……”

  老道微笑抬手,指间五色缭绕,尚未使出法术,那黑不隆冬的窟窿中就陡然传出一声恼怒至极的咆哮!灰光中心,也汩汩抽出一道浓黑似墨的精纯魔气!

  血海老妖也像老道那般神色凝滞,继而指着巨城中心哈哈大笑:“红莲老儿,莫非老天也知你大限来临,降下大小五衰?随意破开虚空,就招惹到这般魔头,且看你如何应对!”

  红莲老祖面色早已铁青,想要散去法术,闭合空洞,却是半点不能!施展这等破开虚空的法门,虚空与自身有莫名紧密的联系,是以即便空洞那头的老魔被许听潮和光同尘之术黏住,也只会循着虚空的异状,首先找上他的麻烦!

  果然,片刻之后,那黝黑的窟窿中魔气翻涌,黑色雷霆滚滚,更有震魂摄魄的魔啸传出!敖珊并未参与斗法,却被这魔啸余音震得神魂颤动,浑身精血真气沸腾,亏得血海老妖及时护持,才不曾受伤!那红莲老祖承受了此魔九成九的魔威,早已是脸色青白红黑变幻,坐下一朵红莲冉冉升起,托着他缓缓升空,浑身蓦地燃起赤红色火焰,顷刻窜起数十丈高,更向四下蔓延,骇得周围数十元神纷纷走避不迭!

  未几,红莲老祖周身火焰中生出丝丝漆黑雷电,初时只有头发丝粗细,几个眨眼就长至尺许粗!又过了片刻,只听轰隆隆一阵闷响,红莲老祖周身火焰四分五裂,“哇”地一声,张嘴喷出一大口黑血,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红莲老祖受伤呕血的瞬间,那黑色窟窿扭曲变化,看得见地向内坍缩!老道忽然出手,刺目的五色霞光刷下,将那窟窿牢牢封住!

  即便如此,仍有几道拇指粗的黑色雷电穿透五色神光,顺灰光盘绕而来,往许听潮击去!只是还没有窜出一丈,就已缩水一半!

  敖珊早已祭出玄元癸水旗和那黑晶般的玄龟盾,将许听潮团团护住,八幅侍剑图更是虚空列阵,千百道剑气对准残余黑色雷霆激射!

  那黑色雷霆却甚是了得,竟视密集的剑气为无物,顷刻就窜至许听潮面前数丈处!只一击,就将玄龟盾击得粉碎!心神相连之下,敖珊突然脸色一白!她却丝毫不顾,施法催动那玄元癸水旗!

  正当这时,许听潮身周忽然现出一座灰白色残破石碑的虚影!黑色雷霆击在石碑上,闪了几闪,就陡然溃散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