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二一九章 九幽血海藏无地,老妖原来是大罗 16

第二一九章 九幽血海藏无地,老妖原来是大罗 16


  “徒儿,为师去也!记得封闭仙府,若无号令,万万不可出手!”

  老道抛下一枚五色霞光缭绕的血红珠,身化血雾,顷刻遁入虚空!

  许听潮将血珠握在手心,敖珊走过来,紧紧抓住他的衣袖!方才老道的神情变化,这龙族公主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没来由,心中升起强烈的不祥!许听潮只当大战在即,敖珊有些害怕,便低头对她轻松一笑。)

  “闭府!”

  血珠中传来老道低沉的声音,许听潮心中一凛,将血珠交给敖珊,两手飞快结印,一道法诀打在镇府灵碑上!只听一声若有若无地嗡鸣,玉碑正面四个大字隐去,现出四幅清晰的图像来:仙府东南西北四道大门,已然缓缓闭合!

  只这一道法诀,许听潮浑身真气就十去其一!十余年不间断地修行祭炼,他的修为浑厚了十倍不止,即便如此,耗尽全部真气,也只能控制仙府大门开合五次!

  如此紧要关头,许听潮哪敢怠慢?确定仙府已被封闭,才又耗费半成真气打出一道法诀。镇府灵碑上的画面破碎变幻,再次清晰时,正好可见血海老妖和老道与一脚踏青鸾的银青衣者对峙!许听潮一面吸纳灵气炼化,一面与敖珊一起,静静观看。

  血海之上,逆行血河之旁,青衣老者卓然而立,看来好似人间博学鸿儒、山林隐逸,飘然出尘,自有一番气质,但与其脚下凤形青翎、顾盼自雄的鸾鸟相比,却好似小村暮色一灯如豆之于八月中秋皎皎明月!偏偏这如豆灯火能够凌驾皎月之上,让人不觉半分别扭,仿佛本来就应当如此一般!再看那青鸾,赫然也有虚境修为!

  冲天血河咆哮的波涛中,蓦然腾起殷红、五彩两团血雾,血海老妖和老道踏步而出,立于血雾之上,目光与那青衣老者陡然相撞!

  “何归处,你倒是看得起老妖,竟然舍得遣来一缕分神!莫非你以为如此这般,就能让老妖束手就擒不成?”

  青衣老者淡然一笑:“若是旁人,何某自然懒得搭理,径直出手拿下,但于血妖你,何某却不得不另眼相看!”

  “哼!”

  “这数百年,何某游遍此界幽冥,却始终不曾发现你的踪迹,不想地表之上,竟还有这般奇妙的所在!此行虽说多费周折,却也并非毫无所获,你且看看,这是何物?”

  青衣老者抬起右手,掌中一团龙眼大的漆黑物事滴溜溜旋转,不断咝咝喷出阴寒的雾气!即便只是在镇府灵碑上见到这东西的影像,许听潮和敖珊也觉得浑身寒意彻骨,仿佛陡然坠入九地之下的幽冥!

  “黄泉寒丹!”

  血海老妖和老道齐齐失声!两双眼睛直直盯住那黑色气团,面上阴晴不定!

  “正是此物。”青衣老者脸上笑容更盛,掌中忽然又多出一枚白光蒙蒙的丹丸,“若再有这‘广寒仙丹’相助,你一身伤势,何愁不能复原?到时何某再助你抽取化身此界那混沌凤凰的本命精血,重新修回大罗金仙,也不过转眼之间!”

  血海老妖和老道面色变幻一阵,才重新定下心神,一个冷笑连连,一个古井不波。

  “你这老儿何时开起了善堂?”

  “此物自然不能这般轻易与你,只须你答应为何某驱策……”

  “哼,是不是还要老妖奉上仙府?”不等青衣老者说完,血海老妖就不客气地打断,“老妖逍遥惯了,不耐烦做旁人走狗!”

  “此言差矣,你入得何某麾下,除却定时承担一些事务,如何行事,绝不会有旁人过问。”青衣老者被连连抢白,倒也不生气,脸上笑容依旧,“那钧天仙府,本为何某花费大力气寻到,却被你夺了来,如今交还,也是情理之中。”

  血海老妖冷笑不止,等青衣老者说完,才忽然问道:“若将来有一日,老妖有此机缘证道混元,你会出手阻拦否?”

  青衣老者默然不语。

  老道长叹一声:“不入混元,终究逃不过那天地劫数,到头来还不是黄土一抔?我与老妖宁愿恣意纵横死,也不会托庇仇人苟延残喘!”

  青衣老者面上笑容不再,抖手将一黑一白两粒丹丸收起,怅然道:“既如此,你出手吧!”

  话音未落,老者连同脚下青鸾忽然变得飘渺虚幻,无论从哪个方向看,都是近在眼前,又好似远在天边!方圆七千里的虚空,也已被尽数封禁!

  “玄镜照影,寄托虚空!”血海老妖猛然变色,“你竟然还能施展如此神通!”

  “术法再好,这方天地也不见得多稳固,可承受得住老夫妙法?”老道口中说话,动作却半点不慢,大袖一挥,五色祥光环绕的莲池破空而出!五色神光道道垂落,往青衣老者的影像刷去!

  “竟是五行莲!”青衣老者面色微微一沉,伸手一抹,动荡的虚空顿时宁定,“你竟将那仙府祭炼过了么?”

  “想知道?”血海老妖哈哈大笑,“如你所愿!”

  这老妖接住老道抛来的五色血幡,轻轻一挥,身后血河中顿时有无数凶戾的妖兽妖禽窜出,悍不畏死地往青衣老者扑去!

  但听轰隆隆连响,却是这些血海生灵扑到近前,纷纷自爆开来,将青衣老者的影像炸得一阵阵晃动!

  正如老道所说,此界天地不够稳固,纵然青衣老者神通玄妙,周围虚空却是承受不住这般惨烈的攻势!

  青衣老者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只见他两手一上一下置于胸前,呈上下环抱之势,缓缓往前推动,一面晶莹剔透的镜脱手飞出,瞬间就变作数十丈之巨,挡在源源不绝涌来的妖兽之前!

  最前方的妖兽猝不及防,一头扎进镜中不见了踪影!镜面斜转,消失的妖兽忽然在半空现了身形,直往血海老妖和老道撞去,还在半途就接连爆裂,声势骇人!

  老妖和老道面色微变,架起遁光分头遁走,顷刻来到青衣老者身后!

  那镜面再转,对准半空不住播散五色神光的莲池!

  老道挥手将莲池收回,血海老妖却冷哼一声,身旁一枚三寸长的血色尖刺凝成,往青衣老者激射而去!

  与此同时,那数十丈大的晶莹镜面前方,蓦然爆出一声闷雷般地巨响,却是一头元神修为的大鱼混杂在众多妖兽中,靠近镜面时忽然爆开!

  如此威能,不下当初在镇魔碑中,许听潮让血煞妖自爆伤敌!那晶莹镜面,顷刻就碎裂成数百上千块!后继妖兽继续涌来,连绵不绝地爆裂,残缺的尸身四处飞溅,有那落入碎裂镜面的,但凡撞上一块,与镜面接触部分就莫名其妙地消失掉,而后出现在周围虚空某处,杂乱无章地四下跌落,看来让人不寒而栗!

  血海老妖射出的血煞诛魂刺,也好似入了水的箭矢,越是接近青衣老者,速度越是缓慢,最后竟被青衣老者伸指一拨,往远处斜刺里射去!

  数万年培炼的杀手锏如此轻易就被破去,血海老妖本就发白的脸色更是煞白一片!这老妖咬牙切齿地瞪着青衣老者,取出一粒青蒙蒙的丹丸服下,脸上瞬间回复了血色!

  青衣老者见此,不禁眉头一皱,伸出手来,掌心向上,好似托着万斤巨(蟹)物,待得与胸平齐,才蓦然翻掌向下!

  数万丈高大的巍巍青山在血海老妖和老道头顶凝成,轰隆隆碾压而下!

  早在青衣老者伸掌的时候,血海老妖和老道就觉出不对,奈何浑身均被无匹巨力锁住,根本动弹不得!眼见就要遭那泰山压顶之厄,血海老妖仰天咆哮,周身血雾尽数化作血色火焰,数百丈高的火苗呼啸舔舐,好似要将头顶巨峰烧成灰烬!老道也是手捧莲池,一道刺目的五色神光倒卷而上,呈上大下小的喇叭状,硬生生将巨峰坠落之势阻住!二人身下数万丈内的海面,却陡然下沉千余丈!就连一旁的冲天血河,都向内凹陷了数千丈之远!

  青衣老者淡淡一笑,屈指朝两人各自弹了一弹!

  两道不起眼的青色箭矢破空而至,瞬息就到了面前!

  血海老妖和老道神色大变,一人射出血煞诛魂刺,一人将莲池挡在身前!只听嘭嘭接连两声闷响,血海老妖爆散成翻涌的血雾,老道双手捧住莲池,止不住地向后疾退,瞬间脱离巨峰笼罩范围!

  五色神光溃散,巨峰下落之势再不可挡,轰隆隆巨响声中,血色火焰和血色雾气尽数被压在峰底,直直撞入血海之中!数万丈的血浪汹涌而起,卷走悍不畏死的妖禽妖兽,再截断那奔腾血河,往四方澎湃而去,到得七千里处,却被无形屏障阻拦,轰然倒撞而回!

  这般毁天灭地般的巨浪,却不曾让青衣老者留意半眼,这老儿的心神,尽数集中在断流血河中那不起眼的百丈血茧上!片刻后,血河之水再次喷涌,左右摇曳而上,将血茧淹没。

  青衣老者伸脚一踩,青鸾鸣叫一声,折身往那血茧隐没之处飞去!

  数千里外,老道终于站稳身形,见得青衣老者的举动,赶紧身化五彩血芒,往血河飞遁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