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二二二章 钧天仙府造化奇,仙灵录中变千机 2

第二二二章 钧天仙府造化奇,仙灵录中变千机 2


  “此次何某取回仙府无望,正好送你上路!”

  青衣老者言犹在口,身上却已亮起无数米粒大的青色符文,观之苍茫晦涩,似乎生机勃勃,又像死气沉沉!莫名的气息从天而降,将血海老妖和老道牢牢锁定!

  血海老妖面露冷笑,血焰收拢,化作一道丈许长的利芒激射而前,好似乘风破浪的飞舟,将虚空刮出道道清晰可见的涟漪,直指青衣老者胸腹!

  这血芒红得触目惊心,越是向前,凶戾杀伐之气越是浓重!血海老妖的气息却逐渐淡去,终至淡不可觉!

  老道目中露出些许悲伤,继而被淡然取代,浑身五色骤然大盛,脚下五彩血云翻滚收缩,最终只剩明亮不可逼视的彩光!两道彩芒上下相和,将老道身形掩去,忽然就遁入虚空,在青衣老者周身破出,瞬间将其淹没!

  血芒接踵而至,射入这眩目五彩中!

  片刻,一团灰色自五彩中透出,将方圆数十里虚空撑出无数十余丈宽的裂缝!灰色气团所在,虚空更是不堪重负,蓦然向内塌陷!

  周围虚空裂隙陡然增大,好似万丈魔渊鲸吞海噬,要将这天地毁灭!

  血海之水冲天而起,滚滚注入天空纵横交错的各色缝隙,不知多少血海生灵惊惧咆哮,依旧逃不开被吞噬的命运!就连那逆向奔涌的血河,也被截成数百碎片,涛涛血河水顷刻没了踪影!

  半空数万丈高处,一座五色祥光环绕的仙府灵阙静立不动!血海沸腾,血河断流,虚空崩裂,诸般天地剧变,但凡靠近其百丈,定然分崩离析,瞬息弥平无踪!

  扭曲舞动的彩色横空而过,内中包裹一道不起眼的灰光,在这晦明的天地中若隐若现,终究不曾被毁坏吞没。一头连在那灰蒙蒙的拇指大珠上,一头扎入祥光瑞彩环绕的仙阙中。

  砰地一声脆响传来,这毁天灭地的浩劫,终究是打破了一些东西。封禁七千里的莫名禁制已然碎裂!

  当其时,乾坤震动,天下间不知多少修士仰头举目,无论修为高低,距离远近,尽都往鬼州方向望来!更有那大能之辈破碎虚空,蹈海而至,意图将这天地异变查个究竟!

  鬼州大地,地龙翻身!山岳倾覆,江河倒流,沧海桑田,不过一瞬!

  血河之水冲出兀自翻腾的海面,摇曳而上,将那仙家灵阙淹没。只余一道五彩环绕的灰色光带从涛涛血河水中伸出数里,狂乱舞动不止……

  仙府之中,镇府灵碑前。

  和光同尘摄来的五色真气猛然剧烈动荡,许听潮骇然睁眼,手中法诀却不敢停下半分!

  “许大哥,珠,珠!”

  敖珊脸色煞白,颤抖着伸开手掌,只见掌心一枚五色环绕的血红珠光芒黯淡,血海老妖和老道留在其上的气息,已然黯淡得几乎不可察觉!

  许听潮只觉心中陡然被一只无形大手揪紧!

  珠上最后一缕气息终究淡去,再不复存!敖珊踉跄几步,几乎跌倒!钻心疼痛传来,许听潮几乎把持不住手中法诀,体内真气更是一阵紊乱!

  原来当真是在乎他的!

  尽管那老妖怪行为怪癖,凶残嗜杀,嚣张护短,还有点小心眼!

  除了他,还有谁敢堂堂正正做你的师傅?甚至不惜得罪道门第一大派,神霄紫府遗脉,也要把你抢来做乖乖徒儿,护得你一身周全?

  可惜死了!都死了!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欲养而亲不待,世间之悲哀,有几何能更甚于此?

  “许大哥,你不要吓我!”

  敖珊那涕泪横流、惶恐惊惧的面容映入眼帘,许听潮才惊觉自身真气已然乱成一锅粥,连带妖灵之躯也模糊颤抖,仿佛随时都会爆裂开来!周身一圈猩红的血气,好似怒海磐堤,将一次次凶猛的冲击抵住,挡回!

  脸上挤出个模糊的笑容,许听潮强自凝神静心,又掐起法诀。血仇未报,大道未成,如何能死?

  之前顺畅如行云流水的法诀,此刻却结得磕磕绊绊,体内更有暴乱的真气肆虐飞窜,好似钢刀刮骨,剧痛锥心!不得已停住吸纳镇魔碑中异种修为,要将体内真气重新纳入掌控,奈何好似风暴中的掌舵人,人之力如何能与天地相抗?

  然许听潮并不曾放弃,一丝丝将暴乱的真气收拢!

  灰色光芒中,澎湃的五色真气依旧汩汩注入,镇魔碑再次发出声声哀鸣!

  吼——

  嗷——

  唳——

  许听潮体内龙吟虎啸,鹤唳猿啼,却是五粒金丹预感到毁灭,发出阵阵悲鸣!

  一抹金光腾跃而起,将五粒颤动不已,似要破空而去的金丹四下缚住,任由其左冲右突,依旧金光阵阵,稳如泰山!

  这金光,正是那五蕴譬喻经修得的真气!数十年来,许听潮几乎忘却了它的存在,不想在这般时刻,它却祥和坚韧如故,比之当初,已然壮大了两三成!

  长叹一口气,许听潮将心神沉入,这真气顿时化作一尊金光万道的佛陀,赫然正是他的样!只见这佛陀神色淡漠,翻掌之间,就将五粒颤动的金丹镇压!这五粒金丹,本就是他自身凝出,控制随心,如今又有佛门真气相助,内外交加之下,顷刻而定!

  金丹一定,浑身真气暴乱顿时消去大半,佛光普照,余者更是触之即平!

  妖灵之躯身上透出刺目的金光,血气元神顿觉好不难受,顷刻退散而去,凝出许听潮的样。

  见得妖灵之躯面色宁定,敖珊终于破泣为笑。

  一道青碧光芒激射而至,咿咿呀呀地撞入妖灵之躯,却是那猫耳小人儿察觉到凶险,遁出药园,焦急赶至!

  妖灵之躯才将真气平复,容不得半点差错,见得这小人儿的举动,敖珊不禁面色大变!

  阵阵馨香五彩传来,妖灵之躯气势陡然急剧攀升,几乎瞬间就涨了十余倍!原本模糊的形体,再次清晰起来!

  猫耳小人儿的回归,并非坏事,敖珊这才重又松了口气!

  咔嚓——

  一声脆响,敖珊再次揪心,却是那镇魔碑终于承受不住雄浑的真气,碑面上现出了一丝裂纹!

  妖灵之躯伸手遥抓,将镇魔碑摄住,瞬间重新纳入体内!继而两手穿花蝴蝶般飞舞,道道法诀打出,没入面前镇府灵碑!

  五色霞光闪烁中,那血气元神幻化而成的许听潮,忽然开口道:“从今而后,他是许听潮,我为血妖!”

  话音未落,身上黑色衣衫披风尽数化作血红!

  许听潮体内也传来一声恢宏梵唱,身上金光陡然大盛,继而黯灭无踪!

  那金色真气化成的佛陀,陡然壮大十余倍,足底更生出一方金色莲台!

  佛门修行,最重一个“悟”字。人说,生死之间有大悟,这短短片刻,许听潮经历血海老妖和老道之死,自身走火入魔殒身危机,凶险过后,更发宏愿,以血气元神承血妖衣钵道统,缺憾隐去,志向既立,心念顿时通达,更有猫耳小人儿和参娃归来,数十年在药园中吸纳的精华余力反哺,遂有佛门真气之变!

  相比之下,许听潮体内那五色氤氲的清光真气得益最大,一番变故下来,足足增长了数十倍!尽管如此,许听潮却并未出现之前心境滞后的变故。前番大悟,何尝不是一种心境的磨练提升?

  经此一事,许听潮再不敢轻视体内佛门真气。佛门大(蟹)法最善避邪除魔,修行虽然缓慢,但胜在稳固异常,于锤锻心境大有助益!且自身玄门修为已然超出心境太多,体内有如此一道保险,何乐而不为?

  诸事既定,许听潮便沉下心来。此番修为大增,再吸纳镇魔碑中真气,也不再像之前那般勉强,甚至有余力运起真气,将镇魔碑缓缓祭炼,以修复其上的裂纹。

  化身血妖的血气元神,已然散成一团血雾,苦苦修炼血妖通天大(蟹)法。敖珊却怔怔地看着许听潮,足足十余日后,才闭目盘坐,也默默修行起来!

  如此又过了十年,许听潮忽然停了法诀。未几,连通仙府内外的灰光也悄然溃散,却是那珠中的真气,终于被吸纳得涓滴不剩!十年不记损耗地祭炼,许听潮早将老道传下的祭炼法门修炼完全,勉强将镇府灵碑纳入掌控!

  血妖和敖珊正自修炼,许听潮悄然起身,随手一道法诀打在镇府灵碑上。

  镇府灵碑一阵五彩闪烁,并非像预料的那般,显示仙府周围景象,而是蓦地生出一股吸力,不待许听潮反应,就将他吸入其中!

  如此动静,自然将血妖和敖珊惊醒,二人张目,正好见到许听潮投入镇府灵碑的背影!

  敖珊惊呼一声,架起遁光,紧随许听潮闯入碑中!

  血妖身上血光一闪,却忽然又黯淡,迈步走到镇府灵碑前,抬手打出一道法诀!他与许听潮本就是一人,许听潮将镇府灵碑勉强祭炼,他自然也能驱使,虽说限于修为,不能做出什么大的变动,但幻象显影这般简易的事情,还是能够做到。尽管如此,一道法诀打出,还是耗费了他半成真气!

  只见法诀没入,碑上仙灵录三个大字缓缓隐去,碑面上现出十余幅图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