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二二三章 钧天仙府造化奇,仙灵录中变千机 3

第二二三章 钧天仙府造化奇,仙灵录中变千机 3


  血妖往碑上图像一瞥,不禁面色一变!

  只见每幅图像中,都站了一个或者几个人物,男女老少皆有,其中不少都是熟面孔,太清门太虚、殷老道和罗老道赫然就出现在一副图像中!当初深入南海追杀夔牛的虚境老怪,除去重伤的琼华赵天涯,西极教刀彩鸾,均都齐齐赶至!

  那神碑门杨锦不知怎的,竟与翊州陈松岭、谢瑶仙夫妇走得颇近,也同太清门三人一般,被显示在一副图画中。)其余老怪,都是各据一幅。血妖目光流转,在敖宏和带了九个孩儿的天尸门栾凌真身上停顿一下,就往别处看去。

  南海妖族以桃花圣母为首,满满当当地挤在一幅图像中,当初见过的几人都在,还有西极州那紫宵神雷蟒雷政,一老态龙钟,身躯佝偻的白发老翁,一身高两丈有余,浑身横肉的壮汉,想来就是当年的老龟化形,以及那身具罗睺血脉,一口将二十多虚境老怪吞入肚中的巨鲸!

  一群兽皮短袄,袒露半肩的巫族之人,同现一副图中。当初在南海出现的五个巫人,使巨斧的赭赤已然殒身,剩余四人尽皆在此,还多出三个骨瘦如柴的老者。这三个老翁,鸡皮鹤发,手足上的肌肉萎缩得厉害,倒与当年那逝去的铜石部大长老有**分相似,活生生三具尚有气息的骷髅!

  再就是衣裙素白的男女二人并肩站立,男的眼角带笑,女的眉目含情,浑身均都透出若有若无的冷意,却偏偏给人和煦春风一般的温暖之感。

  最后几幅,却是正好男女胖瘦四人!这四个老怪,当是自地底深处顺着血河而来,人人身上都有骇人的血气散发!

  血妖沉着脸,接连向镇府灵碑打出几道法诀,浑身真气顿时消耗一半!碑上画面四下扩散,顷刻合成一副大图!但见大夏境内及周围出身的虚境老怪,稀稀拉拉地站在一起,太虚三人身旁,是天尸门栾凌真,龙宫敖宏,善法寺济厄,以及那白衣白裙的男女二人。南海妖族自成一系,巫族七人却与四个浑身血气的老怪搅在一起!

  略略思索,血妖就将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

  那何归处最后一击,威能太过浩大,引得方圆数里内的虚空径直塌陷,更将数十里虚空尽数撕裂,最后冲破其布下的封禁,动荡几乎瞬间传遍此界,才引得诸多老怪前来查探究竟。区区鬼州,如何经得住一众老怪穷搜天地?事发数月,就有老怪破开鬼州大地,寻得喷涌逆流的涛涛血河!

  鬼州看来广大,其实在虚境老怪眼中,也不过尔尔,彼此的行踪,都了若指掌!一人寻到这般奇景,自然引得旁人围观,众老怪溯流而下,轻易就发现隐藏在血河中仙府!

  此时,仙府周围已有四个浑身血气的虚境老怪,但如何敢阻拦远超自身数倍的同阶修士?休说阻拦了,这男女胖瘦四人,不自觉地聚集一起,以防被后来者痛下杀手!

  这些个老怪,早被祥光瑞气环绕的仙府吸引了大半心神,怎肯理会四个血海来客?

  眼前这钧天仙府,岂是当年极乐真人用以抵挡东海柳姓老怪的极乐仙宫可比?光是四方大门上的题字,都是以仙家灵文写就,好些个老怪,根本就不识得!但这并不妨碍众老怪估算此仙府的价值,旁的暂且不说,东南西北四道大门上,各自封禁了两头对应四象神兽的精魂元神,气息均都渊深如海,不可测度!

  门上四象神兽影像见得如此多老怪围观,也依旧如同当年见到许听潮和敖珊一般,神色冷漠,无动于衷!虚境老怪,本为此界顶尖修士,所感所想自然不会与许听潮和敖珊相同,见得这般情景,不禁人人心中发寒!

  这仙府如此门禁森严,哪还有人敢轻易进入?这些个虚境老怪,哪个都活了万年以上,谁人不是人精?仙府再好,却也要有命享受!

  但重宝当前,就这般放弃,未免心有不甘,于是众老怪就将目光投向从仙府中晃晃悠悠伸出的那五色彩芒。这彩芒裹挟了一道灰光,穿透汹涌奔腾的血河,连在十余里外的一枚灰色珠上,血河涛涛,亦不能将其断绝!

  众老怪观察一阵,骇然发现那珠中蕴含的真气,磅礴无尽,自家一身修为与之相比,不啻滴水之余瀚海!至于那摄住珠的彩芒灰光,不正是和光同尘之术?之所以有如此表象,只因抽取的真气太过磅礴精纯,其威能自显而已。

  当年在南海之时,许听潮以此术抽取火凤修为,灰光之外就有赤色显露。再联想当初(蟹)血海老妖抽取夔牛一身精血后,便是往鬼州而来,众老怪不免心中火热,齐齐看着太清门三人!

  这些个老怪打的什么主意,太虚三人如何不知?太虚还好,神色平淡,只是两眼中虚空幻灭更加剧烈,罗老道把脸一沉,殷老道却呵呵而笑,两人身上都是真气蓬勃浩荡,随时都可施展雷霆一击!

  众老怪这才心神一凛!太清门虽只三人,却都不是好相与的角色,一身道法神通、宝物符箓,可在这三十来人中稳稳排进前十!尤其是那太虚老道,就连血海老妖也曾说过,身怀一门不亚于和光同尘的莫大神通!如此这般,自然无人愿做那出头鸟,但也并不曾放弃,只静静等待,以期有人犯浑,遂了心中念想!

  果不其然,不久之后,七个巫人和四个浑身血气的老怪就蠢蠢欲动,逐渐搅和一起!场中气氛逐渐凝重!

  “咯咯……”

  正当此时,栾凌真却忽然一笑,带了九个孩儿,款款走到太清门三人身旁,慵懒道:“你们这些老家伙好没面皮,竟然好意思贪图许家小娃娃的东西。这娃娃于妾身有莫大恩情,妾身却是不能不管上一管!”

  “栾家妹说得好,谁要打那小的主意,须得胜过敖某手中问花扇!”

  敖宏朗笑一声,站到栾凌真一侧,惹来个妩媚的白眼。

  “阿弥陀佛,许小友与我佛门有缘,老衲自当相助一臂之力!”

  那济厄老僧也是口宣佛号,堂而皇之地凑将过来。

  巫族七人和四个血气老怪正自变色,又听一声黄鹂出谷、朱玉相击一般的女声!

  “许小友曾于冰魄苑中助我那徒儿猎得五千年鼍龙,小徒以此龙魂魄炼得一柄绝佳仙剑,这番恩情,却是不能不还!韩师弟,你家莫离似乎也是因许小友相助,才得了那北极元龟精魂,你是否也和师姐走上一遭?”

  那眉目含情的白裙女微微侧头,一双妙目好似盈盈春水,柔柔地看着身边的白衣男。

  “师姐所言即是!”

  男眼角笑意更盛,答应一声,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那女咯咯一笑,风情万种地向太虚六人凌空走去。白衣男施施然跟上。

  这二人,却是那北极忘情宫的太上长老!名唤苏瑶宜,韩清,已将太上忘情篇修到山水依旧之境!

  这些个老怪,真心前来相助的能有几个?但太清门三人却不得不承了这番情义,殷老道呵呵一笑,稽首道:“诸位道友高义,贫道感激不尽!”

  “应当的。”

  “阿弥陀佛!”

  几个老怪各自谦逊还礼,栾凌真却笑而不语,敖宏目光一直黏在她身上,颇有些色授魂与,惹得栾无极几个懂事的千岁老孩童纷纷怒目而视!

  敖宏笑嘻嘻地不为所动,还伸手摸了摸栾无瑕栾无垢这对双生姐妹的脑袋。两个小丫头看来只有**岁,其实年龄已有千余,但心志也只与十来岁的孩童一般,被如此逗弄,均都嘟嘴瞪眼,满脸不乐意。

  栾无极兄弟五人就要发怒,栾凌真却轻轻拦住,这少妇蹲下捏了捏栾无瑕和栾无垢的小脸,笑道:“这位呢,是你们敖宏伯父,乃是一头真龙得道。龙族据有四海,是出了名的富户,无瑕无垢,可不要忘了讨要几分体面的见面礼!”

  栾无瑕和栾无垢顿时两眼放光,一左一右捉住敖宏的衣袖。六妹栾无缺是个十来岁摸样俏丽丫头,虽然心生羡慕,却极力做出一副大姐的派头,看来惹人发噱!最绝的是那抱着栾凌真小腿的奶孩九妹栾明珠,将胖乎乎的手指从嘴里取出,翘个稚嫩的兰花指,指着敖宏奶声奶气道:“骑龙龙!骑龙龙!”

  敖宏看着那口水晶莹的胖虫般小手指,好一阵哭笑不得!

  栾凌真做出个哀怨的表情,敖宏立时拍胸脯承诺道:“等此间事了,叔叔定然驮着明珠儿畅游天地四海!”正当豪言壮语,忽然惊觉衣袖似乎有些不妥,一低头,只见袖口上挂了个满脸委屈可怜巴巴的**岁小丫头,赶紧讪讪一笑,轻轻放到脚边,掏出明珠珊瑚制成的各式玩物分发起来!四个女娃娃倒是开心得很,栾无极五兄弟却不屑一顾,这老龙只好忍痛拿出五件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