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二二五章 钧天仙府造化奇,仙灵录中变千机 5

第二二五章 钧天仙府造化奇,仙灵录中变千机 5


  振翅窜上云端,许听潮扭头四顾,却不是领略“会当凌云霄,一览乾坤小”的壮志豪情,而是把目光在自身金色翎羽上来回逡巡。

  但见得金翎泛光,翼展过丈,一双漆黑似铁的钢爪平伸在身躯后方,两只微微蜷曲的爪上方,是展开呈扇形的尾翎!拂面清风好似纤纤柔荑,抚体舒爽。锐利的视线穿透云霄,地上那蜿蜒游走的小蛇儿竹叶青清晰可见!

  许听潮若有所思,心念动处,金鹰身躯又是一阵蠕动变幻,顷刻化作一头身长数百丈,浑身雪玉鳞片的白色蛟龙,鳞片上更有凤凰纹饰振翅翱翔!这般形象,不正是敖珊的本体,身具真龙冰凤血脉的雪玉凤纹蛟?

  这头蛟龙,却不似敖珊本体那般纤细苗条,且不说身躯大了两三倍,腰身也更加粗壮,鳞片覆盖下的肌肉结实流畅,只看一眼,就给人以阳刚之感。

  许听潮摇头摆尾,似乎对这副身躯十分满意,顾盼自雄间,忽然仰头一声嘶吼!

  嗷——

  风云涌动,天地合鸣!

  但见蛟龙一阵盘旋狂舞,身边就出现密密麻麻的晶莹冰锥,怕不下数万,根根有都有筷粗长!

  “去!”

  许听潮心中一喜,口吐人言,一只前爪向先前那露出云海的峰顶挥出!只听嗤嗤嗤夺夺夺一阵利箭破空,箭头入木的响声,那山头顿时被插得刺猬一般!

  满意至极地看了山顶上那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冰锥一眼,许听潮蛟龙身躯再变,瞬息间就化作平日里黑袍黑披风的模样!心神沉入躯体,瞬间就碰触到两道真气,不禁生出丝丝欢愉,微微颤动起来。进得这方天地不知多久,体内真气虽存,却一直不能动用,许听潮早已习惯了飞天遁地般的行动方式,如何能够习惯?此番陡然恢复了之前纵横叱咤的便利,自然大喜过望!

  心念动处,体内五色氤氲的真气分出八道,再运起符剑之术稍稍祭炼,八柄清光刺目、淡彩缭绕的寸许小剑生成,遁出体外,各自演绎出一门剑术,或厚重如山岳,或轻灵似巽风,或浩瀚如大泽,或侵略似烈火,更有青天之渺茫,大地之沉凝,雷霆之肆虐,玄水之阴柔!

  不正是那得自侍剑图的八门剑诀!

  此番许听潮无论修为元神,皆都壮大了数十倍,再次使来,直如行云流水,八门剑诀组成剑阵,比之敖珊以侍剑图使出,虽说稳重不足,但犀利杀伐之意,更胜出几分!使到半途,许听潮索性换了佛门真气,布成一座佛光闪闪的剑阵!

  一番酣畅淋漓的舞剑,直至兴尽,许听潮才散了剑阵,收回符剑,更两手连挥,诸般法术连绵而出,风刀霜剑,烈焰疾风,青木巨石,霎时间充斥了半片天空!及至后来,他手中莫名出现各式尺许长,儿臂粗的灵木,四下挥洒,就有浑身铠甲的持戈军卒生出!

  脸露笑容,收了法术,许听潮嘴中喃喃念出晦涩苍茫的咒文,手中多出一柄制作粗糙的骨杖,脚下也现了一方古朴的岩石祭台。此刻施展的,正是学自南海铜石巫部大长老的“天地大殇咒”!

  巫门术法施展起来缓慢异常,但威能大得出奇!只见许听潮蓦然停了咒文,手中骨杖往前一挥,暴乱的地水火风顿时充斥了整个天空!一道天地大殇咒,展现的威能竟比他连续施展诸般法术加起来还要浩大!待得风云止息,那插满冰锥的峰顶,早已不见了踪影!

  许听潮微微侧头,视线落处,那山峰又从乱糟糟的云海中重新长了出来!这小两手一抬,接连抓下,两只五色氤氲的清光大手交替升落,每一次抓拿,都要从那峰顶取下几方土石,顷刻将其摧残得不成样!再唤出那黄皮歪嘴的小葫芦,几道法诀打出,小葫芦上顿时射出亿万道清光剑气,将残缺的峰顶径直削到半山腰!

  这些年修为大增,许听潮却不曾有空闲来祭炼这黄皮葫芦,此刻心中一动,就按照太虚衍光录中记载的法门,催动真气祭炼起来。真气才动,却好似泥牛入海,半点动静也无!许听潮蓦然醒悟,这小葫芦不过是根据记忆变化而出,并非实体,如何能够祭炼?

  收了小葫芦,许听潮又是十指连弹,道道剑气只指头粗细,却长达十余丈,破开残云激射而至,竟轻易就将那残峰贯穿!

  那无名手套和锐金指环成了顶阶宝物,爆发出的威能着实骇人!

  许听潮颇有些惊喜地停了手,当年自损修为祭炼宝物,还来不及尝试,就开始祭炼那镇府灵碑,及至小有所成,又被其吸入这方奇特的天地,根本就来不及尝试。但手套和锐金指环尚且如此,其余几件想来也不差!

  心念动处,金乌法衣忽然自体内浮现,但见其上金乌横空,振翅翱翔之际,有无量金色火焰撒下,更有金焰透体而出,熊熊窜起数尺高!许听潮运起真气一催,金乌法衣顿时化作正午大日一般的炽白,不可逼视!其上火焰,更是拔高了丈许!

  随意催动尚且如此,更何况全力施为?

  许听潮将浑身真气汩汩注入,周身炽白色太阳真火猛增数十倍!一声乌啼传出,熊熊炽焰中顿时飞出一只浑身金翎,三足两翼的大日金乌!这般变化,却是金乌法衣被催发到极致,自然而然生出的神通!

  大日横空,道道金光洒下,瞬间就将那缭绕剑峰的白色云气蒸发!孤峰绝壑,显露无疑,一缕金焰自峰顶燃起,瞬息蔓延而下,将座座孤峰化作参天火柱!峰上山石熔成赤红岩浆汩汩流下,注入那不知其深的绝谷中!

  这般威能,正如上古传说中十日横空,其恐怖之处,堪称毁天灭地!

  许听潮停了真气,金乌散去,重新化作黑袍黑披风的人形。低头看看烈焰滚滚的峰谷,也不去理会,周身忽然喷出五色氤氲的清光云气,动念间横绝长空,来到一处翠碧连天,牛羊成群的草原上。把浑身气势稍稍散发,直惊得草地原野上的生灵四散而逃!

  成群的牛羊惊慌奔走,许听潮却皱眉沉思,如金乌法衣一般,摩云翅的妙用亦是大增,其遁术之快,十倍于前,说是一念天涯也不为过!此为好事,自当欣喜,然此时此刻,许听潮早已完全醒转,清楚记得自己先前只是盯着一团变幻不定的彩光,就忽然到了此处,所见所闻,尽为虚幻。如何从这幻境中摆脱,却是个不小的难题。

  身上诸般宝物,只余那镇魔碑,御灵环和玄元斩魂刀未曾幻化使出,非是不能,实为不必。此三者,其一身负和光同尘这般莫大神通,试与不试,差别不大;其二乃是圈禁携带灵兽所用,玩物一般的东西;其三嘛,不知真正的祭炼法门,能发挥的威能,如今看来,也不过尔尔。且就算将三者幻化出来,也不见得能凭之参破眼前玄妙。

  细细回想,方才所经历的种种,实则是一门高深莫测的变化之道。那镇府灵碑还有个名目,唤作仙灵录,藏有这般玄妙的道法,半点也不奇怪。如今还困在这幻境中,只说明自身还不曾将此法参透,否则动念之间,就能回归现实!

  举目四望,所见尽是一片青翠在视线极处与湛蓝的天空相接,许听潮眉头皱得更紧。

  心中生出一丝莫名的烦躁,挥手弹出数道细长的清光剑气,好似要将这方天地刺破!

  突然,许听潮收回的右手凝滞在半空,片刻后,满脸烦躁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怡然微笑。隐隐悟到这门变化之法的几分玄妙,待要好生体悟,却是把持不定,只觉冥冥中那东西虚无缥缈,似是而非。许听潮也不强求,心念动处,眼前碧草蓝天尽皆不见,只余一团五彩闪烁变幻不定的彩芒。

  那彩光陡然欢快地闪烁几次,便化作亿万言仙家灵文,依次遁入许听潮眉心!

  许听潮神色一滞,只觉心神中忽然就多了一篇玄妙的功法,开头三个大字,赫然正是“千机变”!

  不等他欣喜,体内两道真气又是接连清鸣,却是加诸其上的莫名禁制悄然散去,重又得了自由!

  许听潮下意识运起真气,使出凌空蹈虚之法,顿时站稳了身形!正当欣喜重新将身躯自如掌控,体内那镇魔碑忽然被莫名的力道摄出!许听潮骇然失色,方才运气相抗,却如同蚍蜉撼树,丝毫不能阻止此碑离去!

  好在这镇魔碑遁出数丈,就凝立不动,只嗡鸣阵阵,状甚激跃!上方五色虚空忽现异样,一方巴掌大的白玉碑逐渐凝成,缓缓降落,从此碑顶部没入!

  许听潮看得清楚,这白玉碑赫然正是大殿中那镇府灵碑缩小后的样!他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即便向来性淡漠,也不禁激动得身躯微微颤抖!

  果然,片刻之后,镇魔碑陡然五彩大放!其上“紫府镇魔碑”五个银钩铁画般的篆字隐去,取而代之的是“镇府灵碑”四个仙家灵文!

  许听潮迫不及待地一招手,那“镇府灵碑”嗡鸣一声,忽然自原地消失,出现在许听潮面前!

  手掌方才触到碑身,纷杂的信息和情绪就好似决堤洪水,滚滚灌入心神!饶是许听潮修为大进,妖灵之躯壮大数十倍,也感觉阵阵胀痛!

  不知多久,许听潮才将繁芜的信息粗略整理完毕,两眼灼灼地看着面前熟悉而又陌生的“镇府灵碑”,手上五色清光一闪,就将其收入体内!心念一动,顿时从这方天地隐去,出现在大殿镇府灵碑前!

  正自闭目运气的血妖蓦然睁眼,只见五彩连闪,许听潮和敖珊先后出现在面前!

  “许大哥!”

  敖珊纵身扑到许听潮身上,娇躯瑟瑟发抖!

  许听潮心中一凛,顺手将她抱紧!

  他与血妖心神相连,瞬间就知晓了怎么回事!敖珊跟入镇府灵碑,只怕经历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珊妹……”

  “许大哥,我,我……有件事,我一直没能和你说!”敖珊泪眼迷蒙,脸上充满愧疚,见得许听潮关切的眼神,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血妖面现怜惜,许听潮不知所措,只轻拍她的玉背。

  “其实,其实那何归处刚来的时候,老仙前辈就,就萌生了死志……”

  敖珊断断续续将当时老道的神色变化说了,就只顾低头抽泣。

  “此事怪不得你!”许听潮抱紧敖珊,轻声说道。此话倒是发自内心,就算知晓了又如何?两人修为低劣,根本就不能插手那般层次的争斗。

  “可是,可是我应该和你说一声……我,我,只是害怕……”

  敖珊依然愧疚已极,许听潮不知该如何安慰,只将她抱得更紧了些。当时那般情势,敖珊说话的机会太少,一来二去,血海老妖和老道就与那何归处的化身坠入坍塌的虚空,如何又怪得上她?

  虽然心知敖珊定然因为贸然进入镇府灵碑,隐藏在心底的秘密才生成了魔障,但此刻她情绪不稳,也不好询问。待得敖珊平静下来,许听潮才轻声安慰了几句,将目光落在镇府灵碑那画面上。

  见得如此多虚境老怪盘桓左右,不禁心中大凛!

  敖珊这才注意到镇府灵碑上的异状,强把心中倾诉**压下,静静退到一边。

  许听潮向她投去个安慰的眼神,才回过头来,双手掐诀!

  接连打出数百道法诀,许听潮一身真气便即告罄!

  好在镇府灵碑也生出异状,通体五色剧烈闪烁,轰隆隆地缓缓沉入地下!此碑没入地面的霎那,大殿中景物顿时大变!

  一阵眩目的五彩闪过,原本平整的地面陡然出现个方圆九丈的圆池,池中一层五色霞光迷蒙,仔细看去,赫然是半池五色灵液!周围灵气也瞬时浓郁了数百倍,许听潮消耗殆尽的真气,只片刻就恢复了满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