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二二七章 杀鸡儆猴且铁血,睥睨六合逍遥行 2

第二二七章 杀鸡儆猴且铁血,睥睨六合逍遥行 2


  在镇府灵碑中,想要变化何种形象,简直随心所欲,甚至连环境改变,也是一念而决!此刻真正修习这门“千机变”,许听潮顿时觉出其艰难程度!

  如今两件宝物已然祭炼妥当,这变化之法,虽然玄妙异常,但对实力提升,作用委实不大,稍稍修炼就遇到阻碍,许听潮索性暂时放下,起身唤醒血妖和敖珊……

  距离仙府生成异状,已然过去数日,尽管众老怪不愿承认,心中也是有数,只怕眼前这仙府,早被那太清门小辈掌控,否则好端端的,为何会突然爆发出那般威势?那小见得如此多长辈停留在仙府之外,也不晓得开门恭迎,当真狂妄悖逆!

  人族老怪还好,机巧城府不输于人,见太清门三人依旧是不疾不徐的模样,纷纷强压心中诸般纷杂的情绪,或闭目养神,或举头观望。南海妖族皆是率性之辈,奈何桃花圣母性恬淡,也和太清门三人一般,仍是不急不躁,众妖以她为首,也只得纷纷忍耐。巫族七人中的四个大汉,那四个浑身血气的地底老怪,却越发躁动不安,八人眼中时时露出凶狠的目光,在太清门三人,以及三人身边的栾凌真,敖宏,济厄,忘情宫两个老怪和那祥光瑞气中的仙府上转来转去,但终究不敢做出过激的举动。

  正当这时,仙府中忽然站起二男一女三人人影,转瞬就长到数十丈高下,正是血妖,许听潮和敖珊!

  如此异动,自然引得众老怪纷纷侧目,见仙府中人果然是许听潮,却不见血海老妖的影,不禁都是一喜,有那存心不轨的,欣喜过后,不由升起一丝忌惮!

  火凤曾被许听潮抽了一半修为,自然恨之入骨!镇魔碑在许听潮手中,杨锦自然也没有露出好脸色!

  太清门三人,除去太虚脸上依旧古井不波,罗老道和殷老道均都面露笑容。济厄双手合十,呼一声佛号。栾凌真,敖宏等人,皆是微笑点头不已。

  “见过师叔祖,两位师伯,敖前辈,诸位前辈!”

  许听潮和血妖面色淡漠,带了敖珊一起,向太虚三人和敖宏等躬身行礼。

  殷老道呵呵一笑,摆手道:“且不忙着见礼!你这仙府外来了好些‘佳客’,如何行事,还需早做决断!”

  且不说其余老怪面色微变,许听潮也是松了口气,殷老道如此说话,倒免了许多尴尬。这师叔祖,倒真是个人精!

  心中如此想,许听潮又是深施一礼,再直起身来,脸上神色已然转冷!

  “诸位前辈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此话殊无敬意,一众老怪尽是心生恼怒!那巫族大汉早就等得不耐烦,手中蓦然出现一柄大刀,以刀尖指着许听潮嚷道:“兀那小,恁多废话!我等在此,自然是冲着这仙府而来!识相的赶紧打开大门,将府中宝物与我等分润一二!”

  这大汉性格莽撞,却并不憨傻,一句话说得众老怪人人满意!如此多人当面,谁也不会想着独吞仙府,自然只能议而分之!

  许听潮却仅是淡淡点头,目光移向南海妖族,沉声道:“诸位前辈也是这般想法?”

  火凤满面怒色,桃花圣母轻叹一声:“修行不易,诸位道友坐困虚境时日长久,如此仙家至宝当前,怎不怦然心动?若能得些许助益,或可堪破大道,破碎虚空,飞升仙界!许家娃娃,听姑姑一句劝,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舍得身外之物,也好为自身,为太清门求个平安清静。”

  许听潮尚未表态,太虚三人就齐齐向桃花圣母看来,太虚眼中虚空生灭变幻,殷老道微笑不语,罗老道却神色冷冽!

  “多谢前辈关心!”

  桃花圣母说话,软中带硬,隐隐点出,若不给些好处,只怕在场的老怪,说不得就要联合起来针对太清门了!话不动听,却切中要害,许听潮自然识得其中奥妙。这桃花圣母,或许当真并无多少恶意,就算要求取宝物,也不愿使出强迫手段。

  “唉……”

  桃花圣母见许听潮如此逊谢,已然知晓其心意,叹息一声,不再说话。

  “杨锦!”

  许听潮把视线转到神碑老人身上,神色陡然一厉!

  “小辈!”杨锦又惊又怒,脸色瞬间数变,历喝出声,“欺人太甚!”

  但见他身上红光一闪,十八座灰白石碑激射而出,瞬息间就布成离火归元剑阵!一头形似朱雀的百丈赤红巨鸟生成,在其头顶振翅盘旋!

  这神碑门太上长老,却是将十八座离火归元剑碑携来了此处!

  许听潮冷笑,也不说话,抬手朝那赤火巨鸟抓来!一只五色氤氲的清光大手顷刻凝成,跨越数十里空间,瞬息到了巨鸟头顶!

  “哼!”

  杨锦心念一动,顶上巨鸟抬头,张嘴喷出一道百丈赤红剑气!

  清光大手不闪不避,五指箕张,对准激射而上的赤红剑气拍下!

  轰隆一声巨响,虚空震荡,大手剑气溃散成清光烈焰,兀自激荡不休!

  见得如此结果,众老怪齐齐抽了一口冷气!剑器主杀伐,杨锦以十八座离火归元剑碑布成剑阵,不啻手持一件仙府奇珍,这般激发的离火剑气,威能之大,可想而知!不想却只和许听潮一记玄门一气大擒拿平分秋色!就算许听潮有仙府辅助,如此结局,也堪称骇人听闻!且不正好说明,许听潮已将仙府纳入掌控?

  众老怪失色的瞬间,许听潮已然有了新的举动,只见他双手齐施,两只五色氤氲的清光大手再次凝成,冲出仙府禁制,往杨锦头顶的赤红巨鸟抓来!

  杨锦心中戒惧甚深,却不得不硬着头皮相抗!十八座离火归元剑碑,本是他亲手炼制而成,离火归元剑阵,也是其一手主导精研得来,这世上也只他一人能将两者的威能尽数发挥!心念动处,赤红巨鸟轰然溃散,避开两只清光大手的擒捉!十八座剑碑上,却齐齐现了朱雀般的禽鸟身影,无尽十余丈长的赤红剑气从碑身激射而出,交错盘旋而上,将两只大手困住,连绵不绝地斩击!

  这般斗法,却是扬长避短,以众凌寡!

  许听潮两记大擒拿,好似泥足深陷,便是动弹一下都困难无比!

  虚境老怪,果然不可小觑。离火归元剑阵此时变化,威能并不算多大,但偏偏将两记强横的法术轻易压制!

  许听潮知晓如果僵持下去,自家两记大擒拿只有被消磨殆尽一个结局,虽说身处阴阳五行池,不惧这般消耗,但定然达不到震慑的目的。心念一动,两只清光大手轰然爆开,将赤红剑气组成的剑阵炸得溃散开来!

  这回斗法,却是杨锦占得上风,众老怪不禁微微松了口气。

  “杨锦,你剑阵玄妙,我便以剑阵破你!”

  “小辈,有何手段,尽管使来!”

  杨锦冷笑连连,自家这离火归元剑阵,不说独步天下,却也算得上顶儿尖!尽管知晓许听潮不好相与,这老儿又怎肯相信他能在剑阵上胜了自己?

  休说杨锦自恃,便是旁的老怪,也大都不信。但见得仙府中飞出的八柄清光巨剑,众老怪却齐齐变了脸色!

  这些巨剑,通体五彩环绕,所过之处,虚空竟似不堪重负,隐隐向剑体塌陷!

  杨锦面色顿时铁青,接连十八道法诀打出,十八座离火归元剑碑嗡鸣阵阵,瞬间化作十八只浑身赤焰熊熊的火羽巨鸟,上下交错飞舞!杨锦飞身没入一只巨鸟的身躯,天地间顿时失去了他的气息!

  八道清光巨剑遁速奇快,眨眼就将激射而至,将十八只巨鸟团团围住!

  众老怪面色又是一变!他们都以为,许听潮不过是要以剑阵对剑阵,争锋相对地争斗一番,却不想这小如此狂妄,竟想以一己之力,困住成名多年的虚境高人!便是他们自己,也鲜有人能做到。虚境老怪之间,等闲不会发生生死争斗,各人爱惜羽毛是其一,彼此毕竟参透了些许虚空玄妙,若察觉情形不对,直接破开虚空遁走,鲜有人能困住对手!

  许听潮敢这般做,莫非另有倚仗?

  但见八柄清光巨剑穿梭盘旋,竟各自使出一门剑术来,且各有剑意!或轻灵,或厚重,或渺茫,或浩荡,雷霆震荡,烈火侵掠,锋锐杀伐,弱水潜流!

  八门剑术各有奥妙,许听潮也深得其精髓,但在众老怪看来,未免太过稚嫩,且所组成的阵法,不过最简易的八卦之阵,如何能与离火归元剑阵抗衡?唯一值得称道的,大概就是这八柄清光巨剑,每一柄都有自家全力出手的威能!但这般程度,是困不住杨锦的,更休说与其斗阵了!

  然而事实却让众虚境老怪大吃一惊!

  十八只赤红巨鸟在八柄清光巨剑布成的剑阵中左冲右突,厉鸣声声,却始终冲破不开,反而被逐渐压缩,飞遁之际屡屡掣肘,不得不逐渐缩小体型!

  再仔细看时,只觉八门还算不错的剑诀彼此配合,竟生出无尽玄妙来,远非等闲八卦剑阵可比!众老怪这才骇然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