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第二三六章 杀鸡儆猴且铁血,睥睨六合逍遥行 11

第二三六章 杀鸡儆猴且铁血,睥睨六合逍遥行 11


  短短小半个时辰,洞窟中的阴阳二气就被仙府吸噬了九成九,但总有一股数丈粗的黑白灵气从那并蒂莲之前生长处汩汩冒出。()

  此事半点不奇怪,若无生成阴阳二气的灵脉,那阴阳莲又如何存活?

  许听潮放出神念细细查探,只觉洞窟中这阴阳灵脉着实不小,粗有数十丈,直直深入地下千余丈,且灵脉周围自成阵法,有些类似当年登仙门时闯荡的“清虚两仪坤元化生大阵”,可生化万物,构筑一个个逼真的幻境。

  如此宝地,若是让阴阳窟这般专门修习阴阳二气的门派得了,定然如虎添翼,且就算于太清门,也是用处极大。奈何许听潮追踪而来,仙府挪移了十余次,此地距离鬼州少说也有数十万里!鬼州相距大夏朝,更是还有近千万里之遥,而太清门也还在大夏东海以西两百万里的明州!

  有言道鞭长莫及,这阴阳灵脉虽然罕见珍惜,太清门也不可能在如此遥远的地方开辟一处飞地,定然会选择迁移到门中重新安置。虽说经过仙府一事,许听潮与本门太虚三个老怪的关系极大改善,但也还不曾达到一心为了门派着想的地步,他打算将这阴阳灵脉纳入自家腰包!

  但有一事让许听潮犹豫不决,他虽然晋阶元神数十年,但也没有虚境老怪那般大的神通,可以连带灵脉及其周围自然生成的阵法一道迁移,擅自移动,顶多就只能保证灵脉不损,周围那玄奇的阵法,必然只有损毁一途。

  许听潮也从来不曾想过找来哪个虚境老怪帮忙。自己还算搭得上关系的,除了门中三位,就只有龙宫敖宏和天尸门栾凌真,这五人,此刻恐怕正自闭关,参悟仙灵录中所得。除此之外,就只能找善法寺济厄,北极忘情宫苏瑶宜和韩清,暂且不说这三人定然也在闭关,就算来了,眼前这阴阳灵脉多半也是肉包打狗,入了虚境老怪腰包,就休想再讨要回来,顶多得些法术宝物补偿。

  只踟躇了一阵,许听潮就决定自己迁移这灵脉,有钧天仙府相助,保住灵脉完整,也有七八分把握,至于灵脉周围的阵法,既然不能随灵脉一道迁移,只好退而求其次,先行参悟一番,将其构建录入玉简,以期有朝一日能重新恢复。

  当下与敖珊说了如此想法,将仙府留在当地吸纳阴阳二气,供养那阴阳莲。自己却御使摩云翅,遁入灵脉周围的阵法,借助摩云翅的破禁神通,也不至于身陷阵法不得而出……

  数月之后,一团五色氤氲的清光云团自血海之中冲天而起,认准西南方破空而去!

  云团中,许听潮正自把玩一枚半截尖锥般的数寸长物事,这东西上正自汩汩散发出浓郁的阴阳二气,丝丝缕缕地投入面前化作巴掌大小的钧天仙府中。

  不需多说,这小手中的半截尖锥,就是那被施了禁法,缩小到这般模样的阴阳灵脉,只是如此形状,委实有些奇怪。

  敖珊将这黑白相间的锥取到手中,好奇地屈指弹了一弹,竟发出金属般的脆响。

  “莫非是混沌神魔使用的飞针法宝?”这龙族公主突发奇想,顷刻又自行否定,“怎的不见半点禁制的痕迹?或许造化玄奇,本来就长成这般样的!许大哥,你说是不是?”

  许听潮笑笑不语,将摩云翅交给血妖驱使,自己却拉了敖珊遁入仙府。血妖注入真气,摩云翅所化的云团,顿时变作血红!

  两人来到那阴阳五行池边,敖珊就将手中半截尖锥投入池中,许听潮则取出一黑白两色的气团,施展禁法,将黑白两色雾气分开,缓缓倒入池中阴阳莲两朵对应的莲花中。

  这黑白气团,正是当年血海老妖斩杀并蒂莲兄妹后留下的阴阳精气,与池中阴阳莲同根同源。许听潮如此做,正是利用这般特性,意图将这阴阳莲治愈。本来,许听潮是打算将这些阴阳精气留给自家姐姐祭炼那阴阳二气钟,但既然得了整株阴阳莲,想法自然有些改变,何不将这莲花与阴阳二气钟合炼成宝物?

  手中气团消耗完毕,许听潮就盘膝坐下,在池边静静炼化那太上空灵火,一日之后,才又取出另外一团。

  这般断断续续地导入阴阳精气数次,不出意料将池中黑白莲花救活大半,估计若手中精气尽数消耗,定然可将其治愈得七七八八,再精心培育几年,即可恢复全部活力,用来炼宝,正好合适。

  血妖修为逊色颇多,驱使摩云翅比不得许听潮迅捷,但也比当年元神初成时快了数倍,仅仅十余日就越过鬼州,穿越血海,到了东海之上。

  碧蓝的海水,澄澈的天穹,还有白云清风,自然引得许听潮三人驻足观赏,心情愉悦。

  人逢喜事精神爽,游近乡情更怯。

  眼见离龙宫只有数万里路程,敖珊反而生出许多忐忑,一会儿瞅着熟悉的海岛激动不已;一会儿使出障眼法术,避入其中更换发式衣物;一会儿又叮嘱许听潮备好面见长辈的礼品。

  仙府中紧要之处都不能进,别处也没有多少好东西,许听潮早就将体内猫耳小人儿和参娃唤醒,嘱咐他们遁入药园,采摘了好些灵气惊人的灵药,装入精美的玉盒中储备妥当。

  猫耳小人儿和参娃有这般穿破禁制的本事傍身,本来可以尝试遁入储存宝物丹药的库房中,但他们毕竟不是许听潮本人,这仙府又是真正的仙家之物,且品质极高,万一触动什么厉害禁制,只怕有性命之忧!许听潮怎舍得两个小不点儿冒险?探明安全的药园自然成了首选。

  且这些灵药代代繁衍,虽说没有数十万年的药龄那般夸张,但无一不是生长到了极致,药效之强可想而知,作为礼品,绰绰有余。

  又飞遁了万余里,血妖忽然停了遁光,三人齐齐遁入仙府!

  只见前方虚空微微晃动,走出个面貌奇古的灰衣老者,正是那琼华太上长老赵天涯!

  这老怪在南海被雷政偷袭得手,身负重伤,便是数年前那般天地异动,他都不曾到场,如今却忽然在龙宫附近堵住许听潮和敖珊去路,行事颇令人玩味。

  我去,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我的性格中果然有驴性,明天7000,补欠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