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二七零 盟誓空许轮回去,假道幽冥跨界来 10

二七零 盟誓空许轮回去,假道幽冥跨界来 10


  喻老丐果真“臭味远扬”,五人一前四后飞遁不过数百里,就被一个满脸嬉笑的少年修士拦住了去路。

  血妖藏身伊莼鲈的泥丸宫,只一眼就觉出此人浑身气息很是亲切,定然来自凤凰界。

  那喻老丐却一反之前懒散的样,两只眼睛中白光闪闪,满是污渍的手中,已然多出一枚白惨惨的骨锁!

  伊莼鲈四人面面相觑,这老丐的德行,几百年相处下来,即便交流不多,他们也了解得很是清楚,如此这般,定是遇到了生死大敌!当下谁也不敢怠慢,伊莼鲈翻手取出之前那毛边古籍!胖一挥手,周身顿时有百多枚青幽幽的飞针样宝物盘旋!神秘人却从怀中抽出一根破烂画轴,两边轴头上镶嵌的美玉只剩些残存的破碎颗粒,轴身上还黏了几片陈旧发黄的纸片!最后那女,竟然挥手招来两柄门板大小的血色斧头,斧面上一纹雄狮,一刻白虎,看来甚是威猛!

  “李笑春见过诸位道友!”见五人准备完毕,那少年修士便笑嘻嘻地拱了拱手,“能在这融灵道中相遇,也是莫大缘分,不知五位如何称呼?”

  “喻遥庆!”

  出乎意料,那邋遢老道咧嘴而笑,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奈何其尊容委实不敢恭维,如此一副好牙口,看来竟有些狰狞。

  “伊莼鲈。”

  “贾蓬。”

  “奚空影。”

  “范青梅。”

  其余四人也自施礼。

  那少年修士连连点头,高兴道:“等下动起手来,若诸位中哪个不幸死了,我一定收敛好尸骨,在此地立一座大大的碑!”

  伊莼鲈四人闻言,不禁面色齐变,这般说话,无疑是极大的侮辱!

  “谁生谁死,尚是两说,接招吧!”

  喻老丐的神色重新变回懒散,把手中白骨锁一握,那少年修士身周就有一枚丈许大的骨锁出现,咔嚓一声脆响,仿佛当真将什么东西锁住!

  伊莼鲈四人顿时精神大振!这老丐的法宝,名唤阴灵白骨锁,但凡被其锁住,一身修为立时要消去七八成!再看那少年,果然浑身气势大降,还不及方才的两成!

  四人尚未动作,喻老丐却已再次出手,一只白森森的骨爪凭空凝成,往少年修士当头抓去!

  那少年修士却依旧一副笑嘻嘻的样,翻手取出一座小巧的三层阁楼,往头顶一晃!

  伊莼鲈四人大感不妥,也不再犹豫,各自御动法宝,向那少年修士攻去!

  只见伊莼鲈的毛边古籍中飞出密密麻麻的篆文,个个血也般鲜红,却偏生给人光明正大之感!

  奚空影将手中破旧画轴一晃,便有数不尽的阴魂恶灵蜂拥而出,顷刻遮蔽了大半个天空,各自狞笑惨嚎,向少年修士扑去!

  范青梅却一抡双斧,凌空踏步向前疾奔,速度竟比她先前的遁光还快数倍!

  那胖贾蓬的攻势反倒最是正常,只见他往前一指,身旁盘旋的飞针样法宝便呼啸而出,拉出数百道青色丝线!

  “吼——”

  少年修士手中的阁楼状法宝中,忽然传来一声暴戾的嘶吼!一只满是红毛的数丈大巨掌从阁楼中伸出,一把将头顶那骨爪捉住,轻轻用力,便将其捏碎成道道白色灵光!

  喻老丐见此,面色微变,抽身后退!

  方才动身,那阁楼二层就跳出头数十丈高的红毛暴猿!此猿浑身肌肉坟起,正眼不看那飞退的老丐,怒吼一声,脚踩大地,迎向挥舞双斧冲来的范青梅!不旋踵,一人一猿就乒乒乓乓斗作一团!

  一只丈许大的起擦蟾蜍紧接着跃出,长蛇一弹,就将那百余枚“飞针”黏住,往嘴中拉扯,两只鼓起的大眼中满是兴奋与贪婪!贾蓬顿时面色大变,自己这套地青飞蓬,乃是剧毒之物,那蟾蜍竟然丝毫不惧,甚至将之视作可口美味!

  正当此时,阁楼三层中又飞出数千只碧眼铁羽的数尺大飞鹰,见了漫天阴魂恶灵,发出阵阵杂乱的鹰啼,分散开来,连连啄食!

  “碧眼啖魂鹰!”

  奚空影身旁黑暗一阵晃动,不敢置信地惊呼出声!

  喻老丐也未曾讨得好去,正被数条凭空冒出的四翅飞蛇追得漫空乱窜!

  范青梅将一对血斧化作雄狮猛虎,与赤毛暴猿缠斗,自己却远远退开,双手满是凝固的鲜血,手臂止不住地微微颤抖!

  伊莼鲈见四位同道方才出手,就已尽落下风,心中顿时萌生了退意!但扭身就走,且不说眼前四位道友生死如何,也不一定就能逃掉。这会儿,伊莼鲈已经看得清楚,那少年修士手上托着的小巧阁楼,正面有一块不起眼的牌匾,上书“万兽斋”三字,赫然是一件御兽宝物!

  这少年笑嘻嘻地看来人畜无害,实力却恐怖至极,方才放出的四种妖兽,红毛暴猿和七彩蟾蜍都有元神修为,那几条四翅飞蛇,都是炼气境大圆满,最差的碧眼啖魂鹰,每一只也如同炼气两三百年的修士,那一种都好惹!

  鬼知道他那万兽斋中还豢养了多少妖兽!

  伊莼鲈四下打量,便将目光落向正在阴魂恶灵中肆虐的碧眼啖魂鹰身上!心念一动,数百血色篆文四散飞出,各自印入一头飞鹰体内!只见这些飞鹰动作猛地一滞,继而轰隆一声爆成团团血雾,反倒成了阴魂恶灵的补品,血雾瞬间被吞噬一空!

  “好你个不知趣的书生,竟敢动我家鹰儿!”

  那少年修士见状,立时跳脚大骂,手中万兽斋猛然变大,二层门窗上同时亮起明亮的金光,一只只金鳞金翅的怪蛾鱼贯飞出,把翅膀往身边一合,顿时化作一枚枚金锥,四下激射!

  眼见铺天盖地的金锥激射而来,伊莼鲈眉头急跳,将凝出的数百血色篆文打出,便化作一道血光往后遁逃!

  范青梅反应更是迅捷,少年修士才发怒,便转身飞奔,雄狮猛虎也径直掉头,任由赤毛暴猿如何怒吼挑衅都不理会,只顾埋头跑路!那密集的金色飞锥射来,击在狮虎身上铿锵作响,爆出密集的火花,却是不能伤其半点!范青梅也借着狮虎的遮挡掩护,瞬间奔出十余里,超过了伊莼鲈的遁光!

  奚空影也是猛地催动手中画轴,再次放出数十万阴魂恶灵,自己却身化千百,四散飞遁,顷刻没入阴灵群中,不知真身逃向了何方!

  贾蓬却舍不得被七彩缠住卷住的地青飞蓬,稍稍犹豫,就被金锥射中,接连祭出数件防御宝物,也只支撑了片刻,便被万锥穿心而死!元神方才遁出,就有数十只碧眼啖魂鹰扑下,瞬间分食殆尽!

  喻老丐不知使了何种法门,将几条追踪的四翅飞蛇斩杀大半,也轻松逃脱。

  眼见四人逃遁,少年修士却半点追踪的意思也无,走到贾蓬的尸身跟前,连连摇头。片刻后,当真掐诀施法,在地面掘出个大坑来,将贾蓬尸身移入其中,填土掩盖,再凝土为石,造了座十余丈高,三丈宽,一丈厚的石碑,上书“贾蓬之墓”四个大字!

  此地靠近鬼车界那九脉阴龙炼尸大阵,地上炼尸十分密集,却被因失了对手而暴怒不已的赤猿往来奔走,全都打成残破肢体,散落一地!

  ……

  数千里之外,伊莼鲈四人重新相聚,个个心有余悸!贾蓬陨落,他们也看在眼里,但并无任何解救的办法,贸然行事,只怕连自个儿也要搭进去。

  方才遇到一个那头的修士,己方便狼狈而逃,甚至还陨落一人,连喻老丐都失了手……此事极为凶险棘手!

  尽管心情沉重,四人还是重新踏上征程,选择的路线,当然是远离那李笑春的方向。

  藏在伊莼鲈泥丸宫中的血妖,此刻却隐隐有些后悔,早知前来捣乱的地煞峰主们这般强横,何必再费什么心思找傀儡附身,直接等到争斗最激烈的时候,强行破阵而出多好?

  但既然选择了此策,也只好继续下去,此刻强行控制伊莼鲈回转,未免太过着于痕迹,徒惹人怀疑。且既然仙府中栾凌真和太虚真人事前不曾阻止,说明此事只怕不会那般简单……

  血妖心中念头纷杂,仙府中众人也自闹开花。

  那少年修士李笑春的强横,惹得安期扬和郭王三个元神心痒难搔,因为不能动手,三人就吵吵嚷嚷地争论,倘若自己遇到了这等人物,该如何应对!三人嗓门都不小,幸好在周围布下隔音禁制,倒也不曾惹得旁人心烦!

  郭雄狮和铁黑虎等人,理所当然地做起了缩头乌龟,李笑春乃元神修士,还有不知多少元神境的妖兽手下,完全是另一个层次的人物。除了偶尔赞叹几句,倾倒心中的酸意,便没了下文。

  许恋碟姐弟,敖珊,褚逸夫,尤其是踏浪墨鲤两人,都对伊莼鲈留上了心思,怎么看,此人的手段也和那暗中谋算阴阳窟的阴书生有**分相似。

  几人将此事和几个长辈说了,顿时惹来重视。太虚真人亲自询问踏浪墨鲤与那阴书生斗法的细节,甚至将二人在其尸身上缴获的法器讨了去。

  太虚真人也不是白拿。踏浪墨鲤一身玄门真气,就是参悟了他的步虚玉璧修成,且当初太虚衍光录出世,两人就对他行了大礼,尽管相隔数百万里,但也算是有了名分,因此好生指点了两人一番。

  这等机会怎好错过,旁人自然堂而皇之地做了旁听。

  童鞋们当真给力!收藏长了,拜谢拜谢,明儿加更……呃,其实是补欠账。小生打字不算慢,但码字就是龟速,最耗时间的并非敲键盘,而是构思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