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二七二 盟誓空许轮回去,假道幽冥跨界来 12

二七二 盟誓空许轮回去,假道幽冥跨界来 12


  此时在小镇门口那凉棚中职守的,是个和气的中年人,奈何喻老丐四人都没有心情与他说话,上交了鬼脸令牌,同道骸骨,以及那魔修的遗蜕,便各自入镇,闭关疗伤去了。

  此刻的仙府中,却有些不愉快,郭雄狮铁黑虎和踏浪几人,认为将同道的遗蜕交给鬼车界修士不妥!这地方名唤九脉阴龙炼尸大阵,鬼车界修士得了这般上佳的躯壳,九成要将其制成炼尸!人家舍生忘死地征战,不幸陨落后,尸身被这般折辱,且大家都已经看到,还要坐视不理,未免让人心凉!

  几人激愤之下,跪在太虚面前,请求他出手,即便不行,也可以让许听潮相机行事。奈何话才出口,就被安期扬等元神喝止,几人只好收声,但心中未免不快。

  许听潮心里也很是不以为然。这些个长辈,只怕在派出那十七个地煞峰主的时候,就想到了这种可能,就算阮清重要无比,且牺牲的也不是道门中人,如此做法,未免有些不近人情!

  这小向来认为,天地间的生灵,无论修行何种功法,其实都是一样,没有什么高低贵贱。正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如此这般,方才合了大道!

  奈何只要是个人,看待物事总有亲疏远近,即便他自己,不也将姐姐、敖珊、诸位亲善的师长和同门,看得比旁人还重?

  如此说来,那魔修不过是个地煞峰主,与太虚无亲无故,且既然被请到道门中担任此职,定然是做了什么恶事,将功赎罪牺牲掉,换得此行顺畅平安,似乎也没什么不妥……

  许听潮能想到这般道理,但始终觉得有些不舒服。想来郭雄狮铁黑虎等也是一样,不过性情激烈,表现得更明显罢了。

  有上古大能戏称,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反之,委实说了句大实话!

  伊莼鲈调养伤势,足足用去一月时光,这才关闭阵法,遁入半空,颇为不舍地看了下方小院一眼,才浑身血光大起,头也不回地遁走!

  这般飞遁了千余里,才来到一处接天摩地的黑雾前,停住身形。

  “来者何人!”

  不片刻,雾中便有一声沉喝传出。

  “在下伊莼鲈,见过幽冥使!”

  伊莼鲈说话的同时,将一枚漆黑令牌和一个鼓鼓囊囊的乾坤袋用真气托了,缓缓往黑雾中推去。

  半晌之后,黑雾中那声音才重新传来:“原来是伊道友。恭喜道友轮值期满,从此海阔天空,不尽逍遥!”

  这话听来,柔和了不少,伊莼鲈面露笑容,拱手道:“多谢道友吉言!”

  “道友何须谦逊?似你这等轮值期满依旧存活的修士,哪个不是前途不可限量?”那声音再次传来,竟带了几许羡慕,忽然语气一转,“老夫也不啰噪,想必伊道友也等得急了!这便是通行令,且收好了!”

  伊莼鲈伸手握住迎面抛飞而来的幽冥令,心中不自禁地涌起一丝喜意,嘴上却说道:“这许多年都等了,倒也不急于一时!”

  那幽冥使哈哈一笑,连连促催道:“快走快走,你不着急,老夫却要赶人了!这等紧要之地,老夫身为幽冥使,也不能久呆!”

  伊莼鲈闻言,也是心情大好,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躬身一礼,便飞身遁入黑雾中。一道黝黑的光芒自那幽冥令中射出,将方圆十余丈内的黑雾排斥开来,带动他的身躯,往某个方向激射而去!

  这幽冥令的功用,伊莼鲈早已知晓,因此也不抗拒,任由此令带了自身飞遁。足足大半个时辰,才眼前一亮,出现在一座恢宏的大殿之中。

  “来者可是伊莼鲈道友?”

  “正是!”

  不及打量周围情景,耳边就响起一个温和的声音,伊莼鲈侧头看去,只见殿堂左侧的冥玉案之后,坐了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正笑容满面地看着自己,神色间竟有讨好之意。

  那幽冥使说得果然不错,从九脉阴龙炼尸大阵中出来的修士,总会被人高看几分,眼前这老者一身修为半点不弱,竟然会露出这等表情。

  略略收敛了心思,伊莼鲈走到老者跟前,将幽冥令放到玉案上:“请道友核查。”

  那老者却径直袖袍一挥,将令牌收起,笑道:“伊道友能在这幽冥殿中出现,怎会有假?按照规矩,道友可领取一笔价值不菲的财货,不知道友想要法宝,符箓,丹药,功法,灵材,御兽,还是旁的东西?”

  “丹药吧。”

  老者闻言,半点也不意外,似这等从阵中生还的修士,大都格外看重自家修为,也无那许多争斗之心,十个中有八个会选择可增进修为的丹药。

  “请道友收好!”

  这老者站起身来,取了个乾坤袋,在身后柜阁中一阵鼓捣,才将那个装得满满的袋双手递了过来。

  “多谢道友!”

  伊莼鲈接过,也不去查看,便要转身离去。

  “道友且慢!”

  老者忽然开口。

  伊莼鲈微微不悦,但还是和声问道:“道友何事?”

  那老道是个善能察言观色之辈,一眼就看出伊莼鲈心中已生芥蒂,赶紧拱手赔罪:“道友请息怒,且听小老儿一言!千年前,有个名唤毒龙的魔头从阵中出来,也不干正事,就在附近劫杀道友这等轮值期满的修士……”

  不等这老者说完,伊莼鲈已然变了脸色!在阵中挣扎了千年,他如何不知那毒龙的名头?听其余人说来,简直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煞星,魔头之称,半点也不为过!当时他轮值期满离去,阵中元神还齐都奔走相告,共庆平安,不想却在此处做起了匪盗勾当!

  神色变幻一阵,伊莼鲈才收敛了心思,对老者一礼:“多谢道友相告!”

  不等老者答话,便取出个小巧的玉环,推向前方:“小小心意,还望道友不要推辞!”

  那老者顿时大喜过望,逊谢着接过了。

  想阵中那幽冥使,还需自己奉上礼品,才换得他和颜悦色,如今却反过来被人讨好,委实有些荒谬。伊莼鲈摇摇头,客套了几句,便转身离开。

  走出大殿,只见蓝天白云下,一座看不见边际的巨城向四方蔓延,各式建筑零次栉比,修为不一的炼气士往来如织。

  多久没有见过这般生气勃勃的景象了?

  因听到毒龙一事而重新变得沉重的心情,顿时轻松了些。

  伊莼鲈嘴角带笑,隐匿了身形迈步往下,降落到城中一处僻静的角落,认准一处酒楼,打算好生放松一番。

  方才行出里许,伊莼鲈便神色一沉,但脚下步伐却半分不乱,依旧不疾不徐地往前走去。待得入了酒楼,点来满桌佳肴,却是食不甘味。方才那在暗中窥伺的修士,莫非就是毒龙埋伏在城中的爪牙?

  草草挟了几箸,伊莼鲈便神色一沉,扔下双筷,站起身来,打算走人,找个合适的地方,将身后钉拔除!

  “伊道友,何事这般匆忙,竟连如此美味也细细品尝?”

  绵软的女生传入耳中,伊莼鲈抬头,只见范青梅一袭红裙,巧笑嫣然,不知何时站在了自己面前。

  “范道友?”

  伊莼鲈满脸诧异,这范青梅不是整日里愁眉苦脸么,且她的轮值期似乎还未满,怎的会出现在此处,还暗中尾随自己?

  “道友可知我等的功劳多大?”范青梅依旧满面笑容。

  伊莼鲈见她这副样,一时间还是不能适应,定了定神,才笑道:“还请道友解惑!对了,请坐!”

  酒楼中服侍的凡人少女甚是机灵,早早加了玉碗银筷和夜光杯。范青梅也不客套,径直坐到桌边,才继续说道:“小妹本还有六十七年才轮值期满,不想回转数日,就接到一位幽冥使大人的传音,说是此次功劳,足够免去一百二十年轮值,是以小妹如此快就得以脱身!”

  听得范青梅自称的变化,伊莼鲈不禁心中微微一热。在九脉阴龙炼尸大阵中,人人自危,朝不保夕,谁会思虑这等事情,此刻心境迥异,陡然觉得眼前这女很是不同。

  范青梅见伊莼鲈看着自己愣了一愣,不禁面上微红,持了玉壶,将两人面前的夜光杯斟满,才端起杯:“小妹敬道友一杯,祝道友功德圆满,仙业可期!”

  伊莼鲈赶紧端起酒杯,道:“伊某也祝道友得脱桎梏,大道在望!”

  ……

  这一男一女倒是喝得高兴了,仙府中,瑶琴和许沂却甚是急切。先前未能冲破九脉阴龙炼尸大阵还好,如今坦途在前,两女怎还受得了这等蹉跎?瑶琴还甚是矜持,许沂却径直找上许听潮,要他催促天魔无荼,赶紧操纵伊莼鲈赶路,当然不要忘了将那范青梅带上!

  许听潮自然不好拒绝,一道心念传出,与范青梅相谈正欢的伊莼鲈顿时语气一转,说起结伴同行,一起应付那魔头毒龙的事情。尽管觉得有些突兀,范青梅还是很快答应,片刻后,就和伊莼鲈一道,双双架起遁光,离开这座巨城!

  巨城上空的幽冥殿中,一个高据王座,双目尽黑的中年男目送两人远去,面露冷笑……

  又来不及了,今晚上码点,明早再赶些,应该至少有2000字,泪奔……)